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双节里”的东航双胞胎飞行员

 2020-10-01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李传华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双节里”的东航双胞胎飞行员

  图:“双节里”的东航双胞胎飞行员董雅志和董抒豪

      民航资源网2020年10月1日消息:2020年的10月1日,中秋逢国庆,是国人阖家团聚的喜庆日子。在东航江苏公司飞行部,有这样一对双胞胎飞行员,他们在这一天是怎么样度过的呢?

      “哥,不是告诉你先回家吗?”弟弟董抒豪走进准备室,看到哥哥笑着说。

      “没事,我先飞回来正好看看书,等你一起回家。”哥哥董雅志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哥,今天我飞的很满意,我来和你聊聊......”准备室里,两兄弟认真地探讨了起来。

      众所周知,能当上飞行员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其他方面,都要过五关斩六将。出生时间相差20分钟的董雅志和董抒豪同时当上飞行员又在同一家公司供职就更加少见了,这可是个稀奇事儿。

      有心栽花的遗憾和无心插柳的喜悦

      说起来,董雅志和董抒豪两个人学飞行并不是无心插柳。他们的父亲早年入伍空军,希望自己成为一名飞行员,去参加招飞但很遗憾没有通过严苛的体检,后来成为了南京空军部队的一名通讯工程师。转业后的老董后来有了两个活泼可爱的儿子,他就非常希望儿子能够实现他年轻时候的愿望,至少有一个能当上空军飞行员。

      图:董雅志和董抒豪与父母

      在兄弟俩高考那一年,父亲鼓励他们去参加空军招飞,最终他们以微弱差距与空军航校失之交臂,虽然结果没有达到预期,但哥俩经历了招飞过程,心里种下了当飞行员的种子。

      之后他们参加普通高考,一个去了苏州,一个去了常州,在大学里一个学计算机,一个是测控专业。这是哥俩18年来第一次分开。

      大二那年他们得知东航在在校大学生中招收飞行员,基于之前的经历,哥哥决定报考,当年参加空军招飞时身体指标略逊哥哥的弟弟主动提出陪哥哥去。

      没想到这一去两个人都被录取了。

      当年体检医生看到身边站着一个帅小伙儿来交表格,门外还站着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他有些狐疑:怎么回事儿啊?后来得知弟弟是来陪考的,就说两个一起来检查吧。

      如此一来,分开了两年的哥俩儿又成了同班同学。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他们的学号相连,还住同一间寝室。学生寝室4个人一间,他们俩住进去了以后,周围的同学起初都会惊讶和好奇:哎呀,居然还有双胞胎呀?!

      后来哥俩儿一起去美国俄克拉荷马的航校学习飞行,因为两个人是双胞胎的关系,还获得了航校生活管理人员的特别关照。那位女士她说自己也是双胞胎之一,看到他们两个就亲切,闲暇时间会带他们出去玩,和他们一起吃饭,聊聊天。回想起来,这些是他们在异国学飞阶段很温暖的回忆。

      儿时将错就错与成年后人如其名

      根据航校的学习进度,两个人前后脚离开了航校。回到南京后,董雅志先到飞行部报到,他在分部书记冯敏那里聊了一会儿,所以冯书记对他是很有印象的。隔了一周,董抒豪来报到,冯书记诧异:你上周不是来报过到了吗?怎么又来了呀?对于这种美丽的误会,董抒豪早已经习以为常,他笑笑解释了两人的关系。

      后来接触的时间长了,冯书记就能够很容易分辨出两个人,弟弟抒豪的个子略略高一点点,还有两颗虎牙,笑的时候特征很明显。

      兄弟俩一起长大,吃饭的口味都差不多,从不挑食。弟弟显得稍微壮一点,小男孩淘气,幼儿园和小学阶段有时候会“打架”,总是弟弟占一点上风。两个人在一个学校上学,穿同样的衣服,同进同出,学习成绩相差也不大。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性格逐渐开始分化,到高中的时候,两个人不再穿一模一样的衣服,哥哥显得稍微沉静一些,弟弟略显开朗一点,不变的是他们关系依然很要好。

