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一棵小草孕育的希望 中航集团“种草”记

 2020-06-08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一棵小草孕育的希望 中航集团“种草”记

  图:野牛草草籽

      民航资源网2020年6月8日消息:5月28日,中航集团扶贫调研组再赴结对帮扶地苏尼特右旗,考察2020年推进的十个重点项目,当看到百亩沙漠化平原上一株株绿草经受住了冬季寒风的洗礼、萌芽返绿时,所有人脸上都绽放出笑颜。无疑,这些散发着昂扬生命力的野牛草是中航集团献给世界环境日最好的礼物。

      2019年,中航集团在苏尼特右旗移栽了100亩野牛草,以改善这里的生态环境,并帮助当地人民提高经济收入。从此,这些野牛草也成了中航人心头的牵挂。

      图:2019年5月21日,“生态修复及生态扶贫项目”正式启动,生态卫士志愿者服务队、生态修复骑行志愿者服务队代表参加了野牛草种植。 

      野牛草为什么那么“牛”

      小满时节,江南正是“梅子金黄杏子肥”,华北地区亦是“麦穗初齐稚子娇”,而苏尼特右旗的大片土地仍是“草色遥看近却无”,车行其中,“好”的地方能看到枕头大小的一块块草皮,而“不好”的、有沙化倾向的土地上,只有一株株瘦弱的小草在孤独而倔强地生长着。

      图:2020年5月28日,中航集团援建的苏尼特羊核心育种场基地 

      苏尼特右旗年平均降水量为170-190mm,干旱是制约苏尼特右旗发展的主要因素--没有雨就没有草,没有草就不能蓄养牛羊,甚至引起土地沙化。

      2019年4月,中航集团帮扶的苏尼特右旗退出贫困旗县序列。2013年以来,集团帮扶的饮水项目、博爱卫生院项目、肉羊育肥基地、光伏发电项目等等都在顺利推进,有的已进入使用、收益阶段。但是,自从结对帮扶以来,中航集团就深知“摘帽不摘责任”,如何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走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道路,解决草原的退化问题,已经困扰了当地和中航集团很长时间。苦思冥想时,一道曙光意外降临。

      图:2019年9月,武书芳(左一)在察看野牛草 

      2018年8月,因为在企业环境保护方面做出的贡献,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入围中国环境保护基金会承办的第十届中华环境奖,在与环保基金会表彰工作部主任武书芳交流时,谈到了在帮扶苏尼特右旗中遭遇的困境,热心的武书芳说:“我给您介绍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中国林科院林业所钱永强博士。自此,一扇生态扶贫大门就此打开。中航集团、中国环保基金会、中国林科院和苏尼特右旗四方开始携手共谋生态修复及扶贫事宜。

      作为草业专家,钱永强深思熟虑之后,郑重推荐了野牛草。

      野牛草是牧草、生态草和草坪草兼用型多年生禾本科暖季型草种,是我国最早引入的草种。它具有极强的抗逆性,抗旱耐寒性尤为突出,在严重干旱地区(降水量<260mm)靠自然降水仍可正常生长,零下30度下也可安全越冬。野牛草已成为我国生态修复、绿地建设和困难立地人工草地建设的主角,野牛草种子的市场需求量大、价格是其他草种的10-30倍,显示出巨大的经济价值。如果野牛草能够适应苏尼特右旗,发展野牛草育制种产业,不仅可以解决草原生态修复问题,还可以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同时对推动草原与草业高质量发展和带动当地生态脱贫致富也具有重要意义。

      图:钱永强团队在山东试种的野牛草 国航供图

      钱永强主持的野牛草试验,已经在北京、山东、四川、云南、甘肃等多地取得成功,可是,它究竟能否适应苏尼特右旗呢?历史上,曾有专家认为内蒙古冬季又干又冷,不适合人工种草。慎重起见,2018年底,中航集团邀请农业农村部草业处、中国林科院相关专家对苏尼特右旗草原的草地经营模式、气象数据、地理特征、草原植被及土壤理化性质等进行了全面调研,最终确定,在苏尼特右旗先期开展100亩试验田,与当地共同探索生态修复、兼顾扶贫的可持续发展之路。2019年4月初,在春风吹醒草原之前,四方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探索一条以草产业为核心的生态经济、绿色发展之路。

