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新冠疫苗运输或是航空业下一个“金矿”?

 2020-12-23 14:28:34 来源:中国民航网 作者:郭子超  [投稿排行榜]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的“魔幻”2020年即将接近尾声,近期有关新冠疫苗的话题热度居高不下。

    消沉许久的民航业也迎来了新的商机——新冠疫苗运输。

    近日,200万剂中国疫苗被空运至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12月12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辉瑞公司与德国生物新技术公司联合研发的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授权申请,更多疫苗的运输即将在世界范围内开始,参与疫苗空运的公司有望在未来几个月内受到“巨大的经济影响”。

    新冠疫苗的研发聚集了全球的目光,对航空业而言也是一个利好消息。新冠疫苗研发的进展不仅将使航空业的未来变得不那么灰暗,甚至还能带来更多业务,并且将使拥有货运业务的主要运营商重建其航线网络,或开拓新的航空市场。

    随着全球新冠疫苗陆续从研发过渡到量产,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受到严重打击的航空业也迎来了疫苗运输的世纪使命。

    亿万市场——

    “航空业的‘意外之财’”

    近日,国际物流巨头敦豪与麦肯锡公司联合发布的白皮书显示,预计新冠疫苗问世后,全球范围内的需求将超过100亿剂,这需要约20万次托盘装运、约1500万次冷却箱运送以及约1.5万架次满载的波音747全货机行动起来,疫苗运输分发大战即将揭开帷幕。

    航空医药冷链物流一直是全球航空公司与大型航空枢纽争夺的重点市场。然而,在这个庞大的市场背后,机遇和挑战并存。

    事实上,动荡之下,货运业务已成为航空公司在极端困难时期的“避难所”,很多航空公司在2020年凭借货运业务获得了空前的利润。当隔离和封锁迫使航班运行中断时,运费随之猛涨,进而帮助运营商保持剩余客运航线的畅通,避免出现更大赤字。IATA预测,由于货运均价上涨了30%,航空业货运收入今年将增长3倍,达到36%。

    虽然难以量化运输新冠疫苗带来的“意外之财”,但疫苗运输对整体货运需求增长将直接产生积极影响。

    位于比利时安特卫普的辉瑞工厂,是美国辉瑞公司新冠疫苗的生产基地之一。为了能顺利将疫苗运往欧洲甚至全世界,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已经开始对送输疫苗的全流程进行模拟演练。装有疫苗和干冰的专用冷冻盒由物流公司货车运往机场之后,将通过分拣机在高速传送带上传送,根据目的地不同,被送上不同货机发往其他地方。正如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机场航空货运总监说的那样:“疫苗的数量很大,到时候将排山倒海一般涌入机场。”

    联邦快递正在全美范围内为麦克森公司(McKesson Corp)运送莫德纳(Moderna)新冠肺炎疫苗。(联邦快递供图)

    拥有强大货运能力的知名航企,如德国汉莎航空、中国香港国泰航空等,此前经常与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联邦快递公司和敦豪航空货运公司等承运商及集成商签订合同,如今他们正在准备为迎接这一物流挑战作准备。土耳其航空旗下的土耳其货运公司已开始将中国制造的新冠疫苗安全地从北京运送至包括巴西在内的一些国家。

    冷链保障——

    “蓄势待发早准备”

    民航业内人士表示,疫苗研发成功后,冷链运输市场将新增数倍,这无疑对全球货运业来说都是巨大的商机。

    据了解,德国汉莎航空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合资成立的货站公司——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货运站有限公司——目前拥有3个不同的温控区域,分别为2°C~8°C、15°C~ 25°C、-20°C~-12°C,能够满足绝大多数疫苗的温控运输需求。

    达美航空有关负责人表示,其在美国亚特兰大、底特律、洛杉矶、纽约、西雅图拥有较大仓储空间和冷链设施,同时在全球拥有49个获独立医药物流验证中心(CEIV Pharma)药品认证机场组成的航线网络,已具备在美国境内和全球运送疫苗的能力。除了在美国国内拥有强大的运输能力、支持本地快速分运以外,达美航空还与法航-荷航集团旗下的马丁航空货运和维珍航空货运合作,具备强大的全球分运能力,从而为达美航空庞大航线网络上的所有客户提供端到端、规范的运输保障。

