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圆梦蓝天——文山普者黑机场建设纪实(一)

 2006-03-21 来源:七都晚刊  [投稿排行榜]
2006-04-17 01:17:15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我们向往蓝天,我们渴望飞翔,呼啸云端是我们生生不息、绵绵无期的梦想。当21世纪的大门轰然打开,全州各族人民阔步迈向新世纪之时,州委、州人民政府高赡远瞩,超前谋划,用恢宏的气魄铺展开了文山人民翱翔蓝天的巨幅画卷。本文记录下的,是文山普者黑机场建设前后的一些经过和片断,但愿这些已经成为历史的记录,将永远镌刻在我们脚下的这片红土高原上,历久弥新,历久弥坚。——题记

  一、梦想成真

  和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300多万各族群众一样,老潘一家七口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2006年1月15日。

  老潘告诉我们,前几天,砚山的天气还一直阴雨霏霏,但到了这天早上,满天的乌云像被人一把揪走了似的,天空一下子就亮丽清朗起来。老潘在的村子里一大早就闹腾开了,乡亲们你呼我唤的声音伴和着凌晨袅袅的炊烟飘出老远。“整个村子像过年一样热闹。”老潘说。

  这天,老潘他们村里的所有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少,全部都相约着赶到位于砚山县盘龙乡的文山普者黑机场去看飞机。这天,是文山普者黑机场进行飞行校验的第一天,一架执行飞行校验任务的飞机将在普者黑机场进行为期5天的校验飞行。这是地处祖国西南边陲的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这片古老的红土地上,第一次起降民用飞机。随着这一架飞机的起降,文山普者黑机场的建设,离鲜花锦簇、翱翔蓝天的竣工日期,已经指日可待了。

  老潘一家和村里的乡亲们一道,步行了5公里赶到机场。临出门时,老潘特意给小孙子换了套新衣服,拍着孙子胖嘟嘟的小脸说:“小子哎,你可赶上好时候了。”

  机场比过年还热闹,从附近五里八村赶来的乡亲们把机场跑道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老潘说,这些乡亲们和他一样,除了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过飞机外,就不知道实在的飞机是怎么回事,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大家当然要亲眼看一看,到底那个大铁家伙是怎么飞上蓝天的……

  老潘和村里的乡亲们在热烈地谈论着,在热切地期待着。天空中点缀着几朵白云,更显得湛蓝深远,机场跑道空荡荡的,笔直地伸向远方。太阳一点一点地升起来了,大家仰首上望,碧蓝的天空静悄悄的,一度有些暴烈的寒风也软了下来;红高原上的一切,仿佛都在这一瞬间柔情了起来,高山、河流、太阳、云岚和质朴的人们,都在翘首期盼,期盼着一个神圣时刻的到来。

  从天空的深远处传来一阵轰鸣!

  来了!来了!机场上一片欢呼。

  一架“银燕”划破长空的宁静,从漫天的深蓝里呼啸而至,在机场上空稍作盘旋后,向着机场悠然飘落。老潘发出了一声喊,历经60年沧海桑田的嗓子,在这一刻显得清脆而嘹亮,这一嗓子一出口,竟应合着无数声呼喊,在红土高原上传播、飘荡……

  此时,欢呼的人群却没有发现,在飞机落地的那一瞬间,在他们欢呼雀跃的时候,有几个人挥舞了一下紧握的拳头,他们的眼里沁着潮湿却燃着激情,他们的脸上透着疲惫却掩不住兴奋。他们,就是文山普者黑机场建设的指挥者——机场建设筹建处的同志们。这群为机场建设付出了心血和汗水的汉子们知道,校验飞机落地,只表明机场建设距离成功的目标前进了一大步,此后,他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仍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二)高远决策

  如果说,2004年这个并不太寒冷的冬天,随着校验飞机的落地使文山这片红高原腾飞蓝天的梦想即将成真的话,那么12年前1992年的那个冬天,首次建设机场设想的提出,则是我们梦开始的地方。

  原文山州计划委员会主任刘安华对记者说,文山普者黑民用机场建设,是中共文山州委、州人民政府构建文山水、陆、空大交通格局的重点项目之一。1992年底,文山州计划委员会根据民航云南省局的总体规划和州委、政府的指示精神,在制订恢复生产发展经济的《总体方案》中,首次提出了建设文山机场的设想。这个设想,在当时刚刚唤得鸽哨齐鸣的文山这片红土地上,一石起浪,引起轰然反响。

  设想虽已提出,但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这无疑是具有很大天方夜谈成分的设想,因此,很多人都以为这仅仅只是一个设想,也仅仅把它当成一个设想。

  是啊,飞翔!对文山这片红土地来说,一个多么迫切又多么遥远的梦想。也许,在无数的文山人心中,这真的只能是一件做梦想一想的事。翱翔蓝天!这样厚重深切的愿望,谁知道哪天才能在红高原上迎来梦想成真的爆竹声声呢?谁知道这个背负着300多万各族儿女梦想的设想,最终会不会是水中月、镜中花呢?

