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抗疫英雄谱|空管战疫 十二时辰

 2020-06-01 来源:交通发布 作者:刘玢妤  [投稿排行榜]
2020-06-01 15:23:22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服务驰援战“疫”的每一架飞机,空管系统架起了全国飞往武汉的“闪送通道”。医务工作者和世界各地的抗疫物资,通过这条空中动脉源源不断直抵武汉。守护住这条天路,就是守护万家灯火。截至3月2日零时,空管系统保障涉及抗疫飞行航班1351架次。在这条防疫战线上,空管人每时每刻都在紧张应战。

      图:管制员在湖北空管分局塔台管制室。徐文昊 摄

      雪里已知春信至

      8时,西北空管局接班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位。大家整齐排在门口,等待测量体温、填写记录表、消毒。管制大厅里的技保同事也拿着酒精对屏幕、键盘、鼠标进行又一轮的消杀工作。疫情期间,空气中弥漫的淡淡酒精味道令人安心。

      此时的东北空管局气象楼里,刚下夜班的气象中心预报室预报员宋琳琳主动留在单位备班,她在朋友圈写道:“此刻的窗外阴着天,听说暴雪要来了。无论怎样,所有的事情都会有个温暖的结果。”此前,辽宁省气象部门拉响了寒潮预警,前一天的气象预报显示沈阳会有强降雪天气,总降雪量将达到暴雪量级,短时能见度仅有300至500米。宋琳琳心里清楚,暴雪天气意味着暴增的工作量和人员需求,加上“一省包一市”辽宁对口支援襄阳的包机保障任务几乎与寒潮天气同时到来,大家的工作效率将面临很大的考验。

      9时,气象部门发布了机场寒潮降雪专项预警,小刘及时将天气系统演变信息提供给管制部门,以便他们拿出最优保障预案。11时,运管中心值班员和桃仙机场、南航签派进行第3次电话信息确认。一切准备妥当,管制部门也已经为抗疫航班制定出优先放行、优先除冰雪、最优线路滑行、配备最优航路高度、最短飞行路线等各项保障预案。

      与风雪抢速度,在各运行部门的通力协作下,东北空管保障的驰援航班在暴雪来临前起飞,载着“逆行”的勇士们奔赴襄阳。

      与此同时,在北京首都机场跑道边,华北空管局的雷达工程师庞震扣着安全绳,悬在30米高的半空中,手肘紧紧地抵在爬梯上,大口喘着粗气。垂直爬梯又冰又滑,双腿没法使劲,只能靠双手紧紧攥着爬梯,一点点把身体向上引,棉织的手套早就被冰水浸湿了。

      “嘿!再加把劲,就剩最后15米了!”庞震低头向爬梯上的另外两名年轻同事吼了一嗓子。再往下看,地面上人分成了两组,利用预先架设好的滑轮,一组拉着主绳,一组拉着牵引绳,把一个数十公斤重的天线驱动马达一点点地往上送。

      漫长的10分钟后,3人陆续登上了45米高的塔顶。塔顶的天台不足5平方米,又是容易打滑的金属地面,只有站在垫高的小凳子上才能够到马达的所在位置,3人需要严密配合才能顺利完成更换工作。一个人扛起马达,另一个人帮助稳定他的身体,最有经验的庞震负责把马达对准定位销。“往右边再来点,再来点!”此时3个人的体力都已殆尽,定位销的误差只允许有几毫米,庞震以最快的速度准确对准定位销、拧上螺丝。

      11个人,连续6小时户外奋战,首都机场南场监雷达马达“呼呼”扫风的声音再度响起。

      千磨万击还坚劲

      16时,中南空管局管制中心管制员吴可非准备交接班,但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拿出消毒湿巾认真擦拭飞机的“指挥棒”——键盘、鼠标和其他接触过的设备。“我们每一次交接班都要有一次彻底的消毒,把疫情防控落实到细节里。”吴可非说。

