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时代新潮起大兴

 2019-09-26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林明华  [投稿排行榜]
2019-09-26 08:57:14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时代新潮起大兴

  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图片来源:大兴机场建设指挥部供图

      民航资源网2019年9月26日消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2019年9月25日,举世瞩目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启航。这是中国从世界民航大国迈向世界民航强国征程中的标志性事件,也是中国民航向我们伟大祖国70华诞献上的一份厚礼!

      一、创造历史的1640天

      2014年新中国开国领袖毛泽东的诞辰日,在北京故宫中轴线往南46公里的永定河畔金代中都依郭地,一项世纪工程破土动工。1640天后,一座位居世界民航最前列的航空港横空出世,她就是首都北京的第二机场——大兴国际机场。

      大兴机场是中国共产党不忘初心,党中央高瞻远瞩、英明决策的产物。在北京修建第二机场,开始酝酿于1993年,因扩建北京首都机场(建设T3航站楼)以应举办北京奥运会之亟需而暂缓筹建计划,在2006年开始了最后一轮选址和规划的全面论证。北京是千年古都、现代新城和国际化大都会,在首都国际机场容量接近饱和、民航发展动力依然强劲的态势下,一座年旅客吞吐量即将破亿却还能保持5%以上同比增速的城市,需要建设一座什么样的新机场,这个问题毫无悬念地纳入了中央领导决策的视野。大兴机场选址和规划的每个关键步骤、重要环节,无不倾注着中央领导的心血。中央领导曾几度听取情况汇报,机场建设方案最终经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和审定。在大兴机场建设的关键阶段,2017年2月2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莅临视察,了解建设进展情况,带上安全帽到一线工地慰问建设者,充分肯定机场建设。总书记对北京两个机场如何协调、京津冀三地机场如何更好形成世界级机场群等问题十分关切,强调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是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必须全力打造精品工程、样板工程、平安工程、廉洁工程。他希望大家再接再厉,精益求精,善始善终,再创佳绩。

      图:9月25日上午,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投运仪式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仪式,宣布机场正式投运并巡览航站楼。 新华社记者 鞠鹏 摄

      作为世纪工程,大兴机场也是党、政、军和相关战线、行业牢固树立“四个意识”,齐心协力,排除万难,一往无前,志在必得的丰硕成果。机场的建设,在国家层面,由国家发改委牵头,成立了包括空军、国土资源部、环保部、铁路总公司、京冀两地政府等方面组成的“北京新机场建设领导小组”,统筹协调、解决涉及面广的重大建设问题;在民航层面,组成了由中国民航局局长、副局长任正副组长的领导小组,建立“一对一”的协调机制,解决涉及中央部门、地方政府和行业内部的重点事项;项目法人首都机场集团公司,举全集团之力协调立项报批,资金筹措,工程建设,运营筹备等相关工作。机场建设过程中,相关方面并非无矛盾和利益之争。比如,京津冀各方及其内部的市区,谁都希望机场选址能够落在在自己的疆界之内,尽管争论、辨析长篇累牍,但是没有半句废话,航空引擎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带动作用和所衍生的巨大利益,焉能不令人怦然心动。然而,各方面都能顾全建设大局。顾全大局,意味着奉献和利益“受损”。但是,计利当计天下利,大家以将国家大事视为自己大事的理念认同,整体联动,荣辱与共,化解矛盾,将利益关系调整、协调得很好,融成一派祥和气象。有人形容,“京津冀如同一朵花上的花瓣,瓣瓣不同,却瓣瓣同心”。

      图:民航局副局长董志毅接受央视专访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大兴机场还是功在当代,纵横世界,利在长远,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的“惠民”“暖心”重大工程。这里不妨举两个具体的例子。例如,建设前期,建设主体责任单位与大兴、廊坊两地政府进行了持续一年多的沟通、20多次专题对接,制定了详细的应急方案和群众搬迁补偿实施方案;针对工程所涉及的590个村庄的7912份个人问卷、564份团体问卷的调查结果显示,99.1%个人调查者、98.8%的调查团体支持机场项目建设,做到了舒心(群众利益方)尽心(建设方),心心相印。又如,机场工地500KV高压线迁改,机场建设指挥部先后几百次对接空军、地方政府、铁路局和交通局等部门几十家相关单位,不断调整优化方案,圆满解决问题。建成的机场整体工程,时时处处、方方面面的体现,都真正把为人民服务这个崇高宗旨放在第一位。

