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戈恩逃跑计划:不存在的乐队与被威胁的航企经理

 2020-01-08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刘惠  [投稿排行榜]
2020-01-08 10:35:49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戈恩逃跑计划:不存在的乐队与被威胁的航企经理

  图:媒体公布的戈恩藏身的大箱子 图源:澎湃

      当地时间1月8日下午3点(北京时间晚上9点),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将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他自日本逃往黎巴嫩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

      2019年12月30日,处于保释期间的戈恩从日本逃至黎巴嫩,并发表声明宣告摆脱日本“不公正的”司法体系。

      福克斯商业网(FoxBusiness)6日报道称,戈恩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将曝出自己被捕的“真相”,并供出企图陷害他的人的名字,其中包括日本官员。戈恩称,有人因反对雷诺与日产汽车合并,选择发动“企业政变”,陷害他、迫使他下台。

      日产汽车则于7日发表声明称,即使戈恩潜逃黎巴嫩,公司也不会停止追究戈恩挪用公款等“不当行为”的刑事责任。

      戈恩的“大逃亡”引起全球瞩目。关于他如何在日本警方的严格监控下逃出日本,至今仍有诸多疑点未解,外界众说纷纭。或许,戈恩会在明天的发布会上提及他出逃的原因和更多相关细节。但如果梳理此前的相关报道,也能发现,戈恩此次的“大逃亡”可能并不如我们此前想象的那么具有“传奇”色彩。

      不存在的乐队与被威胁的航空公司经理

      2019年12月31日晚间,戈恩成功出逃的消息传播开来。一个流传最广的故事版本基于黎巴嫩电视台MTV的报道展开:戈恩是在一个准军事组织协助下逃离的,这些人化装成一支乐队进入戈恩家中为其进行表演。当乐队离开后,戈恩也藏身于大号音乐器材箱当中随之消失。

      然而,据多家媒体的最新披露,戈恩的“大逃亡”并没有起初传播的版本那么戏剧化。

      《华尔街日报》1月6日报道称,并没有什么乐队上门演奏,戈恩是独自走出家门,再乘坐新干线、转乘出租车,藏身于一个超大号的黑色箱子中逃避安检,搭乘私人飞机经土耳其逃往黎巴嫩。

      日本共同社6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通过排查监控录像获悉,戈恩2019年12月29日下午2点半左右独自一人离开位于东京都港区住所,前往港区某酒店与两名男子会合。下午4点半左右,戈恩一行人从品川站乘坐新干线前往大阪。

      2019年12月29日晚上7点半左右,三人离开新大阪站,乘坐出租车前往大阪关西机场附近的酒店。同日晚上10点左右,两名男子走出酒店,并搬运有两个大箱子,戈恩的身影没有出现。据猜测,戈恩藏身于其中一个箱子。

      《华尔街日报》公布了据信为戈恩藏身的黑箱子的照片,箱子底部钻了排气孔供其呼吸。在另一个箱子中放有音响设备,作为掩护。到土耳其为止的途中,至少有两名曾在美陆军特种兵部队“绿色贝雷帽”服役的民间保安公司人士与戈恩同行,协助其逃亡。

      日本富士新闻网(FNN)6日报道称,戈恩藏身的私人飞机从关西机场出发前,由于上述两个定制的箱子尺寸过大,无法进入X射线安检仪,最终没有经过开箱检查就直接运上了私人飞机。

      据信载有戈恩的私人飞机于2019年12月29日晚上11点10分从关西机场起飞,经停土耳其,于30日进入黎巴嫩。而带着戈恩逃离日本的飞机来自土耳其私营航空运营商MNG公司。

      据土耳其报纸《Aksam》和《自由报》的报道,MNG公司的TC-TSR喷气式飞机在飞抵大阪关西机场时,携带了两个定制的音响设备箱,飞机上还有两个美国前特种兵成员。MNG公司的经理柯塞曼承认,他因受到威胁参与了协助戈恩出逃。柯塞曼在声明中说:“我很害怕,我在机场把一个人从一架飞机转移到另一架,不知道他是谁。”

      MNG公司3日承认,该公司的两架飞机被非法用于戈恩逃亡,一名雇员伪造记录,戈恩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任何与航班有关的文件上。两架私人喷气式客机中,一架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飞往日本大阪,又从大阪飞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另一架从伊斯坦布尔飞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与此同时,日本方面没有戈恩的出境记录;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卢也称没有发现戈恩过境土耳其的任何记录;黎巴嫩外交部则表示,戈恩是合法入境。

      共同社6日称,日本检方正以涉嫌违反《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为由,与日本警方和出入国在留管理厅携手调查戈恩出境的经过和协助者。

