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美国市场再洗牌 合并催生第五大航企?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 王双武 2022-03-03 17:59:35

专业分类经营管理

  

  2月7日,美国超低成本航空公司边疆航空表示,计划与另一家超低成本航空公司精神航空合并,此次包括现金和股票在内的交易价值达66亿美元。在新闻发布会上,两家公司宣布计划合并成一家独立的公司进行市场运作,但是对于合并后使用现有一家公司的品牌还是注册新的品牌,双方均未表态。

  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靛蓝合作伙伴公司(Indigo Partners)是边疆航空的母公司,双方均表示希望在合并后的公司管理上发挥主导作用。边疆航空对外声称将拥有合并后公司51.5%的股权,精神航空将持有48.5%的股权。如果双方的合并申请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新成立的超低成本公司将成为美国第五大航空公司。

  超低成本航企的合并

  靛蓝合作伙伴公司曾经是精神航空的大股东。2013年7月,靛蓝合作伙伴公司将所有股份从精神航空剥离出来后,在同年底便以1.45亿美元从共和国航空手中收购了边疆航空。在此次交易完成后,边疆航空开始稳步扩大航线网络,新增了至许多目的地城市的航班。边疆航空将目标市场锁定在如美国西南航空等大公司占优势的市场,并且几乎都以低票价渗入市场来吸引那些价格敏感型旅客。

  在美国,边疆航空和精神航空都被认为是超低成本航空公司,以区别于低成本航空公司美国西南航空。精神航空在市场竞争方面几乎与边疆航空拥有相同的经营思维与营销理念。这两家航企的2800多条航线约有520条航线重叠,双方在美国东部、西部地区有各自的客群和市场优势。两家航企表示,在合并交易完成后,新公司计划到2026年增加1万个工作岗位。

  边疆航空在2021年4月完成IPO上市。该公司持续扩大国内外航线网络,2021年有13架燃油经济型空客A320neo飞机加入机队,并新开了至20个目的地城市的约130条航线。数据显示,边疆航空2021年第三季度飞机日利用率为10.6小时,第四季度达到了10.9小时,客座率为74.2%。也是在这一年,边疆航空招募了550名空乘人员和170名飞行人员。

  截至2021年底,边疆航空拥有112架空客A320系列飞机,平均机龄为4.1年,航线优势主要在美国西部地区。2021年11月13日,边疆航空额外订购了91架空客A321neo飞机,这些飞机将在2023年-2029年陆续交付。该公司在2021年第四季度平均每位旅客的总收入约为103美元。受经济复苏和公司创新产品的推动,每位旅客贡献的辅助收入为63美元,比2019年同期高出了8%。

  目前,精神航空有168架空客320系列飞机,平均机龄为6.9年,航线主要分布在美国东海岸。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美国最大的空客A320机队。据悉,到2026年底,合并后的公司机队规模将达到493架,其中约80%是空客A320neo飞机。

  靛蓝合作伙伴公司的总部在美国凤凰城,而边疆航空和精神航空的总部分别在丹佛和南佛罗里达的米拉玛尔。合并后的公司总部会设在哪里?精神航空首席执行官泰德·克里斯蒂表示,将在适当时机对外公布。合并后的公司在美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将执飞覆盖19个国家、145个目的地城市的超过600个非经停航线,日均航班量将超过1000个。

  政府裁决是关键

  目前来看,边疆航空与精神航空合并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获得美国政府的批准。21世纪头10年出现的一波航空公司合并浪潮重塑了美国航空业,尤其是自2016年阿拉斯加航空与维珍美国航空合并以来,美国政府对航空公司合并的态度变得更为冷静,因为航空业是美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审查的行业之一。

  为了防止航企合并造成市场竞争不公平和票价上涨,美国政府对航空业的反垄断监管采取了有效手段。美国航空与全美航空在2013年合并时,美国司法部认为此举会导致消费者支付较高的机票价格、行李交运费和航班变更费等,旅客会因出行成本增加而缺乏更多的选择机会,这将给消费者带来更大不利影响。

  最后,美国司法部与美国航空、全美航空达成和解协议,美国航空和全美航空同意将美国国内部分重点机场的航班时刻和登机口出让给低成本航空公司。这些机场包括波士顿、洛杉矶、纽约拉瓜迪亚、华盛顿等机场。