      从有关资料获悉,美国第二大洲德克萨斯州(面积比四川省还大)没有客运铁路,当时提出要建一条连接州内几个主要城市的轻轨(注意不是高铁),至今20年过去了,计划还躺在纸上。因为修轻轨将分流航空公司的客源,旅客不周转飞机旅馆营业额将下降,噪声增加将造成沿线居民的房地产贬值,纳税人的钱也不乐意投到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的地方,总之资本主义制度下利益冲突的矛盾无法调和。而大兴机场这个工程总投资799.8亿元、带动配套投资超过4000亿、建设阶段带来1.3万亿经济贡献、超过8万人直接参与的建设项目,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大功告成,被英国《卫报》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首。大兴机场的建成,是社会主义大协作系统的分工、协作模式优于私有制体系下的分工+市场交易模式在基础建设领域中的又一次集中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再度诠释了“中国速度”的本质。

      大兴机场,当之无愧地矗立在永定河畔的蓝天白云之下。大兴机场建设的丰碑,永远矗立在亿万期盼国家繁荣富强的中国人民的心中!

      二、先进理念主导下的卓越目标

      根据规划,大兴机场本期建设70万平方米航站楼和4条跑道,建成后可满足4500万旅客吞吐量,到2025年实现旅客吞吐量72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00万吨,飞机起降量62万架次。远期建设南航站楼和两条跑道,可满足旅客吞吐量超过1亿人次。

      理念是行动的先导,眼界决定发展视阈。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新时代,意气风发的大兴机场谋划者、建设者,人人握灵蛇之珠,个个怀昆山之玉,注视目标砥砺前行,只争朝夕顽强拼搏。机场建设初期,恰逢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之时。这符合我国国情、顺应时代要求的“五大新发展理念”,在机场建设全过程一以贯之,对破解建设难题、增强建设动力、厚植建设优势的作用,犹如汤沃雪、火销冰。2018年,中国民航局发布了《新时代民航强国建设纲要》。这个《纲要》总结了包括在建中的大兴机场的发展和经验,明确指出要高质量推进机场规划建设,建设“平安”、“绿色”、“智慧”、“人文”的“四型机场”。而“四型机场”的要求,又在大兴机场进一步的建设过程中落地生根。换而言之,“五大发展理念”和“四型机场”建设的评价体系,锁定了大兴机场所设置的建设目标极其实现的发展框架和价值基准。

      图:大兴机场航站楼内部 摄影:新京报记者 陶冉

      大兴机场建设后期,《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建设与营运筹备总进度管控计划》针对工程竣工和开航投运,将项目各投资、建设和管理主体的建设、移交与接收、营运准备计划有机衔接起来,从而实现超越组织边界的管理和建设营运一体化。

      大兴机场的卓越目标,被凝练为两句话:“引领世界机场建设,打造全球空港标杆。”机场建成之时,这个愿景在机场全面竣工验收的2019年6月30日,已经以“资源节约,环境友好,运行高效,以人为本”的现代形态淋漓尽致地呈现。大兴机场启航之日,必将让全世界的目光倾心聚焦,必将让寰宇中华民族儿女热血沸腾。

      三、全球标杆耀眼明

      大兴机场总体建设方案十年磨一剑,博采国际顶级建筑机构的设计精华,致广大而尽精微。建设过程中改革创新的超前性和新工艺、新技术、新材料的大量使用,凝聚着中国建筑业整体行业能力提升的力量。集美聚善,必然引领群伦。

