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圆梦蓝天——文山普者黑机场建设纪实(二)

 2006-04-11 来源:七都晚刊  [投稿排行榜]
2006-04-21 21:57:48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六)真情无阻

      刘安华在向我们介绍机场建设争取立项的情景时感慨良多。“文山没有绝对的区位优势,没有良好的经济基础,我们有的,就是州委、州政府坚如磐石的决心和全州各族人民无边无际的真情。”

      刘安华说,有一次,他们到国家发改委汇报机场建设项目立项的情况,当时一个处的处长说,你们有什么条件建机场,你倒说说。刘安华笑着对处长说:首先,文山交通闭塞,但人民群众不甘落后,虽然我们起步晚,但改革开放的态势已经形成;二是文山是民航布局的空白点,文山民用机场的建设,将更加丰富和完善民航西南片区的布局;三是文山目前仍在执行国家给予的恢复建设政策,可以通过项目建设的形式享有关受政策的照顾,目前,文山最迫切需要和最有条件的就是建设民用机场。那个处长一听就说,文山的理由很充分啊,你们好好准备吧。

      刘安华说,在整个争取过程中,文山没有用华丽的语言,没有用空泛的规划,来吸引上级部门的关注,而是用非常质朴、纯正的真情赢得了信任和支持。一句话,争取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立项的过程,就是把文山各族人民的真情洒满首都北京和感动了国家有关部门领导的过程。

      就是靠着这份真情,文山机场建设预可研报告在北京各部门间进进出出;就是靠着这份真情,余波在举目无亲的城市里四处奔忙,虽然历尽艰辛,但也体会到了无尽温馨。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余波说,没有亲自到国家机关部委办过事,你就不会知道他们的工作有多忙,你就不会清楚时间在这些部门里是多么的珍贵。

      “找任何一个部门的任何一个处室汇报工作,能给你的时间大概都只是几分钟到十几分钟,在你的前面和后面都有汇报工作的人。在领导的办公桌上,都是成摞成摞的待阅批的文件,你必须得在汇报之前做好充分的准备,既要说清楚想说的事情,又要体现出热情和真诚。”余波说。文山民用机场建设的预可研报告首先由民航西南管理局提出审查意见、出具航运意见后,报到了民航总局。在民航总局里,报告要经过财务规划、飞行标准等四个司的再审查和会商,而四个司都将由下面相关的处长审查再交由司长审查;此后,四个司集中会商,形成关于对文山民用机场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审查意见。如果按正常方式,光文件传递就是一个不短的过程,一个处一个处地审查,一个司一个司地会商,报告有可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那样慢悠悠地往前移。

      就这样,余波在总局里候着,一个处审了,余波马上拿着审了的报告赶去下一个处;一个司批了,余波又立马赶到下一个司。他忙碌的身影在民航总局里窜上窜下,进进出出。

      就是靠着这份执著、耐心和真情,让文山民用机场的建设项目赢得了信任,赢得了支持。两天,只是短短的两天,文山民用机场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就在民航总局相关的四个司里全部签完了字。

      随后,报告送到了国家发改委,余波也跟到了国家发改委……

      (七)千里急件

      报告来到国家发改委后,也就是到了最为重要、最为关键的环节,能不能立项,建设资金如何保证,都将在这一个环节尘埃落定。

      文件在发改委要经过基础司、投资司和规划司会签,会签完毕后才能报送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国家发改委的工作更是千头万绪,紧张忙碌,不要说三个司会签,就是在一个司里,也要碰上各个司(处)的领导大家都在,办起来又何其难啊。那段日子里,余波一直和发改委的同志一起上班,早上早早地来到发改委,见什么做什么,扫地、打水、抹桌子。只要有关领导出差一回来,他就赶紧去向人家汇报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的情况,请求对项目进行审阅。中午,为了节省来回往返的时间,余波在机关人员下班后,干脆不出发改委的大门,坐在楼道里啃个面包,喝口凉水,就对付过去了。不长的时间,发改委的同志都知道了有一个来自祖国西南边陲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的棒小伙,一直在发改委里用自己的真情和执著奔忙着。

