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民航资源网>>民航专业文章

“韧性”——飞行员最应关注的技能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刘凡 2020-01-06 13:59:05 我来说两句(0)

专业分类飞行 文章编号】2-2020-0004

  

  一、什么是“韧性”?

  多年以来,国际民航业对飞行员在“风险管理”及“压力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持续的训练与研究,2016年,EASA(欧洲航空安全局)在其法规条款GM5ORO.FC.115以及AMC1ORO.FC.115(f)(3)中针对CRM(机组资源管理)培训又首次提出了关于飞行员“Resilience”能力开发的具体要求。就飞行员而言,“Resilience”可能是他们在日常航班运行过程中为应对突发特情所最需要关注的一项技能。

  “Resilience”一词在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中被定义如下两层含义:①人或物在遭受诸如冲击、伤害等令人不安的感觉后迅速恢复良好状态的能力。即“适应力”或称为“韧性”。②物质或物体弹回形状的能力;即:“弹性”,如“尼龙具有出色的耐磨性和回弹力”。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心理学家在与一些有心理障碍成员的家庭打交道的过程中发现,尽管同一家庭中的兄弟姐妹成长于相同生活背景,但兄弟姐妹的成长能力却又有所不同。比如其中一个兄弟姐妹会遵循其父母的生活及行为模式成长,然而另一个则可能会以其它方式打破这种模式并创造出更好的生活,这种出现在同级兄弟姊妹中的变化被心理学家们称为“适应性或韧性”。

  “韧性”是一种压力下复原和成长的心理机制,指人类个体面对丧失、困难或者逆境时的有效应对和适应。“韧性”不仅意味着个体能够在重大创伤或应激之后快速恢复最初状态,还意味着在压力威胁下能够顽强持久、坚忍不拔。“韧性”更强调个体在挫折后能够成长和新生。

  就飞行员技能而言,“韧性”更多地体现为:“成功应对高水平挑战和变化并在压力或创伤事件后反弹的能力。”

  二、“韧性”的作用

  大量的案例表明,“韧性”使人类个体在黑天鹅来临时(逆境中)表现的比他们想象中的要更好。

  比如哈德逊河紧急迫降事件表明,尽管存在巨大的时间以及高负荷压力,并且机组所执行的SOP程序和QRH(快速检查单)与实际情况有所不同,然而面对飞机双发失效这一突发事件,萨利机长及其机组人员彰显了极强的应变能力,最终以镇定有序的“韧性”处置能力成功挽救了机上所有人员的生命安全。

  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以800公里时速在近万米高空飞行时因驾驶舱挡风玻璃突然爆裂脱落,副驾驶半身被瞬间吸出窗外,急剧变化的压力不仅对机舱内人员耳膜造成巨大伤害,而且近-40℃的低温也对飞行员的身体造成冻伤。在驾驶舱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无线电失灵而只能依靠目视飞行操作的恶劣环境下,机长刘传健组织机组克服低温、低压、大量仪表失灵等困难因素的不利影响,以顽强的“韧性”将机组人为因素的作用发挥极致,带领全机128人最终安全返航,从而被认为创造出世界航空史中的“史诗级壮举”。

  萨利机长与刘传建机长均是以军队退役飞行员的身份加入民航而执飞商业客机的,军队飞行员是为应对高风险高强度的空中战时需求而来,对其招飞、体检(含身体及心理方面)及政审等方面的要求较高,军队对飞行员成长过程中所投入的训练不计成本与代价,往往需经过近70%的高淘汰率才使得一名飞行学员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军队飞行员。萨利机长与刘传建机长在经历上述筛选与磨练而最终成为一名优秀的空军飞行员后,应该讲其“韧性”能力较强,在心理素质、体能抗压与特情处置等方面更为全面。

  现今每天有近十万架次的民航飞机满载着旅客及货物安全顺畅地运行于世界各地,同以往相比,民航安全指标的大幅提升除了受益于新技术应用以及飞机可靠性因素的提升外,飞行机组人员“韧性”能力的提升也在其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回顾过去几十年来国际航空业的发展,尽管各种逆境、挑战和变化给民航业带来了些许的阴影,然而从发展的眼光还是不难看出,一代又一代的民航飞行员经过不断的代际传承与磨练,逐渐表现出了很强的适应力:无论是在职业理念、个人习惯、工作作风、体能技能等以各种形式经历着各种变化和挑战,并不断适应着身边的环境与世界(即使许多人以牺牲家庭的团聚为代价)。

  三、“韧性”的产生过程

  人类在面对突发状况时的不良反应一般表现为以下3种:

