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中国民营航空公司:飞上蓝天还是迎来乌云?

 2006-07-16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常怡 刘伟勋/北京  [投稿排行榜]
2006-07-16 07:53:32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长久以来,牌照一直被中国商人认为具有独特并独立的价值——也就是说,即使你没打算长期经营一家公司,只要它具备牌照的性质,那么迟早能卖个好价钱。

      这个逻辑可能将随着中国民营航空领域的进一步开放而打破,就目前的情况看,那十来家正在排着队申请成立民营航空公司的老板们要慎重地掂量掂量了。已经成立的几家民营航空公司目前的状况令人担忧,经理们和飞行员的问题已经够让人头疼的,现在,连外资也开始产生犹豫。牌照看上去已经不那么值钱,因为可以选择的范围正在扩大,观望成了主要的方式。

      7月3日,中国民营航空首位职业经理人、鹰联航空CEO祝凯接到董事长李继宁下发的解聘书,被勒令离职。同时,另一家民营航空奥凯执行总裁隋明光则“跳槽”赴四川航空公司任副总裁,并带走了数名奥凯飞行员。

      以上两家是中国最早成立的民营航空公司,除了人事地震外,股权交易方面同样发生了变动——奥凯公司与韩国大韩航空的合作谈判已经正式告吹;而鹰联则将其6%的股份卖给了国有的四川航空公司,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这只是川航入股鹰联的第一步。

    管理成为大问题

      “我对鹰联真的很伤心。”7月13日已经接到解聘书的鹰联CEO祝凯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很感叹地说道。这位 “海归派”CEO认为董事长李继宁对她的解聘并不合法,但是她已经进不去她在鹰联的办公室了,因为门锁已被人换掉。

      按照鹰联的正式表述,“祝凯女士被公司解聘是由于其在经营管理中出现重大过失”,但鹰联没有解释是什么“重大过失”。祝凯的解释则是,李继宁要求她签署一份资产数据的文件,但遭到拒绝。“就算是民营公司,也一定要做个正规的企业;就算国内对资产申报的管理上有漏洞,作为企业也不能乘虚而入。”

      本报得知,以上的这些只是冲突的导火线而已,一直坚持国际化管理的祝凯和身为民营企业家的李继宁由于管理风格不同,早已经积怨颇深,现在只是矛盾激化而导致“翻脸”。

      与鹰联的激烈争执相比,奥凯执行总裁隋明光“跳槽”川航则显得平静很多。“隋明光离开公司,主要问题是与董事会沟通不了。”奥凯航空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刘捷音表示。隋光明曾经执飞了奥凯也是中国民营航空的首班航班。

      鹰联和奥凯是中国最早被民航总局批准筹备的民营航空公司。两家公司从真正开飞到现在,都只有一年的时间。而在这短短的一年中,刚刚起飞的中国民营航空就经历了油价上涨、飞行员短缺、资金紧张等多重问题。

      “民营航空同时面临着内、外两种挑战,外界压力大时,内部矛盾也容易爆发出来。”春秋航空公司新闻发言人张磊认为。

      到目前为止,已经开飞的4家民营航空公司还没有一家实现盈利,鹰联甚至处于资不抵债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一轮新的融资并购潮正在民营航空公司中间涌动。

    有多少民营航空能经住考验?

      “祝凯的离去会对鹰联产生不利影响,这种内部矛盾的公开化说明公司内控机制不好,这会影响银行对鹰联的信用评估,从而影响到鹰联进一步的资金借贷。”一位航空业资深人士分析。

      不久前,李继宁秘密与四川航空达成协议,向川航转让6%的股份。有消息称,川航之所以愿意入股目前经营状况并不理想且处于内部相对混乱的鹰联,主要是看中了鹰联在深圳市场的货运能力。今年4月,李继宁注册的广东鹰联投资有限公司已经联合其他3家公司,共同向民航总局申请筹建彩虹国际货运航空有限公司。

      知情人士透露,彩虹货运只是川航入股鹰联的一部分原因。 “6%只是川航入股鹰联的第一步。”这意味川航将继续增持鹰联。其实早在鹰联筹办之初,民航总局就有意让川航与鹰联合办航空公司,由此看来鹰联的“民”字招牌不久后就可能改头换面。

      同样,民营航空中经营较好的春秋也在计划筹资。“我们计划引入财务投资者,正处于规划论证阶段,与高盛、雷曼兄弟等投行有所接触。财务投资者对公司进行投资,获得收益,但不参与企业的运营管理。投资会在上市之前完成。”春秋航空公司新闻发言人张磊7月12日表示:“我们有明确的战略和经营思路,就是要坚定不移地走廉价航空的道路。运营一年来,不管是盈是亏,基本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而已经决定将控股权转让给同是民营企业的均瑶集团的奥凯在引进外资上遇到了挫折。7月10日,已经谈判了一年的奥凯与全球最大货运航空公司大韩航空的合作宣告中断。“大韩想实际控制奥凯,我们已同意出让49%的股份给大韩航空和它的伙伴(溢价不多),但大韩航空提出二次增资,我们不想放弃控制权。股东们不愿意被外方控制。”奥凯航空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刘捷音表示。

      大韩航空公司货运部总裁崔庆浩的表述则更为直接,他直接称奥凯航空并不是合适的合作伙伴。目前他们正积极与另外三四家中国航空公司讨论合作的可能性,“也许秋天时就会有定案”。

      唯独没有引资计划的民营航空就是刚刚起飞的东星航空公司。“我已经作了最坏的心理,哪怕亏四、五年,我们也不考虑引资。我们集团有这个资金实力。”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对于中国民营航空的现在和未来,兰世立认为:“任何一个新的行业都是这样,必定会有一批企业倒下,一批企业活下去并成长起来。”祝凯则说:“我们本来就是探路的人。”

    0荐闻榜

    《经济观察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