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东航勇士奔赴自己的梦想之地——珠穆朗玛峰

 2007-03-22 来源:东航甘肃分公司 作者:姜静  [投稿排行榜]
2007-03-28 22:07:37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图:2005年7月,袁玮登上新疆慕士塔格峰

      “就是准备砸锅卖铁也要去的,为了第二次攀登珠峰我已经等待了十年、准备了十年”。这就是袁玮,为了自己的梦想,任何困难都不会挡住他出发的脚步。

      由6名队员组成的中国高山探险·珠穆朗玛峰登山队中,唯一的甘肃籍队员,也是全国民航业内唯一的队员——袁玮,于3月10日下午乘坐开往拉萨的火车奔赴自己的“梦想”,备战珠峰。如能攀登成功,34岁他将成为登顶珠峰的“甘肃第一人”。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袁玮准备了整整十年。

    梦开始的地方

      袁玮爱上登山运动跟袁玮当过特种兵有直接的关系。1988年,16岁的他就当上了侦察兵,有很多训练都是在野外进行的——西北的部队与大山打交道是家常便饭,慢慢的就喜欢上了登山。袁玮从部队退役后,于1995年开始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开始登山,两年多的基础让袁玮认为在这些活动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登山运动那种独特的魅力深深的吸引住了他,于是,袁玮开始背起背包去体会登山运动的乐趣。

      1998年4月,中国·斯洛伐克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袁玮作为志愿协作队员,攀登至6700米。那一年他25岁。那时,他就为自己定下了目标,有一天一定要站在珠穆朗玛峰的峰顶,从此袁玮彻底爱上了登山运动,更埋下了要再次挑战珠峰的梦想。

      他对登山运动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除了正常的体能、耐力训练外,他为了积累经验还登遍了甘肃大大小小的山。而且他还把阿尔金山当成了自己的主要练兵地,并在那里实现了新主峰的人类首次登顶和女子首次登顶。

      袁玮工作的兰州中川机场也是个四面环山的地方,闲暇时间他就和朋友一起出去打猎、爬山,从来没有间断过。他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贡献”给了户外运动。

      袁玮说:“登山是一项特殊的运动,是精神运动。令人感动的,不仅仅是登顶的那一瞬间,而在从做出决定那一刻起的全过程。”从珠穆朗玛到阿尔金山再到慕士塔格,袁玮结识了许多爱山的朋友,说到这些,他珍如生命:“每一次提到山,提到山巅的云海,每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期待和向往,只有爱山的人才读得懂……”

    梦想的动力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袁玮说他喜爱登山,是因为在高山上的人都很纯粹、很真实。现代人尤其需要大山的营养和启迪,而攀登的过程远比攀登的高度更有意义。

      2000年7月,袁玮作为队长带领“心情故事”登山队成功登顶青海达里加山(4886米)。

      2000年10月,作为队长的袁玮带队徒步穿越腾格里沙漠八十里大沙区。

      2002年8月,袁玮作为队长带队成功登顶阿尔金山主峰(5828米,南坡登顶),实现该峰的人类首次登顶,这次登顶在当时国际户外运动界也颇有影响。

      2004年5月,在祁连山脉最大冰川大雪山老虎沟12号冰川举行教学登山活动,袁玮任教练。

      2005年7月,袁玮作为慕士塔格峰国际登山队的一员,成功开辟了攀登慕士塔格峰的新线路。期间,他获得中国登山“百名雪山之子”称号。

      2006年8月,阿尔金山、七一冰川、宰吾结勒三峰连攀,袁玮任教练。

      袁玮梦想珠峰还有一个动力,那就是汪玑。袁玮非常怀念给了他勇气的汪玑。这位第一位从甘肃走出去的珠峰挑战者是兰州大学地理系的教师,他也是国家首次珠峰攀登队的队员,1960年随国家登山队攀登珠峰,队员们一边侦察路线一边攀登,而在第二次侦察行军时,汪玑因高山病牺牲在海拔6400米的登山途中,由于遇难处地形复杂,他的遗体也没能带下山。”袁玮说:“这对甘肃的登山人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遗憾,我们现在这些登山人都非常怀念和尊敬这些登山人,也正是他们唤起了我们继续挑战珠峰的动力与勇气。

    为梦想而准备

      因为有着共同的“珠峰梦”。2004年,袁玮就和几位登山运动的爱好者自发组织成立了中国高山探险·珠穆朗玛峰登山队,并向中国登山协会递交了攀登珠峰的申请。2006年的8月,国家体育总局批复同意中国民间登山运动员组队,于2007年5月攀登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经过严格筛选,兰州人袁玮入选六位攀登队员之一。