      任何机场,航站楼都是最抢眼的亮点。2011年,“北京新机场航站楼建筑方案设计招标”项目,成为全球建筑界最为瞩目的大事件。对于世界各大建筑机构来说,能够中标更是自身的荣誉和实力的象征。在招标中,共有7家国际顶级的建筑事务所及联合体的投标方案入围,分别是:英国福斯特及合伙人建筑设计事务所——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设计团队;各自拥有国内众多大型地标建筑和机场设计建造经验的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及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联合体;法国巴黎机场工程公司——法国巴黎戴高乐机场、阿联酋迪拜机场、上海虹桥机场等诸多大型机场的缔造者;英国扎哈.哈迪德事务所等5家联合体——扎哈是“建筑界的女魔头”,更是令诸多建筑大师敬仰的女神级人物,其杰作单上唯独缺少一座代表性的机场作品;上海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与新加坡CPG咨询有限公司联合体;美国HOK建筑事务所与荷兰NACO机场咨询公司联合体;英国奥雅纳工程顾问公司与英国罗杰斯建筑事务所联合体。换言之,全世界能做这件事的人都聚合在这了。各竞标单位以此为新起点,展开了“逐鹿中原”(优化自身竞标方案)的“厮杀”。每天参与设计的项目团队用五六种语言交流、“吵架”,因为与各自总部汇报、沟通的时差关系,他们的工作状态不分昼夜,这段工作无疑将增添他们人生的难忘回忆。

      2013年8月21日至22日,经第一轮优化后,各家方案的评审结果决出:法国巴黎机场工程公司方案排名第一;福斯特方案排名第二,作为推荐方案;扎哈的设计方案视觉上最有震撼力,图纸细化程度最高,却因施工难度大和超出投资预算而落选。

      2014年1月29日,大兴机场建设领导小组最终决定以法国巴黎机场工程公司为基础,吸收其他各家方案的特点,邀请法国巴黎机场工程公司与扎哈两家事务所组成新的团队,继续进行优化设计,以期形成一个博采众长、功能完善的航站楼建设方案。最终出炉的大兴机场航站楼设计方案,即在主体结构和运营机制上以法国巴黎机场工程公司方案为基础,建筑艺术上吸取扎哈投标方案的诸多造型元素,融合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及中国民航机场建设集团公司联合体提出的“二元式”布局概念,并采取双层出发车道边,设计运营一体化的综合建筑方案。所以,大兴机场航站楼建筑并非某一个设计师或团队的作品,而是无数人昼夜奋战、心血与智慧的凝结。7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这个方案。

      除了航站楼,大兴机场的其他主体工程和配套工程设计、招标、建设过程,与航站楼一样,高度融合各方智慧,站到了目前这方面建设的最高方位,体现了现阶段认识和实践的最佳指向。

      大兴机场的主体工程和配套工程建设开创性项目很多,屡获国内建筑大奖,树立了18项核心指标的7个全球样板,即绿色机场样板,空地一体化综合交通枢纽样板,人本化机场样板,生态建设样板,智慧机场样板,机场建设信息化样板,街区式城市设计样板。

      图:2019年9月4日拍摄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内部C型柱。(新华社记者 张晨霖 摄)

      比如,大兴机场的“海绵机场”概念。发源于山西的永定河,途经内蒙古、河北进入北京后绕了一个弯,再一路向东,汇入海河,从塘沽流入大海。地处永定河畔的大兴机场,根据自身自然地理水文条件,提出了复合生态水系统高效合理运行的“海绵机场”建设方案,采取“渗、滞、蓄、净、用、排”等技术措施,构建“源、中、末”全过程雨水管控系统,实现雨水的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在确保防洪安全的同时,打造了良好水生态和水环境,维护机场良好的生态功能。大兴机场雨污分离率、污水收集率、污水处理率均达100%,机场调蓄容量可达280万立方米,大约为颐和园昆明湖体积的15倍;同时景观明渠、调蓄公园、湿地河道等海绵设施将缓解局部热岛效应,调节小气候,降低机场所在地区夏季大气温度,在机场最终要达到小雨不湿鞋、大雨不内涝、水体不黑臭、热岛有缓解的效应。

