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欧美制裁对俄罗斯民航业租赁结构和IT系统的影响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李瀚明 2022-03-08 11:23:31

专业分类其他

  

  作为世界对欧美依赖比较重的主要产业,民航业在多个方面都和欧美密不可分。俄罗斯各航空公司在欧美制裁下,包括飞行、销售、维修、服务和财务等各个方面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并最终导致了俄罗斯各航空公司需要停飞国际航线(仅保留白俄罗斯航线)的结局。本期我和现在住在莫斯科的前合伙人Igor先生应两位朋友的邀请分别分析俄罗斯航空业的租赁结构和IT系统。

  机队租赁化,机队外国化——高地缘政治风险下的发展策略

  俄罗斯民航业整体而言有约1000架民航客机(不计入政府机和私人机)。其主要特色表现在该国航空公司高比例的经营租赁租机队:

  该国有70%(719架)的飞机是租来的,

  其中733架波音和空客飞机中,有625架是租来的;

  该国有72%(799架)的飞机悬挂外国注册号,

  其中733架波音和空客飞机中,有720架是使用外国注册号。

  这种高比例的租赁机和高比例的外国注册飞机实在不合常理。但如果考虑到俄罗斯在2014年之后的处境,就可以看到这是航空公司针对政治风险有备而来:

  俄罗斯籍航空公司从外国飞机租赁公司处租飞机(常见地包括了百慕大和爱尔兰),在不改变注册号的情况下,在俄罗斯国内办理临时登记,并以临时登记执行航班。这样一来,俄罗斯籍航空公司就能够控制飞机和采购资金的政治风险:

  理论上而言,政治因素一般属典型的不可抗力因素,其风险已经包括在租价内,因此制裁事件发生时,俄罗斯各航空公司无需向飞机租赁公司支付违约赔偿;

  实际上而言,受到制裁影响的各租赁公司无法单方面终止合约。

  在制裁因素下,租赁公司无法安排退租检查等程序。

  a)例如,俄罗斯和欧盟双向禁飞领空使得欧盟国家无法安排人员从空路前往俄罗斯,俄罗斯也无法安排人员从空路前往欧盟。除非从陆路前往,否则没有可靠的验机的方法。

  b)同时,从俄罗斯将飞机飞回本国也非常困难。完成退租检查后,飞机即由俄罗斯居民控制变为欧盟居民控制,起飞会立刻触发俄罗斯的反制裁令(即禁止欧盟居民控制的飞机飞跃俄罗斯)。而如果由俄罗斯的航空公司先飞到欧盟,则需要考虑俄罗斯人如何回家的问题。因此,实际上不可能收回飞机。

  c)制裁也使得支付租金变得困难。因此,至少对于飞机租赁公司而言,不会支持制裁俄罗斯的行动;这种行动会通过背后的银行传导到各国的政府。

  因此,该国几乎所有的空客、波音等外国制造商制造的飞机都在外国注册,但俄罗斯本国制造商的飞机均系在本国注册。这种策略是俄罗斯防备制裁风险的一部分——通过和外国资本方达成协议,尽可能让外国资本方和自身站在同一战线上。事实上,由于大部分俄罗斯籍的航空公司从百慕大租赁飞机,百慕大民航局甚至专门就此进行了研究(https://www.gov.bm/articles/impact-sanction-regime-against-russia-bermuda-civil-aviation’s-aircraft-register)。

  不过,俄罗斯还是采取了谨慎的态度——出于防止在海外遭到诉前财产保全的考虑,俄罗斯航空已经停止了国际航班的飞行(仅保留前往白俄罗斯的航班)。

  “本国数据本国存”下的IT系统

  俄罗斯航空(Aeroflot和Rossiya)、S7西伯利亚航空等俄罗斯籍航空公司受到的另外一种主要制裁来自机票分销商。Amadeus和Sabre先后停止在其GDS网络内销售各俄籍的机票,切断了在海外的销售。

  不过,作为2005年起向俄罗斯航空提供SabreSabreSonicPSS系统的供应商,Sabre并没有对俄罗斯航空的PSS系统施加任何制裁措施。同样地,向S7西伯利亚航空提供AmadeusAlteaPSS系统的Amadeus也没有对PSS施加制裁。

  这一情况甚至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例如英国有一家旅行社GAdventures的老板BrucePoonTip就开骂道:

  俄罗斯有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内商务和休闲旅游市场。但如果没有Sabre,俄航一张票也开不出来,国内旅行也会因此而一团糟。这证明对于俄航而言,如果没有Sabre,即使是国内旅行也会极为艰难;我们旅游行业需要在内部施加足够的压力,需要一个重要的领导案例。”

  虽然Bruce骂得中气十足,但是Bruce忽视了一件事——Sabre(或者Amadeus)其实没有办法切断SabreSonic的俄罗斯航空部署。这是因为SabreSonic(或者Altea)在俄罗斯的部署和在世界其它国家的部署不同——采用的是NonHosted(即Sabre仅售卖软件,部署由航空公司自己完成)的模式。

  俄罗斯在2014年7月通过了242-FZ修正案(https://pd.rkn.gov.ru/authority/p146/p191/),规定自2016年9月起,“在通过互联网等各种手段收集个人信息时,除非是在本法第六条第一款第2(依国际条约或法律)、3(政府执法)、4(性命攸关)、8(新闻采访)条指明的例外条件下,处理者应当确保使用俄罗斯联邦境内的数据库记录、系统化、积累、存储、澄清(更新、修改)和查询俄罗斯公民的个人信息。”因此,根据法律,处理俄罗斯公民的个人数据的PSS系统,必须设在俄罗斯境内。

  这使得Sabre(和Amadeus)需要为俄罗斯客户提供符合法律要求的解决方案。考虑到与既有SabreSonic系统的兼容性,Sabre以混合式方案处理俄罗斯航空的特殊需求。

  通过对Web直销网关进行探测分析,笔者对俄罗斯航空(Rossiya航空同理)的SabreSonic系统实现和S7西伯利亚航空的Altea系统实现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只有在外语使用者使用外国IP访问网关时,数据才会经由外国的Hosted数据中心前往俄国数据中心;只要满足俄语使用者或俄国IP两个条件任意之一,数据就会直接被发往俄罗斯境内的数据中心。

航空

  同样的环境也适用于信用卡清算等场合。例如,VISA和MasterCard在俄罗斯通过242-FZ修正案后,其交易数据同样在俄罗斯央行的监管下处理——因此即使VISA和MasterCard官宣停止“外国卡在俄刷卡”和“俄国卡在外刷卡”后,“俄国卡在俄刷卡”仍然能够正常进行。

  现在俄罗斯正在这些遗留系统的基础上,试图发展自己的系统。在信用卡领域,俄罗斯本身有MirPayment(也是一个2014年以后捣腾起来的玩意儿),并且正在探讨和银联的合作。而在PSS领域,中航信或许能在俄罗斯的转型和自主化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原文发布于“航数高研院”

1荐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