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中国航司“被卡”飞美客座率不能超40%?中美航线争端再起,外航促销争抢留学生客源

 2021-08-19 16:20:45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王潇雨 黄兴利  [投稿排行榜]

分享

      尽管大多数国家仍在执行COVID-19疫情环境下较为严格的出入境控制,导致国际航空旅行的需求继续徘徊在最低点,但随着“开学季”的临近,中国前往国外的留学生客源开始呈现快速增长的趋势。

      特别是像欧洲和北美这样主要的留学目的地市场,在其他国际客流短期内不可能获得恢复的情况下,学生客源成为航空公司在投放运力和执行航班总量受到极大限制的情况下为数不多的主营业务收入来源。但这一市场也面临着诸多变数,比如从去年开始已经进行过多轮博弈的中美航线,在短暂的平静之后再度掀起波澜。

      客座率被“卡”

      当地时间8月18日,美国交通部发布了2021-08-10号行政命令,对其在2020年6月3日发布的2020-6-1号行政命令进行了修改,主要的变化在于针对中国民用航空局(下称“民航局”)在执行国际航班最新“熔断”之策时,对于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下称“美联航”)7月21日执飞的旧金山-上海航线UA857航班有五名乘客确诊新冠肺炎这一情况,根据相关规定对美联航之后的航班计划进行相应的调整所做的回应。

      美国交通部的2021-08-10号行政命令指出,美联航被要求根据“熔断”机制对后续航班运营计划进行调整,并且有三个方案选择,第一种选择是取消两个旧金山-上海航班;第二种选择是执飞两班客座率为0%的航班,可以载货;第三种选择则是四次入境航班的客座率不得超过40%。按照美国交通部的说法,美联航已经选择了第三种方案。

      这一结果也是民航局在今年4月28日宣布调整国际定期客运航班“熔断”措施之后所发生的最新变化,与之前的政策相比,航空公司可以选择通过进一步限制客座率的方式来保持航线运营的持续性。

      美国交通部表示,“熔断”措施让承运人(航空公司)在旅客被检测出COVID-19阳性后承担了不应有的责任。为此宣布采取对等措施,对中国航空公司运营的部分中美航线航班实施最高40%客座率限制。

      根据2021-08-10号行政命令,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航”)8月23日-29日执飞的北京-洛杉矶CA987航班、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航”)8月30日-9月5日执飞的上海-纽约MU587航班、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航”)9月6日-12日执飞的广州-洛杉矶CZ327航班以及厦门航空有限公司(下称“厦航”)9月13日-19日执飞的厦门-洛杉矶MF829航班在飞往美国时将要受到40%客座率限制。

      而根据本报记者了解,近期这几家航空公司执飞国际航线除了个别航司仍有所保留之外,很多航司早已经没有实施客座率的限制。

      COVID-19疫情爆发之后,随着民航局对相关政策的调整以及陆续批准美国航司重新获批恢复中国航线的运营,到去年年底中美航线仅美国航司运营的航班数量就恢复到每周10班。

      中国自去年推出“熔断”政策以来,对防范疫情从国外输入起到了比较明显的作用,据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副司长韩光祖在8月3日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自熔断措施实施起至2021年8月2日,民航已先后对302班疫情输入风险高且触发熔断机制的国际定期客运航班采取熔断措施,累计减少入境航班621班,预计减少输入病例2300余例。

      按照民航局相关负责人的说法,针对眼下全球疫情形势变化,新冠病毒变异毒株传播力增强,民航局制定了“空中防控力度不减、地面防控措施更严”的防控策略。

      争抢“生”源

      实际上,按照目前公布的数据,“熔断”政策执行中受影响最大的两家航空公司都是中方航司,其中国航和南航目前已经分别有超过40个航班和超过30个航班被熔断,这对于本就处在艰难时期的航空公司更是不小的打击。

      而对航空公司来说,无论航班被“熔断”还是客座率限制都对已经收缩运营的国际航线运力造成比较大的打击。

      随着从八月开始留学生群体出行热潮的再次来临,按照去年公布的统计数据,中国赴美留学生总数超过七十万人,是海外留学生中最大的群体。

      去年受疫情影响,美国大学关闭校园转为在线教学,使得不少留学生赴美的计划推迟,除此之外,受疫情影响美国海外使领馆有很长一段时间签发的签证数量大幅缩减。不过,根据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发布的数据,从今年五月开始,发放给中国留学生的签证数量已经从之前每个月几百张增加到五月的超过两万张,在六月更是发放了近三万四千张。因此,即便是由于各种原因放弃去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数量增加,但在最近几周开始仍然使得赴美的航班开始重现繁忙景象。

      据一位即将在8月底前往美国大学报道的留学生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之前本来打算买国内航空公司的就机票,但近期国内飞往洛杉矶的航班经济舱机票基本已经买不到了,只有含税之后总价在六万到八万元的商务舱机票还能买到,但大大超出承受范围,“但跟之前相比,很多外航的机票并不难买到,价格也在能接受的范围之内,而且最近还推出了针对学生的中转和行李等优惠政策,所以还是买了中东航司的机票飞美国,只是需要转机,并且总飞行时间有所增加,问题不大。”

      这实际上也体现出一个趋势,即在其他国际客流没有恢复的时候,学生客流已经成为航空公司竞相争取的目标。

      航空公司近期也都陆续推出针对学生群体的营销策略,希望能够在庞大的留学生群体出行中获得更多机会。比如阿联酋航空此前宣布为中国留学生从广州出发的航班推出飞往欧洲不到五千元人民币,飞往北美不到九千元人民币的优惠票价,并且还为中国留学生提供额外的旅行保障和便利,包括宽松的行李额度、灵活的机票政策,以及如遇拒签可获全额退款的安心保障。

      国泰航空也推出了返校季航班,宣布在8-9月上旬返校旺季期间营运近300个航班飞往纽约、波士顿、旧金山、洛杉矶、芝加哥、多伦多、温哥华、伦敦、曼彻斯特,在机票退改签政策、行李额度等多方面为年龄在31岁及以下的留学生乘客推出“国泰学生惠”专属福利,以及包括免费新冠肺炎旅行保险、无忧转机服务等一系列留学生关怀措施。国泰航空今年也陆续恢复了多个内地航点的运营,显然目标更多是针对学生旅客。

      德国汉莎航空公司也宣布,学生购买从中国出发至欧洲的航班最低可以比正常票价便宜400元,同时也有行李以及退改方面的优惠政策。法国航空公司同样推出了针对学生的优惠票价政策,吸引留学生通过其枢纽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转机前往欧洲和北美目的地。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则承诺为所有购买学生机票的旅客提供免费的两件托运行李,以及100%可退改机票政策的服务。

      外资航企已经开始大规模恢复国际航线的运营,尤其是那些以转机客流为主的航空公司,比如阿联酋航空公司,随着全球旅行限制放宽,阿联酋航空宣布将在其全球网络内的29个城市恢复运力,增加超过270个航班,与此同时,通过调整航班时刻进一步提升航班频次和运力,以应对激增的国际休闲和商务旅行需求。

      相比之下,中国航空公司的国际业务仍然处在最低点。根据七月的航班运营数据,中国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当月运载的国际旅客数量仅仅十万人次规模,仍然较正常市场环境下下滑超过九成。

    1荐闻榜

    《华夏时报》

    延伸阅读: 中美航线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