      又如,大兴机场首创“三纵一横”全向跑道构型。机场吞吐量首先取决于跑道构型和数量,飞机所占用的空间对机场规划来说就是“刚需”。大兴机场未来共有6条跑道,现在规划的4条跑道,与首都机场跑道基本平行,确保中南空域紧张的矛盾最小化,减少飞机空中飞行时间和地面滑行距离,最大限度地提高了空地一体运行效率。特别是侧向跑道,符合北京地区航班向东、向南居多的实际,可减少本场主降方向与首都机场进港和新机场离港之间的运行干扰,有利于实现跑道之间起飞和复飞分离的独立运行,且对周边城镇噪声影响是最低的;当出现短暂的强测风时,机场能保证全天候的可用性。所以,大兴机场的侧向跑道设计,为未来的航班流分布找到了一个捷径。

      再如,大兴机场的“绿意”葱茏。前瞻性地提出并分解了包括提高可循环建设材料使用率、加大可再生能源提供、努力降低各种设施设备的碳排放量、首推能源环境管理平台、植树造林等在内的54项绿色指标。“满城新绿障清尘,景物回环付大钧”。大兴机场将在呼吸吐纳中还周边世界一个清、净、甘、美。

      更如,大兴机场的便捷通达。从传统意义上说,大兴机场离城区有点远。为了解决好至关重要的通达性,采取了双管齐下措施。一是在机场选址上尽最大可能再近一些。机场选址的最佳方案是坐落在北京城正南方向,再近些意味着需要向北挪移。机场最终要建成6条跑道,如果向北移10公里,只能设计3条跑道;如果向北移5公里,机场受到空域限制规模就要下一个台阶,且噪音对居民区的影响就会加大。而从长远发展来看,北京的确需要一个大的新机场,才能更好地促进国家的对外开放和建设新国门的需要。在综合考虑空域、噪音、地面条件后,场址向北移了2公里,移到了北京中轴线的延长线上。二是国家精心策划了高效便捷的综合交通路网系统,以大容量公共交通为主导,着力打造“五纵两横”的综合交通主干网络。“五纵”为,全长41.36公里,时速为国内最快的160公里的北京地铁大兴机场线;设计速度为每小时250公里,由北京西站连接大兴机场和雄安新区的京雄城际高铁;开通全长27公里、双向8车道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高速公路;拓宽京开高速公路大兴机场路段;建设京台高速公路北京段。“两横”是,大兴机场北线高速公路,从廊坊一直延伸到涿州;城际铁路联络线,连接廊坊和涿州,从新机场穿过。这样的交通体系规划,使得现实交通极为便利,1小时交通圈,覆盖了北京、天津、廊坊、保定、唐山、雄安新区、涿州、张家口、承德等地,涉及人口7000万;2小时的交通圈,覆盖了秦皇岛、石家庄、衡水、邢台、邯郸、德州、济南等地,涉及人口1.34亿;3小时的交通圈,覆盖沈阳、青岛、郑州、太原、烟台等地,涉及人口2.02亿。从实际景观看,京雄城际铁路将与机场轨道交通新线、机场高速及市政道路相向而行,形成一个“路轨共构”体系,旅客将会享受到坐着高铁看汽车和与地铁一起穿梭的速度体验。构建以机场为中心的多试联运综合交通枢纽,采用了一体化布局,立体换乘的规划模式。航站楼地上主体4层,主要为旅客进出港、候机和中转使用;地下两层,分别是各类轨道交通车站的站台层和站厅层。轨道交通在航站楼正下方穿越,站台在航站楼地下一层,与航站楼间步行距离150米;其他各线交通站与航站楼间步行距离75米。这样的设计,同样展示着大兴机场建设的科技力和智慧力。

