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长三角疫情联防联控 安徽民航抽调4名工作人员赴上海接旅客回家

 2020-04-03 16:16:52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尚军 方明杨  [投稿排行榜]

分享

长三角疫情联防联控 安徽民航抽调4名工作人员赴上海接旅客回家

  图:转运旅客中的王才才 机场供图

      民航资源网2020年4月3日消息:根据长三角联防联控工作部署,3月中下旬开始,自上海口岸入境转往苏浙皖三省的人员,由三省派驻工作组到上海机场安排转运,并实施封闭式转送保障。据此,在省防控指挥部统一安排下,3月18日,安徽机场集团王才才、尚军、范建伟三名同志抽调至上海机场,入驻“安徽执勤点”开展入境人员转运管控工作。

      “我们不知道工作环境如何,也不知道工作多长时间,只要求听从指挥,去接转由上海入境需返回安徽的旅客,17日晚上接到通知,18日早上就出发了,上前线就应该是这样吧。”怀着这样的心情,三名同志来到了上海机场。

      “大白”模式投入一线

      根据防疫要求,所有防控工作人员上岗期间必须全副武装:头套、防护衣、N95口罩、护目镜、鞋靴……,身着白色防护服,他们被形象的称为“大白”。根据工作需要,三位“大白”分别被派到上海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一落地,工作任务接踵而来。前三天的主要是配合上海工作组进场工作,白天开会学习,夜晚讨论工作流程,由于出发仓促,三个人都没带电脑,只能用手机编写工作方案,统计驾驶人员、车辆等各类信息,因为要及时更新数据,修改方案,必须时刻关注着手机上8、9个工作群的最新消息。“即便睡觉也睡得不踏实,生怕漏报一个信息。”

      图:范建伟(右)和队友一起  机场供图

      3月21日开始,三个人正式赴现场执勤点开展工作。一般每天工作时间8小时,由于值班人员严重不足,夜班时间经常超过12小时。防护服都是一次性的,上一次厕所就要换一次,因此“大白”们尽量不上厕所,在进场工作前,一般提前两个小时不喝水,吃饭也实行总量控制,有的同志选择穿戴成人纸尿裤。由于防护服密不透风,8个小时下来,身上衣服总是被汗水湿透,结束工作后,不仅毫无尿意,还要痛痛快快的喝上一瓶水。因长时间湿捂,队员们皮肤出现了湿疹;长时间带着口罩的压迫感,觉得呼吸不畅,耳朵和鼻梁也出现了压疮。

      工作虽然艰辛,但大家的心却是热的:毕竟处于非常时期,能够有组织地到异地接家乡人回家,事情本身就有温度;而且,每天工作中演绎着的琐碎却又温暖的故事,既感动着自己,也温暖着别人……

      客人要捐献防护服

      3月22日21点至24日早上的8点,这是王才才在浦东机场的执勤时间。夜里2点多,他接到一位自英国回来的留学生,可能因为坐飞机和出关时间长了,情绪显得异常激动,“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街道让我赶快回去,为什么还不能走?”。王才才上前仔细询问,得知他主要是焦心回安徽后的费用和居住环境,以及对各种流程的未知。王才才一面介绍返回后的各种流程,一面安抚他的情绪,询问是否需要吃东西,并主动提供面包和矿泉水,告知他要到人少的地方,保持距离后才能摘掉口罩吃东西。面对王才才耐心服务,小伙子的情绪慢慢稳定了。过了一会儿,他主动到王才才工作台:“谢谢你,刚才因为等得太久,所以情绪不好,我这还有防护服,想捐献给你们”。

      “真心对待每一名旅客,安抚他们的情绪,解决他们的困难,陪着他们一起等候,有时候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虽然累,但是想到所做的每一项工作都是在保护大家的安全,感觉付出都是值得的。”王才才说。

      主动找回遗失行李收获友情

      “我的行李丢在里面了,能不能帮帮我?”3月24号早晨8点多,当时,范建伟正在浦东机场驻点执勤,他看见一位学生模样的旅客正在大声求助,说他的行李和别人的行李拿错了,看上去十分着急。按照行李查找程序,先要找到该旅客乘坐的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再由航空公司安排地服人员查询。由于该旅客的手机是境外号码,在国内不能使用,无法联络航空公司。范建伟了解情况后,用自己的手机与埃方航空公司和地面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请求对方尽快查找行李。半小时后,范建伟到隔离区取回了那件遗失行李。“谢谢范哥,我也是合肥人,回去一定会联系你的。”

      范建伟说:“像这样类似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我们也总是力所能及的给与帮助。毕竟是在特殊时期,他们又刚从国外回来,路途上已经经历了各种不容易,特别需要关心和帮助,作为防控人员,我非常理解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

      没有蛋糕的生日也很幸福

      尚军是上海虹桥工作组中年龄最小的一位,每次上岗前,他都会翻出手机查看工作重点,重温一遍注意事项,提醒战友和旅客做好个人防护,平时总是主动多干活,帮助旅客整理行李,核对信息资料登记,协助队友进行回皖旅客信息推送、人员劝导、车辆安排、物资保障等,“我要做好每一项工作,以此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尚军说。

      3月23日,在值完长达8小时的中班后,回到酒店已经是夜里11点多,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做完防护清洁、洗完澡躺在床上已经接近12点。这时,他看到手机工作群里一直在说一件事情:一位旅客因为当天虹桥往合肥转运的车辆已经出发,已经没有车辆可以安排,情绪不太稳定。夜已经深了,工作群里迟迟不见回应,他又主动申请上岗,穿上衣服回到位于虹桥机场的工作现场。凌晨1:30左右,终于与浦东机场协调好运送该旅客的方案,并主动申请跟车护送旅客到浦东机场中转点。当他完成任务再次返回酒店时,已经是凌晨4点。领导安排他第二天下午不必值班了,但他还是跟着队员们一起继续完成当天的工作任务。

      3月28日是尚军的生日,同组战友们纷纷祝福。他说自己从来没想过会在防境外疫情输入工作的前线度过自己的生日,虽说没有蛋糕,但是战友的祝福,已经感到很幸福,觉得这个生日过的更有意义。“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疫情早日过去,战友们可以摘下口罩,脱下隔离服,开怀大笑,认认真真的相互认识一下!”。

      图:安徽执勤点的“大白”们 机场供图

      用心服务,相互感动

      4月初,“大白”们在上海的突击战就要结束了。回顾这段时间的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在付出的同时,他们也收获着感动,而且每天都在发生:有位从马尼拉回来的小伙子,在得知工作组成员口罩已经湿透的时候,主动送来了三个稀缺的N95口罩;有位老人知道他们工作了十多个小时,主动讲他们讲自己在海外的见闻趣事,为紧张的工作现场带来一丝轻松气氛;还有位小姑娘,凌晨一点发车时由衷地对他们说,在上海看到穿着“安徽”字样的“大白”们,就感觉像是见到了亲人,回家真好!

    2荐闻榜

    (供稿:安徽民航机场集团有限公司

    延伸阅读: 合肥新桥国际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