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他们站在“暖音”机长的背后

 2020-02-25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2020-02-25 09:47:34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他们站在“暖音”机长的背后

      民航资源网2020年2月25日消息:他们在北京、杭州、成都、重庆和武汉,

      他们是地服人员、后勤人员、销售员、建筑安全员和通讯员,

      他们是十万中航集团员工中的普通一员,

      讲述了疫情以来20天里最日常的工作和生活。

      在这普通人的日常里,

      彰显着中航人的战斗精神、团结友爱、服务至上和忘我付出,

      凝聚着中国人战“疫”必胜的信念和力量。

      图:于丽丽 国航供图

      于丽丽:回城手续复杂,我却因为这些手续而格外踏实

      坐标:武汉

      年龄:34岁

      政治面貌:中共党员

      岗位:Ameco武汉分公司综合管理分部党群专员

      疫期状态:先隔离在武汉郊区老家,后回城

      我开始紧张是在1月20日。那天,地铁上的大部分人都戴上了口罩。

      一到单位,我就接到通知,工会要组织采买员工防护口罩及消毒用品。整个上午,我到药店直采、网购都失败了,答复都是货源紧张或停止发货。无奈中,我想到一线同事在飞机维护工作中有时需要穿戴防护用品,就赶紧联系航材与采购部武汉分部的同事刘寅峰。他爽快答应下来,立刻推开手头上的事到处联系采购事宜。当天下班后,刘寅峰告诉我分公司所有协议厂家都反馈暂时缺货,但是他会继续联系,请三方代理帮忙采购。

      21日,我仍是四处碰壁采购无果。当天晚上11:30,我准备睡觉时,忽然接到了刘寅峰的电话,他高兴地告诉我终于有代理答应给我们供货了。22日,采购到的防护及消杀用品及时运到机场进行了分发,量不多但可解燃眉之急。

      22日,从部门经理那里我了解到,公司总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困难,综保部门也连夜采购了一些防护用品及消杀用品支援武汉。当晚,我们就收到了从北京随公司飞机运过来的N95口罩、消毒泡腾片及一次性手套,一线人员的防护需求有了进一步保障。

      22日下班前,考虑到员工公共交通出行有风险,分公司领导班子决定机关各部门不再全员上班,只需部分人员留守,经理告诉我第二天不用上班了。

      23日10点,武汉封城,但当时各区并没有隔离。念及在武汉远城区的老人,我和老公按计划回到了郊区老家。因此,一方面,我很幸运地与家人团聚在一起,另一方面,我又因为不能返城,无法与同事们并肩奋战在一线。但是,我通过电话采访知道很多同事谨慎而又坚定地坚守在岗位上。

      图:坚守岗位的江孝杰 国航供图

      江孝杰就是其中一位。他是一名团员干部、一名班组长,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在单位组建青年突击队时,他最早响应。疫情期间,他已多次进场保障。他总是提前达到机场,对工作准备间进行清洁、杀毒。回家后,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用酒精浑身喷洒,然后快速冲到浴室清洗衣物和身体。最后,总是不忍拒绝孩子的央求,小心翼翼地拥抱四岁和八个月大的两个女儿。

      我问他:“你觉得值得吗?”

      他坚定地说:“疫情面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用,我不能救助病人,但我做好飞机的安全维护,确保救援人员和物资快速安全就位,就觉得尽了心,尽了力。”

      而我在居家隔离时,除了一遍遍查看疫情信息外,就是进行宣传素材收集和电话采访。我跟老公开玩笑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欢新闻宣传工作,有了它,我才觉得居家隔离的生活是充实的。”

      时间滑过,为响应逐步复工的要求,2月11日我返回了武汉市区。为了能顺利返还,2月10日,我和老公拿着单位开具的复工证明函到村委会、街道办、区卫生院、区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区交管局,办理相关申请手续,回程路上,还接受了三道检查登记,才安全顺利地回到了市区。虽然回城手续有些复杂,但我心里却因为这些手续的存在而格外踏实!

      图:孟凡猛和他并肩作战的小伙伴们 国航供图

      孟凡猛:他们离家驰援武汉,每个人都是战士,我又怎能害怕退缩!

