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那个曾两入武汉抗疫的东航机长 这次又护送医疗队去了喀什

 2020-08-07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那个曾两入武汉抗疫的东航机长 这次又护送医疗队去了喀什

      民航资源网2020年8月7日消息:疫情,来势汹汹,他们,慨然赴险。

      如果说,用上面这两句话来形容自新冠疫情发生之后,白衣执甲逆风而行的医务工作者毫不夸张的话,那么用这两句话形容曾两次临危受命,深入武汉运送抗疫医疗队的东航上海飞行部机长刘明甫,则异常贴切。

      故事要从2020年1月28日讲起。那一天是大年初四,那时那刻,武汉封城,疫情汹汹。东航接到命令,要求将148名上海市援鄂医疗队员和一大批抗疫物资紧急运输到武汉。为了更有效的开展抗疫工作,医护人员们尽可能多的携带了防疫物资。医生们说:“这些物资都是重要的医疗用品,我们多拿一点,武汉防疫就多一分胜利的希望。”但这也就导致了东航原计划的A321型飞机无法一次性的将所有防疫物资与医护人员一同运到武汉。为此,东航各保障部门快速响应,第一时间作出决断,将原来的A321机型更换为载重更大的A330机型。

      机型的更换,意味着必须同时更换具有驾驶相同机型资质的机组。但过年期间,临时要找到飞行技术优秀,又具有带领团队能力的飞行员,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当天15:45分,刚刚在过年期间顶替别人飞完航班的刘明甫才回到家中,想好好陪陪罹患癌症的老母亲过个年。但母子之间还没来得及说几句家常话,他的手机铃声已然响起,是飞行部领导打来的:“明甫,我们要运医生和物资去武汉救人!需要临时调换330飞机和机组,情况紧急,得有人顶上去?此行有感染病毒的风险,你能去吗?”

      电话里的声音干脆,但刘明甫的回答更干脆,在连说了三个“可以!”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准备出发。他对妈妈说:“我要执行紧急任务,去飞行了”。刚刚才盼到儿子回家的老人,心疼的嘟囔道:“怎么才回来,又要去飞啊?”继而又拖着病痛的身体,执意要下床送他出门。而他只说了句“飞行员就是要飞的啊!”便披衣出门。但关上门的那一瞬,他的眼泪却忍不住夺眶而出。而35分钟后,他已在飞行部出发大厅,开始进行起飞前的准备工作。飞机按照计划飞往武汉,看着逆行武汉的勇士们,刘明甫心潮澎湃,他在机长广播中与医疗队勇士们相约:“祝你们早日完成任务,那时,我们会一个不能少的接你们回家!”

      之后的3月22日,当这批医疗队勇士们功成回沪时,人们惊喜的发现,来接他们的,正是2个月前承诺接自己回家的机长刘明甫。但这近似传奇的故事,对于刘明甫而言,却并没有结束。

      7月下旬,新疆再次出现疫情。8月3日晚,东航飞行部又一次接到任务,要求执行“跳岛”行动,将南京的61名援疆抗疫医疗队员紧急送往喀什。

      事实上,这61名勇士原本是准备使用南京方面的A320机型运输的,但由于和前往武汉一样,需要携带大量的医疗物资,原计划的A320机型就无法满足要求了。而这就导致又一次需要紧急更换飞机与机组。

      时间紧迫,这些医疗队员早一刻进入喀什,就能早一些挽救那些感染病毒的新疆同胞,必须马上行动起来。

      晚上九点半,当天大队值班刘明甫的电话再一次响起,电话里再一次传来了领导干脆的声音:“明甫,又是紧急任务,你需要调机去南京接人,然后再飞往喀什运送医护人员,马上组织人员!”

      “好!”与上一次他接到命令后回答了三个可以不同,这一次,他只回答了一个好字。

      上一次,他从宝山开到虹桥机场用了35分钟,这一次,他从宝山家以最快的速度开车赶到到浦东机场。这次用了45分钟

      此时此刻,刘明甫想起了7个月前的1月28日,那一天,同样是运送医疗队前往疫区,同样是临时决定更换飞机,同样是临危受命。但是心情却不一样

      那个时候,罹患癌症已经进入晚期的老母亲还躺在卧榻之上,看着他大过年的又要飞行,老人不禁又担心的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而他只回答:“飞行员,就是要飞的呀!”时隔7个月后,他最亲爱的妈妈已经永远离他而去,再也不会问他要飞向哪里,也再也无法起身送他出门。