      “试水”野牛草生态扶贫新尝试

      2019年5月21日,蓝天白云之下,广袤的草原上,四方联合实施的“生态修复及生态扶贫项目”正式启动。因是首次试点,专家建议选择成株移栽。100亩试验田很快种植完成,而试验田旁边,包含840余种野牛草野生种质资源的资源圃也栽种完毕--它们像列队的士兵,每份种质都有一个编号,钱永强团队将根据它们的生长特性、生态适应性和结实率、生物量等指标进行评价,为苏尼特右旗筛选更适合的野牛草高产新品种。自此,野牛草,种在苏尼特右旗的土地上,也种在了中航人的心里。中航集团扶贫挂职干部,苏尼特右旗旗委常委、副旗长汪峻峰颇有感触:“为了这片草,数不清去了多少趟,大概每周一趟吧。我惦记着,集团的领导和同事们也经常问我。”

      试点不易,存在风险。常去“探班”的汪峻峰发现,移栽的结籽草苗存活率比较低,这是因为它的能量大都传给了草籽。这点容易解决,以后避免使用此类草苗即可,而更大的问题是杂草。移栽野牛草时并无杂草,随着天气变暖、雨量微多,杂草开始出现,这成了最大的难题,不过,“有问题不怕,没问题才是大问题呢。”汪峻峰说,试种就是要为大面积种植积累经验和教训。汪峻峰协助钱永强购买了39种除草剂,在详细统计了当地杂草谱、各种杂草的生长及生理特性后,进行了除草剂种类、助剂、浓度配比等一系列试验,最终找到了最适合的除草剂,实现草中除草,为接下来的第二期试种和将来的大面积种植,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产籽量、越冬性和生长周期是考察野牛草是否适合苏尼特右旗的三个重要指标。产籽指标第一个到来。7月中旬,绿油油的草株中芯抽出的黄色穗杆上结出了草籽,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汪峻峰第一次体会到了“春华秋实”的欣喜,他站在草原上给北京的同事们发去短视频,大家争相传递,既兴奋也备受鼓舞。9月下旬,又有一些植株开花结实,钱永强说:“一年两茬收种是野牛草最好的种子生产状态,初步认为野牛草在苏尼特右旗至少能收获一茬种子,第二茬也值得期待。”

      至此,从营养生长期、孕穗期、灌浆期到成熟期,野牛草的一个完整的生长周期顺利结束,漫长的冬季即将到来,大家都沉下心来静待自然的选择,默默祈祷它能顺利越冬。

      野牛草也有“春天”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个冬天格外漫长,但中航人从未忘记千里之外的野牛草。疫情期间,四方还专门召开了生态扶贫试点项目远程电话会议,探讨野牛草种植基地的未来发展规划。

      检验越冬性(抗寒性)的日子终于来了,这是决定野牛草能否落地苏尼特右旗的关键。4月8日,汪峻峰仔细地观察野牛草匍匐茎的变色情况,再细细琢磨枯黄叶片基部的返青状态,继而手触感知草根部的含水量,经过钱永强近一年的专业熏陶,汪峻峰已然成了半个草专家。很快,“半专家”开心地听到了“真专家”的结论:“根系仍保持活力,基地匍匐茎水分保持良好,土壤湿度尚可,基本可判断野牛草已通过越冬性测试。”

      野牛草先后通过三场大考,2020年6月4日,第二期220亩的试验示范点种植开始。与第一期相比,第二期主要有四个方面的新尝试:一是尝试降低建植成本,降低种植密度;二是提高建植过程中的杂草管理;三是尝试种子建植;四是增加了六个新品种,充分利用土地,试验最适合苏尼特右旗的品种。

      第二年是形成产量的关键年。一个新的生长周期开始,又一个希望起步。与第一年相比,大家的底气更足了,“如果项目成功的话,这将是国内首次将强依赖进口的生态草种实现规模化国产化的产业化模式,也对推进其它草种国产化提供了有益参考。”--这是钱永强带给苏尼特右旗的光荣梦想,是汪峻峰的翘首祈望,更是每个中航人的由衷期盼。

    0荐闻榜

    (供稿: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宣传部

    延伸阅读: 中航集团国航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