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东航五星机长的国产民机情怀

 2020-06-28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朱彦樾 吕贤婷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东航五星机长的国产民机情怀

  图:张大奇 东航供图

      民航资源网2020年6月28日消息:今年2月底,五星机长张大奇拿下了一二三航空第一张国产飞机ARJ21-700的飞行执照。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毕竟3年前在伴飞首架国产C919飞机时,他的激动与震撼无以言表。“如果我也能飞国产民用客机就好了!”彼时,当张大奇在空中远远看到C919白色机身和绿蓝条纹的亮丽涂装时,这个念头蓬勃而生。

      人的命运和缘分有时候就是这样妙不可言。这位曾飞过军机、国际先进民用客机、公务机等不同机型,且飞行时间超17800小时并拥有湾流G280、巴航工业EMB145、莱格赛650(EMB135)、波音B737等多项资历证书的“开挂”机长张大奇,兜兜转转3年后,又成为了一二三航空首批ARJ机型转证的飞行员之一,曾经的那个念头遂落地生根。

      人生的AB面:一面是“控制”,一面是“打破”

      人到中年,飞行生涯占据了大半时光。

      28载的飞行经历中,张大奇有着所有优秀飞行员应该具备的严谨飞行作风--敬畏生命、敬畏规章、敬畏职责。“从小处看大处,把严谨作为一个习惯,控制一些欲望”,他说:“我们的职业没有重来的机会,为了避免出现大的错误,要从点滴培养飞行作风,把作风管理变成一种习惯。”

      他打趣地称呼此前执飞公务机的自己,或者像自己一样执飞公务机的同行们为“特种兵”。“我们这些公务机飞行员没有大机队管理,不是统一运行,自己管理自己更多一些,甚至有很多航后的维护工作也都亲力亲为。执行的航班遍布全球,今天在欧洲某个城市服务,明天又可能在国内某个小城市服务。我们的服务是定制化服务,旅客的要求也会有很多,在这种情况下,保障运行安全只能靠自己,对飞行作风的要求更高,在没有人现场监督管理的情况下,一定要自觉遵守......”

      他的性格因子里有着一丝不苟和追求完美的特质。自律、严谨贯穿了他作为公务机飞行员的7年始终。但另一面的张大奇,又有着自己的“小躁动”“小追求”,他渴望挑战自我,一面是“控制”,一面是“打破”--从他的执飞履历便可窥知一二。

      1990年,18岁的张大奇在陕西入伍,在空军第二飞行学院学飞,机型为轰-5;

      1995年转为民航飞行员,所属原武汉航空,随着2002年武汉航空并入东航,他又成为东航武汉公司的飞行员,主飞机型波音B737,其间还飞过运七(早期国产飞机);

      2006年,张大奇作为首批巴航工业支线飞机转机型飞行员,在武汉公司改飞安博威145(EMB145),此后执飞了8年支线飞机;

      2013年至2014年,为原东方公务航空带教飞行,带教机型为公务机;

      2015年2月正式调入原东方公务航空;

      2017年5月驾驶莱格赛650(EMB135)飞机为中国商飞C919首飞伴飞......

    ARJ21驾驶舱                            东航供图

      图:ARJ21驾驶舱 东航供图

      而今年2月,一二三航空正式成立,张大奇又主动申请转机型,顺利成为一二三航空首批ARJ21-700机型转证的飞行员之一。

      梦开始的地方:“挑战”在左,“情怀”在右

      正是不断转型与跳脱飞行的舒适圈,如今,当执飞商用国产飞机的机遇摆在眼前时,张大奇的丰富经验和过硬技术足以证明他会是那个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之一。

      现年已经48岁的张大奇,在谈起国产飞机“阿娇”时,一对剑眉之下,炯炯双目折射出一种夺目耀眼的光芒。对这个铮铮铁骨的西北汉子来说,能够亲自执飞国产飞机冲上蓝天,饱含着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国产民机情怀,是身为中国人、特别是中国民航人的国产民机梦开始的地方。

      能为国产飞机事业做出一份贡献的张大奇,无疑是兴奋的、激动的、幸福的,但随之而来的挑战,也同样是不容小觑的。

      与此前执飞公务机最大的不同是,当一二三航空引进的国产飞机ARJ21-700正式投入商业运营后,所执飞的都是固定航班,单就飞行小时数来说,远不是一年总飞行100小时左右的公务机可比肩的,更何况当国产飞机ARJ21-700的飞行机队逐步壮大后,机队管理的统一化、标准化、规模化,对于此前相对小众和定制服务的公务机来说,都是完全新鲜的领域。