      前一次出发的时候,回头看着躺在卧榻上的老母亲,他掩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去的义无反顾,这一次,看着空空如也的卧榻,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拖起飞行箱,走的斩钉截铁。

      8月3日深夜11点20分,刘明甫与执行此次特殊任务的第二机长罗江明飞行检查主任、副驾驶杨涵、孙仁俊已经进入了B1073号飞机的驾驶舱内,而所有的航前准备工作已井然有序的开展起来。

      8月3日,凌晨11点56分,罗江明机长呼号浦东机场塔台:

      “我是东方9005,前往南京运输南京医疗队飞往疫区喀什,请求起飞。”

      “东方9005,这里是浦东塔台,知悉你们前往喀什疫区,请保护好自己,风向180,风速10米,跑道17L修正海压1004,允许起飞,一路平安。”

      “东方9005可以起飞,跑道17L!”罗江明大声回复道!

      随之,刘明甫作为机长,他开始对机组发出指令:执行起飞前SOP交叉检查单。罗江明拿出检查单,准备执行。

      “外部灯光?”“设置!

      “TCAS?”“TA/RA!”

      “起飞跑道17L?”“证实!”

      “发动机推力?”“1.1EPR!”

      “速度100节!”“检查!”Vr!抬轮!

      一架机尾喷着红蓝相间燕子的东航A330客机,在月夜的光影中,如一只巨鹰腾空而起,然后急速转向西北。

      凌晨0点53分,MU9005航班安全降落在南京禄口机场,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早已待命多时的61名来自南京XXX医院的援疆抗疫医疗队员们迅速而有序的开始登机。和他们一起的,是11.4吨用于抗击新冠疫情的各类医疗与生活物资。

      1小时35分钟后,航班号改为MU9006的东航A330客机,再次冲上云霄。

      从南京飞往喀什,航程5115公里,中间要飞越多个省市,而其中最为特殊的是要飞越天山、祁连山山脉,由于是在平均海拔3000公尺以上的山间飞行,这一过程中,为了预防因客舱失压、氧气不足而造成可能危害旅客与飞机安全的隐患,机组必须按照预先准备好的失压应急程序进行操作。和在平原上飞行不同的是,这种高高原失压程序执行,机组,必须依靠缜密的思考和密切的配合以及有力的飞行决断来规避任何可能出现的危险,而在机长的大脑里,要对机舱压力、机内氧气量、地面海压高度、飞机相对高度、飞机油量,以备降场位置、风向、风速进行全面而快速的统筹与计算,才能确保安全飞行。

      “注意,我们即将飞越天山/祁连山脉,山峰高度3617米,相对高度10100米,航速780公里,应急航路改出点在苍南GUY备降场吐鲁番机场,其他改出点参阅EFB航图,当前油量31吨,进入失压应急程序准备阶段!”

      “准备完毕!监控中”。。。。。。。

      天山之巅,长风万里,飞机在山岚之上快速的穿行,驾驶舱内,刘明甫快速的巡检着飞机上的各项参数和指示仪表,对飞机的状态了然于心。

      他们驾驶的飞机从喷薄滚动的云层中轰然钻出,前方,明月出天山,从飞翔在33100英尺高空的飞机上顺着月光望过去,苍茫云海间,便是祖国广袤的新疆大地。

      7点53分,飞机切入五边,驾驶窗的正前方,便是喀什国际机场的08号跑道。由于机场能见度不好,机组决定实施精密进近,以盲降形式进行降落。

      驾驶舱内,所有人开始紧密配合起来。刘明甫带领着他的机组,按照标准的一类盲降程序,逐项开始操作.

      “着陆航道检查待命!”“证实!”

      “着陆下滑道检查待命!”“证实!”

      “截获着陆航道!”“证实!”

      “襟翼放至形态1!”“执行!”

      “襟翼放至形态2!”“执行!”

      “截获下滑道!”“证实!”

      “复飞高度1300米!”“证实!”

      “自动刹车低档!”“待命!”

      “扰流板!”“待命!”

      “外部灯光设置?”“证实!”

      “放轮设置襟翼放至形态3!”“执行!”

      。。。。。。。。

      按照机场的盲降激光指引系统,凌晨7点53分,飞机果决而平稳的降落在喀什国际机场。

      当他与自己所运输的61名白衣逆行者挥手告别之后,一夜未眠的刘明甫,一颗紧张心终于平静了下来,他钻入驾驶舱后的飞行员休息舱,盖上毯子,安然进入了梦乡。

    2荐闻榜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