      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图片来源:大兴机场建设指挥部供图

      四、水晶宫殿五云飞

      且让我们再度聚焦大兴机场航站楼。

      该航站楼不仅仅是一个楼的概念,而是名副其实的多种交通方式高效集成、无缝衔接的空地一体化综合交通枢纽。形成建筑设计方案,仅仅是一个起点,更大的难题在于调整已有的建筑方案,将方案绘制成施工图纸,再一一落实到具体建造施工的漫长过程。

      这是一座建筑面积达70万平方米、到2025年将有7200万旅客进出的“超级航站楼”。航站楼单体70万平方米的体量已经足够大了,航站楼的综合建筑面积也超过了140万平方米。我国古代甲骨文的“京”字,描画的是一个高楼的形状,高台之上建有高高的房子。蔡邕《独断》曰:“天子所居曰京师。京,大也。师,众也。”这里的大固然重要,作者更想表达的是航站楼的质——其前瞻性、现代化和连通性、包容性。这犹如钻石与顽石,岂能以大小论高低。

      航站楼设计成“五指廊的放射状”构型,南北长996米,东西方向宽1144米,中央大厅顶点标高50米,总建筑面积70万平方米。有人形象地比喻,70万平方米的航站楼就是几千万人在同一空间活动的一间无柱子的房宇,人们从这里踏上归家的旅途,或者飞向旅途的下一个驿站。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束伟农带领的航站楼结构设计团队经受了巨大的挑战。束伟农主持设计的先锋钢结构建筑北京凤凰中心,曾获得国际桥梁与结构工程协会颁发的年度“杰出结构大奖”,代表着中国的结构设计与施工水平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航站楼的钢网架结构由支撑系统和屋盖钢结构组成,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自由曲面空间,总投影面积达到31.3万平方米,相当于44个标准足球场,用钢总量达到5.2万吨。其中,核心区18万平方米;屋面钢结构为双曲面造型,是由6个较为完整稳定的受力体系连成的有机整体,屋檐最大悬挑47米,高低落差达到27米;主体结构仅以8根C型柱为主要支撑,合围形成了一个直径约180米的无柱空间圆;整个核心区屋顶由63,450根杆件和12,300个球结点拼装而成。从外表看,C型柱是优美的曲线和动人的光影协奏,实际上它连接着屋面系统与地面,承载着水平、垂直等各个不同方向的作用力,抗连续性倒塌能力和抗震能力都非常强。同时将所有C型柱的方向都进行了反转,使室内的支撑结构更为纯粹,力学分布更加合理,自然采光更加均匀充足,这样的设计在现行的设计规范、规程中都找不到先例,每每出手,不得不创造出许多“专利”。指廊的钢网采用桁架和网架混合结构,总投影面积约13.3万平方米;最大跨度416米,网架最大高差约5米;5个指廊屋面钢网架共由8472个球结点和55,267根杆件拼装而成。施工中破隘斩关,攻克钢网架质量标准高、精度要求高、多工种多工序交叉作业协调难度高、安全管理难度高以及工期紧等方面的难题,通过计算机控制的液压同步提升系统,平稳地把钢网架提升到指定位置,平均提升速度每小时6~8米,提升精度差控制在正负1毫米以内。因此,大兴机场航站楼的结构之美为人们津津乐道。

      航站楼之所以设计成指廊放射状构型,就是为了取得更多的停机位,而通过有效控制指廊的长度,则最大限度地缩短了旅客的步行距离。航站楼设有79个近机位,从航站楼的中心点到最远的近机位只有600米,正常步行时间不到8分钟,目前世界民航能与之媲美的,只有荷兰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其最远登机口的距离约700米。大兴机场采用创新的行李传输模式,出港行李设计为两极分拣,行李到近机位的平均距离为230米;进港行李平均运送距离为550米,首件进港行李可在13分钟内到达,避免旅客长时间等待行李,行李传送效率优于同等规模机场。高效、便捷是民航服务旅客最直观的表现。对于残障人士来说,旅客进港、离港各个环节无障碍设施周全,设计精细入微。