      2002年的一天,余波约见拜访一个处的处长,刚好对方外出了,回来的时间也定不下来,余波怕对方回来晚了不回办公室,就到停车场去等。当时已经到了冬天,北京室外的气温都是零下十多度,天空飘飞着棉花般的雪片,风硬得像刀子,直往脸上身上刺,余波不顾天寒地冻,一直在雪地里等候那个处长……到那个处长回来时,余波已在雪地里等了两个多小时,见到余波白脸乌唇的样子,那个处长眼睛都红了,当余波颤抖着嘴唇要给他汇报工作时,他一把抓住余波的手说,回家、回家,什么都不要说了……

      就是这份执著,就是这份热烈,使余波成为了国家发改委众多处室的好朋友,也使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成为了发改委里大家都知道和关心的项目。

      但余波实在是太想家了,出来已经一个多月了,虽然在发改委交了很多朋友,虽然白天为了项目的事奔忙而赶走了想家的念头,但一到了晚上,“家”就挤满了余波梦里的每一个角落。

      “是张书记的关心让我挺过来的。”余波说。州委张田欣书记利用到北京参加党的十六大的会议间隙,约见了余波,并指示余波:“要努力认真,坚持执著,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个项目跑下来,文山人民都在等着。”并开玩笑地对余波说,项目跑不下来就别想回家。在此后的日子里,张书记每隔几天就要给余波打个电话问候,即使工作实在太忙,他也要安排秘书给余波打电话。余波说,正是这上级领导给予的关怀,让他觉得自己一直背靠着坚实厚重的红土地。

      2003年春节前夕,国家发改委的审批工作终于进入了最后的阶段。这时,需要云南省的一个配套承诺,这个承诺直接关系到文山的项目能不能在这一次审批中通过。余波赶紧给文山打电话,正好刘安华当时在昆明,马上联系了云南省的相关部门出具了这个承诺,然后立即赶到机场,找人将这份承诺带往北京。

      北京,余波的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驶往机场,他和发改委的同志约定了递交承诺书的时间,哪怕就是一分钟,余波也不愿耽搁。车到机场,余波让驾驶员别进停车场,就在机场大门打个圈,自己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进机场拿到了承诺书。待赶到国家发改委时,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分钟。

      (八)遭遇“非典”

      2003年春节的前一天,余波做完了该做的工作返回了文山。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的立项审批工作,似乎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然而,就像任何事情都会经历磨难一样,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的审批工作,也没有一帆风顺,甚至在紧要的关头又出现了新的“插曲”。

      刘安华在接受记者采访说起那时的意外时,仍有些心有余悸:“当时真的很悬了,我们都以为项目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了,没想到一下子就风云突变,而且变化来得非常突然,非常出人意外,也来得令文山束手无策,无法可想。”刘安华说,什么工作都做完了,项目也待批了,国家审计署在这时对全国支线机场进行审计后,出台了一个审计意见并报到国务院:全国支线机场普遍亏损,赢利现象微乎其微。这一报告,使国家发改委对文山民用机场的审批工作更加审慎起来,原本是待批的项目,一转眼就成了待审查评估的项目。

      为确保文山机场建设项目立项的科学性,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国际咨询公司对云南支线机场和文山机场建设进行评估。专家评估后认为,云南省支线机场总体效益较好,有能力进行自我平衡,云南西南片民航布局空白,文山民用机场建设很有必要。

      专家们的这一意见,使国家发改委坚定了批准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立项的决心。但这时,又一件预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文山机场建设项目又开始了一次在焦虑中的殷殷期待。

      2003年4月2日,王云凌副州长带队赶到北京。专家的考察意见已经出来了,文山将为机场的立项工作作最后的冲刺。

      然而,一到北京,大家就呆住了,北京的所有机关单位和满街行人,人人都用口罩捂得严严实实的,气氛非常紧张,到了任何单位,大家都劝他们赶紧回文山。

      ——“非典”来了!

      这是进入新世纪后,中国人民迎来的一次最为严峻的考验,在那段日子里,世界的目光集中在中国,中国的重心集中在抗击“非典”。

      当时的情形下,机场建设项目根本不可能被提上议事日程,留在北京不可能开展任何工作,于是,王副州长一行很快返回了文山。

      文山机场的建设,又一次经受了“非典”的非常考验。

      (九)喜讯传来

      细心的人们一定还记得,2003年春节后,在中央电视台《幸运52》栏目的一期节目里,2003年哪些地方将建机场被作为一道考核选手的题目提出来,当时,文山民用机场的建设就在答案里。凡看到过这期节目的文山人都欣喜若狂,等不到第二天就纷纷以电话相告。记者在看着电视的时候就接到了好几个报喜的电话,大家都觉得,只要是中央电视台播了,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其实,那个时候,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还没有被批准立项,但已经曙光乍现。文山300多万各族人民群众在急切地期待着。

