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国航有一支特别的飞行大队!18名飞行员全是女士,平均年龄27岁!

 2021-03-02 来源:微信 作者:飞行总队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你心中的女飞是什么样的?

    是空中玫瑰

    花语铿锵?

    亦或

    严肃认真

    一丝不苟?

    在责任与荣誉的背后

    更是 多姿多彩、精彩纷呈



    让我们走进女飞

    “鸿雁”班组

    2008年,6名女飞行学员从航校毕业来到飞行总队,结束了三大队没有女飞的历史。随后的10年中,女飞们成了三大队跃上天际的一道道亮丽风景线。2018年“鸿雁”班组应运而生。


    鸿雁班组部分成员摄于疫情前

    这个全部由大队的女飞行员组成的班组,现有人员18人(其中含2名机长教员、1名正驾驶、15名副驾驶),平均年龄27岁。她们铿锵豪迈又不失温柔,用惊人的毅力、不凡的勇气,在万米蓝天上奏响了华美的乐章!


    鸿雁向蓝天

    天空多高远


    三大队的航班较为辛苦,早班、红眼、四段、过夜都是家常便饭,“鸿雁”班组的姑娘们克服生理、心理等多方面困难,十几年来实现了安全运行无差错,年度飞行时间也在大队名列前茅。疫情期间,“鸿雁”班组更是以生产大局为重,在两位飞行教员刘姝妍和刘丹丹的带领下,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克服长时间“飞行-隔离-飞行”不能回家的困难,全力投入到一线航班生产(除新学员外平均飞行时间近174小时),无一人请假。

    (孙惠子,疫情期间飞行时间182+小时)

    (万妍,疫情期间飞行时间超过180+小时)

    女飞行员的成长之路是艰辛的,她们遇到的第一个难关就是航校里的体能课。王天琦和牛思瑞是中国民航大学2015级的学生,现已工作满一年。回忆起航校的时光,转悬梯便是她们的“硬骨头”。在体育课上由于都是男同学,她们不好意思练习,但是又怕期末考试不及格,她们就趁着晚上没人的时候偷偷去转,练得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在最后的悬梯考核里,她们能正打十圈,反打十圈,顺利通过。用她们的话说,“当时是咬着牙过来的,是现在回想起来却满是自豪!”


    牛思瑞、王天琦

    航校期间,女飞行员们没有任何特殊待遇,迟到会被罚跑,违反纪律会被处分,所以她们结成对子,相互鼓励,相互加油,很多友谊也会一直持续到工作后。吴熠欧和陈琳轩是中国民航大学2011级的同学,两人从学生再到为人妻,工作生活的点点滴滴都会一起分享,每一个重要的时刻也都有对方陪伴。“这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进退同风雨的经历很难得,我们也很珍惜!”


    陈琳轩、吴熠欧合影 摄于疫情前


    鸿翔鸾起

    上下求索


    女飞行员的职业发展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总队航班派遣中有着严格的规定,女飞们不能够同时作为机组成员出现在同一个航班里。这就意味着,“鸿雁”班组成员不能够在一个航班上相互“取暖”,她们必须依靠自己、证明实力。


    班组活动,摄于疫情前

    刘丹丹教员是首批进入三大队的女飞,2013年12月通过单飞机长考试,成为国航B738机型首位女机长。2014年1月8日在执行CA1662航班时,她很好地处理了一起风挡破裂事件。她带领机组在短时间内制定应急处置预案、密切分工协作,最终在北京安全落地。全程处置冷静果断,从容不迫,刘丹丹以精湛的技术、严谨的作风展现了女性能扛“四道杠”的风采。


    刘丹丹教员

    女飞行员面临着的最大困难,莫属怀孕停飞。刘姝妍是“鸿雁”班组的组长,也是首批加入三大队的女飞。经过6年的艰苦历练,她本应在2014年3月迎来自己职业生涯的转折:晋级机长考核。但她在2月份检测出怀孕。出于女性天生的母性情怀,她不得不放弃自己6年的努力,选择停飞,回家待产。直到2016年,她又开始恢复飞行。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女飞行员生完孩子重新返回工作岗位时,技术标准需要重新开始,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恢复过程。对于刘姝妍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一方面孩子还小,需要妈妈的悉心照顾,另一方面晋级机长的道路又无比艰辛,理论、模拟机、航班样样都不能落下。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12月,她通过层层考核,被聘为B737机长,2019年3月,又被聘为B737 A类教员。她说:“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家人的支持。回想当时的每一步,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刘姝妍教员

    刘姝妍说

    心如莲花,人生就会一路芬芳,工作是属于我的那朵莲花,鸿雁班组就是养花的荷塘。在这片荷塘里有很多荷花,每一朵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飞行于我而言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实现自我价值的途径。“鸿雁”班组是一份浓浓的归属,希望我们的存在和努力能够打破老旧的性别观念,身上的标签最终从“女飞行员”简化为“飞行员”。——宋君泽

    鸿雁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传统的“双飞”家庭的定义是,丈夫是飞行员,妻子是乘务员。但是,当女性加入到飞行员群体后,“双飞”家庭就又多了一种定义,即夫妻二人均是飞行员。女飞行员白一行与丈夫同为国航飞行员,共同的职业让他们懂得彼此的不易,也更能相互扶持。这个春节,他们提前请了婚假,打算带着双方父母去国外旅行结婚,本以为会有一场浪漫的旅程,没想到疫情突然袭来。此时的白一行刚刚通过机长考核,转入左座,他的丈夫已经是一名成熟机长,二人几乎没有犹豫就坚定了想法:服从组织安排,带上口罩,执行航班任务,为战疫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待疫情结束,我们再结婚”,白一行幸福地说道。


    白一行和丈夫

    飞行之余,在那身制服、那份责任与荣耀后,“鸿雁”班组的姑娘们回归岁月静好的另一面:刘丹丹喜欢用镜头记录下身边的美好;黄雨涵换上武术服,展现别样的飒爽英姿……同时,她们也是无微不至的母亲、温柔贤惠的妻子、孝顺可爱的女儿。她们会因孩子的成长而喜悦、会因一条漂亮的裙子而心动,更会因一份意外的礼物而惊喜。


    黄雨涵练武术


    除了“鸿雁”班组

    总队还有很多乘风破浪的姐姐

    她们翱翔蓝天,她们坚守安全

    她们挥洒汗水,她们敢拼敢赢

    巾帼不让须眉

    她们是安全生产的铿锵玫瑰!

    7荐闻榜

    微信

    延伸阅读: 国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