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300亿美元!通用电气将飞机租赁业务剥离给AerCap “轻装上阵”后能否 “浴火重生”?

 2021-03-1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李孟林  [投稿排行榜]

分享

      面对庞大的债务包袱,已有约128年历史的通用电气再一次选择“壮士断腕”,在转型路上又往前迈了一步。

      3月10日,通用电气宣布将旗下飞机租赁业务GE Capital Aviation Services(简称“GECAS”)出售给全球最大的独立飞机租赁公司AerCap。若交易完成,合并后的公司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租赁巨头。

      一旦有如此规模,“全球民航业开始复苏后,对新款飞机的需求将会陡增,AerCap将因此占据强有力的地位,而且面对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商时有更强的议价能力。”伦敦JLS咨询公司的航空业咨询师John Strickland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John Strickland告诉记者,在航空业去年遭受新冠疫情巨大打击之后,许多航空公司已经负债累累,缺乏流动资金。在航空业复苏之时,会有更多的航空公司向AerCap等公司租赁飞机以满足运力需求。

      与此同时,随着飞机租赁业务的出售,现金流的增加能否助力通用电气“浴火重生”呢?长期关注通用电气的摩根大通分析师Steve Tusa 3月11日警告称,投资者应该关注的是债务规模的变化,而不是自由现金流的提升。

      飞机租赁“巨无霸”或将诞生

      据悉,通用电气与AerCap此次交易的总额超过300亿美元。AerCap表示,通用电气将获得1.115亿股新发行的AerCap股票、240亿美元的现金和10亿美元的AerCap票据或现金。合并后的公司将保留AerCap的名称,而GECAS将成为AerCap的一项业务。作为交换,通用电气将把其飞机租赁部门价值约340亿美元的净资产和超400名员工转入AerCap。

      AerCap已获得花旗和高盛对于240亿美元融资的保证,这将是今年以来全球第二大融资贷款。交易预计在2021年第四季度完成,尚需得到AerCap股东和监管部门的批准。据AerCap预测,交易完成后新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将上升到300%,不过将会很快回落到270%的既定目标水平。

      总部位于爱尔兰都柏林的AerCap此前已是世界最大的飞机租赁商之一。一旦交易完成,合并后的AerCap将运营超2000架客机,超900个飞机引擎,超300架直升飞机,服务于全球约300个客户,规模将约是其最接近的竞争对手Avolon的三倍。

      交易宣布当天,AerCap股价下跌4.66%,通用电气跌5.36%。次日(11日),AerCap股价反弹,上涨8.3%,通用电气持续下滑,跌幅为7.4%。

      AerCap此时宣布这笔天价交易,是押注今年全球航空业将在新冠疫苗大规模接种后强力复苏。AerCap CEO安古斯·凯利(Angus Kelly)表示,本次交易是“在正确的时间以正确的价格买到了正确的业务”。

      随着规模的增大,“当全球民航业开始复苏后,届时对新款飞机的需求将会陡增,AerCap将占据强有力的地位,而且面对航空公司和飞机制造商时有更强的议价能力。”伦敦JLS咨询公司的航空业咨询师John Strickland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John Strickland认为,在航空业去年遭受新冠疫情巨大打击之后,许多航空公司已经负债累累。航空业复苏之时,会有更多的航空公司向AerCap等公司租赁飞机以满足运力需求。

      飞机租赁商除了购买新出厂和二手飞机然后出租给航空公司以外,还提供管理飞机资产、贷款/再融资等服务。这些服务可以让航空公司减轻资产投入,提高运营灵活性。

      据路透社报道,目前空客和波音新出厂的飞机有一半被AerCap这样的租赁商买走。有分析人士担忧这笔交易会引来反垄断监管机构的介入。“到时候AerCap可能将不得不同意削减飞机数量。”John Strickland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通用电气或“重生”?债务问题依然严峻

      随着飞机租赁业务的售出,“通用电气金融服务公司也将就此结束。”《雅虎财经》主持人Julie Hyman表示。这一点得到通用电气CEO卡尔普的印证。卡尔普表示,GECAS是通用电气金融最重要的资产,这项业务出售之后,通用电气金融剩余的业务将被并入更大的公司架构,不再在财务报告中作为一个独立部门体现。

      与AerCap的交易公布后,标普表示,这项交易将使通用电气的债务杠杆高于此前预期,把该公司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评级“BBB+”。

      卡尔普表示,出售该业务是为了让通用电气进一步削减风险和去杠杆,希望未来几年内将净负债/EBITDA的比值降至2.5倍水平以下。交易完成后,通用电气将利用交易所得加上现有现金来偿还约300亿美元的债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通用电气2020年财报发现,截至2020年底,通用电气的债务总额为750亿美元,其中约70%涉及通用电气金融。

      尽管通用电气通过此次交易将提高现金流,但长期关注通用电气的摩根大通分析师Steve Tusa认为,通用电气的高额债务问题仍然迫在眉睫。

      Steve Tusa 3月11日发出警告称,通用电气金融剩余的债务整合到通用电气的资产负债表后,公司的杠杆水平将升至资产的约7倍,投资者应该关注的是债务规模的变化,而不是自由现金流的提升。此言论一出,当日通用电气股价大跌7.4%。

      出售GECAS的同时,通用电气还宣布将按8比1的比例合并股份,“以达到和相近市值公司的股票数量接近的水平”。通常而言,类似的反向拆股适合于那些濒临退市边缘的公司。

      甩掉规模庞大的飞机租赁业务只是通用电气寻求“重生”之路上的一步。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传奇经理人杰克·韦尔奇的掌舵下,通用电气扩张为地球上规模最大、业务最庞杂的巨型集团之一。作为集团的金融分支,通用电气金融一度与美国最大的银行比肩。2000年,在韦尔奇即将离任之际,通用电气的市值达到5940亿美元的顶峰,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企业,金融业务也是当时的主力业务。

      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袭来,通用电气金融遭受剧烈冲击,如果当时没有联邦政府和巴菲特出手挽救,通用电气可能已经破产。此外,由于韦尔奇继任者杰夫·伊梅尔特(2001-2017年)一系列高买低卖的糟糕交易,其在位期间公司业绩不断下滑,债务也像雪球越滚越大。

      无奈之下,这家美国标志性的大企业开始出售业务还债。2018年10月,通用电气迎来公司史上首位从外部空降的掌门人卡尔普。他坚持推进瘦身计划,用出售业务的钱偿还债务,并将业务重新聚焦于电力、可再生能源、航空工业和医疗保健等领域。

      截至目前,卡尔普已经主导了一系列业务出售交易。2018年以来,通用电气一直在加速出售其在石油服务提供商Baker Hughes的股权。2019年,通用电气将旗下飞机融资业务以36亿美元出售;2020年,通用电气将生物医药业务以21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卡尔普的前东家丹纳赫公司。

      自发明大王爱迪生的电灯公司与汤姆森-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以来,通用电气已经走过了128年的风风雨雨。这家标志性的美国公司能否通过转型“浴火重生”,仍将会是市场长期关注的焦点。

    0荐闻榜

    每日经济新闻

    延伸阅读: GEC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