      戈恩使用何种文件入境黎巴嫩仍存在疑问。戈恩在日本的法律团队强调,他离开日本时,日本当局还保管着他持有的巴西、法国和黎巴嫩三本护照。

      一名黎巴嫩官员此前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戈恩入境时使用的是带有他名字的法国护照。日本广播协会(NHK)2日报道称,戈恩使用的或是备用的第二本法国护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为戈恩打造出逃计划的团队由国籍不同的10-15人组成,他们共到日本踩点20多次,调查了日本至少10个机场,最终选定安检薄弱的大阪关西机场出境。

      一人策划的逃亡还是家人协力的计划?

      法国《世界报》2019年12月31日报道称,戈恩出逃计划由妻子卡罗尔拟定,她与戈恩一同搭乘私人飞机逃离。另有多家媒体报道,卡罗尔参与了逃亡的策划。

      1月2日,戈恩经由律师发表声明,否认家人参与出逃计划。他在声明中说:“媒体报道说我的妻子卡罗尔和其他家人在我离开日本一事中发挥作用,这是假的。我独自一人筹划离开。”

      戈恩抵达黎巴嫩之后,卡罗尔向媒体表示,两人的重逢是“我人生中最好的礼物”。她没有对自己被指参与逃亡行动的说法置评。较早前,她曾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我想要我丈夫回来,我想要他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他是无辜的。”

      然而,戈恩的家人可能早已知道他的出逃计划。据共同社6日报道,戈恩的女儿在两三个月前在东京都港区对与戈恩全家关系很好的一位友人透露,“父亲即将成为自由人”。另据路透社报道,戈恩的逃亡是从3个月前开始计划的,这与戈恩女儿与上述友人交谈的时间基本吻合。戈恩女儿有可能事前已经知晓了计划的一部分。

      1月7日,日本东京地方检察厅向卡罗尔发出逮捕令。共同社报道称,对卡罗尔发出逮捕令的理由是涉嫌作伪证。

      戈恩现年65岁,黎巴嫩裔,出生于巴西,获得法国和黎巴嫩国籍。2018年11月,戈恩在东京首次被捕,面临日本检方漏报巨额收入、向日产转嫁个人投资损失等4项指控。但戈恩对这些指控一概否认。

      自被捕后,戈恩为取得保释总共缴纳了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615万元)的巨额保释金。第一次保释是被关押四个月之后,2019年3月6日,戈恩在缴纳10亿日元巨额保证金后获得保释。同年4月4日,戈恩再次被捕。4月25日缴纳5亿日元保证金后,戈恩获得第二次保释。日本法院原定2020年4月开庭审理戈恩一案。

      东京地方法院对戈恩的保释附加了非常严苛的条件:保释期间,戈恩必须待在东京,交出护照,被监控住所,出行须有警方、检察厅、企业方面三名代表陪同,不得在未经法庭特别许可的情况下与黎巴嫩籍妻子会面或通电话。如果他需要使用计算机,就必须在上午9点至傍晚5点的时间段内到律师办公室去使用,但不能接入互联网或使用电邮。

      2019年10月,戈恩的律师团向东京地方法院提交了主张完全无罪的书面文件。

      2019年12月24日,在律师知情的情况下,戈恩曾与妻子进行了长达1个小时的通话。戈恩的律师弘中惇一郎告诉媒体,戈恩是在他的律师事务所与妻子通了电话,他2019年12月25日最后一次见到戈恩。

      2019年12月31日,戈恩发声证实他已经身处黎巴嫩,并称,“不会再被人为操纵的日本司法系统挟持。在日本司法系统里,充斥着有罪推定、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剥夺的情况。”

      黎巴嫩当局2日接到国际刑警组织(ICPO)应日本请求而发出的要求拘留戈恩的“国际逮捕通缉令”。黎巴嫩看守政府司法部长阿尔贝·塞尔汗2日表示,黎方将按照国内法律程序处理此案。

      日本和黎巴嫩之间没有引渡条约。如果黎巴嫩政府不同意,戈恩就不能被引渡回日本。NHK1月6日报道称,两国政府预计将就引渡戈恩“进行攻防”,但黎政府只要不改变戈恩合法入境的判断,把戈恩引渡回日本的可能性将很低。

      此前,黎巴嫩外交部于2019年12月31日发表声明称,戈恩为合法入境黎巴嫩。黎巴嫩公安总局也确认戈恩“在黎巴嫩境内不会面临任何法律诉讼”。

    1荐闻榜

    澎湃新闻网

    延伸阅读: 关西机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