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浦东机场关联病例升至8例,感染源锁定:清理北美航空集装器时,没戴口罩!

 2020-11-24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民航资源网2020年11月24日消息:11月22日晚浦东机场对17719名相关人员开展核酸检测,昨夜排查结果显示新增一例确诊病例。目前,上海浦东机场关联病例已上升至8例。

      浦东机场新增一例 共关联新冠确诊8例

      ①11月9日,上海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王某某,该病例在浦东机场西区航司货运站从事搬运工作,居住地浦东新区祝桥镇营前村被列为中风险地区。

      ②11月10日,安徽省颍上县确诊一例病例兰某,同11月9日上海确诊病例王某某一起在上海浦东机场从事机场货物搬运工作,居住地为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慎城镇张洋小区。自11月11日12时起,颍上县慎城镇张洋小区疫情风险等级定为中风险。

      ③11月20日,上海市新增两例确诊病例,病例1吴某某为浦东机场UPS上海国际转运中心西区货运站安检员,病例2李某某与吴某某为夫妻关系,其居住地周浦镇明天华城小区被列为中风险地区。

      ④11月21日,上海市新增一例确诊病例王某,为吴某某机场货运站同事,该病例居住地浦东新区祝桥镇新生小区列为中风险地区。

      ⑤11月22日,上海新增2例确诊病例。病例1曹某某,系11月20日确诊病例吴某某在浦东机场西区货运站同事。病例2张某某,女,30岁,系11月21日确诊病例王某妻子。相关病例居住地浦东新区张江镇顺和路126弄小区被列为中风险地区。

      ⑥11月23日,上海市新增一例确诊病例,系位于浦东机场西区货运站的联邦快递(中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工作人员。

    11月23日新增

      图:11月23日新增病例

      感染源锁定:北美航空集装器

      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和基因测序,国家和本市权威专家综合分析研判认为:导致2例病例的感染来源可以聚焦在同时共同暴露于境外输入的航空集装器。

      上述病例中的王某某和兰某曾于10月30日共同进入并清理过一个自北美地区运返回沪后的航空集装器。该集装器为密闭容器,内有大量避震用泡沫,内部环境潮湿。清理时,2人均未佩戴口罩。如果我们把10月30日作为他们俩共同暴露的时间,那么2例病例的发病时间符合新冠肺炎发病潜伏期。同时,经基因测序,2例病例基因高度同源,与北美流行株高度相似,这就提示感染来源为境外输入。

    上海发布


      航空集装器是什么?

      据微信公众号“一小时爸爸”报道,航空运输中,为了方便运输,会把很多散装物品打包成一个方便运输搬运的大包裹,再放入货仓。其中比较常见的“集装器”,是我们平时在机场总能看到的集装板,上面通常堆了很多物品,然后罩住,再套上集装板网固定。

    航空集装器

      图:航空集装器 图源:一小时爸爸

      不过,在通报中提到一点“两个感染者都共同进入并清理过”同一个集装器,那就说明这次传染病毒的并不是上面那种常见的“捆绑”集运器。应该是下面这种金属集装箱,可以容纳一些零散、不好打包或容易碎裂的物品。这类集装箱相对比较封闭,高度大概1.6米,人可以弯腰进去进行清理,这次被感染的两个患者很可能是在清理一个从北美回来的类似这种的集装箱的时候感染的。

    航空集装器

      图:航空集装器 来源:一小时爸爸

      根据通告信息,这两个患者进入的这个集装箱“为密闭容器,内有大量避震用泡沫,内部环境潮湿。”所以在这个集装箱的环境中,新冠病毒在常温下也可能会生存3-4天的时间,因此从北美回到中国的运输时间,并不足以让新冠病毒死亡。这可能是导致两个患者感染的客观原因。

      另外一个在通报中提到的关键信息是,“清理时,2人均未佩戴口罩”。这和相关规定是违背的:在国家邮政局疫情期间使用的《疫情防控期间邮政快递业生产操作规范建议(第六版)》中,有要求邮政相关工作人员进入封闭不通风环境时必须戴口罩,而对机场涉外工作人员的要求中,佩戴口罩也从来没有取消过。

      那么,机场地面工作人员通常有几种情况可能会直接接触到集装器呢?

