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上市航企巨亏预警 航空业2021年面临大考

 2021-02-05 09:13:28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李涛  [投稿排行榜]

分享

      屋漏偏逢连夜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2020年全年,国内6家上市航司预亏合计最高超过千亿元。2021年春节提倡就地过年也让航空运输业一季度难言乐观。

      上市航司亏损严重

      其中,中国国有三大航的亏损额度预计均在百亿元左右;此外,民营航司恢复速度普遍较快,主打低价航空的吉祥航空春秋航空的亏损额度在10亿元以内。上市航司在2020年预亏合计在901亿-1049亿元。

      目前,华夏航空尚未公布业绩预告,但从2020年三季报的数据来看,其或许会成为唯一实现盈利的上市航司。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华夏航空归母净利润为17.1亿元。

      “从2020年的业绩预告来看,民航业的恢复远远落后于其他行业,在上市公司预告亏损的前五名里面,有四家是航空公司,所以民航业是在疫情下受冲击最大、恢复最慢的一个行业。”一位民航业资深业内人士预计。

      更为糟糕的是,由于疫情出现反复态势,各地防控政策趋严,“就地过年”成为不少人的选择。这对正在复苏的民航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第三方机构CAPSE(民航旅客服务测评)的数据显示,2021年2月份旅客出行意愿指数环比下降28%,“春节航空出行返乡旅客预计将减少600万人次”。由于2020年下半年国内疫情控制较好,部分航司的国内运力已经恢复到2019年同期110%的水平,行业内普遍比较乐观,但如今来看,作为传统民航旺季的春节却要再次遭遇重创,“如果说去年是史上最差春运,今年就是史上更差春运。这个打击非常严重”。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数据显示,在国有三大航中,南方航空是亏损最少的一家。2020年,南方航空预计亏损79亿-108.6亿元。

      南方航空方面表示,2020年,公司全年运力(可利用座公里)和收入客公里同比分别下降37.59%和46.15%,其中国际航线运力投入下降80.63%,收入客公里下降84.88%,座公里收入水平亦大幅下滑。

      实际上,南方航空在2020年第三季度已经实现单季度盈利,恢复速度在国有三大航中排名第一。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南方航空实现营业收入263.86亿元,归母净利润7.11亿元。

      而东方航空在2020年预计亏损98亿-125亿元。东方航空是“客改货”力度最大的航司之一,此前业内始终关注的东航物流混改也临近尾声。

      海外航线最多的中国国航是国有三大航中亏损最多的航司。2020年,中国国航预计亏损135亿-155亿元。

      中国国航表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国航的净亏损为94.41亿元,“下半年公司紧抓市场机遇,持续强化收益管理与成本管控,亏损额逐步收窄”。

      中国国航公布的2020年12月经营数据显示,国际航线的运力(可用座位公里)同比下降94.9%;2020年全年,该指标同比下降82.9%。

      民营航司现金流承压

      以廉航为特色的两大民营航司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均在2020年三季度实现盈利,因此亏损金额也普遍低于行业预期。

      2020年,春秋航空预计亏损5.38亿-6.29亿元,其中,春秋航空在2020年对联营企业春航日本长期股权投资确认投资亏损,并计提减值,预计该事项影响公司年度合并报表净利润金额为-7亿至-7.3亿元。若扣除该事项影响,春秋航空在2020年仅亏损1.02亿-1.62亿元。吉祥航空预计在2020年亏损4.2亿-4.9亿元。吉祥航空表示,2020年5月国内疫情好转,公司运力投入逐步回升,客座率维持在70%左右,并在2020年三季度实现单季度盈利。

      对此,民航业业内人士分析称,民营航空公司的优势在于体量小、飞机不多,每天损失的绝对量没有那么大,“民营航司的体制机制比较活,船小好调头,疫情下的转向和应对相对比较灵活”。“民营航司借钱相对来说不太好借,所以在疫情下它的现金流考验要更大一些。”记者注意到,在2020年三季报中,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纷纷加大了短期借款力度以增厚现金流。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春秋航空短期借款达52.2亿元,同比增长51%,吉祥航空的短期借款达65.6亿元,同比增长92.49%。

      “旺季难旺”年航空业持续面临大考

      航企在资本市场上也是接连受挫。2月1日,航空板块持续下跌超2%。其中,公募基金重仓的上海机场开盘一字跌停,白云机场超跌逾9%,H股首都机场也超跌逾10%。业内人士指出,2021年春节“就地过年”大背景下,航空运输业一季度仍难言乐观。

      尽管各家航空公司以“随心飞”、“客改货”的方式来自救,然而效果十分有限。

      此前的2008年“艰难时刻”,民航业合计亏损金额约280亿元。按目前业绩预告,三大航预计亏损额将突破300亿元。有券商分析师指出,当前航空公司持续面临现金流压力,三大航资产负债率处于高位。2014年-2019年三大航资产负债率均在50%以上。2020年受疫情影响,三大航均发行多期超短期融资券的方式来缓解现金流压力,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提高。

      除了航司,各家机场的运营情况也并不乐观,客流量的低迷导致航空性收入、广告收入及租赁收入等其他非航空性收入均大幅下降。白云机场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47亿元-3.02亿元,同比降幅为123.03%至128.14%;深圳机场尚能保持正收益,归母净利润在2260万元-3370万元,但同比降幅也超过94%;上海机场预计2020年亏损12.9亿元-12.1亿元,免税店租金收入也大幅下滑。高盛、日本大和证券近日将上海机场评级下调至卖出,中金公司也下调公司评级至中性,并表示上海机场去年业绩预告低于预期,同时未来五年免税收入也低于此前预期。国泰君安交运分析师郑武也指出,上海机场免税合同调整低于预期,海南离岛与线上渠道等降低了对机场免税渠道价值的预期,机场议价能力减弱。

      业内人士指出,即使国内航司2022年盈利恢复的确定性提升,但2021年仍将面临亏损,航空业复苏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由于财务状况相对较好、注重国内或区域内短途航线,低成本航空公司未来有望率先复苏。

    0荐闻榜

    《中华工商时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