      坐标:武汉

      年龄:31岁

      政治面貌:中共党员

      岗位:国航湖北分公司地面服务部综合服务员

      2月5日,根据外交部的指示,按照民航局的要求,国航将派包机赴日本大阪接回滞留的湖北籍旅客。接到临时撤侨航班保障任务后,我们一行5人火速赶往天河机场,在科室副经理许捷的主持下召开准备会,认真梳理可能遇到的困难、解决方案,并做好人员分工。

      在距离航班落地还有40分钟时,我们开始着手准备接机前的各种工作,戴好口罩,穿上反光背心,填好接机服务工作单,并拿上对讲机,随即驱车赶往远机位。

      18点45分,CA081(大阪-武汉)航班载着223名旅客,带着日本华人华侨的爱心祝福和各界捐赠的救灾物资,安全抵达武汉天河机场。舱门打开后,我瞬间感到一股热浪涌来。海关工作人员和乘务组人员也是全副武装,做好各种防护,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见,我也不免有些许紧张。

      “请旅客将自己的资料填写完毕后,间隔下机。”前来接机的海关工作人员大声地通知大家。在CA081到达前,一架新加坡撤侨包机的旅客正在接受体温检测、入关检查。我的工作首先是办好机组人员和2名同机医生的报关手续。

      办好手续、回到舱门口时,得知因为严格检查,旅客只下来二十来人。而由于在廊桥口和检验检疫关口上下来回跑动,引导旅客,我的全身早已湿透。

      送走最后一名旅客,当航班从武汉返回北京,已是次日零时33分。回到办公室,大家早已累得精疲力尽。开车回到家已是1点多,我赶紧洗头洗澡,做好全身消毒。“怎么回来这么晚,不是只有一个航班吗?”我躲过妻子追问的眼神,不敢多看她眼中的那份担心和焦虑。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中,你说不怕那是撒谎,毕竟儿子还小,父母也要我来照顾,但我不能当逃兵,必须放下心中的忐忑。因为我要保障的是来武汉帮助我们的人,他们离家驰援武汉,每个人都是战士,他们都能舍弃小家、不计生死,我又怎能害怕退缩!

      (整理/徐志祥 刘岱)

      图:尹文华 国航供图

      尹文华: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坐标:武汉

      年龄:34岁

      政治面貌:群众

      岗位:建设开发公司工程安全员,负责项目的安全、考勤和档案工作

      疫期状态:一个人留守项目工地

      20天前,我还像平常一样,跟工地上黄色的泥土、各种安全档案和设备机械“混”在一起,工作结束后回家陪好气又好笑的女儿玩“过家家”。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爆发了,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下子没了人气儿。1月22日,我说服家人带着女儿先回黄冈,女儿临走时说“爸爸,等你回来。”1月23日,武汉封城,我知道自己回不去了,答应女儿的事情只能暂时放下。

      公司在武汉南区项目负责代建管理工作的湖北籍同事一共有3个,吴佑明和刘义都是水暖工程师。按原定计划,年初三我就可以换班了。但这场风暴,不仅冲击着我,也考验着许多家庭。吴佑明是70后,家里有妻儿老小,爱人是药店售货员,奋战在抗击疫情前线,早就顾不上家了;刘义是90后,家里上上下下都得靠他这个壮劳力。我理解他们的难处,安慰他们照顾好家人,我也会在本职岗位上,守好这片工地。

      从1月22日起,我们哥仨还有远在北京的项目经理,通过电话和微信编成了一个“云战队”。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不再只管安全和档案工作了,开始负责项目指挥部所有工作,严格执行上级单位和属地的防疫要求,做完工地全面消毒之后,还要提前准备复工之后的方案,这种责任感是前所未有的。

      今天是2月12日,是我一个人在工地上的第22天,刚开始的紧张情绪和应对各项工作的手忙脚乱好像已经变得很遥远了。这段时间,武汉雨水挺多,担心排水不畅对基坑带来隐患,我每天在工地上走好几遍,看看基坑支护的变化情况。有时我得拿着铁锹,如果有基坑底排水不畅就用铁锹铲开,经常弄得自己身上又是水又是泥,不过没关系,项目安全我心里就安全,责任让我成长了。

      让我心里更加安全的,是建开公司机关、公司所属工程项目管理中心、旁边公司所属物业武汉分公司筹开项目以及国航湖北分公司的同事们,我的微信和电话,都被他们“塞满”了。国航湖北分公司的同事常担心我消毒水不够用,工程项目管理中心和机关的同事想办法给我买口罩,总包单位新七建设集团也协调了好些防护消毒物资送到项目上来。

      这场疫情,也让我感受到了陌生人的温暖。机场公安局公共区派出所的王警官在项目工地全封闭之后,了解到我出不去,就联系派出所食堂的员工帮忙买了菜,隔三差五提过来放到门口,有一次连钱都不收,放下菜转身就走了。

      现在,虽然我一个人值守在项目上,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相信,寒夜终将过去,武汉一定能赢,中国一定能赢。

      (整理/唐瑭)

      图:肖月明 国航供图

      肖月明:我们的工作,不就是为了让他们飞得更安心吗?