      据一位在浦东机场工作的某航空公司机务介绍,第一种情况是装卸工从飞机装卸集装器,第二种是装卸工把集装器内的货物分拣至货运区。一般货运的装卸及分拣只有装卸人员接触。如果航班运输危险品,执行货运航班的机组会进入货舱内检查,确认危险品的位置及装载是否牢固安全。其他机坪工作人员一般不会接触货物。

    浦东机场机坪工作人员的通行证都有对应进入权限,进入相应区域前都会受到安检严格检查

      图:浦东机场机坪工作人员的通行证都有对应进入权限,进入相应区域前都会受到安检严格检查 (图片来源:上海证券报)

      航空集装器传播病毒威胁有多大?

      据环球时报报道,航空集装器在高空飞行时处于类似冷链的低温状态中,的确有利于病毒存活。航空货物在抵达机场前的运输途径中,接触人员数量繁杂,疫情境外输入风险甚于飞机乘客。

      航空专家王亚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飞机舱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增压加温的客舱,一类是不增压也不加温的货舱。而新冠病毒在后面这类货舱中处于零下几十滠氏度的低温下,即便压力缺乏仍然是其适宜的生存环境。相对于低温而言,一个更有利于病毒生存的因素是,货舱内空气循环速度非常低,有利于病毒聚积和生存。

      王亚男说,乘客乘坐的客舱内空气循环速度非常快,但货仓则缺乏相应的空气快速循环的设施。且客舱内空气循环系统具有除菌消毒功能,货舱则欠缺这种环境。王亚男还提醒说,装载货物的集装器在运抵机场前,大量作业人员进行接触,导致其运输环境异常复杂,其疫情输入风险甚至比乘客更大。“所以对于处置来自疫情高风险地区的货物,我建议货仓和货物处置人员应该具备相应的防疫知识,并做好防疫措施。”

      虽然此次上海公布的疫情溯源结果异于先前其他地方的冷链传染,但流行病学专家、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原院长姜庆五仍认为,上海疫情是一种类似冷链传播的疫情风险,而不过将冷链的概念向外进行了延伸。姜庆五说,“它提醒我们不要只盯住冷冻水产品的冷链,还要关注从海外更多运来的货物传播病毒的风险。”王亚男则提醒说,除了冷链产品外,所有的海外运送的货物在装机前应先做抽样检测,当货物运抵境内机场后,再进行检测,以最大程度减少病毒输入的风险。

      浦东机场货运区如何加强防疫?

      最近新增几例都涉及浦东机场货运区,不涉及客运,就是对进出浦东机场旅客没有影响。

      为了加强货运区防疫,浦东机场将对货运区一线高风险作业人员定期开展核酸检测,并安排高风险作业岗位人员进行新冠肺炎疫苗应急接种。其他措施包括:

      第一,进一步排查和梳理入境货物在消杀、装卸以及工作人员防护措施方面存在的问题,全面加强和完善机场货运区域和货运相关业务链的防控工作。

      第二,针对冷链食品作业区域实行“两集中、四固定”管理模式。“两集中”指相关作业区域集中、相关作业人员居住集中;“四固定”对作业人员、作业场地、生产设备、休息区域做了固定。

      第三,进一步加强入境货物作业人员防疫管理和个人防护。

      第四,颁发了上海机场货运区域防疫指南第四版,严格规范各驻场货运站、货运集成商和货代公司作业流程和防疫标准,加强监督检查。

    5荐闻榜

    延伸阅读: 联邦快递UPS上海疫情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

    扫码关注视频号和抖音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