  带着人们的猜疑和期盼,1994年12月,这个设想悄悄地向前迈出了一小步,按照州委、州人民政府的指示,文山州计委向省计委、民航云南省局、省财政厅、成都军区昆明空军指挥所等部门上报了《关于新建文山民用机场请求批准开展前期工作的请示》,1995年5月,根据时任云南省人民政府省长和志强考察文山时的讲话精神,文山州人民政府决定安排5万元人民币开展机场建设项目的前期工作,并明确由州计委牵头,州交通局等部门配合,开展相应的规划选址工作。

  然而,在此后的5年里,文山民用机场的筹建工作,却一直步履维艰,始终裹足在厚重的泥淖中难以挪移。我们毕竟刚刚跨越了坎坷和泥泞,我们毕竟刚刚迎来了清朗和艳阳,尽管我们大步向前的愿望是那么的强烈和灼热,但我们向前的能力却是那样的羸弱和稚嫩。

  就是在这样的徘徊不前中,红土地迎来了第六届中共文山州委班子,文山民用机场的筹备建设工作,也在这一届班子手中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记者在采访普者黑机场筹建处处长余波时,余波感触良多地说:机场建设的事,讲几天几夜都讲不完,但最想讲的一点,就是州委、政府的高瞻远瞩,如果没有州委、政府的高远决策,没有一届接一届州委、政府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机场建设就有可能不会被提出来,或者提出来了就夭折了,根本不可能有今天。余波告诉记者,多少比文山条件好、基础好的地州都没能争取到机场建设项目,但文山在历届州委、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及时、高效地完成了这项工作,这是红高原的骄傲,这是文山各族儿女的自豪。州委、政府的高远决策和不屈不挠,应当浓墨重彩地镌在红土地的航空史上,镌在红土地前进的步履中!

  (三)抢抓机遇

  机场建设工程,不深入其间采访,不知道这一工程施工的艰辛,更不知道建设一个民用机场要经历的诸多不可或缺的程序。

  虽然我们州从1995年就已经开始了准备工作,但文山民用机场建设的申报立项工作,却一直在时光的流逝中不断地打结。

  转眼就到了2000年初,建设民用机场设想的提出已经走过了漫长的8年历程。8年来,州委、州政府和有关部门始终在为机场项目的立项进行着百折不挠的工作。2000年的这个春天对文山这片红土地来说,无疑是温暖可人的。在这个春天里,州委书记张田欣同意继续开展机场建设的前期工作,强调了机场建设对文山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并指示相关部门一定要全力以赴,争取机场建设早日立项。时任州长王永奎要求,“文山民用机场的立项审批要在滇东南布局中争取先着”。其时,文山州对外开放不断深入,加之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步伐成为了文山迫在眉睫的任务。

  当机遇,站在文山的大门口扬起了敲门的手!机遇敲门的时候,州委、州政府和全州300多万各族人民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2000年3月,州计委向省计委等部门上报了《关于开展文山机场项目前期工作并列入“十五”计划的请示》。2000年4月23日—26日,太阳已经热腾腾地有些灼人,云南省计委、省财政厅、民航云南省局等部门的领导和专家一行6人,在省计委助理巡视员彭正祥的带领下,静悄悄地来到了文山。在为期三天的时间里,专家们对文山民用机场建设的方方面面进行了详细的考察调研。同年6月,省计委向省人民政府上报了《云南省计委对[关于开展文山民用机场项目前期工作并列入“十五”计划的请示]意见的报告》。报告认为,新建文山机场对改善文山州交通落后的状况,加快文山州经济社会发展,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加快文山州自然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特别是旅游业的发展,以及加强民族团结,加快脱贫致富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2000年8月31日这天,根据省政府的批示,省计委正式下发了《云南省计委对“关于开展文山机场项目前期工作请示”的批复》的通知,“同意在文山州开展新建民用机场的前期工作”。就在这一天,州委、州政府及时成立了“文山民用机场前期工作领导小组”,时任州委副书记的和润培兼任组长,副州长王云凌和时任州计委主任的刘安华兼任副组长,成员单位涉及计委、水电、交通、建委、环保、财政、通信、旅游、林业、土地、地矿、地震、气象、文化等众多部门。

  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的前期工作,由此拉开了厚重的帷幕。在人们的不经意间,州委、州政府的领导以及一大批为了红土地飞翔圆梦的人们,开始了忘我的工作。