      坐标:北京

      年龄:31岁

      政治面貌:中共党员

      岗位:国航运行大楼物业监管负责人

      疫期志愿工作:协助完成前期的消毒工作,帮助完成机上配药,拍摄与记录武汉包机的航前防疫物品的配送与航后消毒工作。

      按照综合保障部的部署,从1月23日(腊月二十九)开始,我要对主要负责的运行大楼开展全面的消毒工作,大厅、卫生间、电梯、空调滤网……全面覆盖。楼不算大,但由于很多部门是24小时工作,人员密度非常大,盯紧消毒清洁频次就是我们的工作重点,并且做一些诸如如何洗手的服务提示。同时,公司在楼内召开应急会议的数量迅速升高,从腊月二十九到年初三,每天平均六到八场,公司各部门的值班领导都有进出,每次会后的消毒工作也是重点工作。

      AOC大厅外在正月初一那天最先设置了测温岗位。这既要统一出入口设置,也要满足楼宇消防疏散的需要,为此,我确实想了很久,楼上楼下转了几圈才想到解决办法。而紧跟着,按照公司及综保部的要求,进入楼宇人员都需要测温。为此,人员车辆的出入口更多了,还要规避测温枪在室外环境下的工作异常,没别的办法,只能到每个通道、每个出入口去看、去试,才能既满足防控要求,又满足大家工作的正常需要。最开始的那几天,我和各个楼物业监管人员一样,每天就是楼上转完楼下转,盯消毒,寻死角,找问题,找解决办法。

      还是过年的那几天,需要配送口罩、手套等防疫物品的航班增加了,而机上配药也是我们综保部物业管理中心的工作职责。看着身边的同事从“三班倒”变为“两班倒”,党总支发出了命令,让我们做好准备去支援。没有一个人说不,有的同事当即就说:“我身体健康,而且有证件能进控制区,随时听候组织召唤。”

      我也坐不住,安排好运行大楼的工作后,就跑去帮助机上配药,找合适的事情来干:完成航班和配送的数据整理,按照宽窄飞机的空勤人员数量对口罩、手套等防疫物品进行重新计数、分拣、打包,帮忙配送,帮大家拍照记录一下工作状态。就这样,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从最初的忙乱到后来的紧张而有序,没有一个航班出现配送失误。

      进入二月,各项工作都趋于稳定,一个更加艰巨的任务分配给我,那就是作为通讯员去拍摄与记录武汉包机的航前防疫物品的配送与航后消毒工作。实话说,听到任务的时候我确实有点担心,风险有点大啊。但转念一想,我们的飞行员、我们的乘务员,风险不大吗?我们的工作,不就是为了让他们能飞得更安心吗?况且,我是党员,组织需要,坚决执行!而家里人也很支持我,我爱人看看我,再看看三岁的孩子说:“爸爸又要走了,快和他说,保护好自己,别把病毒带回来。”

      图:肖月明跟随消毒师傅进行采访 国航供图

      我戴好手套、护目镜与口罩,穿好防护服,与消毒师傅到达了机坪。我问他,你不害怕吗?他说:“做几回就不怕了,当然自己也要注意安全,总要有人来做不是吗?”

      回想疫情以来的这些天,因为工作需要,我接触到了很多在后方默默支持的岗位,是啊,这些事情总要有人来做不是吗?我们多想一些,多做一些,他们才会飞得更安心,对吗?

      图:张浩然 国航供图

      张浩然:地无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有抗“疫”之责

      坐标:杭州

      年龄:24岁

      政治面貌:共青团员

      岗位:国航商委杭州营业部客户服务一级售票员

      疫情面前,每个人都是守卫者,我们这些杭州营业部的机场一线员工,也不过是众多逆行者中的一部分。

      随着杭州市确诊患者从无到有,从一个到一百多个,机场柜台的客票业务也越来越多,旅客的退票量达到了顶峰。此时,说实话,我也有点害怕,但我清楚,这正是考验我心志和专业的时候。考虑到很多同事上有老下有小,而我是男生又年轻,所以我主动放弃休假,申请加入一线工作。原以为父母会不同意,结果却是非常支持,但我也发现了我们之间的变化,从之前几乎不怎么通电话,到如今一天至少一个电话,我感受到的是父母的支持,更是那颗担忧我、爱我的心。

      随着公司应急措施的不断出台,我的心里越来越踏实,旅客的情绪也越来越平稳。一些国家开始限制中国公民入境,旅行社的旅游产品也全线暂停。太多的戛然而止,太多的应急政策,带来的影响接踵而至。多个正在泰国旅行的团队联系杭州营业部,希望可以更改日期,早日回国。营业部销售值班人员联系到正在萧山机场售票处值班的我,我与客运销售人员核对了所有旅客的返程日期和重要信息,快速换开每一张客票,确保每位旅客都可以第一时间回到祖国。

      2月1日,美国发布新政策--从2月2日下午5点起,以往14天内曾在中国旅行的外国公民禁止入境。多数着急返回美国的旅客来到柜台寻求改签,希望能够在2月2日下午5点前返回美国。我仔细聆听每位旅客的诉求,其中一对母子让我印象深刻,他们原定8日返回旧金山的学校,受疫情影响不得不提前。而我在系统中查询后发现,8日前前往旧金山的客票都已售完,无法改签,他们非常焦急。我主动为他们寻找其他的解决方案,很快,我在系统中发现当天北京前往洛杉矶的航班还有余座,于是建议他们先去洛杉矶,确保入境美国。他们听取了我的建议,并表达了感激之情,那一刻,我也感受到了疫情来临时坚守一线的价值所在!

