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围堵高科技产业,美国或断供C919发动机,中国大飞机项目危机四伏

 2020-02-19 来源:微信 作者:出行一客 施智梁团队  [投稿排行榜]
2020-02-19 10:22:51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华尔街日报》称,美国政府正准备推动一项提案,阻止通用电气继续为中国商飞C919客机提供发动机,原因是中国会逆向仿制发动机。

      中国外交部2月18日回应称,如报道属实,美国政府内的这些官员对科学技术无知,对市场原则藐视,对中国发展恐慌。这是美方以政治手段破坏中美商业合作,对中国进行无理打压的又一例证。

      通用电气回应称,通用电气在过去数十年来,一直为全球市场提供产品和服务。目前,我们正积极与美国政府沟通,以获取C919发动机的出口许可证。通用电气也始终与全球各地的监管机构密切合作,履行职责。

      大约一个月前,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中国在农产品和能源产品上提供了价值2000亿美元的购物清单,这也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在关税及其他对中国的经济管制措施稍告一段落;相反,特朗普政府试图减缓中国高科技产业领先优势的步伐却在加快。

      2020年2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发表其任内的第三份国情咨文。主题是“美国的伟大回归”(Great America Come Back),围堵中国高科技产业的发展被视为美国的“伟大回归”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中国C919客机正在处于验证试飞过程中,预计2021年实现商业首飞。通用电气和赛峰集团的合资公司CFM是C919客机唯一发动机供应商。一旦断供,同济大学航空力学学院教授沈海军对出行一客表示:“情况很糟糕。”

      阻断唯一动力

      为了遏制中国科技崛起,美国政府利用航空产业优势再次痛下杀手。

      目前全球只有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四国有航空发动机的全制造能力。其中美国制造势力尤为强劲。

      全球三大主流民用航空发动机供应商分别为通用电气、普惠公司和罗罗公司。前二者皆为美国公司。通用电气和普惠公司把持了全球单通道客机的发动机供应,英国罗罗公司目前只供应双通道客机发动机。

      中国商飞研制的C919客机选择了CFM公司最新发动机系列LEAP1。CFM公司是通用电气和法国赛峰集团各持股50%的公司。

      同时,LEAP1-1C是C919客机唯一发动机型号。全球选择LEAP系列的还有波音737MAX和空客A320neo。

      CFM公司LEAP项目总监刘晓粤曾向出行一客介绍,LEAP系列发动机的核心机由通用电机负责生产,组装完成后,运往法国由赛峰公司组装风扇等。再运回美国进行测试。测试完成完后运至法国完成质量文件,最后从法国空运至上海。

      因此,美国一旦通过相关提案,沈海军表示,通用电气如不能提供核心机等产品,相关发动机也就无法出口了。

      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政府担心CFM向中国出口LEAP1-1C喷气发动机,后者正被用于中国ComacC919喷气客机的研发,中国可能会对这些由CFM生产的发动机开展逆向工程,从而让中国得以打入全球喷气发动机市场,并损害美国的商业利益。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通用电气反对这一提案,称模仿CFM发动机的先进制造技术比一些政府官员所认为的要难得多。实际上很多业内人士指出,CFM发动机在中国已经投入使用多年,中国制造商如果想进行逆向工程,现在去阻止已经晚了。

      通用电器自2014年以来一直获得LEAP发动机的出售许可,上一次取得许可是在2019年3月。

      在沈海军看来,美国此举在于打压中国民用客机行业。竞品737MAX出现严重设计问题后,中国可以有大量市场空间。民用客机是美国制造业中最为倚重的行业,因此要采用各种手段打压竞争对手。

      2019年初,美国就为了制裁俄罗斯断供了相关关键材料,致使俄罗斯单通道客机MC-21发展出现瓶颈,商业首飞被推迟。

      自主能否提前供上,不得而知

      目前中国民机项目已进入关键时刻。

      2019年12月27日,C919大型客机106架机从浦东机场起飞,经过2小时5分钟的飞行,在完成了30个试验点后返航。至此,C919大型客机6架试飞飞机已全部投入试飞工作,项目正式进入“6机4地”大强度试飞阶段。

      2019年以来,C919大型客机104、105、106三架机相继投入试飞。101-105架机正分别在上海浦东、西安阎良、山东东营、江西南昌等地开展试验试飞,4地并行协同,试飞效率不断提升,多地飞行组织保障能力经受住了考验。

      与此同时,C919大型客机的各项验证试验全面铺开。自主研制的正常控制律取得突破并通过试飞验证;首次在国内完成机翼防冰冰风洞试验,填补了国内模拟结冰防冰试验的空白;全机静力试验机试验大纲规定的最后一个项目在2019年11月30日完成,意味着取证前C919大型客机静力试验机承担的所有静力试验全部完成。

      此外,C919大型客机的各项生产工作正同步开展,运营支持体系获局方认可。02架全机疲劳试验机完成制造,首批交付飞机零组件开工投产,系统和结构订单正在发放。

      C919配适的LEAP1-1C发动机已经在2016年完成适航验证。通用电气提供了13台LAEP1-1C发动机给中国商飞试验。

      如果此时断供发动机,C919项目周期将被拉长。因为全球能提供现成单通道客机发动机的公司均为美国公司,美国政府能对通用电气下禁令,必然也能对普惠公司下达禁令。

      罗罗公司有意重返单通道客机发动机生产。然而罗罗公司表示,相关发动机将在2021年开始地面测试,并将在十年内提供使用。俄罗斯方面也在研制PD-14发动机。

      中国方面,中国航发商用航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国航发商发”)担任了中国民用航空发动机生产任务。

      中国航发商发目前已完成验证机全部设计工作,正在开展零部件试制和试验工作。该款发动机预计于2025年服役。

      媒体预计禁止出口发动机问题将在2月20日美国政府跨部门会议上、及2月28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内阁成员的另一场会议上讨论。跨部门会议的议题是讨论对美国向中国技术出口的限制严格程度。

      C919项目能否如期完工的命运将在上述会议上得出。

    5荐闻榜

    微信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