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政府、企业、防疫、航司联动,包机打通2500公里复工路

 2020-02-21 来源:棱镜 作者:罗松松  [投稿排行榜]
2020-02-21 11:34:57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2月18日,下午6点07分,经过三个小时的飞行,云南昆明起飞的9C8828次航班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

      这是由浙江省湖州市政府掏钱买单的包机专线,承运方春秋航空,机上180名乘客来自云南,他们是湖州当地两家公司的员工。

      浙江、江苏、广东等地政府陆续出台政策,简化复工审批流程,在税费和金融上给予一定的优惠和支持。

      考虑到交通管制等因素,一些经济实力较强的地方直接组织包车、包铁路专列、甚至是包机将员工统一接回工作地。

    1

      这背后是用工企业、地方政府、防疫部门、运输单位之间的多方联动,顺势拉开了新一轮“抢人大战”的序幕。

      对于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企业来说,这是一场“复工”及时雨。

      2500公里返岗路

      吴兴是湖州市一个行政区,户籍人口45万,经济产值在该市排名第二,2018年GDP达到547亿元,其中第二产业占比约为40%。

      2月6日,吴兴区出台疫情防控期间重点企业(项目)开复工“白名单”制度,确定复工条件。

      2月9日、10日,吴兴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人社局”)的工作人员走访了金洲管道和栋梁铝业两家公司,获悉他们一共有180名云南籍员工因交通问题无法返岗,并且集中在云南省红河、曲靖、文山三个地区。

      目前来看,西南地区受疫情影响较轻。根据当地卫生部门的统计,截止2月20日24时,云南和贵州两省累计确诊的病例分别是174例和146例。

      金洲管道是A股上市公司,拥有员工约1800名,2018年收入超过48亿元;

      栋梁铝业是上市公司万邦德旗下全资子公司,员工人数1800多名,2018年收入超过143亿元,同样是当地不折不扣的纳税大户。

      “这类企业虽然已经复工,但因一些工人没能到岗,生产线无法完全运作起来,于是拜托我们和交通、防疫部门沟通,把工人运回来。”吴兴区人社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棱镜》。

      金洲管道一位负责人告诉《棱镜》,2月11日该公司正式复工时,实际到岗人数600多名。

      2月16日,湖州市政府出台更具体的复工激励政策,包括设立不少于1亿元的补助资金,对企业新招员工,给予1000元/人的一次性生活补助。

      尤其关键的一条,如果企业统一组织外地员工包车返回的,费用由政府全额补贴。

      “考虑到浙江与云南相距2500公里,开车需要两三天时间,而且需要经过一些重点疫区,可能碰到交通管制问题,最后确定了包机方案。”上述人社局工作人员告诉《棱镜》。

      综合考虑成本与时效等因素,吴兴区确认春秋航空作为包机承运方。这是国内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旗下机型是清一色的空客A320,客舱最多可以容纳186人。

      吴兴区还委托一家名为“知猫”的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充当云南“地接”,负责统一将工人送到昆明机场,确保他们登机前全部接受健康检查。

      “2月17晚,载着员工的大巴开到曲靖,我们赶紧让织里镇政府(金洲和栋梁两家公司所在地)向曲靖政府发函,经过一番沟通,大巴上了高速,然后开到昆明。”上述人社局工作人员表示。

      登机之前,这批员工按要求在手机上申请了湖州健康码。

      根据浙江省规定,申请并获得“绿码”的务工人员抵达浙江后无需隔离14日,直接上岗。

      2月18日18时许,包机抵达上海,吴兴区统一安排大巴将他们送到湖州。

      当大巴抵达湖州高速路口时,这些员工再次接受体温检测,同时吴兴区政府给他们送去一些生活用品以及必备的防疫物资,包括口罩和消毒水等。

      2月18日21时许,大巴开进吴兴区人民医院,让这些返岗人员免费接受核酸检测,确保都是阴性之后,进入企业宿舍休整。

      “为保险起见,这些员工需要居家观察三天,我们再视具体情况安排他们返岗。”金洲管道的内部人士透露。

      截止2月19日,金洲管道返岗员工达到1000人,产能恢复到往年同期的60%左右。

      “包邮式”求才

      湖州市吴兴区的做法是全国复工的一个缩影,预示着新年第一轮“抢人大战”的开始。

      作为劳务输入大省,广东、浙江、江苏等东部沿海地区在“抢人”方面十分积极。根据百度地图的实时数据,上述三个省份的人口迁入数量占全国人口迁徙量的35%左右。

    1

      以民营企业众多的浙江为例,杭州、宁波、台州、湖州、义乌、海宁、嘉善等地想方设法从全国各地免费接员工返岗,而且还对新来的务工人员进行一次性补贴,被网友调侃为“包邮式”求才。

      2月16日,义乌市政府发文,明确企业包车补助、自行返岗人员补贴等政策。

      具体而言,2月22日前通过高铁、客运汽车方式抵达义乌的员工,车票费用全额补贴,2月23日-29日抵达义乌的,减半补贴。另外,对老员工带新员工来义乌的,同等享受上述补贴政策,初次求职人员可以享受三天免费食宿。

      义乌市政府表示,2月16日以来,他们已经发出97辆就业大巴前往河南、安徽、江西等地组织员工返岗,预计可以接回3200名务工人员。

      湖州市吴兴区人社局向《棱镜》介绍,2月18号,他们组织大巴从四川省青川县接来一批务工人员,其中一半是老员工,另一半是老带新。他们接下来计划发出50多辆班车,预计接返员工1500人。

      “这次各地补贴的力度都很大,抢人大战已经开始了。”吴兴人社局内部人士表示。

      根据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公布的数据,截至到2月18号,浙江各地通过包车、包机、包专列的方式,接回贵州、四川、安徽、云南、河南等省的务工人员2.18万人。

      包机需求旺盛

      2月16日,总部位于杭州的长龙航空GJ8025次航班载着154名嘉善县务工人员,从四川广元机场抵达杭州萧山机场,成为疫情期间第一家完成返岗包机的航空公司。

    1

      在这之后,包括国航、东航、南航、海航在内的航空公司都推出定制包机服务。

      疫情期间,坐飞机理论上是一种更安全的出行选择。

      1月30日,在国家卫健委的新闻发布会上,民航局飞行标准司司长朱涛表示,飞机客舱空气每两到三分钟置换一次,每小时置换20到30次。飞机通风系统主要是空气上下流动,不是前后流动,这种循环方式可以有效降低病毒在飞机上扩散蔓延的可能。

      东航介绍,2月18日晚到19日晚一天时间内,多个企业和社会团体与他们确定了60个国内外包机的意向,包括贵阳-杭州、上海-喀什、上海-曼谷、迪拜-浦东等航班。

      2月18日,山东航空发动全国30多个营业部主动和当地政府及企业对接。

      而且,“打电话来咨询的人一直没断过。”山东航空一位内部人士对《棱镜》表示,推出包机服务一方面是为解决企业的复工需求,另一方面也可缓解新冠疫情期间公司因大量航班停飞导致的经营压力,“不以赚多少钱为目的。”

      航空运输业是典型的重资产行业。

      以东航为例。年报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东航的机队规模为719架,整个上半年营业成本为1024亿元,其中飞机折旧、员工薪酬、飞机修理和经营租赁费四项成本支出为206.9亿元。

      根据《棱镜》估算,一架飞机停工一天至少损失十多万元。航空公司适时推出包机服务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现金流,减少损失。

    1荐闻榜

    棱镜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