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安全飞行41载,南航功勋飞行员侯俊学荣退蓝天

 2021-05-11 09:48:11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通讯员张思维、赵梦萱  [投稿排行榜]

分享

安全飞行41载,南航功勋飞行员侯俊学荣退蓝天

      民航资源网2021年5月10日消息:2021年5月3日,南航CZ6826航班平稳降落在乌鲁木齐地窝堡国际机场。航班机长侯俊学最后一个走出机舱,南航新疆分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们早已等候多时,大家一起向这位“功勋飞行员”送上鲜花掌声和最诚挚的祝贺。当日的航班上、万米高空的电波中都传达了对侯俊学机长荣退蓝天的敬意。

      侯俊学接过鲜花,满面笑意,不远处,乌鲁木齐T4航站楼正拔地而起。41年前他第一次手握方向杆,驾驶着伊尔-14型飞机穿越天山前往和田的画面,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安全至上,认真对待每杆每舵

      “我从小就有个飞行梦,我很幸运,梦想成了真。”侯俊学在内蒙古通辽市出生长大,离他家不远处,有一个军用机场,飞机起降的轰鸣声在他的心中埋下了向往蓝天的种子。1978年,侯俊学参加招飞考试,成为当地唯一入选的中学生。那一年,16岁的侯俊学从内蒙来到四川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航校,成为了一名准飞行员,踏出了飞向蓝天的第一步。

      经过三年的刻苦学习训练,侯俊学和13名同学毕业被分配到新疆工作。“那时候飞行条件比现在要艰苦得多,主要是机型比较落后。飞机飞不高,还要专门规划航路,绕开比较高的山峰,确保飞行安全。”侯俊学说的老机型,是前苏联生产的伊尔-14型运输机,飞机配备的还是活塞式螺旋桨发动机,飞机舱内没有增压系统,最大飞行高度只能达到3900米,坐飞机还得穿棉袄。除了3架伊尔-14飞机,还有3架配有涡桨发动机的安-24型飞机,3架型号更老的里-2型飞机,以及20多架主要用来运输农资、喷洒农药的运-5飞机,这就是当时新疆民航的所有家当。

      1986年,新疆民航结束了“飞机螺旋桨、航线不出疆”的历史,侯俊学驾驶着TU-154飞机,第一次飞出了新疆。作为当时新疆最大的干线飞机,TU-154非常受旅客欢迎,也为新疆当时的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段时间,也成了新疆经济社会和新疆民航蓬勃发展的第一个黄金时期。

      在新疆民航的创业期,侯俊学说他学到最多的是飞行技术与做人做事的准则。而在公司发展期,他走上了领导干部的岗位,学会了负重爬坡。

      2010年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以后,新疆进入崭新的发展“拐点”。当年5月27日,南航在驻疆央企中率先与新疆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启动了乌鲁木齐西部门户枢纽建设。“井喷式的压力。”这是当时任飞行部经理的侯俊学的最大感受,“2011年年中到2012年年初10个月的时间里,分公司先后引进了10架E190飞机、6架B757飞机、2架B777飞机。”公司快速发展,机队规模迅速扩大的同时,安全压力也成倍增加。大量飞行员需要脱产训练新机型,人力资源非常紧张。这些飞行员到了新飞机上又成了一个新手,机型多、杂,人员新老交替。这都可能带来新的安全风险点。

      “飞行安全,还是要抓技术、抓作风。”侯俊学常说,“抓好训练、练好本领,就是端稳自己的饭碗,更是对旅客负责、对公司负责、对社会负责。”

      逆行担当,我是机长带你回家

      侯俊学的飞行生涯,有个非常明确的分水岭。前20年飞苏制飞机,后20年则与波音737系列飞机相伴。

      2001年,TU-154、IL86飞机完成历史使命,退出了新疆民航的舞台。和老伙计告别后,侯俊学根据工作安排,从头开始学习波音客机的飞行技术。飞了20年的苏制“傻大个”飞机,侯俊学坦陈,刚刚接触到波音飞机的时候是震撼的,飞机可以这样智能和自动化,原来驾驶飞机也可以很轻松。“苏制飞机要4名机组成员相互配合,而波音飞机只要2名机组成员配合即可完成飞行任务。”

