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南航退出天合联盟的“小算盘”

 2019-12-27 来源:财经杂志  [投稿排行榜]
2019-12-27 08:58:49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南航退出天合联盟,东航被踢出朋友圈,之前的积分里程怎么办?

      出行一客

      2019年12月24日,南方航空一纸公告搅动了这个航空圈。

      南航称,自2020年1月1日起正式退出天合联盟。退出联盟后,南航采用双边合作的方式与天合联盟部分成员航空公司保持原有的代码共享合作。这些航空公司分别为厦门航空、法国航空、荷兰皇家航空、达美航空(NYSE:DAL)、大韩航空、中东航空、捷克航空、中华航空、越南航空、欧罗巴航空、阿根廷航空、意大利航空、俄罗斯航空、沙特航空。

      所谓代码共享就是指旅客在南航购买的机票后,在旅行全程中全程或有一段航程实际乘坐的是和南航展开代码共享的航空公司的航班。

      对于旅客最关心的里程累积、兑换和会员权益,南航表示,南航明珠俱乐部会员乘坐以上天合联盟合作伙伴航班将继续享有里程累积、兑换及精英会员服务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退盟不断交行动中,国内竞争对手——东方航空(600115.SH/00670.HK/NYSE:CEA,下称“东航”)并不在上述名单中。

      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向出行一客解释,南航和东航的航线网络重叠率高,本身就存在较大的竞争。同时,外航找中国本土全面合作伙伴,在东航和南航中只需选一家,没必要两家都合作。因此,南航退盟后,与东航的合作降级,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南航退盟公告/中国南方航空官方微博

      不得不退盟

      主基地在广州的南航,面临香港和深圳的狙击。南航一直无法像东航和国航(601111.SH/00753.HK)一样,在上海或者北京两大超级枢纽里一家独大。。

      为此,南航选择加入天合联盟,扩大自己的朋友圈。2007年11月15日,南航宣布加入天合联盟,成为国内首家加入天合联盟的航空公司。

      好景不长,随着南航掌门人刘绍勇调任东航后,2011年,东航也加入了天合联盟。2012年,南航控股子公司厦门航空宣布加入天合联盟。

      截至目前,天合联盟仅次于星空联盟,是全球第二大航空联盟。天合联盟成员每年共接待6.3亿旅客,每天有14,500多架次航班,前往175个国家的1150个目的地

      一个联盟内有两家来自同一国家的大型航空公司,这意味着天合联盟的常旅客在中国将有两个承运人来选择。这样的布局,东航和南航势必会互相争夺客源,这样大大降低了联盟带来的优势。

      虽然天合联盟体量如此巨大,但是天合联盟中的航空公司除了几家国际大型航空公司外,大都是中小型航空公司,例如西班牙的欧罗巴航空、捷克航空、肯尼亚航空等。

      加上天合联盟约束较少,联盟较为松散,一直被外界成为“乌合联盟”。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綦琦告诉出行一客,松散的联盟形式并没有给成员公司带来多少实质利益。

      因此,南航必须找到新出路,那就是组建双边合作模式,通过交易或者股权绑定,让两家航空关系更加紧密,告别航空联盟中普惠的局面。

      这一模式正在被快速推广。2017年,寰宇一家成员国泰航空与星空联盟成员汉莎航空签署了代码共享协议。

      2017年东航战略入股法荷航空集团,以3.75亿欧元左右的金额持有法荷航10%的股权。通过股权关系,东航深度绑定了天合联盟中较为优质的航空公司。2018年8月,天合联盟成员东航和寰宇一家成员日本航空宣布联营。

      东航营销总监董波向出行一客表示,在联盟规则允许的条件下,东方航空未来将与世界著名航空公司展开各种形式合作。对外合作将处于开放态势。

      这样的局势对于南航来说已处于下风。

      南航的小算盘

      面对老对手的频频出手,南航不得不亮剑。

      2017年,美国航空(NASDAQ:AAL)出资2亿美元入股南航。真金白银投入外,双方还启动代码共享和联运协议。

      美航旅客可以经由北京或上海,搭乘南航航班飞往国内其他目的地。南航旅客可经由洛杉矶、旧金山和纽约,搭乘美航飞往北美和南美。同时,在联运协议规划的航线,旅客也可将行李直接托运至最终目的地。

      2018年11月起,卡塔尔航空先后五次分别买入南航A股H股。2018年12月28日第五次增持后,卡塔尔航空合计总持股达5%。

      作为回报,今年9月16日,南航与卡塔尔航空正式签署代码共享合作协议。双方计划在2020年1月15日起开展航线代码共享合作。

      根据双方签署的合作协议,南航旅客可通过南航官网或第三方授权渠道购买卡航承运的航班,由多哈往返广州、北京2条航线。旅客通过多哈可中转至中东全境、非洲及欧洲等80多个目的地。凭借此项伙伴关系,南航将更好地打造广州—北京“双枢纽”建设,进一步填补中东地区的网络空白。

      牵手两大航司后,南航并不满足,为了巩固在大兴机场的地位,12月17日,南航和英国航空签署联运协议。

      根据协议,从2020年1月2日起,双方将在中英之间主干航线及所有与其衔接的中英境内航线上展开联营合作。未来,双方代码共享航线范围覆盖中英14条航线,此外还将增加更多主干航线及与其衔接的中英境内航线。常旅客计划将在2020年6月上线。

      双方还将为旅客提供更高频率的中英往返航班,更优惠的全航程票价以节约旅行成本,同时旅客还可以在双方运营的中英航班上实现无缝隙衔接,享受一票到底、“行李直挂”等地面服务。

      除上述航空公司外,南航的全球“朋友圈”已扩展至芬兰航、阿联酋航、澳航、日航等。双方都开展了双边代码共享合作。

      同时,自2020年1月1日(含)起,南航正式启用“南航优享CZ Priority”服务品牌,取代“天合优享Sky Priority”。该服务品牌确保南航金、银卡会员以及天合联盟合作伙伴Elite/Elite Plus会员搭乘南航航班时享受的权益不变,包括优先值机、优先行李、优先登机、享用贵宾休息室等。

      带有自己航空公司代码的服务品牌推出,也意味着南航要做霸主的意愿逐渐显露。南航国际合作部总经理吴国翔表示,在未来三到五年内,南航要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公司。

    10荐闻榜

    财经杂志

    市场营销 专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