      变化带来了新挑战,而挑战意味着要突破固有模式和思维。转机型、转运营方式的改变,对于飞行员而言,不仅仅只是技术上的挑战,还有心理上的适应期、思想上的转换过程。好在,张大奇,以及跟他一样立志投身于国产飞机飞行事业积极报效祖国的飞行员们,无论是从身体、从心理、从技术、从思想,还是从任何一个方面,都做好了充足准备,无惧挑战、无畏艰难。

      “我们很擅长适应变化,而且我始终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作为一二三航空首批完成ARJ21-700机型转证的飞行员,张大奇与他的同伴们对于顺利执飞国产飞机ARJ21-700充满了信心,“ARJ21-700虽然是支线机型,但设计了自动油门,有超速保护,内部系统比较先进,同时融合了波音和空客的一些优势,兼顾一些本土特色。当前或许还存在一些有待完善的地方,但作为飞行员的我们是这款飞机的第一用户,我们可以帮助反馈和提高飞机性能,让国产飞机的进阶之路越来越顺、越来越好。”

      而在采访张大奇的同时,我们也有幸与东航老一代功勋飞行员谢远征、90后青年飞行员代表徐藤泽惠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一起来听听他们与国产飞机之间的故事吧。

      对话人物--“老中青”三代飞行员与国产飞机的故事:

      图:谢远征 东航供图

      共和国同龄人、民航功勋飞行员谢远征:

      “我飞了41年,但一直有一个情结,就是在想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飞上中国人自己制造的民航客机。退休后,中国商飞需要我们这些有经验的飞行员参与国产飞机的研制,提出一些有帮助的设计意见,以用户思维参与设计飞机。所以从2009年开始,我就参与了ARJ21-700飞机的研制与改进,2014年正式拿到适航证。我国自主研发设计飞机能够迈出这样大的步伐,是很不容易但必须做的一件事。国产飞机从无到有,走过了很多坎坷,中间的很多问题也都不断得到了优化和改进。目前,ARJ21-700这款国产飞机的适航性能还是很不错的,成熟了很多。中国商飞找来了很多有经验的资深飞行员参与设计研发,从使用者角度可以把设计做得更人性化,以后飞行员改装和执飞起来也就更容易一些了。现在三大航都参与了国产飞机的监造与运营,中国国企的技术力量都比较强大,这是对国产飞机的有力支持。我相信,未来的国产飞机不仅可以获得中国飞行员的认可,有一天也能够走向世界......”

      东航五星机长、首批改装ARJ21-700飞行员张大奇:

      “从飞公务机到飞国产飞机,这是一种从小众服务到大众服务的转变,在飞行量倍增的情况下要保证飞行安全,这就是很大的挑战,需要挑选经验丰富、技术能力强、飞行技术等级高的人来执飞,后续还要做好传帮带的任务,为国产飞机培养出更多优秀的飞行员。国产飞机,比如说ARJ21-700,实际上对于我们飞行员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一方面是情怀,另一方面是挑战。今年2月底,我们一二三航空已经有首批4个人拿到了ARJ21-700飞机的’毕业证’,可以驾驶这个机型的飞机了,而6月中旬第二批转证的4名飞行员也顺利完成了结业,后续还有第三批、第四批的飞行员即将完成机型转证培训,为计划在今年完成交付的3架ARJ21-700运营做准备。目前所交付的ARJ21-700飞机是二阶段改造后的”2.0版本“,相信随着三大航的加入运营,通过大量航班运行,国产飞机性能优化加速,将共同建立起国产飞机的运营规则,成就国产飞机的商业价值。同时,ARJ21-700的运行经验也将为C919大飞机进行探路。”

      青年女飞行员徐藤泽惠:

      “我的父亲徐勇是东航上海飞行部A330的一名机长,受父亲的影响,我在2012年开始学习飞行,并于2014年加入原东方公务航空执飞公务机,目前是一名公务机副驾驶。我的飞行生涯目前还比较短,资历尚浅,但在飞行过程中我越来越明白作为一名合格飞行员身上所应肩负的职责与使命。作为一名中国民航飞行员,我很期待能够早日执飞中国制造的飞机。”

      图:徐藤泽惠 东航供图

      尾记:

      中国飞机制造业走过了一段艰难、坎坷、曲折的历程,现在是而今迈步从头越。

      国产飞机C919的首飞、ARJ21-700的安全运行与迭代、三大航的投入与支持,这些都是中国国产飞机市场化进程的一个良好开端。

      这些见证了和经历着中国民航事业发展变化的一代代飞行员们,把国产民机梦薪火相传,也愿意贡献己身力量,为国产飞机的美好前程点亮曙光。

    6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