      在这样的期待中,文山民用机场通过了专家们的再审查,挺过了“非典”带来的意外,一步一步地朝着既定的目标迈进。

      2003年5月23日这天,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下发了国函[2003]60号文件《关于同意新建云南文山民用机场的批复》。这一批复,标志着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已正式立项,州委、州政府为之奋斗不止的事关全州经济社会发展和备受300多万人民群众关注的重大工程项目,终于在这个初夏里伴随随着温馨的风扑面而来,吹沸了文山3万多平方公里的红土地。

      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的具体批复内容是:一、同意新建云南文山民用机场,性质为国内支线机场,场址位于文山州砚山县盘龙乡。二、工程建设规模为:飞行区按4C级标准规划,本期按3C级标准建设,跑道长2400米,宽45米,厚28厘米;航站区按满足2010年旅客吞吐量15万人次设计,航站楼1800平方米,站坪按停放2架B类飞机和1架C类飞机自滑进出设计;配套建设航管楼700平方米以及导航、通信、供电、供油等设施。三、该项目估算总投资26087万元,由国家发改委、民航总局安排三分之二,其余由云南省和文山州分别承担。批复还专门强调了机场飞行程序的确定、机场专用通信联系及机场建设完毕后的经营管理等。

      余波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正在下乡的路上,北京的朋友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已经批准立项了。余波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顿时两行喜泪挂满了两腮,他的心里。完全被山呼海啸般的喜悦所挤满。这时候,他想叫,他想笑,他想狂喊,但他什么也没有做,只任喜悦的泪水静静地流着。 

      5月23日这一天,文山这片红土地被无边无际的喜悦挤得满满当当。

      (十)兵行险招

      记者在“文山民用机场建设大事记”上看到,2003年4月28日,在机场建设项目批准立项前一个月,中共文山州委即以党组[2003]90号文件下发了《关于成立文山民用机场建设指挥部的通知》,由州委副书记、州长宋嘉林任指挥长,王云凌任常务副指挥长,胡荣、余波任副指挥长,刘安华任顾问。指挥部下设办公室,余波兼任办公室主任,周世坤任副主任,同时撤消机场筹备处等机构,由指挥部负责机场建设的各项协调、组织、指挥工作。

      这是州委、州政府在文山民用机场建设中布下的第一着快棋。余波告诉我们,在文山民用机场建设的这一盘棋中,文山从第一着棋开始,就着着争先,所以才能在整个建设中赢得了时间,抢得了工期。

      余波告诉我们,批准立项解决了“可以建”的问题,接下来就必须立即着手进行可研报告的编制和送审,解决“怎么建”的问题。

      这也是一个为时不短的过程,虽然投资不是很大,但机场建设却涉及了工民建和航空航管方方面面的内容,其程序之多之细,是记者采访过的所有建设项目之最。记者在采访时见到一份《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机场工程建设基本程序》,这份程序规定,民用机场从开始申报到建成使用,程序多达18个大项90多个小项。

      如果按部就班,工程就可能变成“马拉松”工程。

      文山将可行性研究报告按程序上报后,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国际咨询公司对报告进行评审,评审意见出来后,文本被送到国家民航总局会签,然后再送国家发改委。2004年被增补为机场筹建处副处长、专门分管程序的李荣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程序这事说起来是一句话,做起来却是非常庞杂的工作,有些地方的机场建设,光申报立项、可研审批这一阶段就要五六年时间。

      就是在这段必经的程序里,余波在请示州委、州政府同意后,即兵行险招……

      2003年11月6日,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将《关于云南文山机场可行性研究报告的评估报告》上报国家发改委;11月10日,省政府同意文山上报的《文山民用机场飞行区土石方试验段和航站区土石方工程邀请招标的请示》。余波向州委、州政府领导保证,2004年5月前,一定争取到国家发改委对可研的批复;文山遂将招标日期定在同年4月16日。

      这无疑是一着险棋,如果在此之前的程序审批中稍有差池,后面的工作安排就将全部被打乱,影响的就绝不仅仅是一次招标,甚至可能成为影响文山民用机场建设的败笔。但余波已向州委、州政府立下了军令状,过了河的小卒子,除了埋头向前,别无退路。(未完待续)

    0荐闻榜

    《七都晚刊》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