      航站楼采用中轴对称、放射构形、二元化功能模式聚散旅客。所谓二元化,主要是针对南航、东航两个基地航空公司(各占40%的业务量),以及包括外航在内的其他航空公司来进行规模配置的。二元化功既能满足两大基地航空公司的需要,又分合有度,使它们相对独立又相互联系。航站楼作为多式联运综合交通枢纽,旅客乘坐轨道交通工具直达航站楼底层,过厅后马上过渡到航站楼里,不用翻到楼上,可在换乘大厅里办好值机手续,通过安检后空手轻装截运到卫星厅,行李则直接传递到卫星厅。候机楼在国内第一次采用双出发层,国内旅客进出港混流,国际旅客进行分流(国际流程有海关、边检等出入境程序,分开不同的通道引流,流程简洁明了),快速疏解大的客流量。候机楼的中转功能,主要是国际中转、国内中转和国际国内互转。当国际航班机位需求量大时,可以通过国际的出发到达,去实现跟它的泊机;当国际没有那么大的量时,国内二层是混流层,旅客可以从二层直接登机,在这一块也可以进行互转。在全球4000万旅客量以上的机场航站楼中,大兴机场中转效率水平居于世界前列。根据测算,旅客国内转国内30分钟、国际转国际45分钟、国内转国际和国际转国内分别为60分钟,旅客最短中转衔接时间与排名第一位的德国法兰克福机场(45分钟)持平。

      航站楼堪称艺术之城。航站楼的屋面色彩为“夕阳下的紫禁城琉璃瓦”的颜色,在北京“南中轴线”上与我国古代最重要的皇家宫廷——故宫遥相辉映。旅客步入70万平方米的无柱房宇,但见廊腰缦回霞散绮,水晶宫殿五云飞。航站楼天窗的窗花,采用最先进的BIM技术构建模拟实体三维,在电脑里用虚拟方式进行调整,编制出来的网络结构“复道行空,不霁何虹”(杜牧《阿房宫赋》),视觉效果令人赞叹。天窗采光与人体舒适度的感觉恰到好处,设计出了在两片钢化玻璃间添加金属网的创新性遮阳方式,能够将60%的自然直射光线转换为漫反射光线,使本来明亮的楼内光线更加舒眼。过去建筑女魔头扎哈·哈迪德的杰作单上没有机场设计项目,她这次有幸在其生命终结的前两年,在参与大兴机场航站楼的设计中弥补了这个遗憾。2004年,海耶基金会把被誉为建筑界诺贝尔奖的普立兹克奖颁给了扎哈,评委之一、里斯大学的建筑学教授卡洛斯·吉门内兹这样评价扎哈的贡献:“她让建筑成为都市精力的虹吸管,让我们看到了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亲爱的读者诸君,在大兴机场启航后步入航站楼大厅,一定能真切感悟到扎哈优美、魔幻的建筑线条所展示的建筑物的复杂面和其创新的力量,诚如唐代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所描述的“长桥卧波,未云何龙”,“高低冥迷,不知西东”。

      此外,在航站楼5个指廊的末端,分别设计的以丝园、茶园、瓷园、田园、中国园为主题的5个露天庭院,在平面水平方向上呈轴线对称,使室内外空间相互融合,在节省建筑面积的同时,为旅客提供室外、放松、绿色、可活动的候机享受,并且营造出极具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和历史魅力的花园空间。同时,大兴机场还与中央美术学院等机构开展合作,共同打造航站楼内的公共艺术空间。

      广总之,航站楼充分体现了国家的实力,代表了国家的形象;高度契合了社会公众在参与航空活动过程中高效率的流转对接,高品位的物质享受,高境界的精神愉悦。

      图:2019年9月4日拍摄的用各国语言勾勒出来的爱心图样。(新华社记者张晨霖摄)

      五、现实与理想齐飞

      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国家的重大战略。战略的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走出一条内涵集约发展的新路子,探索出一种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的模式,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形成新增长极。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整体定位,是建设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恢复环境改善示范区。

