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鲲龙AG600海上首飞成功 飞机性能如何飞出来?专访首飞机组组长

 2020-08-03 来源:环球网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7月26日,我国首款自主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圆满完成首次海上试飞。央视《面对面》记者王宁专访了鲲龙AG600海上首飞机组机长赵生。

      涌浪多变  AG600海上首飞需挑战复杂海洋环境

      鲲龙AG600具有执行森林灭火、水上救援等多项特种任务的能力,是填补我国大型应急救援航空器空白、满足国家应急救援和自然灾害防治需要的重大航空装备。

      2017年12月24日,首飞机组在珠海机场西南3000米高度规定的空域内圆满完成了陆上首飞任务。

      2018年10月20日,AG600飞机在荆门漳河机场成功经受了水上首飞的考验。然而,AG600的终极目标是通过海上风浪的考验。

      从湖面到海上,尽管都是水上起降,但由于海水的盐度更大,密度更大,波浪更大,海面环境较湖面环境更为复杂,试飞过程中需要全面考虑风向、风速、洋流和浪涌,以及高温、高湿、高盐环境的综合影响,对飞行员的专业操作要求也更为严苛,相对应的海上试飞保障也更为复杂。

      为了这次海上试飞,赵生和试飞团队6月26日就到了山东日照,按照海上首飞的要求,对空域气象、水文情况做全面准备。

      赵生:海上的环境与水库的环境不一样,是对飞机的另一种考验。我们在水库飞水还是比较平稳的,风最大的时候浪也就是0.2到0.3米这样子。海的浪还是比较大,随随便便的浪都是二三十厘米以上。飞机会跟浪的波动耦合到一块儿,如果耦合严重飞机有可能剧烈抬头甚至剧烈低头,陆上飞机有起落架和跑道约束,但水上飞机完全不一样。剧烈低头可能扎到水里,剧烈抬头有可能使飞机在小速的情况下离开水面导致失速,一侧机翼一偏就扎下去了。另外,海水面积比较大,它里边经常有大面积的水体运动,我们管它叫涌,对飞机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飞机遇到它会把飞机弹起来或者改变姿态非常严重。

      此次AG600飞机海上首飞机组由机长、副驾驶、机械师、观察员四人组成。刘汝钦是这次AG600飞机海上首飞机组的副驾驶,熟悉了解团岛附近海域,他的职责是观察水域情况,为机长做出提示性的帮助。

      记者王宁:这块儿的水域有危险性吗?

      刘汝钦:有危险性,危险性的主要来源一是海况复杂,它有涨潮落潮,潮汐的变化整个海面会扰动;再一个是周围过往大型船只以后也会对水面进行扰动;再一个就是海面上经过涨退潮,海面上会有一些漂浮物。

      记者王宁:这些能克服吗?

      刘汝钦:能克服,但是需要大量细致的工作,海上漂浮物我们可以干预可以操纵可以控制,但是像涨退潮对海面影响是没法控制的,只有借鉴以前的经验掌握这个规律,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进行着水。

      分工配合 精细操作 要把飞机真正的性能飞出来

      7月26日,赵生和机组其他三位同事做好了各项准备,开车、滑出、起飞,在首飞机长赵生操作下,AG600飞机向着预定试飞海域进发,几分钟后,AG600飞机缓缓朝着海平面降落。

      记者王宁:那天的速度快吗?

      赵生:起飞状态和接水之后停下来这段时间速度是比较大的,基本上能达到一百六七十公里每小时。

      记者王宁:这么快的速度你在操纵上怎么把握?

      赵生:要非常精细,如果一个涌打过来,飞机有可能剧烈抬头或者剧烈偏转,所以这个时候精力必须特别集中,如果感到有偏的趋势要及时进行修正,保证飞机一个正确的状态才行。

      在海上,完成机身回转、调整方向,旋即重新加速、机头上昂,又如鲲鹏展翅一般腾空而起。历经磨练,AG600飞机海上首飞成功,机长赵生和他的试飞团队完成了使命。记者王宁:当时你和你身边的副驾驶有没有商量过?

      赵生:我们平时就是这么配合的。比如说我在操纵,他就会观察飞机的状态,看我飞机姿态是否合适,我飞机有没有偏侧,其他的人还会报我们当时的速度。另外他还会观察水面有没有异物,因为在那个速度下如果水面有异物,会很容易把飞机划伤。

      通过视频,我们看到的只是AG600飞机完美的飞行,而试飞组成员的每一个操纵每一个感受,都是在完成试飞任务并从中对飞机的各项性能做出评估。

      记者王宁:您作为整个飞机的机长,肩上最重的担子是什么?

      赵生:把这个飞机真正的性能飞出来。这个飞机是很多人很多专业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有很多设备的生产厂家,他们有很多东西都需要我们飞行机组来验证,我们做得好与不好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如果我们做得不对影响了别人正确的设计思想设计思路,那对我们或者对这个型号来讲都是损失。

      水上飞机对飞行员有更高要求 回忆印象深刻的国外培训经历

      按照国际惯例,一款飞机从总装完毕到交付使用要经过数年的试飞工作,才能保证飞机飞行结果的准确与科学,而试飞AG600是我国首次对水陆两栖大飞机进行全面、完整、系统地试飞,但目前国内在技术和设备上都不具备水上试飞的培训条件。经过对教学条件、技术水平、机型匹配度等多方面权衡,2015年在AG600飞机还没有总装下线时,试飞项目团队的部分队员前往加拿大接受培训。

      赵生:在去加拿大培训以前,我们基本上对水上飞机是不了解的,那时候我们飞行经历也比较多了,ARJ21、运7都飞过,飞的时间也不少了,当时觉得这么多飞行经历应该没有问题。老师讲的时候我们觉得怎么可能,有这么严重吗?有点不信。他看出我们的疑问了,就找了很多水上飞机出问题的视频给我们放。当时非常震撼,水上飞机对飞行的要求比陆上飞机要严多了,对飞行员的要求高多了,要去飞这个飞机确实要加快你的判断能力、操纵动作,各种要求都提高。

      从2017年12月24日,AG600飞机在诞生地广东珠海顺利陆上首飞,到2018年10月20日,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成功水上首飞,再到2020年7月26日的山东青岛的海上首飞,AG600完成了飞机适海性的验证,探索了海上试飞技术和试飞方法,为AG600飞机后续开展海上科研试飞,测试飞机海上抗浪性、操控特性、结构与系统的工作特性奠定了基础。

    0荐闻榜

    环球网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