  (四)选择场址

  文山民用机场前期工作领导小组一成立,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工作。2000年9月18日,州计委正式委托中国民航中南机场设计研究院开展“云南省文山机场预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编制,同时委托民航云南省局情报室编制“文山机场的飞行程序”。同年9月20日,云南省第二地质大队正式提交了盘龙场址工程地质调查报告。

  余波告诉记者,在机场建设工作中,机场场址的选择是最基础的工作。

  文山民用机场场址的选择,充满了“众里寻她千百度”的一波三折。在刘安华的办公室里,他梳理了一下思绪才对记者说,选址工作说起来一句话,办起来真是难啊。机场的选址,除了要得到方方面面的认可同意外,还必须充分考虑场址的地质构造、地理环境、气候特征等一系列自然因素,只要有一样没有考虑周全,就有可能做无用功,而场址选择工作不完成,后面的工作就无法做下去。

  文山民用机场的选址工作,是以文山城为中心,在半径50公里范围内,重点在南北两个方向,呈辐射状踏勘寻找。最先可供选择的地点有三个:文山县城郊三角塘、马塘镇热水寨和砚山县城郊听湖。

  然而,通过实地踏勘和地质条件比对,三个备选的地点都不是理想的场址,全部被一一否定。这意味着机场的场址选择工作,必须从头再来。刘安华心里急啊,睡不着觉了,他就干脆到办公室里摊开地图找,拿着放大镜一点一点地“过筛子”,把文山城周边50公里范围内的可选地点找得不留丝毫死角,而盘龙场址就是在他的千百次找寻中扑入眼帘的。

  “那是大自然留给文山的一艘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刘安华告诉记者,按程序规定,专家们在对盘龙场址进行了“肯定———否定———再肯定”的多次论证后,欣喜地得出了上述结论。

  2001年7月25日—26日,民航总局在文山组织进行了文山民用机场预选场址的复查,通过复查,一致同意将盘龙作为机场的推荐场址。2001年9月8日,民航总局再次在北京组织专家对文山机场场址进行复查,最后确定盘龙为文山民用机场场址。

  文山民用机场建设最基础的工作,终于迈出了最实质性的一步。由这一步开始,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领导小组的前期工作,便肩负着全州300多万各族人民的厚重期盼,按照州委、州政府的部署和要求,开始了努力拼争,开始了积极工作……

  (五)北京奔走

  2002年的那个冬天,在余波的生命里挽起了一个永远的结。

  机场场址选定后,最迫切的工作就是争取国家有关部门对项目立项即预可行性研究的批复。这一工作,涉及了民航云南省局、民航西南管理局、国家民航总局、国家发改委等多个部门,各业务部门根据各自的管辖范围和业务对预可行性研究进行审查,形成统一的审查意见,最后上报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审批。

  这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任何环节的任何一点耽搁和卡壳都会导致整个工作的停滞不前,甚至可能导致无法立项或项目流产。这在机场建设工作中是最为关键的环节。为了确保完成各个环节的审批工作,时任州委副书记和润培和副州长王云凌带队飞往北京,向各部门陈述民用机场建设对文山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陈述文山300多万各族人民对机场建设的热切期盼,陈述文山改革开放对建设机场的迫切需求。

  这是余波在机场建设前期工作中第一次上北京。

  “当时还以为到北京就是到几个部门跑跑,汇报汇报就回来了,谁知道这一去就留在了北京。”余波感慨地说,以前根本没想到过一个民用机场的建设竟然有这么多复杂的程序和手续。为了节省预可研报告在各部门之间辗转的时间,减少部门和环节之间文件转递的耽搁,为机场的立项和下步工作赢得时间,在完成了预期的工作后,和副书记决定将余波留在北京,专门为预可研报告的审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和我们谈起那段日子,余波的脸上就泛出了又是欣慰、又是苦涩的笑容。鲜活的记忆又再度活泛开来,那些本来就没有尘封、将来也不会尘封的岁月,又跳落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任由我们品味。

  留在北京后,余波便开始了在各部门之间的奔走。一个来自南疆边陲的干部,一个出生于偏僻红土高原的山里汉子,要在首都北京为了一个项目而奔走,做起来是何其艰难啊。

  当时,余波在北京没有什么朋友或熟人,立项工作就像一张白纸,余波在北京的人际关系也像一张白纸,但他必须得在这张白纸上画出“景物”来,即争取文山民用机场建设项目的及早立项。

  “好在州委、州政府的领导以及州计委等有关部门已经在此之前做了很多工作,我是跑第二棒的选手。”余波笑着对我们说。就是这个接“第二棒的选手”,在北京奔走的时间里,把文山人民的热情和真诚、执著和期盼洒遍了北京城。(未完待续)

0荐闻榜

《七都晚刊》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