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青航刘坤:“疫路”护航 “逆行”而上

 2020-12-11 14:44:14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通讯员李娟 卢洪雪  [投稿排行榜]

分享

      民航资源网2020年12月11日消息:刘坤,青岛航空机长、A类飞行教员,飞行时间7100多个小时,2014年加入青岛航空,2020年获全国交通运输系统抗击新冠疫情先进个人。

      2020年,新冠肆虐。在这场严峻的斗争中,千千万万民航人抗战在第一线,构建起国内国际动脉交通、打通每一个疫情重灾区,甘作“逆行者”。

      青岛航空机长刘坤,便是众多最美逆行者中的一位。

      图:青岛航空机长刘坤。摄影:李佳佳

      突发

      追溯新冠爆发的时间线,国内似乎在2019年12月份的时候就有了踪迹。由于青岛航空没有飞往武汉、湖北的航线。刘坤对于新冠疫情的了解,和大多数人一样是从新闻里了解。

      真正开始感受到新冠疫情就在身边,刘坤记得很清楚,是在农历大年三十这一天。

      当天晚上9:30,刘坤执飞的班机从曼德勒飞抵杭州萧山机场。飞机平稳降落,没有延误,却迟迟没有收到下客通知,刘坤机组接收到的信息是,暂停下客,全部机组人员和旅客原地等待。在不断的与机场沟通中,事情原委逐渐显露。

      不久前,从新加坡回国的外航航班转运至杭州萧山机场,飞机上有100多位武汉旅客。而为了保证整个萧山机场的安全,机场正在进行全面的消杀工作。而当时刘坤机组的防护措施,只有临行前自己携带的口罩。

      如此近距离的与新冠病毒短兵相接,刘坤的反应是沉着冷静。及时与各方保持沟通,保障信息的公开透明,平复旅客焦虑心情。“好在跟旅客沟通之后,旅客比较理解和支持。”刘坤回忆。

      图:刘坤机组在开航前准备会。摄影:李佳佳

      逆行

      和各地驰援武汉、驰援湖北不同。在国内疫情爆发期,因为青岛航空没有飞往湖北的航线,在经历过杭州萧山机场大面积延误之后,刘坤继续执飞青岛航空的国际航线。

      3月,形势突变,国外成疫情重灾区。身在国外的华人急需回国,跨国企业需要来华开展业务,而此时已开始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迫使国与国之间紧急拉上了封锁线。

      为打破这种情况,民航局出台政策,每个航空公司每星期可经营一条国际航线。而在此前,各航空公司执行的更多的是不计成本的包机航线。

      青岛航空承接最多的,便是青岛=首尔,福州=东京的航线任务。

      而从三月份开始,韩国、日本疫情严重程度陡然上升。而国际国内防疫措施的不同,也令国际航班的危险性急剧增大。

      刘坤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报名参加。而此时,从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刘坤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回过家。

      “考虑到疫情严重期间,防疫措施升级,公司航班任务重。而作为一名有过相关经验的机长,我认为我有责任,更有义务去执飞疫情更严重的国际航班。这个时候,我应该上。”刘坤这样解释第一时间冲往疫情严重的韩国。

      图:刘坤。摄影:李佳佳

      如果刘坤的第一次冲在前线是简单朴素的为公司着想,以小我成全大我,那第二次奋不顾身的前往东京航线,则是身为一个飞行时间7100多小时,拥有丰富经验的机长的责任感与使命感。

      2020年9月,为响应政府复工复产的要求,青岛航空于9月份开始执飞福州=东京航线。而在此时,因多次执飞航班,刘坤结束隔离。为进一步减轻防疫压力,刘坤再一次冲在了疫情的第一线,再一次第一时间报名参加。这一次,为减轻整个公司机组压力,刘坤选择了连续执飞5个航班。这意味着,刘坤要连续在酒店隔离50余天。

      “飞一次航班,就要在酒店隔离7天,然后再飞一班,再隔离7天。所以基本上就是下了飞机就被拉去隔离。”

      连续执飞国际航线,机组人员承受着各种各样的压力。

      福州=东京往返时间长达8小时,为节省防疫物质,刘坤的整套防护服就要穿8小时。身体需要承受的压力无法与心理压力相比较。在刘坤执飞的每一班航班上,都有确诊旅客。整个疫情期间,累计有几十名旅客确诊。如此高的确诊率给机组人员带来较大的心理负担。

      “像我们的空乘人员有的很年轻,怎么可能不害怕呢?所以在酒店隔离的时间,除了专业学习之外,最多的就是疏导他们的心理压力。”

      刘坤建了一个群,每天在群内分享各种各样的防疫措施,时刻关注新冠疫苗的进展,将各种各样关于疫情防控的积极乐观信息每天在群内实时分享。“我们的防护措施都很高,穿着防护服,只要小心注意,就没有什么问题。”

      图:刘坤机组。摄影:李佳佳

      由于防疫得当,虽然被医学隔离的机组人员较多,但最终有惊无险,直至此时,刘坤的心里压力才逐渐得到释放。

      当我们问及自己害不害怕时,刘坤说,“我理解飞行的意义是:送你飞去你想去的地方,见你想见的人,让你愿望成真。虽然辛苦,但我还是会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穿上防护服我们就是战士!既然是战士,又何来惧怕呢?”

      专业

      接连请缨,接连披袍上战。刘坤靠的不仅仅是一腔热血,在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背后,是青岛航空乃至整个民航业对刘坤专业技能的认可。

      自中国民航大学毕业以来,刘坤累计飞行7100多小时。2016年升机长,继而升飞行教员,刘坤的飞行进阶之路异常顺利。顺利的原因在于刘坤对飞行的热爱与全情投入。

      和大多数职业不同,飞行员职业的特殊性对知识更新迭代的要求格外严格,而多年的行业浸润和主动学习,让刘坤的飞机技术和应急处置能力树立了行业典范,成为行业的佼佼者。“我们都很喜欢和刘坤机长一起工作,因为他专业细心而且技术高超,和他在一起很安心。”同行的空乘说道。

      和影视剧中驾驶钢铁巨龙、穿越雷区、直插云霄不同,现实中的机长往往循规蹈矩,分外“胆小”。尤其是经验丰富的机长,即便拥有一身技能,却宁愿绕道、备降、返航,也不愿意靠近危险半米。

      越飞越小的胆子与穿越疫情重灾区的勇敢,是民航系统中的每一位机长身体矛盾的统一。但矛盾背后折射出的,却是对责任的坚守,对飞行的敬畏,对职业的热爱。

    9荐闻榜

    (供稿:青岛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延伸阅读: 青岛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