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去哪儿副总裁怒怼飞猪:如果造假是一种习惯

 2021-09-14 21:24:23 来源:旅界 作者:theodore熙少  [投稿排行榜]

分享

      9月14日零点,北京环球影城门票开售,一场在线旅游企业间的卖票竞赛瞬间战火升级。

      14日凌晨1点45分,去哪儿网党委书记、副总裁任芬在朋友圈讽刺,“飞猪太牛了!卖了9.3万张环球影城门票,8.9万都是老年人。感谢飞猪为拉动银发经济做出的贡献。”

      任芬为这段话打上#如果造假是一种习惯#的Tag,同时晒出飞猪卖票页面的截图。

    去哪儿副总裁怒怼飞猪:如果造假是一种习惯

      旅界查询各大OTA官网发现,截止今日上午10点30分,携程App显示,成人票官方已售1.4万+,老人票仅售300+,美团App则显示,成人票已售4000+,老人票仅售81张。

    左为携程数据,右为美团数据

      而有新京报记者称从北京环球度假区飞猪官方旗舰店获悉,开售半小时,环球影城指定单日门票即售出10万件,旗舰店的粉丝数比8月底宣布开园时增长150%。

      但截至发稿,北京环球度假区飞猪官方旗舰店已经无法查询到售卖人数。

      携程、美团作为国内两大旅游出行平台售票只有飞猪数据的“零头”本就是件蹊跷的事情,8.9万张老人票更是让人怀疑飞猪这些门票到底是被谁买走了?

      值得注意的是,与8.9万张老人票同时,#飞猪北京环球影城优速通自动退票#登上了微博热搜,截止今日下午引发阅读5819.2万,讨论2433。

    去哪儿副总裁怒怼飞猪:如果造假是一种习惯

      不少网友反应在飞猪平台购买的环球影城优速通票被系统自动退票,退款原因显示为“不喜欢/不想要”。

      更有网友称李佳琦等网红KOL直播间买的北京环球影城飞猪官方旗舰店优速通票也被强制退款。

      在飞猪北京环球度假区官方旗舰店问答区也被用户的不满评论淹没,网友纷纷质疑,“如果没有票,可以购买后就告知,为什么要拖几个小时才告知?”“为什么给我退了?出票保障呢?”“出票保障的30%什么时候到账?”

    去哪儿副总裁怒怼飞猪:如果造假是一种习惯

      飞猪官微今日下午称,由于系统访问量和订单量峰值不断刷新,北京环球度假区旗舰店在获取环球优速通库存时,实时对接出现延误问题。

      一边是飞猪迅速卖掉的8.9万名老人票,另一边是抢不到飞猪北京环球影城优速通票的年轻人,飞猪在北京环球影城门票开售当日怒刷存在感。

      飞猪GMV玄学

      北京环球影城门票事件沸沸扬扬,由此引发一个问题:飞猪是真的在数据造假还是“系统出了问题”?

      有熟悉飞猪的业内人士称,“北京环球影城门票只是飞猪的日常操作,你看看他们618、双11这些活动,水分太大了...”

      事实上,这些年,飞猪的GMV(网站成交总金额)一直是旅游行业一门玄学。

      与携程、美团不同,飞猪高度依赖KOL带货,每年618、双11,飞猪都会公布达人榜单,来自KOL的订单也成为其灰色产业链的一环。

      与飞猪深度合作过的KOL杨林欣告诉旅界,“飞猪的KOL带货模式是这样:消费者买了1万元-退货-再买2万元,可以算作3万元GMV,所以很多人可以买了退、退了买。”

      在杨林欣看来,与携程和KOL的高佣金合作模式不同,飞猪按照销售额(非核销)支付KOL的坑位费,“一般至少10万销售额会给KOL 1万元的固定坑位费。”

      由此,与飞猪合作的带货达人导向也变成从真正“带货”到赚取飞猪的“坑位费”。

      而靠用户刷单完成飞猪官方的“销售任务”再退单也成为飞猪KOL和粉丝用户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在一名飞猪常年带货榜单位居前列的KOL粉丝群里,有KOL公然鼓励粉丝酒店囤货,“每1万囤货金额可补贴33元,一个月后酒店可退。”