      图:马铭涓 国航供图

      马铭涓:我感受到了集体面对疫情时爆发出的力量

      坐标:成都

      年龄:24岁

      政治面貌:共青团员

      岗位:国航西南营销中心成都电话中心一级销售员

      今年是我入职西南营销中心成都电话中心以来度过的第一个春节,也将成为我记忆中最不可磨灭的一个春节。由于疫情的快速发展,从1月20号开始,咨询退票的旅客越来越多,大家都着急地想了解机票的退改期政策。每日电话接入量暴增,坐席区电话铃声不断,每通电话结束后紧接着下一通,我们不停地为旅客解释客票的改退规则。随着疫情的发展,紧跟民航局下发的文件,公司关于机票的退改政策也在实时更新。大家每天上班前,先要学习理解新政策,以便可以更好地给旅客传达和解释与疫情有关的客票退改情况。

      从内心里讲,疫情爆发时,看到高居不下的电话等待量,我是有些恐惧的,担心解释不好造成旅客情绪不佳,或者担心有的旅客会对我们的服务进行质疑。但是我换位思考,如果我是旅客,在等候了十几分钟后,当有人接起我的电话,心情确实是焦躁的。想到这里,我的心情也从担忧转变为坦然,为旅客解决客票问题,是我们电话客服存在的意义,只有直面困难,才能无惧于心。

      这段期间,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一通电话发生在通宵夜班时。在连续帮一位从事客票代理工作的先生改了近四小时的机票后,我的嗓子已经嘶哑了,只能多喝水,尽量低声慢慢讲话。这时,我接起了一位女士的电话,她也是一位代理,她开口就说:“您好,您辛苦了,我这里有很多很多张票需要改,真的拜托您了。”我能猜想到她已经等待了很久,真心希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帮她多处理几张客票。期间,她几次让我休息一会儿,多喝些水。后来,她直接说:“女士,您少说话,我和您核对行程时间,您改好,我这边可以马上能够核实是否正确的,您放心改。”我的心里涌出一股暖流,非常感谢她的理解。

      疫情期间,领导也非常关心我们,每天都在群里询问我们的情况,为我们一线员工提供便利,我感受到了电话中心在面对疫情时爆发出的力量。

      图:刘丹 国航供图

      刘丹:为了旅客的安全,我们义不容辞

      坐标:重庆

      年龄:33岁

      政治面貌:群众

      岗位:国航重庆分公司地面服务部客运室国际保障组

      晚上到家,一进家门,立刻全身消毒,然后,摘下口罩、眼镜、手套,脱下制服,放入洗衣机再加放消毒洗衣液浸泡,用免洗洗手液洗手后,才开始洗漱。终于可以躺在床上时,已是凌晨三点半。这是最近一段时间晚班的常态。

      昨天的晚班,我接送的三个航班里都有到过湖北的旅客。每次听到这个信息,我们都会全副武装,先将自己保护好,然后配合卫检部门请旅客下机作进一步排查。与此同时,其他旅客需要在客舱等待。这样的流程大大增加了工作量,但为了旅客的安全,我们义不容辞。

      昨天晚班时,遇到了在候机大楼喷洒药物消毒的同事,他们需要通宵达旦的工作,当有航班进港,他们都要从飞机落地等到下客完毕,再到飞机上喷洒药物。而与我进行工作交接的乘务组和机组也需要熬更守夜,不同的是,在机上陪同旅客的几个小时里,他们要定时广播,传达防疫知识,比平时更频繁地询问旅客是否有饮水需求等。我听说,有同事为了安心工作,把自己与孩子隔离开来;还有原本要回家过年的同事,在疫情来临时,毅然留在了岗位上……

      最近的晚班,我都会提前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先休息,可是每次凌晨到家,一开门就能看到灯亮了,妈妈会站在我面前,问:“饿了吧?给你煮个荷包蛋吧?”或者就是:“想不想吃牛肉面,今天我弄了牛肉酱……”我很愧疚,这要是平时,她早就睡熟了。我速速回了句:“妈,我不饿,你快去睡了。”转过脸,那两颗泪珠便不听使唤……

      这两天,我总在想,身边有那么多自信的笑脸和坚定的眼神,包括我的妈妈,我们一定会打赢这场仗。让我们一起努力,一起为春天的到来加油吧。

    1荐闻榜

    (供稿: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宣传部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