      到南京工作后,虽然独立了,但哥俩儿还是更习惯在一起,于是他们选择租住在了同一个小区,有自己的空间,但是又离对方很近,可以很容易见面。

      和他们一同进入东航江苏公司工作的同学说,和他们相处久了,就发现他们虽然外貌非常像,但还是具有各自鲜明的特点,很容易分辨,哥哥沉稳,有哥哥的样子,弟弟爽朗,确实像个弟弟,和名字很像。说到名字,哥俩说,其实名字是弄反的,当年大家族里特别有文化的人给起的名字,本来哥哥叫“抒豪”,弟弟叫“雅志”,结果报户口的时候工作人员写反了,家里也就将错就错。岂料成年后,居然人如其名,想来也是一件趣事。如今在工作之余,哥哥雅志偏“雅”,更喜欢宅在家里泡点茶喝喝,或者是出去跑跑步,而抒豪偏“豪”,他喜欢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抒豪对雅志的评价是温雅平和,雅志称赞抒豪仗义直爽。

      他们的共同爱好是运动,尤其喜欢打篮球。有一种说法是双胞胎之间有心灵感应,存在一种特殊的默契。他们一起打球时,雅志只要一个眼神抒豪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同样的,只要弟弟抒豪食指竖起,雅志就知道要把球传给他。

      成长中逐渐收获满足感和成就感

      今年年初,在上海参加完模拟机培训后,哥俩儿先后回到南京,开始进入二副阶段。因为疫情原因,公司航班量锐减,本来慢了一小拍的抒豪节奏一下子比雅志慢了许多,目前雅志二副二,抒豪二副三。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落差,抒豪有什么问题去请教刚刚经过这个阶段的雅志就非常方便,雅志也会非常耐心的和他讲解。

      图:董雅志和董抒豪在交流讨论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有他们特殊的交流方式,讲解什么总会比其他人的效果更加好。抒豪从来都不担心哥哥雅志嫌自己烦,嫌他问问题。

      正式进入飞行以后,哥俩儿对飞行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在取得了商业执照、仪表执照和航线执照,经过了考试和初始训练后回看,他们说,刚刚开始学飞行的时候,他们以为飞行是件很浪漫很惬意的事,入职以后才发现并不是那么容易,学习飞行不仅要有兴趣,而且要求知识面要广。飞机是三维立体空间,和日常生活的平面空间完全不同,操作难度很大,飞行中要做好注意力分配。他们知道理论学习很重要,经验积累非常重要。除了在飞行当中向教员学习,认真体会,下飞机后,他们也都会主动看书,并及时向教员请教,掌握飞行的原理和程序。他们现阶段的共同目标是每个阶段都能够达到技术要求,每个阶段都能够飞得合格和满意。他们经常提醒自己的是要牢记“三个敬畏”——敬畏规章,敬畏职责,敬畏生命。

      飞行中也遇到过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有一次雅志飞重庆在7500米高度重庆上空的时候飞机中度颠簸,他看到教员沉着冷静的样子,他也没有慌张。

      按照公司的排班要求,目前两个人还在学员阶段,由教员带着错开飞行,差不多10天才能够见上一面。虽然父母家在省内离得并不太远,但也难得有机会一起回去,前一段时间还是妈妈到南京来看他们。

      相比他们前期大学里的大部分同学工作和生活作息时间比较规律,他们经常要早出晚归,他们都说这就是飞行员的工作性质,非但不觉得辛苦,而且还觉得非常有乐趣。这种乐趣,源自在空中看到完全不同于大地视角的壮美景色,每每让他们从心里感叹祖国真美,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心中有一种特别的自豪感。还有一种幸福感,就是当看到旅客下飞机的时候,自己能以最快的速度把旅客安全舒适地送到目的地,觉得自己的工作特别有意义。

    10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江苏有限公司党委工作部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