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山西临空经济乘“机”起航

 2021-09-06 07:59:23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记者冷雪  [投稿排行榜]

分享

      速度成就未来,交通运输方式塑造了城市的轮廓,一座机场对于毗邻的城市来说早已不单单是大型交通设施。当以枢纽机场撬动区域发展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一种新模式时,计划于2025年投入使用的太原武宿国际机场T3航站楼,为山西发展临空经济带来全新契机。

      发展临空经济,以枢纽机场撬动区域发展

      何谓临空经济,顾名思义,是基于大型枢纽机场的客流、物流和信息流优势,所形成的一种区域经济形态。临空经济是产业革命和交通运输革命的共同产物,目前在国际上已有多种类型的成熟模式。

      据统计,航空运输对城市经济产出的贡献率约占GDP总量的4.5%;大型枢纽机场客运量每增加100万人,将拉动地方经济增长0.5个百分点,增加就业岗位1万人;每增加10万吨航空货物,将创造800个工作岗位;每新增一班国际直达航班,可为当地增加1500多个就业机会。

      正因为航空运输蕴含着巨大发展能量,所以由一个机场衍生出一个航空大都市并不是什么天方夜谭,而是距离山西8000多公里以外的生机勃勃的一个实例——全球临空经济区的发展典范史基浦航空城——以史基浦机场为核心,机场周边聚集了2000多家国际公司,形成了航空物流、航空航天、电子信息、信息与高科技、健康医疗、专业与金融服务、时装、鲜花等8大产业集群。

      荷兰史基浦机场持续保持在欧洲机场客运量第四、货运量第三的位置,其稳步增长的机场能级是航空产业与临空经济发展的基础,史基浦机场也因此被称为“欧洲商业界神经中枢”。

      在2025年,伴随着40万平方米的T3航站楼的投入使用,太原武宿国际机场较前整体规模有了极大的提升,届时将能够满足4000万旅客的吞吐量、28.4万架次起降量和30万吨货邮吞吐量的巨大需求。毋庸置疑,机场周边发展临空经济迎来了全新契机。

      “在《关于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里面,对于山西的定位之一就是发展临空经济,它的产业方向无疑是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山西省社科院研究三部负责人高剑峰认为,对于山西来说,发展临空经济方向正确、正逢其时。

      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建功表示,结合交通方式变革,结合新一轮科技变革,市场去催生和激活更多的新业态,这十分值得期待。

      据悉,在T3航站楼内,国际国内旅客通过双层商业空间,能够享受到便捷、高效的商业服务,在航站楼外,通过完善市政道路等城市基础设施,充分挖掘太原武宿机场周边地区开发潜力,将打造集城市商务客厅、总部经济、枢纽经济、临空产业、特色会展于一体的商务区。按照预测及经济分析,可以给太原武宿机场周边地区带来近35万人的就业机会和2000亿元的经济产值。

      结合全国资源,为培育未来产业打好基础

      临空经济依托机场向外辐射圈层式发展,形成中心机场环、商业服务环、制造配送环以及外围环等四个环形。每个环形不仅渐次扩大覆盖了机场周围约15公里的区域,而且涉及的产业从飞机航空核心服务内容逐步扩展到高新技术、空港物流以及出口加工产业,再到总部经济、旅游博览、金融会展服务,最终与城市功能和涵盖的产业融合发展。

      “更重要的在于对整个大的区域经济来讲,对太原、对山西,临空经济的间接作用无法估量。随着T3航站楼未来建成以后,机场容量更大、覆盖面更广、更加国际化,可以配合更多的产业落地山西。”王建功说。

      目前我国主要几个经济区,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及粤港澳大湾区,其经济总量、常住人口、人均收入及机场数量已经代表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方向,航空运输的主要流量也在这几个区域里。

      在我国境内的241个机场中,已经有100多个机场周边规划和建设临空经济,山西的临空经济如何加速启航?对此,中国临空经济理论首创者、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教授提出了三点建议,他认为,首先要用枢纽经济的新发展理念进行指导,更好地去发挥太原机场和太原南站这两个能量极的作用,实现“1+1大于2”,即把机场周边整个区域当成一个枢纽,吸引临空和临铁相关产业入驻。第二,要更好地发挥武宿综合保税区的作用,“开放平台+航空产业”,更好地发展跨境电商。第三,吸引临空偏好的龙头企业进入临空经济区,利用全球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结合山西经济发展目标,更好地培育临空产业集群,最终实现机场、临空经济和区域经济三者的协同发展。

      根据规划,太原距离武宿机场约7公里的区域布局建设了航空配套产业园,主要引进航空类企业,包括航空材料、飞机零部件、飞机内饰系统、航空电子、航空衍生制造类企业。王建功认为,除了航空类,还可以优先选择机器人、半导体等智能化、高科技产业布局临空经济区,加上具有前瞻性的高端服务业与之相配套,高附加值产品的制造、生产、转销、分销、运输将会逐渐形成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

      “要把航空物流产业自身做得周全、完备,更好地服务各类产业在临空经济区域内落地,通过机场吸纳国内国际高端科技、人才等资源,为发展未来产业打下坚实的基础。”王建功说道。

      对标一流机场,发展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

      毗邻上海虹桥机场和世界最大的虹桥综合交通枢纽,拥有20余年历史的上海虹桥临空经济园区,目前已聚集了一大批高端企业总部以及信息服务业、航空服务业和现代物流业三大产业的诸多企业,形成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的产业集群。据悉,上海虹桥临空经济园区还将建设高端服务业集聚区、全国公务机运营基地和低碳绿色发展区,为上海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探寻新路。

      远有全球临空经济区的发展典范史基浦航空城,近有国内临空经济的先进坐标上海虹桥临空经济园区,再对照以航空物流为核心驱动的郑州航空港、以航空制造业为核心驱动的天津空港经济区,毋庸置疑,即将扩容升级提质的太原临空经济区有着极大发展潜力和诸多发展方向。

      有数据显示,太原机场近几年航空货运增长率是6.6%,这充分证实了太原机场巨大的发展潜力——更好地利用临空经济区的发展机遇,太原机场将成为重要的航空物流枢纽。

      曹允春认为,航空枢纽能够吸引更多的国际国内经济发展要素,在新的发展格局当中,航空枢纽必将成为国内大循环的重要结点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连接点。充分依托核心节点的区位,临空经济区能够放大空港枢纽价值,成为城市参与国际高端产业链、产品消费链和技术创新链的核心通道。

      放眼全球,国际经济正在创造一个以时间价值为基础的数字化、全球化全新竞争体系,机场已经成为国家和地区经济增长发展新的动力源,而由此延伸出的临空经济也成为继“港口经济”“铁路经济”“公路经济”之后国家与地区新的经济增长极。可以预见,随着武宿T3航站楼的建成及投入使用,山西将插上临空经济的翅膀,乘势起航。

    1荐闻榜

    《山西日报》

    延伸阅读: 太原武宿国际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