  2016年,美国司法部起诉维珍美国航空与阿拉斯加航空的合并,要求阿拉斯加航空按比例大幅缩减与美国航空的代码共享航班。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长期以来支持低成本航空公司,他们相信低成本航空公司是维持健康竞争环境的一个关键因素。因此,边疆航空与精神航空的合并在很大程度上将受到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

  2021年初,美国航空和捷蓝航空向政府提出成立东北联盟的申请,辩称两家公司在美国东北地区的协作能够有效抗争达美航空和美联航。美国司法部认为,这种联盟将抬高市场价格,给另外两家公司带来不公平的竞争,这是美国司法部不愿意看到的。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美国现政府并不热衷于大型企业的合并,发出了“大就是坏”的论调。

  2021年9月,美国司法部联手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在马萨诸塞州一家联邦法院对美国航空和捷蓝航空提起了反垄断诉讼。诉讼认为,两家航企成立的东北联盟构成了不公平、缺乏竞争力的行为,将在一定程度上损害旅客的利益。美国航空和捷蓝航空回应称,同意销售彼此之间从纽约和波士顿始发航班的机票,允许旅客在两家航空公司正式合并后累积常旅客里程。

  低成本航空市场出现变局

  据悉,边疆航空和精神航空合并后成立的公司董事会将由包括首席执行官在内的12名董事组成,其中7名由边疆公司提名,5名由精神航空提名。边疆航空董事会主席、靛蓝合作伙伴公司总经理威廉姆·弗兰克出任新公司董事会主席。合并后公司的名称、品牌和总部所在地,将在两家公司关闭前由一个专门委员会决定。

  边疆航空和精神航空向美国政府保证,双方合并将节省10亿美元成本,为旅客带来更低票价,并且在2026年前新增1万个工作岗位。但是他们的说辞引起部分人士的怀疑。美国反垄断经济自由项目发言人罗宾·夏皮罗认为,过去在大多数企业的并购过程中,企业高管均表示将向客户提供较低价格的机票,但是最后未能兑现当初的承诺。

  有鉴于此,边疆航空和精神航空辩解,合并将有效促进公司的成长和加强他们与美国航空、达美航空、美联航和美西南航空4家公司的竞争,并将促使票价下降,从而惠及旅客。精神航空首席执行官泰德·克里斯蒂说:“我们为消费者提供的票价是美国所有航空公司中最低的,平均价格是108美元。而四大航空公司的收费比我们高80%以上,如果你把我们更大的规模和低票价结合起来,我们将成为消费者更好的选择。”

  美国康奈尔大学技术与信息管理学教授克里斯托弗·安德森认为:“航空业规模性的并购很可能使合并后的公司节省大量成本,这种成本节省将通过机队的相似和配置而被放大。消费者将受益于合并带来的成效,也极可能因公司合并带来的成本降低效应和系统协同而享受到更低票价。”

  在美国的低成本航企中,大多数人比较熟悉的是占据市场份额比较大的美国西南航空。相比之下,像边疆航空等超低成本航企占据的市场份额很小。在美国国内市场上,捷蓝航空、阿拉斯加航空和夏威夷航空采取了美国西南航空的低成本做法,尤其是达美航空、美国航空和美联航与美国西南航空在许多方面没有太大区别。

  全服务型航空公司在美国国内航线上采用低成本航空公司的做法,早已取消了托运行李或餐饮等服务。另外,近些年,美国西南航空开始减少使用美国国内二线机场,并直接与全服务型航空公司在一些航线展开竞争。

  相关阅读:低成本航空应顺势而为

  根据美国航空运输协会发布的数据,2021年在美国国内航线上,有15%的旅客选乘精神航空、边疆航空等4家超低成本航企的航班(不包括美国西南航空)。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超低成本航空的市场份额有所提高,但是与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所占市场份额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

  行业出版物FlightGlobal认为,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低成本运营模式是成功的,航空公司得到了成长和发展。就美国的航空旅游市场而言,合并能够提高航空公司的竞争力,因为合并能够分享和利用运行所配置的生产资源,包括市场拓展所需的飞行员和相互补充的航线网络等。

  尽管低成本航空公司的运营是航空运输业的一种生存模式,但是因地域和文化不同,低成本航空公司的运营表现还是有差异的。受经济发展、成本管控和消费习惯的改变,传统航空公司也适时采用了低成本航空公司成本管控的做法,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低成本公司经营方式的分化和航线竞争模式的调整。尤其是在跨大西洋航线和亚太地区的远程国际航线上,低成本航空公司还将保持发展势头。

0荐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