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邹建军:重塑增长 后疫情时代中国民航业的发展路径

 2020-11-18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邹建军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邹建军:重塑增长 后疫情时代中国民航业的发展路径

      11月18日由民航资源网主办的2020民航趋势论坛在河南郑州开幕,本届论坛以“育新机·开新局 疫情常态下中国民航的突围之道与竞争力打造”为主题,旨在探讨疫情对航空业的中长期影响,思考行业格局战略调整及发展趋势,来自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教授邹建军以“重塑增长:后疫情时代中国民航业的发展路径”为主题带来演讲。以下为演讲的主要内容:

    民航资源网摄

      突如其来的covid-19疫情,打乱了所有的节奏,无论是全球政治、经济格局,还是各个国家或地区的产业链结构和正常的社会秩序,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生活。在这样一场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的国际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作用下,从我们个体,到国家、地区,甚至是整个世界,都不可避免地需要做出积极应对,重新考虑未来的增长问题。后疫情时代,中国民航业将何去何从,该选择怎样的发展路径,无疑是我们今天面临的巨大难题,也是布局未来的重要课题。

      首先,从宏观发展态势看,我们正处在百年变局与疫情危机叠加的时间窗口,外部挑战空前。2013年德国政府提出工业4.0战略,宣告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人类正在进入利用信息化技术促进产业变革的时代,也就是智能化时代。考察前三次工业革命,几乎每一次技术更新迭代,都带来了国际化产业转移,并由此引发国际贸易往来与经济全球化格局的演变,进而推动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生深层次的变革。第四次工业革命也不例外,但与以往三次工业革命明显不同,其特征并非仅仅表现为技术创新,而是技术创新与技术封锁同步,弯道超车与国际引领同步,传统的人口红利式成本优势正在丧失其对全球供应链与产业链调整影响的重要性,这就必然会触发各个发达国家或经济体奉行“本土优先”政策,从而导致在一定范围内贸易摩擦与逆全球化现象的出现。再加上应对新冠疫情危机所采取的“封锁式防控”措施的推波助澜,全球经济与贸易发展环境不可避免地遭遇到“增长方式转变、产业结构调整、贸易摩擦频发、地缘政治多变”等诸多不确定性与不稳定性因素;同时,相关产业政策也面临着“需求多变性、生产智慧化与供应链安全”等多重选择,从而给整个行业发展带来全新的挑战,尤其是对市场结构和产品结构调整的挑战。

    来源:航旅研究

      其次,从行业发展态势看,中国民航业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就一直处于持续变革过程中。后金融危机时代的十年,中国民航发展环境经历着国家经济转型升级、增长速度换档、产业结构调整等新战略与新政策所带来的诸多挑战与机遇。一方面,在高质量发展的要求下,中国民航实现了阶段性的质量变革、动力变革和效率变革,航空安全与服务质量取得了较好的发展成就,但也呈现出发展速度由高速向中速转换的态势;另一方面,在面对“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经济与产业发展的新战略要求时,中国民航业仍然面临着诸多挑战,譬如,如何有效处理好安全、质量与发展之间的关系问题,就成为中国民航发展的核心问题。而后疫情时代,中国民航将面临全新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尤其是在“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实行高水平对外开放、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等战略举措的推动下,中国将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势必给中国民航带来诸如“发展模式变革、市场结构调整与产品服务创新”等诸多新的战略性要求。这就意味着,后疫情时代,中国民航业将面临全新的机遇与挑战,变革与创新将是中国民航适应新发展格局的根本要求。

    来源:航旅研究

      最后,从产业发展需求看,从航空制造到运输服务,中国民航业仍然具备快速发展的基础。在一个拥有14亿人口、人均GDP已经超过10000美元,且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6%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经过五年到十年的努力,在实现“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基础上,全面实现“经济总量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再迈上新的大台阶,关键核心技术实现重大突破,进入创新型国家前列”的发展目标。届时的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中等收入群体将显著扩大,基本公共服务将实现均等化,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和居民生活水平差距将显著缩小”。按照这样的目标,中国民机制造业将达到一个较高的水平,中国民航运输服务仍然具备长期向好的市场基础,比拟中高等收入和高等收入国家人均乘机出行次数水平,属于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中国民航,人均出行次数将至少要求达到1.2以上的水平

    来源:航旅研究

      因此,后疫情时代中国民航的可持续发展,必然需要寻求全新的发展模式。疫情期间,中国民航之所以能够表现出较大的发展韧性,除了我们有一个庞大的腹地市场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全行业采取了创新性的“自救”策略,类似“随心飞”的产品,极大地激发了潜在的市场需求,但也带来了明显的市场价格下移等问题,航班量与机票价格的“剪刀差”现象在什么时候消失,恐怕不能仅仅依赖疫情的消失,而是要求整个行业实现全方位的变革,优化业务结构、降低服务成本、激发巨大潜在市场、改善盈利水平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关键。这就意味着,在行业关键发展资源供给遭遇“天花板”时,如何“扩大有效供给,提升能够全面满足潜在需求的持续发展能力”,就成为全面深化民航改革的关键。

    来源:航旅研究

      换句话说,重塑增长,需要实现创新与融合发展的突破。即在创新生产方式,融合发展模式的基础上,实现在政策规制与社会治理方面的突破,从而有效提升民航业的全要素生产力,统筹好“安全与发展”的关系。譬如关于“科学把握标准”的问题,要精确定义好作业标准、安全底线和绩效标准及其关系,并将三者之间的关系协调为“绩效标准高于作业标准、底线标准高于绩效标准”的良性发展状态;再如航班时刻协调问题,要统筹好“国家航线网络的构建问题”、“以正常性为目标的总量管控政策问题”和“形成强大国内市场问题”等三者之间的关系,加强时刻协调的精细化管理,尤其是要进一步优化“安全质量监管绩效-企业保障资源投放-行业资源配置”间的逻辑关系。当然,还有民航全面深化改革的“硬骨头”,以提升空中交通管理与运行服务效能为目标的空管运行管理体系与机制的改革问题等。

    来源:航旅研究

      实现上述所有这些创新、融合与突破,最佳的路径就是紧紧抓住“智能化时代的数字技术”,全面推进智慧民航建设,以数字化转型推动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具体来说,至少实现以下四个方面的数字化:一是数字化的政府,它并不是简单的提高等下办公效率,而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塑造政府公共服务理念、完善政府治理的全方位、系统性、协同式的深刻变革,其核心目标是“推进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提升行业治理效能”。二是数字化的运营系统,包括航空公司、OTA和机场,以及以旅客、货物与航空器为服务对象的整个服务链,其核心要求整个航空生态圈“注重用户体验,变革并重塑服务价值与商业模式,设计和提供新产品和新服务”。三是数字化的空管,这是民航系统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的重要内容,包括“设备国产化、北斗导航系统应用、智慧空管建设”等内容,其核心是提升空管运行服务的安全与效率。四是数字化的保障系统,包括数字技术的基础性应用与智能化服务标准的推广,其核心目标是“提高系统的通用性、兼容性与对接性,促进整个行业的公平竞争与更高水平的市场开放”。

    来源:航旅研究

      早在2017年,中国民航就响应党的十九大号召,提出了智慧民航建设的设想。三年来,智慧机场、智慧空管、智慧服务等一系列的技术与理念的变革与应用,已奠定了形成中国民航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未来,我们有理由相信,成功走出“疫情危机”的中国民航,必然会驶上“数字化的快车道”,开启一个全新的民航强国建设时代。

    4荐闻榜

    更多文章和观点请访问邹建军专题

    延伸阅读: 2020民航趋势论坛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