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民航上海审定中心完成ARJ21-700飞机证后高高原起降包线扩展审定试飞与试验目击

 2020-08-02 来源:民航上海审定中心 作者:冯冰 屈展文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2020年7月27日,随着最后一个架次审定试飞在四川稻城亚丁机场顺利完成,上海审定中心圆满完成了ARJ21-700飞机证后高高原起降包线扩展验证的审定试飞和试验目击工作。

    本次ARJ21-700飞机高高原起降包线扩展是持证人为了扩展高高原运行能力而提出的一项证后优化设计更改项目,涉及到动力装置、机械系统、飞行性能等多个专业的符合性验证工作。持证人通过对国内多个高高原机场天气、地形、空域等的调研对比,最终选择了稻城亚丁机场——目前全世界海拔最高(4411米)的民用机场作为本次高高原起降包线扩展验证的试验机场。

    中国民航局对高原机场的定义是海拔高于1524米的机场。

    其中机场标高1524米-2438米的机场为一般高原机场,

    2438米以上的机场为高高原机场。

    我国目前有19个在运营中的高高原机场。

    为确保本次证后更改项目验证的顺利实施,证后监管组从飞机高高原运行符合性相关验证的全局出发,前期与持证人进行了多轮沟通,从项目更改受理、审定计划批准、试验大纲批准等方面,严格证后监管组的审查立场,积极推动持证人做好试验前的相关准备工作,包括试飞改装、必要的工程试验、表明符合性试飞等,以确保飞机能够满足审定试飞要求。

    从7月10日开始,证后监管组克服疫情的不便和“高反”的影响,先后派出制造检查代表、工程代表、试飞员、试飞工程师以及DER和DMIR到现场,进行现场审查、制造检查、TIA签发、审定试飞和试验目击等审查工作。

    在试验现场,证后监管组与持证人召开审查会,讨论了已进行的表明符合性试验中的工程问题和解决方案,证后监管组组长李新主任从TIA前置、审定试飞组织、验证的全面性等方面提出了要求,并强调以此次更改项目为契机,推动申请人后续优化设计更改项目,落实以统筹考虑全机影响为目标的设计更改项目申请的原则。

    持证人按计划进行了动力装置地面起动、APU地面起动、中断起飞发动机减速特性试飞、空调系统试飞、氧气系统试验、起飞复飞程序验证以及高原起飞推力参数限制验证等试飞科目的飞行试验。证后监管组制造检查代表和DMIR完成了所有科目的制造符合性检查,上海审定中心试飞员和试飞工程师完成了动力装置和飞行程序验证两项审定试飞科目的试飞,工程代表和DER目击了有关的试验科目。

    高高原对飞机和发动机的性能都有较大影响,为了保证试飞安全并获取有效的试验数据,证后监管组试飞员和试飞工程师做了充分的准备。在奔赴稻城执行审定试飞之前,已与持证人就高高原运行的运行特点、试飞风险和风险缓解措施进行了专题讨论,确保预案充分,安全执飞。此外,针对本次高高原审定试飞机场地形复杂,天气多变,试飞科目机组配合较为复杂的特点,在工程模拟机上进行了充分地演练,确保有效而高效地飞行。

    持证人对本次验证工作高度重视,中国商飞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贺东风在试验期间到现场指导工作,并与证后监管组进行了良好的沟通。中国商飞公司高级咨询专家、原中国民航总局局长杨元元,在现场与试飞员就高高原机场试飞技术进行了专业的交流。

    ARJ21-700飞机是全世界少数几个在海拔4411米的稻城亚丁机场进行适航符合性验证的机型之一。除ARJ21-700飞机外,只有空客A319、320NEO和达索Falcon 7X飞机来过稻城亚丁机场。上海审定中心本着落实民航总局“三个敬畏”总体要求和适航审定“真情服务”的出发点,高效率的完成了此次高高原符合性验证试验和试飞的审定工作,为我国民用客机适航审定事业增添了浓重的一抹光彩,积累了宝贵的试飞和审查经验;也为后续的C919、CR929等大型客机的适航审定奠定了基础。

    3荐闻榜

    民航上海审定中心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

    扫码关注视频号和抖音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