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国航米兰营业部总经理吴桐:我在欧洲疫情“风暴之眼”

 2020-04-03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2020-04-03 13:56:49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国航米兰营业部总经理吴桐:我在欧洲疫情“风暴之眼”

      民航资源网2020年4月3日消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境外暴发,纽约、洛杉矶、巴黎、米兰、马德里、巴塞罗那,一座座昔日繁华都市,失去了原有的生气。从疫情爆发开始,一直在境外驻守为助力国内抗击疫情而日夜奔忙的国航人们,此时此刻吹响了下一场“战役”的号角,他们克服困难,守望相助,用坚守和思念谱写了一曲动人的“抗疫乐章”。

      “米兰很快显出皇城的气势,据说这里的房舍数量很多,而且建筑优美;人民的言行举止不仅谦恭有礼,而且风度翩翩”。这段话出自爱德华·吉本写的《罗马帝国衰亡史》。这位欧洲启蒙运动时期的著名史学家在书中不吝对米兰的赞美。

      最近,吴桐开始阅读这部近400万字的“大部头”。能抽出时间、静下心来阅读这样一部鸿篇巨著,他说这倒有点儿拜疫情“所赐”了。

      此时的吴桐正待在意大利米兰德尔加诺区(Dergano)的出租房内。春天已经降临在这个欧洲古老的文化、时尚、艺术、经济中心,玉兰花在街头悄然盛开,白天鹅在公园的水池中游弋。

      但吴桐出不了门。米兰是意大利伦巴第大区首府,这里是目前全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截至3月19日,伦巴第大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突破19000例。当地政府实施交通管制,民众只有限定的特殊原因才能上街,且必须向警察出示“路条”。

      作为国航米兰营业部总经理,吴桐从去年9月开始在意大利工作,他很喜欢米兰这座城市。如果没有这场疫情,他本来准备利用年休假,安排妻子和女儿来米兰游玩,看一看古老的城堡、狭窄的小巷、安静的广场,听一听久负盛名的艺术之音。

      急剧增长的确诊人数改变了这一切。从3月16日开始,米兰马尔彭萨国际机场所有航班停航,斯卡拉歌剧院取消了一切演出,曾经人潮涌动的米兰大教堂变得空空荡荡。

      安全的幻象一夜破灭

      一切都来得很突然。

      1月30日,罗马确诊两名中国游客感染新冠肺炎,这是意大利境内前两例确诊病例。意大利政府立刻与中国中断航班往来,并宣布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

      “太突然了,完全没想到。”吴桐说,“意大利政府宣布4月28日复航,现在还没有最新消息,我们仍然按照原复航计划进行准备。”

      此前,国航执飞由中国内地往返米兰的唯一直飞航线。每天,CA949航班北京时间2时从首都机场起飞,当地时间5时35分抵达米兰;CA967航班北京时间1时55分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当地时间7时15分抵达米兰。中午,两架航班从米兰返程,第二天早上分别抵达北京和上海。

      国航非常重视意大利市场,派出最先进的机型空客A350执飞米兰航线。今年1月,中国与意大利举行双边航空会谈,并签署了扩大航权安排的谅解备忘录。按照原来的计划,国航将进一步拓展米兰航线。

      患病游客出现的前一周是中国农历新年,那是吴桐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很多中国游客到米兰过年。农历除夕,吴桐忙了一天,为机组准备年夜饭,直到深夜才吃上饺子。

      农历大年初一凌晨,吴桐接到了国航商务委员会发来的通知,临时召开线上紧急会议,介绍国内疫情,传达防控工作意见。那时,武汉刚刚“封城”两天。

      “当时主要考虑疫情对华人华侨往返中意有什么影响,如何为旅客办理改签或退票手续,销售模式需要作什么调整。没想过意大利疫情暴发,而且意大利对中国旅客也没有严格限制”。

      按照国航商委的统一要求,吴桐和同事们立即着手在当地采购护目镜、消毒液、一次性手套、FFP2口罩(欧洲标准,相当于N95)等防护物资,准备寄回国内。但中意停航搁置了这项工作,后来他们把物资配发给了当地员工。

      国航米兰营业部共有29名员工,其中当地员工21名。意大利出现疫情后,吴桐主动了解大家的健康状况,确认所有员工身体状况良好。

      迅速停航,“硬核”的防疫措施,再加上较高的医疗水平,没有人料到意大利的疫情形势会在几周后迅速恶化。

      “那天是2月21日,我记得非常清楚”。吴桐在日历上专门标红了那个日子,那一天令他“永生难忘”。他从新闻上得知,伦巴第大区一名38岁的意大利男子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成为意大利“1号病人”。在被确诊前的半个月,该男子曾频繁外出活动。

      从2月22日开始,以伦巴第大区为中心,意大利北部地区的确诊病例数开始呈指数增长,疫情逐渐向全国扩散。

      几近“停摆”的米兰民航

      爱马仕、博柏利、阿玛尼、宝格丽……凡是拥有响当当名头的奢侈品牌,都在米兰马尔彭萨机场的奢华广场占有一席之地。过去,在这座拥有欧洲顶级购物中心的机场,航站楼内永远人头攒动。机场甚至专门安排了会说汉语的导购员,为中国旅客提供更好的服务。

      米兰有两座民用机场,利纳特机场主要起降国内航班,马尔彭萨机场主要起降国际航班。3月12日,意大利交通运输部宣布关闭利纳特机场,各商用及民用航线转到马尔彭萨机场运营。

