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除夕当天机票低至1.8折 春运旺季或将不旺,困境之下民航还能如何自救?

 2021-01-19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李丹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除夕当天机票低至1.8折 春运旺季或将不旺,困境之下民航还能如何自救?

  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内,工作人员9名,旅客仅4名

      9名身着工作服、防护措施齐全的工作人员,3名拿着行李、在安检处排队过安检的乘客——这是1月27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安检处前的画面。与往年大排长龙不同,2021年,民航的春运注定有些“冷”。

      原本,春运将是一个好的开端。

      对于民航人而言,春运原本承载着“客座率恢复到80%”的预计和“航空公司普遍实现正净利润”的期许。但随着国内疫情散点暴发,“就地过年”倡议的宣传普及,机票价格呈现“折戟”之势。

      携程数据显示,今年春运,返乡经济舱机票平均价格为689元,全国多地返乡机票价格呈下降趋势。其中,北京-南京、深圳-杭州、北京-上海等多条航线的经济舱票价更是低于高铁/动车二等座价格。

      2020年,“供过于求、低价竞争、大幅亏损”是悬在民航业头顶的“三把剑”。时间来到2021年,随着财政部发文表示“将恢复征收民航发展基金”,有民航人表示,“这将是行业增亏150亿元以上”的一年。

      “旺季”不旺“负重”不轻

      春运历来是民航旺季。

      “正常情况下,春运40天,行业整体客运航班量占全年的11.7%左右,收入占全年收入的12.4%左右。”飞友科技CADAS林怀银告诉笔者,春运季对航空公司的全年收入有着重要影响。

      据央广网报道,2019年,春节机票价格呈直线上涨态势,个别航线在春节前一周就已涨至全价。热门航线中,上海-哈尔滨单程票价2180元,上海-成都票价为1760元。

      但今年,旺季或将不再。1月12日,发改委等十一部委发布《关于做好2021年春运工作和加强春运疫情防控的意见》。其显示,今年春运,我国人口流动规模将显著低于常年,客流量存在较强不确定性。而民航业“对抗”不确定性的无奈之举则是,低票价。

      笔者在携程网搜索看到,2021年除夕当天,上海-哈尔滨单程机票价格最低打2.9折,670元,上海-成都单程票价最低打1.8折,400元。因为疫情,“假期”和“折扣机票”这两个词再一次出现在同一个画框里。

      “(乘机)人数减少,航空公司只能采用低票价的形式来拉动需求。”国际航空研究院院长雷铮介绍,航空公司定价比较复杂,会考虑成本和市场竞争因素。正常情况下,机票收入能够覆盖整个航班的运营成本,包括变动和固定成本。但疫情下,航司不得已按照边际贡献的方式确定机票价格,也就是说,“只要航班收入超过航班的变动成本就行”。

      鉴于此,民航业内也有“120%的飞机,110%的航班,90%的旅客,80%的票价”一说。简言之,在国际民航市场恢复无望、宽体机继续投入国内市场的情况下,“供过于求”和持续亏损的局面将继续存在。

      “民航的危机远未过去,如果2021年不能扭亏为盈,将进一步放大流动性危机。”业内人士邹茂功告诉笔者,在行业仍身处寒冬的当下,不久前公布的“恢复征收民航发展基金”无疑给行业“浇了一盆凉水”。

      财政部公告显示,自2021年1月1日起,将继续征收民航发展基金,截止日期另行明确。此前,该基金曾在2019年因“降低政府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而被减至一半,随后在2020年疫情严峻期间被免除征收。

      “2015年至2019年,民航发展基金收入从307.6亿元增至478亿元,且基金的80%以上被用于机场建设。”邹茂功告诉笔者,如果恢复全额征收,2021年度,仅就三大航(国航、东航、南航)而言,单家的运营成本将增加20亿~30亿元。

    来源:民航之翼

      图源:公号民航之翼

      而三大航2019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51亿、64.09亿和31.95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三大航的利润总额分别为-135.7亿、-128.4亿、-107.4亿元。

      “民航就像刚刚出院的病人,大病初愈,还要干重体力活。”有民航资深人士如是形容行业当前的困境。

      民航自救道阻且长

      “中国民航将出现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疫情初期,业内曾有如是断言。

      为了自救,各航司花样百出。深圳航空在直播中推出优惠券、房券,售卖限量机模、飞机香皂礼盒等产品;南航在直播间开启飞机模拟机体验;天津航空与文旅局合作,由空乘人员带用户云游新疆、海南等地。

      花式宣传无疑为处于低迷期的航空公司刷了一波存在感,但相较于“知晓度”,“现金流”更能保命。于是乎,从2020年6月18日开始,“随心飞”横空出世。

      历经1.0至3.0阶段的演变,“随心飞”一方面使得“套票”模式成为行业新常态,另一方面也“收获”了不少吐槽。

      2021年1月14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2020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随心飞”榜上有名。从“产品使用条件苛刻”“使用体验差”“回程购票难”“虚假宣传”到“机票兑换难”,“随心飞”被投诉的理由各异。

      “推出‘随心飞’以后,旅客量明显有所上升,但从某种程度上看,难免得不偿失。”雷铮告诉笔者,从航空公司运营的角度来看,一方面,原本愿意付更高票价的高净值旅客转而选择套票,会导致航空公司的整体收益下降;另一方面,“随心飞”盘活了整个旅游市场,但航空公司并未从中“分得一杯羹”。

      春运旺季或将不旺、民航发展基金重负难担的双重困境下,民航还能如何自救?

      “航空公司要做的,是和酒店、景区建立起生态圈,共担风险,共享收益。”雷铮告诉笔者,航空公司不能仅仅停留在为旅游目的地引流和赔本赚吆喝的层面。

      此外,在雷铮来看,“随心飞”的火爆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旅客较为旺盛的出行需求。航空公司可以和银行探索合作,航司将航空里程卖给银行,获得现金支付,银行将里程奖励给客户,“避免银行间单纯依靠还款周期或利息进行恶性竞争”。

      林怀银则告诉笔者,对于航空公司而言,“重视收入和成本结构”亟须被提上议事日程。“航空公司需要主动提升收益管控能力,谨防再次出现‘机票白菜价’的情况。”

    0荐闻榜

    《中国经营报》

    延伸阅读: 2021年民航春运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