  1、愤怒情绪的爆发。

  2、对颠覆性变化感到沮丧而消极应对。

  3、被负面情绪淹没,变得麻木,无法做出反应。

  从大脑的角度来分析,上述不良反应可能与“战斗、逃跑或僵化”等压力反应相关。一般而言,受压力影响的三个重要脑区分别是杏仁核、前额叶皮层和海马体,它们是记忆、执行功能和管理情绪的中枢。

  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本能反应被保存在我们的基因中(Fight,Flight or Freeze Response简称3F反应或逃避反应),当人在遇到危险时(如前方路上有条蛇,一个不认识的又高又大的动物)3F反应会瞬间启动,通过一系列的神经反应与激素分泌(如肾上腺素),让我们有更高的警觉性和觉察能力,同时爆发出更多的力气去对抗、逃跑或因害怕而被吓呆僵住。

  这套警报系统主要由大脑的杏仁核调控,这一本能系统旨在识别危险,使我们的身体做出反应。然而该预警系统有时会发生故障而导致错误警报的发送,当它正常工作时,它会在真正危险来临时发送信号,而如果过于警觉、担忧和恐惧,则会导致在判断和决断时因负面情绪的影响而偏离理性。

  前额叶皮层负责控制大多数认知的过程,以保证复杂行为被有序、适度执行,在“韧性”较差的群体中我们可以看到,由于神经反应与激素分泌保持更长时间的活动而引起持续威胁的错觉,从而关闭了理性大脑及前额叶皮层。在“韧性”较强的群体中我们虽然看到的是相同的激素释放,然而当威胁消失时这些激素会随之消失的更快,这意味着个体可以更快地开放前额叶皮层,从而更容易地促使个体理性解决问题使“韧性”得到积极反弹。

  海马体在我们的理性思考,记忆和解决问题中发挥着作用,它有助于抑制与恐惧和愤怒相关的杏仁核劫持,耶鲁大学医学院曾对高“韧性”和低“韧性”人的大脑进行了一项研究,结果显示,高“韧性”人的大脑更容易发生物理变化使海马体扩张。

  除此之外,研究表明,高“韧性”人似乎更善于使用多巴胺(一种与大脑奖励系统有关的激素)来更好地抵抗压力。

  四、如何增强“韧性”

  1、信心。坚信自己有能力取得积极成果,能够犯错并持之以恒地学习。

  2、社会支持。建立和使用良好的社会关系,以便寻求更多支持并帮助。

  3、适应性。对变化的条件、情况和新思想持开放态度,能够理解自身失败的原因,并进行反思并做出相应的变化。

  4、有目的性。知道什么对自己更重要,同时个体对自我目标和价值观有强烈的感知。

  此外,飞行员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进一步增强自身的“韧性”:

  1、冥想。一天只需10分钟,可能会对自身的大脑产生影响,从而导致海马体增大。

  2、锻炼。锻炼不仅可以缓解压力,还可以修复压力带来的损伤,有益于学习、记忆和情绪控制,其中最有效的方法是进行有氧运动以使心跳加快。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单独的身体调理有时并不一定能带来相同的效果,个体需要加快脉搏的跳动才能使海马体受益。

  五、总结

  2015年德国之翼4U9525航班客机在法国阿尔卑斯山坠毁后,国际航空界曾对美国和欧洲地区的近2000名飞行员开展了一项心理健康调查,在全部被调查的飞行员群体中约12.6%的飞行员个体处于临床抑郁症的门槛。这项调查的结果似乎出乎人们的意料,事实上,飞行员与普通大众并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与许许多多的普通人一样时时面对着来自生活中的各种压力,而优秀的飞行员往往会凭借较高的“韧性”表现出很强的适应力去迎接各种变化和挑战,并不断适应身边的环境与世界。

  在飞行员的日常生活中,“疲劳”因素也影响着他们的大脑海马体变化,与慢性应激一样,长期的疲劳会导致个体海马体萎缩以及杏仁体活动过度,从而使飞行员自身应激反应能力降低。行业管理者因而也应该思考:无论是长途跨时区飞行还是短途频繁起降,无论是连续飞越俄罗斯及欧亚大陆或跨越太平洋,还是在国内航班上持续飞行6-8个航段,管理者是否都应该“可以给飞行员提供更为适当的工作环境以保持住他们应有的突发应变能力?在设定飞行员绩效考核的要求时,是否在满足规章要求的基础上能增添更多的人文关怀与考量”?

  总之,当面对突发情况或面临逆境险情时,在准确判断、解决问题以及决策实施的过程中,具有高“韧性”绝对是一项受益匪浅的个人能力和人力资产。对一名常年坚守在驾驶舱中且责任在肩的飞行员而言,“韧性”-----是其所最应关注并致力提升的一项能力。

4荐闻榜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