    据报道,美联航已经开始运送辉瑞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疫苗获批准后,将分别在德国卡尔斯鲁厄、美国密歇根州的工厂生产。欧洲的疫苗则在辉瑞公司德国合作伙伴BioNTech的工厂及辉瑞公司在比利时的制造工厂生产,并计划通过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联邦快递公司和敦豪航空货运公司运营的飞机运送。

    而在我国,顺丰航空方面向记者透露,目前公司正在密切关注新冠疫苗运输业务,并根据国家出台的相关文件要求进行准备。据悉,在硬件方面,顺丰控股旗下顺丰医药新增了70辆医药专用冷藏车,同时新增可用于疫苗储存的GSP仓。在软件方面,顺丰医药自主独立开发了丰溯信息系统,可实现疫苗运输配送信息、温度数据、行程轨迹全程可追溯,而且与国家药品监管平台对接,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仓储、运输和全程质量追溯等医药冷链服务。

    与此同时,国内航空公司也在为运送疫苗进行积极准备,如国航、东航、吉祥航空等正在储备冷柜、干冰等。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正式认证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为独立医药物流验证中心。

    机场方面,11月中旬,深圳机场正式获得由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颁发的独立医药物流验证中心(CEIV Pharma)药品认证,意味着未来将有无数新冠疫苗通过这里运输与分发。为获得认证,深圳机场国际货站对照认证标准,对冷链药品管理作业流程进行了全面细化,编制了冷链药品货物管理和操作手册,同时严格依据相关标准,新建了350平方米的药品专用冷库,并专门配备了冷链驳运车,用于机坪与货站间的物资运输,确保药品全程冷链运输。目前,中国已经有北京、上海、深圳3个城市的机场获得该认证。

    疫苗运输——

    “在珠峰上建立大本营”

    虽然疫苗运输给航空业带来巨大商机,但这对航空公司而言也是一项挑战。

    英国《卫报》报道,以辉瑞公司和莫德纳公司疫苗为代表的核糖核酸疫苗在运输过程中一旦见光或者遭遇猛烈颠簸,受损风险极大,一批疫苗最多只能经历4次装卸运输。

    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全球每年约有50%的疫苗被浪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温控系统和设备设施。据了解,冷链物流包括储存、运输以及最终的销售终端,每个环节都需要相应的制冷以及保鲜技术作为支持,包括冷藏车、冷库等设备设施以及相应的信息管理控制系统。

    虽然医药公司与航空公司多有合作,各大航空公司与综合物流集成商对医药运输也有一定经验,但有关专家表示,此次疫苗运输仍然具有非常多的不确定性。

    航空业对于大体积且有严格温度要求的医药运输经验不足,在疫苗运输过程中需要大量干冰保持货物所需温度,这大大提高了对飞机空运能力的要求,如飞机能承载货物的体积、重量等。

    当疫苗运抵目的地机场时,同样还要考虑冷链温度问题。除了在机坪上保持合适温度是一项重大挑战外,机场的冷藏仓库保障能力也是一个问题。此外,药品与食品不得存放在一处,新冠疫苗储存可能暂时影响其他冷链产品的储存。

    “如何平衡与兼顾航空安全是疫苗运输需要突破的技术难题”。专家认为,疫苗运输需要冷链运输中最为复杂和技术要求最高的控温技术,这个对航空公司和航空物流企业都是巨大挑战。

    同样,一条完整的疫苗运输链由不同运输主体组成,涉及公路运输以及空运,其难度不亚于在珠穆朗玛峰上建立大本营。

    疫苗运输对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意义非凡。在关注美国等国家疫苗运输情况的同时,更应思考我国如何做好疫苗运输。我国人口众多,对疫苗的需求大,但航空货运保障能力不强,更缺少对疫苗运输全程进行温度控制和监测的综合物流集成商。根据现实情况破解疫苗运输难题是我国航空业目前面临的挑战。(《中国民航报》、中国民航网 记者郭子超)

    2荐闻榜

    中国民航网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