      更加舒适先进的飞机,让航空公司有了开设更多新航线的基础,也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与考验。2010年6月14日,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奥什地区发生骚乱。为保障当地华人和留学生的安全,中国政府决定派出包机执行撤侨任务。

      时间紧,任务急。接到命令后,侯俊学一方面积极调回骨干飞行员蓄势待飞,同时主动请缨,当天率先执飞了首架救援包机,连夜从乌鲁木齐国际机场直飞奥什。带头飞行既是党员领导干部义不容辞的责任,也为后续执行航班任务的同事们探明了当地的情况。“奥什机场本来导航设备、夜航设备、跑道机坪等保障条件就很差,又处在当地骚乱时期,大家都没谱,所以只能按照最坏的打算,做最充分的准备。”

      飞机落地奥什后,大家都焦急地等待着同胞的出现,但由于部分人员在前往机场的路上要经过骚乱地区,耽误了行程,错过了原定的登机时间。“等等,再等等!”原计划两个小时的停留时间一推再推,直到4个小时后最后一名旅客终于也登上了飞机。凌晨4时24分和5时18分,南航两架救援包机顺利抵达乌鲁木齐国际机场。

      “我是时代的幸运儿。我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名飞行员,是祖国的召唤,是飞院的培养,是新疆的锤炼,是飞行部大熔炉的铸炼。安全飞好一杆一舵,力所能及回报国家,为人民服务,我义不容辞!”

      为爱起飞,新疆就是我的家乡

      翱翔蓝天41载,安全飞行近2.8万小时,侯俊学先后执飞运5、伊尔14、安24、图154、伊尔86、波音737等机型,2008年获得中国民航总局颁发的飞行员最高荣誉——“功勋飞行员”荣誉奖章。坚守和成绩的背后,侯俊学说的最多的还是热爱:“干一行爱一行,只有发自内心的喜欢,才能下力气去钻研,才能把一件事干好。”

      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幸福的飞了一辈子。这是侯俊学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总结。在侯俊学看来,飞机不是一个冰冷的机器,而是可靠的伙伴,飞机为他儿时的梦想插上了翅膀,让他可以自由翱翔于万米高空,遍览祖国大好山河,也让他从一个懵懂少年一步步成长为“功勋飞行员”。对于侯俊学来说,每次飞行都是一次可以和飞机交流的机会,只有把飞机当成伙伴,互相默契配合,才能更加得心应手。

      侯俊学爱飞行,更爱新疆。他的飞行生涯,经历了新疆民航“飞机螺旋桨、航线不出疆”的艰苦创业历史,见证了“以乌鲁木齐为中心,东西成扇,疆内成网”的航线网络建设发展历程,更是参与了从飞出新疆、飞出国门到打造“5小时航空圈”的世纪跨越。如今,“穿梭航班”、“疆内环网”、“空中快线”、“旅游直通车”、“地州直飞出疆”,南航新疆分公司的航线网络实现了疆内城市全覆盖、援疆省市全覆盖、国内重点城市全覆盖和中西亚八国全覆盖,欧洲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也有了直达航线,多种高性能的先进机型早就具备了跨洋远航能力。不断西进的步伐,让新疆从中亚合作版图的末端变为前沿,与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高度契合。

      “都飞过!”细数过往侯俊学笑了,“我在新疆飞了一辈子,在这里成家立业,结婚生子,早已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乡。新疆现在越来越好,交通也越来越方便,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都有了显著的提高。”“我们是丝绸之路经济带蓬勃发展的见证者。”他常常跟年轻的飞行员这样说,“新疆因为我们会更好,我们也会因为新疆的发展生活得更幸福!”

    3荐闻榜

    (供稿: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新疆分公司飞行部

    延伸阅读: 南方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