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谁主美兰机场控制权?

 2020-01-13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余燕明  [投稿排行榜]
2020-01-13 22:25:35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谁主美兰机场控制权?

      日前,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兰机场”)发行的10亿元2019年超短期融资券完成展期后,该公司也进行了股权变更。

      洋浦联海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洋浦联海”)将其所持美兰机场3.5%的股权,转让予海南航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辉农业”)。

      这使得航辉农业对美兰机场的持股比例增至14.46%,而洋浦联海在2007年初受让并持有美兰机场的股权近13年后,如今从该公司股东名单上彻底退出。

      美兰机场方面认为,这次股权转让对公司生产经营及日常管理等并无影响。这家企业在新近提交的债券文件里多次重申,由于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公司没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目前,美兰机场的9名法人股东里,由海南省国资委作为实际控制人的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省机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美兰机场的合计持股比例为35.75%。而直接存在持股关联的海航系企业——海航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海南航旅交通服务有限公司对美兰机场的合计持股比例为26%。

      洋浦联海与航辉农业分别受两名自然人股东实际控制,美兰机场方面称这两家企业与海航系不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人安排。而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了解,巨额投资并持有美兰机场的洋浦联海与航辉农业,其注册设立多有不寻常之处,且与海航集团存有隐秘关联。

      毋庸置疑的是,受海航集团流动性风险影响,2018年以来美兰机场的债务陆续出现违约。美兰机场在账面上所形成的大笔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应收对象集中在海航系企业。

      海航集团身影隐现

      事实上,美兰机场在2019年继续遭受流动性压力,并出现债务违约。

      虽然是非上市企业,但美兰机场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在公开市场向投资者募集了资金。

      美兰机场发行的10亿元2019年超短期融资券在2019年12月中旬临近兑付时,由于流动性紧张,该公司与投资者协商后对这笔债券安排了展期。

      2019年,海南省国资委控制的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及海航集团控制的海航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对美兰机场进行了增资扩股。

      据记者了解,海南省国资委控制的三家企业在2019年增资之前,对美兰机场的持股比例合计为28.78%,海航集团控制的两家企业对美兰机场的持股比例合计为28.59%,两者相差无几。

      由于美兰机场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且海南省国资委与海航集团间接所持股权比例相当,美兰机场方面也据此判定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但实际上,2019年增资前持有美兰机场6.43%股权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221.SH),尽管其确认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海南省国资委,但仍被视作海航系企业。

      2019年增资扩股前,洋浦联海持有美兰机场3.9%的股权,它在2007年初从海航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受让了美兰机场10%的股权,之后持股比例有所稀释。

    航辉农业在2019年之前持有美兰机场12.22%的股权,其在2014年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取得了美兰机场的股权。

      其中,洋浦联海目前由自然人股东吴丹、黄德翠分别持股55%、45%,其注册资本金仅为50万元,洋浦联海在2007年受让美兰机场10%股权的代价至少约为1.5亿元。

      而据天眼查挖掘识别的关联信息,虽然巨额投资并持有美兰机场至今,但是除此之外,洋浦联海及其自然人股东吴丹、黄德翠名下并无开展其他投资或业务经营。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尝试联系了洋浦联海工商备案信息内所载一名企业人士,对方并未否认其在海航集团任职。当记者问及海航集团相关业务时,该名人士表示“曾有参与过”,但他不愿意透露更多个人身份及公司信息。

      目前,航辉农业也由两名自然人股东——冯超、王媛媛分别持股60%、40%,其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根据美兰机场披露涉及航辉农业最近一期的财务数据,该公司资产总额为81.92亿元,负债总额为81.82亿元,净资产为1000万元,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为零。

      这意味着大笔投资并持有美兰机场的过去几年间,除了自然人股东冯超、王媛媛当初实缴的1000万元注册资本外,航辉农业的资本来源基本上是借贷。并且持有企业股权以外,航辉农业并无开展其他实际经营业务。

      同样据天眼查挖掘识别的关联信息,航辉农业的自然人股东王媛媛在2018年之前设立了上海贝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出任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上海贝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则参股投资了渤海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受海航集团实际控制的金融企业。

      航辉农业进行过一系列的工商变更,这其中包括此前它先后替换的监事黄河、杨娇。据记者查询获悉,同名的黄河在海航系任职,并出任了海航集团名下多家附属企业的法人代表、董事及高管。

      而同名的杨娇,则在上海贝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王媛媛存在交集,杨娇与王媛媛在2018年之前共同投资设立了上海贝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在同一时间从该公司退出。

      持股安排错综复杂

      除了投资美兰机场,目前航辉农业还全资持有深圳市深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信创业”)。

      深信创业与海航系一起,共同参股投资了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这家保险企业的另一名股东广州利迪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利迪”),2017年之前也是航辉农业的全资子公司。

      此外,广州利迪与广州市泽达棉麻纺织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泽达”)共同持有华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渤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金融企业均与海航集团深度关联。

      另据记者查询获悉,广州利迪与广州泽达存在关联,早年这两家企业曾是出资设立深信创业的创始股东。

      作为深信创业的原股东,广州利迪、广州泽达除了与海航系在共同参股投资形成交集以外,其还与海航集团存在其他诸多潜在关联。

      其中,广州泽达在近期与一家金融机构牵涉的信托纠纷案件里,其作为案件主体之一,与海航资本集团有限公司、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一同被列为被告。

      目前,广州泽达亦受两名自然人股东——朱文静、张志锋实际控制。根据天眼查挖掘识别的关联信息,同名的张志锋在2018年之前担任了盛唐发展(洋浦)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盛唐发展(洋浦)有限公司是海航系的核心企业之一,它的控股股东是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即海航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盛唐发展(洋浦)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海航集团的多数股权。

      尽管航辉农业对美兰机场、深信创业的股权投资均来自于借贷,但其仍与海航系企业直接产生了资金或业务往来。此前,三亚海航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将其所持一家标的企业的股权质押予航辉农业,这家地产企业受海航集团实际控制。

      这些错综复杂且隐秘的持股安排,以及为数众多的自然人股东及特殊目的企业,交织了海航集团庞大的商业网络。

      而所谓并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美兰机场,则直接与海航集团产生了频繁、巨大的关联交易。

      根据美兰机场发行2019年超短期融资券时提交的文件,至2018年9月底,美兰机场账面上形成的应收账款余额约为7亿元,其中前五名应收对象里,美兰机场对三家海航系企业的应收账款占比约为56%。

      此外,期末美兰机场账面上形成的其他应收款余额约为9亿元,其中前五名应收对象均为海航系企业,合计所占美兰机场的其他应收款比例约为77%。

      据美兰机场方面透露,也是由于海航集团流动性风险影响,从2018年以来公司债务陆续出现违约现象。

      值得一提的是,美兰机场在2019年增资扩股之前,该公司董事会共有10名董事成员,其中持股比例为55.3%的国有股份股东(包括海南省国资委所属三家企业)推荐了3名董事,持股比例为28.59%的海航系股东推荐了3名董事,而合计持股比例仅为16.12%的洋浦联海、航辉农业也推荐了3名董事。

      《中国经营报》记者已向美兰机场及海航集团方面求证了解上述洋浦联海、航辉农业与海航集团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人安排等情形,但对方均未予置评。

    1荐闻榜

    《中国经营报》

    延伸阅读: 海口美兰国际机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