      交接班后,吴可非并没有轻松感,同众多“二休”管制员一样,仍要做好随时上岗的准备。24小时待命,不外出、不喝酒、注重休息,随时做好应急备份——这是疫情期间的管理规定。管制中心根据不同的流量架次区间优化人力配置,先后制定了4种白班排班方案和5种夜班排班方案,根据流量管理系统提供的预测航班量,灵活选择不同的排班方案加以组合,确保管制现场平稳运行的同时,减少人员聚集,降低病毒传播风险,做到保障工作和人员状态“双安全”。

      18时,管制中心的带班主任毛强超结束一轮值守,去休息室休整。拉开储物柜,拿起手机,屏幕上跳出数十条来自妻子的未阅信息。毛强超的妻子是一名护士,此时此刻也在抗疫一线。两个人因工作性质的限制,信息回复常间隔几个小时,但也是因特殊的工作岗位让他们对“责任担当”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夫妻间默契无间。

      毛强超利用短暂的休息时间回复妻子:“我和儿子一切都好,我是你坚强的后盾,你是儿子的榜样!”放下手机,他又回到了岗位,全神贯注盯着屏幕上每一个航班的实时动态,看着一架架援鄂航班安全起降,在塔台上,他感受到世界各地与湖北人民紧密相连。”

      时钟还在跳动,一架架抗疫航班陆续从世界各地进入中南空域。截至2月27日0时,中南空管局管制中心共重点保障抗疫航班达1162架次,优先保障复工包机41架次,为抗疫阻击战和复工复产筑起安全、高效的快速通道。

      “直飞”的指令很短,管制人员背后的工作却很多,需要协调多个部门,调整计划避免冲突,工作量是正常情况下的数倍。疫情期间,中国民航空管系统开辟了空中绿色通道,积极与国家有关部门协调,通过直飞、调整飞行高度等方式力争为抗疫航班缩短飞行距离,节约飞行时间。

      西南空管局技术人员进行夜间调试工作。西南空管局供图

      苦雨终风亦解晴

      深夜时分,航班量下降,空管进入属于技术人员的“黄金时段”。

      凌晨4时,西南空管局的设备大厅空旷安静。西南空管局技保中心技术支持室副主任晏明杨翻看着手边的资料,快速准确地点击鼠标、敲动键盘,进行内话系统参数的配置。作为地空通信的重要设备,内话系统要满足特殊情况下管制异地指挥的需求,并对塔台、终端、区管所使用的内话系统参数重新配置,同时又不能干扰正常管制指挥。

      7套内话、13个角色、17个频率,多现场、多系统、多角色,容不得半点差错,从编写方案到参数设置,从线上讨论到现场操作,晏明杨和同事已连轴转一周的时间,就是为了顺利完成这一系列设备调整工作。

      这个时候,华北空管局的机房也是一幅热火朝天的场景。同址备份、异地备份,技术人员要在最短时间内搭建出一套能够备用的管制席位,如果出现特殊情况,管制可以迅速转移到备份区域进行指挥。攀梯、钻地、架梁……这些工作不仅需要技术也需要体力,几个来回下来,技保中心的王冰戴着口罩有些喘不过气来,他擦擦额头渗出的汗珠,但手中的线缆不曾放下,他和同事们已经连续干了两个晚上。

      在华北空管局另一边的网络中心,王玉军与厂家工程师正在给集群通信交换机“做手术”,两个人共同查找插线,检查插线位置和状态,对方输入一串代码,王玉军盯着屏幕逐一仔细检查核对,确保每一个代码都准确无误。由于提前发布了停机计划通知,多个部门不断询问停机时间,他要一边配合厂家人员进行改造,一边答复各部门的询问。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早上航班量逐渐增加,这也意味着安全风险的增加,他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

      做好线缆的绑扎和标识,清理完机房,改造在未停机的状态下圆满完成,北京两场集群通信系统互联互通指日可待。王玉军走出办公区,此时天已泛白,清晨寒冷的空气格外清新。

      刘玢妤

      杨晓天 吕思敏 冯滢宁 李敬恒 刘渝欣 傅一恒 许晓宁 刘秋实 对本文亦有贡献

    0荐闻榜

    交通发布

    延伸阅读: 华北空管局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