      原中国登山运动协会秘书长于良璞听到这个消息后,不顾年事已高,担任该队登山顾问,2003年登顶珠穆朗玛峰的国内知名登山运动员陈俊池将担任该队前线指挥。

      自从得到了登珠峰的消息后,袁伟开始苦练体能,每天一个8公里(慢跑),每周练2次体能,2次攀岩素质,以储备体力。袁玮说“虽然说到时候攀登肯定会有不少困难,但是我和其他队员对于这次攀登只有四个字:志在必得”。他还说:“结果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过程。最难忘的是过程,最难熬的也是过程。

      机遇总是惠顾那些有准备的人。为了这次活动,袁玮和他的队友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在登山路线上他们将采用传统路线,走珠穆朗玛峰东北山脊,在5200米设立大本营,然后用牦牛运送物资到6300米,在6500米建立大基地,在北坳7000米左右设立两个高山营地,在7300米设立突击营地,等待合适的天气进行挑战珠峰的冒险。这样的计划,就是为了安全地登顶珠峰。对于本次挑战珠穆朗玛峰活动能否成功的关键,袁玮认为在技术上这支登山队不存在一点问题,关键是3月至5月珠穆朗玛峰的天气,在天气条件好的情况下,中国高山探险-珠穆朗玛峰登山队有把握完成此次挑战活动。

      作为一个登山爱好者,袁玮不仅扮演过队长、领队、总指挥等角色,还多次担当高山大厨一职。熟悉他的人都喊他一声袁队,也有不少人喜欢称呼他贡宝才丹——这是袁玮的少数民族名字,(袁玮的父亲是满族,这个名字是他的老师十四世扎雅班智达活佛给起的,意思是六臂玛哈嘎拉,藏传佛教中的一位护法神,这个护法的形态是观世音菩萨的愤怒像)。截至目前袁玮做饭的最高纪录是5200米,他希望能有机会在珠峰尝试一次更高纪录。

    放飞梦想

      袁玮此次能够顺利成行,源于自己多年来不懈的努力,当然他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尤其是东航集团的大力支持,这作为一名东航员工,意义非凡。一是东航的品牌核心理念和登山运动中表现出的奋斗、拼搏、团队精神非常的接近。可以通过此事树立起“东方航空”品牌真正的内涵与精神。二是东航团队精神、文化建设的最佳体现。三是通过登山活动树立东航良好的社会形象。

      2007年3月9日,袁玮在东航甘肃分公司会议室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场上悬挂着众人签名的棋子,社会各界的朋友、媒体记者出席了发布会。袁玮在会上激动地说:“明天我就可以乘坐西去的列车去成就我的梦想了,我走的时候你们不要来送我,但是希望回来的时候你们都能来,我喜欢回家时被迎接的感觉。”

      袁玮说他和队友为登顶珠峰做了很多准备,但毕竟在海拔8000多米的高度存在着巨大的危险。当笔者问袁玮面对危险他是否会感到后悔时,袁玮充满豪气地回答道:“结果并不重要,即使我倒下,头还是朝着最高峰的,因为我喜欢登山!

      这次登峰随行的医生是袁玮的妹夫,就职于兰州一所著名的医院。妹妹是画“唐卡”的。母亲也是一名虔诚的佛家弟子,在临行前的发布会上,母亲亲自为袁玮和妹夫披上了洁白的哈达,“儿行千里母担忧”当母亲拥抱儿子的那一刹那,眼泪不自觉就流出来,令这柔情铁汉也湿润了双眼。在场的人没有不为之所动情。

      袁玮的“梦想”终于要放飞了,这个梦想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动力,那就是希望挑战成功后,能成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珠峰火炬传递的火炬手。袁玮说:“北京奥组委在北京奥运火炬传递上有一个设想,就是希望能在珠峰上进行传递,但此事还没有最终确定,不过2007年挑战珠峰也可以看作是奥组委对火炬传递可行性的一次实地测试,如果我们挑战成功,2008年奥运会火炬传递又有这样一个环节,那我们这批队员很可能就成为火炬手。”

      让我们为袁玮挑战珠峰成功而祈祷吧!

      笔者想引用袁玮登山日记里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出发的日子果然如约而至,但等待的过程总是让我觉得这个日子被拖延了很久。器材、服装、用具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打好了包,特别珍贵的是我这来之不易的攀登机会。此刻,我被幸福笼罩着,终于要上山了……”

    0荐闻榜

    东航甘肃分公司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