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明争暗斗升级 “少数人”成“东新恋”关键

 2007-12-23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柴莹辉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新加坡航空公司(下称“新航”)入股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0670.HK,600115.SH,下称“东航”)的黎明前夜,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0753.HK,601111.SH,下称“国航”)、东航、新航三方的拉锯战暗流涌动。

      2007年12月20日,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下称“东航集团”)董事长李丰华在北京路演时公开表示:“我们选择了新航,就没有、也不可能有其他的合作对象。假设提案未通过,首先受损的是短期投资者。股东大会可以重开无限次,但方案不会变,仅此一个。”

      然而此前一天,坊间流传出一份关于“中航集团联合香港国泰航空入股东航的方案”。根据该方案所描述,中航集团与香港国泰航空有限公司(下称“国泰”)9月份曾以每H股不低于4.85港元的价格来“角逐”东航战略投资者的地位。与新航每股3.8港元的出价相比,它显然更容易拉拢住东航中小股东的心。

    双方明争暗斗

      所有的目光都关注2008年1月8日这一天。因为新加坡航空公司联手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入股东航的方案,要最终由东航的股东大会“定夺生死”。1月8日,东航拟召开由A股和H股股东参加的三场股东会议,只有当三轮投票都获得2/3以上的赞成票时,新航入股才能顺利通过。

      “这场仗我们赢定了,最多是多开几次股东大会。”12月19日,东航董秘罗祝平在北京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强调说,由于业绩亏损,东航只能定向增发,它急需战略投资者完成“造血功能”。东航的财务报表都是透明的,新航的出价符合国际规则,“毕竟我们不能漫天要价”。

      记者了解到,东航此次北京之行除了常规路演之外,其高层还与国航董事长李家祥、国航总裁蔡剑江等人进行了会晤,但双方并未达成任何共识。就在高层会晤的同时,罗祝平则在与某机构的基金经理进行“一对一”访谈,充分了解他对“东新恋”的看法。

      “(新航入股东航)方案能否顺利通过,投票权都掌握在东航的中小股东手中。”分析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国航的母公司——中国航空集团公司(下称“中航集团”)是东航第一大流通股股东。但国航东航要想取得胜利都无法孤军奋战,它们必须先取得其他中小股东的支持。

      在东航积极摸底的同时,国航也没有放弃寻求支持。19日下午,国泰在香港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业内聚会,询问媒体和分析师关于新航入股东航的看法。

      “这是一个信号,表示国泰坚决和国航站在一条战线上,狙击新航入股东航。”某位参加此次聚会的分析人士告诉记者。

      当天,北京则秘密流传出一份9月份国航“胎死腹中”的《中航集团联合香港国泰航空入股东航的方案》,方案内容主要有三点:一、由中航集团与香港国泰取代淡马锡及新航的角色,担任东航新的战略伙伴;二、中航集团与国泰方面的出价每H股不低于4.85港元;三、中航集团与国泰愿意与东航讨论在任何领域可能开展的合作。

      “如果这份方案属实,按照东航每股3.8港元定向发行新航及淡马锡的18.85亿股来计算,假设总股本不变,则国航比新航多付出近20亿港元。”分析人士表示,对于东航的中小股东来说,这无疑是一份极具诱惑的筹码。

      记者就此方案向双方求证,中航集团和东航人士表示“并不知情”。新航策划部副总裁陈明表示,我们不是财务投资者,这是长期的战略投资。但3.8港元的价格不会变,最终看中小股东决定了。

    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

      “新航入股,国航阻挠,这已经成为民航业一个经典案例,全世界都在关注。”东航某不愿具名的高层对记者表示,看到两大国有航空集团剑拔弩张他很“痛心”。

      东航与国航曾经是“亲兄热弟”。业内人士告诉记者,2003年两大航空集团的关系非常和睦。当时国航董事长李家祥在国航内部发表了一篇《树立正确的思维方式和思想方法》的讲话,曾经被东航主动学习,下发到公司骨干的案头。

      2004年,双方关系达到顶峰时,曾探讨过“连股连心”的方案,即在国际航线上联合运营;将旗下的中国国际货运航空有限公司和中国货运航空有限公司整合做大;同时二者交叉持股,互换管理层。后由于东航数位高管的腐败案此事不了了之。

      国航失意之时,国泰航空主动走到了身边,与国航交叉持股。

      “问题是,东航当时最赚钱的航线是韩国、日本和中国香港,国航与国泰联姻后,相当于在内地——香港航线中把东航置于绝境。”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正因为动了东航的“奶酪”,国航与东航的关系才急转直下。

      在东航引入新航作为战略投资者时,双方的紧张关系达到了顶点。

      “从国航的角度来说,它已经占据北京、得到半个香港,上海是它的必争之地。只要守住这三个窗口,国航就拥有了进入中国的全部优质外国客源。”东航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从国泰的角度来说,老对手新加坡航空进入上海市场,是国泰万万不想看到的。”正因如此,国航联手国泰,狙击新航入股东航,恰恰是“内战内航,外战外航”。

      业内人士判断,受制于政府压力,中航集团未必会在东航1月8日的股东大会上明确投出反对票。它极有可能借助其他中小股东的反对来导致方案流产。

    少数者的话语权

      一位香港的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香港机构持有者大部分都觉得,相比东航目前在H股7港元左右的股价,卖给新航3.8港元/股的价位偏低。”

      问题是,真正能决定“东新恋”话语权的人,是持有东航股份5%以上的大机构。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东航A股的流通股股东持有股份并不高,关键在于东航H股的流通股股东,如摩根斯坦利,是继中航集团以后的东航第二大流通股股东。”而它们的态度也是东航和国航“摸底”的关键所在。

      问题是,对于这些大机构来说,无论是支持票还是反对票,都已经不再是投资回报的问题。“它们必须揣摩政府的心理,与国家的决策步调保持一致。”一位不愿具名的香港机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东航股东大会的最终的结果愈发扑朔迷离。

    新闻背景

      2007年9月25日,国航和国泰航空发表公告,表示国航母公司中航集团和国泰曾有意共同收购东航股份。

      2007年11月9日,东航与新航、淡马锡签订协议,增资扩股完成后,东航集团、新航和淡马锡在增发后的东航总股本中分别持有51%、15.73%和8.27%的股份。

      2007年11月19日,国航的母公司中航集团第十余次购入东方航空H股,持股比例达到12.07%,成为东航第一大流通股股东。

      2008年1月8日,东航将召开由A股和H股股东参加的三场股东会议,就新航入股东航事宜进行投票。

    相关文章

    0荐闻榜

    《中国经营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