    去哪儿副总裁怒怼飞猪:如果造假是一种习惯

      杨林欣分析认为,“坑位费是固定的,刷单成本很低,所以达人到最后,一方面刷阅读掩人耳目,一方面找人刷单,把戏做足。”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过低的核销率引来了飞猪商家的诟病。

      飞猪曾称去年618三亚亚特兰蒂斯在飞猪卖了1个亿,但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相关负责人向旅界直言,“几家OTA里,飞猪的直播预售核销率是最低的,还要强迫承诺广告投入。”

      商家不满,导致与飞猪合作意愿降低,这让飞猪的BD(商务开发人员)也苦不堪言。

      脉脉上一名ID阿里飞猪员工的网友“昆仑弟子”质疑称,“大家对于飞猪拉新98%都是BD找渠道刷单怎么看?”

    去哪儿副总裁怒怼飞猪:如果造假是一种习惯

      同时,该员工称,“领导和区总明知道这样还放任不管,还恨不得你天天刷才好,酒店低星订单一半都是刷的。”

      “面上总不能说让大家去刷单,是违法的”,飞猪员工李琦向旅界表示,“但是大家都在做,为什么只有刷了几千单才查到呢,天天说公司查违规严格,严格的话不应该一有就查了吗?”

      对此,有业内人士评论飞猪北京环球影城老人票销售激增和优速通票被强制退款事件称,“不排除是飞猪KOL为了完成销量任务刷单而导致的。”

      埋雷双11

      北京环球影城的“意外”只是引子,即将到来的双11历来是阿里系企业的重要战场,飞猪也不例外。

      杨林欣发现,飞猪平台的对接人员越来越“简单粗暴”,“平台不懂,丢过来一批清单,问:你能不能做到多少ROI,做得到,接,做不到,拒。”

      “已经完全不是来问你:这批套餐好不好,有什么问题,我们是不是可以改进一下。而且我跟他们聊下来,他们是完全就不懂酒旅。”杨林欣说。

      在多名业内KOL眼中,旅游产品决策周期长、客单价高、消费频次低,“直播带货可以作为辅助营收,但绝不是一锤子买卖,更不是一夜暴富的生意。”

      而杨林欣回忆称,“飞猪KOL刷单的风气是从2020年双11开始的,阅读只有2000不到的,双11能做千万GMV销量,这不是开玩笑嘛...”

      有自称没参与飞猪刷单的KOL表示,“自己一直扛着,但有些(KOL)可能就同流合污了,毕竟变现是很大的压力。”

      一名熟悉旅游KOL达人生态的业内人士亦指出,“除了嬉游、什么值得买、ikids、旅行雷达少数头部KOL是真正可以带出千万级GMV销量的,腰部那些能带多少货大家都知道...”

      另一名与飞猪合作双11的KOL透露,飞猪变本加厉,搞了个KOL达人赛马机制,要求达人对今年自己带货量有个预估值。

      该KOL举例称,“比如双11飞猪会按照KOL达人要求留100万元的库存,如果卖超了GMV不会算到赛马机制里,也不会有佣金结算。”

      “其实他们自己都讲不清怎么分钱,所以和我们讲的都是‘资源’,一笔糊涂账。”杨林欣说。

      但飞猪员工李琦认为这或许是给了风雨飘摇中的飞猪一个很好的“裁员借口”。

      “业绩完成后,数据上来了,人也用完了就查违规了,也不用发季度奖励(之前考核按季度奖金也是季度发),违规开除也不需要赔偿,对于公司也是一举多得。”

      与时间线暗合的是,今年7月,阿里宣布进行新一轮架构调整,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三大业务,即高德、本地生活和飞猪,组成生活服务板块。

      此前,2018年4月阿里收购饿了么,当年10月将口碑与饿了么合并成立阿里巴巴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其后的三年多时间,饿了么偶有亮点,但始终在与美团的竞争中处于下风。

      合并后,李琦收到通知,之前飞猪的绩效考核按照季度,“现在通知按月,这会间接加速人员替换,不会超过930季度考。”

      “9月30日估计又是大变动,”李琦称,“我以为飞猪背靠阿里大树,进来才知道不是这样的,据说飞猪自己养自己,可能哪天收支不平衡也会被放弃。”(本文除任芬皆为化名)

    1荐闻榜

    旅界

    延伸阅读: 飞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