      那时候,米兰90%的航班已经停运。马尔彭萨机场仅设置了两处体温监测点,对进港旅客在航班到达点测一次体温,对出港旅客在值机之后、安检之前测一次体温。“只有部分工作人员戴了口罩,没看到其他防控措施。”吴桐说。

      4天后,马尔彭萨机场的所有航班也停运了。这座机场原本有两座航站楼,除了易捷航空在T2航站楼运营外,国航等主要航空公司都在T1航站楼运营。现在,T1航站楼已完全关闭,楼内的餐厅、商店等全部歇业。新增临时航班改在T2航站楼运营。

      疫情对当地航空业造成了巨大冲击。2月中旬,意大利第二大航空公司AirItaly(原名意大利子午线航空)停航,宣布进入破产清算阶段。3月17日,意大利政府发布行政命令,计划将破产的Alitalia Airline(意大利航空公司)重新收归国有。

      过去,吴桐的工作包括航空业务推广、航班保障、销售市场推广、客户维系等。如今,他的工作变成了疏解滞留旅客、处理航班退票,以及安排员工在家办公,让他们增强防控意识。

      由于不会说意大利语,吴桐与员工们主要通过英语交流。他将关于疫情防控的资料以邮件的形式发给员工,有时也通过WhatsApp软件与员工交流防疫经验。

      “你为什么不戴口罩?”

      “这就是普通流感,不用戴口罩。”

      “这不是普通流感,可能有生命危险,必须引起重视。”

      “没事,我身体好。”

      更多时候,吴桐都在与当地员工重复这样的对话,劝他们做好自身防护。他在办公室为大家准备了洗手液,要求大家在交谈时保持一米以上距离,提醒大家不要在高峰期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最近他们的态度改变了。”吴桐说,“我前几天去马尔彭萨机场看了一下,我们办理乘机手续的员工都戴上了口罩、手套和护目镜。听说他们现在去超市也开始戴口罩了。”

      目前,国航米兰营业部的内派员工大部分已经回国,当地员工全部在家办公。吴桐和财务经理、销售经理3个人依然坚守在海外岗位上。

      “我觉得意大利与当初的武汉很像,现在正是防控形势最严峻的时候。”吴桐说,“从武汉的经验来看,意大利疫情好转起码得一个月以后了。”

      “我想念北京烤鸭了”

      吴桐今年48岁,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国安球迷。

      去年11月24日,他在圣西罗足球场观看了AC米兰队对战那不勒斯队。当天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但现场球迷情绪高涨。“大家很默契,知道什么时候该欢呼,什么时候该鼓掌”。

      那天,双方最终以1︰1握手言和。在目前意甲联赛积分榜上,AC米兰仅落后那不勒斯3分,就差一场比赛便可以追回来。遗憾的是,从3月10日起,意大利已经暂停了所有体育赛事。

      “意大利人很热情,善于沟通交流。他们会认真完成布置的工作,而且想法很多”。在意大利的大半年时间里,吴桐一直努力学习意大利人的浪漫和创意。他觉得意大利人很“精致”,“从着装就能看出来”。

      在意大利民众的观念中,只有病人才需要戴口罩。吴桐最近一次乘坐公交车是2月中旬,那时候车上只有1%的人戴了口罩。此时,吴桐倒希望他们不要那么“精致”。

      在休息日,吴桐将大部分时间用来做家务,洗衣服、扫地、拖地、把冰箱填满……平时,他每周去3次超市采购生活物资,现在改为每周1次。2月24日,他发现埃塞隆加(Esselunga,意大利最大的连锁超市)的很多货架空了,这让他有点儿担心。“后来货架又满了,没再出现过断货的情况”。

      “但口罩就没那么好买了。”吴桐说,“在国内疫情刚暴发的时候,意大利华人华侨捐助医疗物资的热情很高,基本把意大利药店里的口罩采购一空,所以现在很难买到。”

      目前,吴桐主要浏览意大利华人网和意大利安莎社的新闻,了解意大利疫情防控情况。吴桐觉得在意大利,政府很多时候只做了宣传工作,民众的执行力也差一点儿。

      吴桐的家人现在都在北京。每天与家人通话,妻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保护好自己”。他有点儿羡慕北京各个小区的“严防死守”。“在米兰,社区的力量基本为零,大家都各过各的,邻里平时也没什么来往”。

      吴桐住在米兰北部的一个商业区。在那里,除了药店、食品店和超市外,所有的商业设施都已关闭。公交系统仍在运转,但班次减少了很多,前往米兰周边小镇的火车每天提前3个小时结束运营。

      意大利有很多美食,吴桐喜欢吃意大利面和帕尔玛火腿。随着疫情不断升级,这些美食都跟他“告别”了。现在,他的一日三餐只能在家自己动手做,蔬菜沙拉成为出现频率最高的食物。

      北京烤鸭、卤煮、涮羊肉……吴桐开始想念北京了。“等疫情结束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回家,然后好好吃一顿”。

      “此时此刻,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健康就是对自己负责,对公司负责,对家人负责。”对于坚守异国战“疫”一线的民航人,吴桐对大家“最大的祝福是健康”。(本文转自《中国民航报》 记者 徐仲超)

    2荐闻榜

    (供稿: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宣传部

    延伸阅读: 国航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