      中国民航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大有作为。2017年1月,国家发改委、民航局联合印发的《推进京津冀民航协调发展实施意见》明确,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和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都定位为“大型国际枢纽机场”,要显著增强国际竞争力,明确区域机场功能定位,充分发挥各自比较优势,错位、协同发展。在京津冀机场群中,首都机场和大兴机场处于核心地位,“两场”“双枢纽”发展模式,就是要承担整个京津冀地区的航空枢纽功能。根据大兴机场可行性研究报告的预测,仅北京地区航空客运需求,2020年为1.4亿人次,2025年为1.7亿人次,2030年将达到2亿人次。其中,按照首都机场目前国际旅客占26%计算,2030年北京地区国际旅客吞吐量将达到5200万人次,如果按照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后的趋势预测,国际旅客占比有望达到40%,2030年将有8000万人次的国际旅客吞吐量。从满足市场需求和发挥机场综合功能考量,北京“双枢纽”模式是社会总成本最低和机场群总体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最佳的选择。按照京津冀机场群的差异化功能定位,大兴机场建成通航后,一项主要任务是将承担“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雄安新区国际航空枢纽功能,将更好发挥贴近雄安新区优势,为雄安新区快速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从另一个角度看,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也为北京“双枢纽”建设开创了广阔空间。在不久的将来,京津冀将形成“双国际枢纽”驱动、区域枢纽辐射能力显著增强、中小与支线机场稳步提升的局面,建成分工合作、优势互补、空铁联运、协同发展的世界级机场群,为京津冀地区提供更加便捷的航空服务。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对服务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发展,其作为和贡献也是不言而喻的。

      作者曾在《凤翥龙翔》一书中写道:“机场建设要从我国传统文化精神中汲取营养,进行有选择的保留和创造性的转化,增进人们认识传统后在行动中的明智和理性,并产生置身这种特定空间环境的亲和力、归属感和认同感。机场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历史文脉联系起来,是更高层次的美学追求。”

      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国民航运输总量从2005年起稳居世界第二。作为“第一国门”,北京首都和大兴两机场的建设气势恢宏,美轮美奂。她们是社会主义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豪情壮志的挥洒抒发,是东方文明大国强劲后发实力和丰厚发展底蕴的适度张扬,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传神写照。

      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从空中俯瞰,犹如一条巨龙昂首盘踞在北京的东北部。这条蜿蜒的巨龙,由“龙吐碧珠”(旅客进出的“集散地”停车楼)、“龙身”(T3航站楼的建筑主体)、“龙脊”(主楼双曲穹拱形屋顶,这里的钢网架由红、橙、橘红、黄色等12种色彩起伏渐变而成,再现了巨龙在万道霞光中腾飞的神韵)、“龙鳞”(航站楼屋顶上正三角形的天窗,用以自然采光,从远处望去,恰似巨龙身上闪闪发光的鳞片)、“龙须”(包括三条高速公路、一条轻轨,以及地方路改造)五部分组成。T3航站楼的设计理念是展现面向未来的精神和激情。

      大兴机场航站楼则是“延颈奋翼,五彩备举”的“钢铁凤凰”。在我国传统文化中,凤凰、大鹏、孔雀、燕子、白鹤等等都属“阳鸟”,追逐太阳、与日进退是这些羽族第一位的神性,凤凰更是“太阳鸟”的集大成者。“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扶摇直上,达天求明,这是“阳鸟”雄视天下、生存发展的逻辑。与此同时,凤凰又是祥瑞之鸟,在中国人心目中,凤凰“鸣动八风,气应时雨”,“见则天下安宁”。航站楼的外观造型和内部设计,撷取凤凰元素,从传统文化精髓中汲取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其经天纬地、否极泰来的辉煌旨意十分明确。

      一个民族和国家的振兴,需要境界崇高、奋发向上的精神动力。在新时代,中国民航正确认识和找准自身在国家宏观体系中的方位,正在根据社会主义新时代精神的价值指向,锻造属于自己并能体现特色的价值理念与精神图景。作为“第一国门”,大兴的“金凤”和顺义的“神龙”,背负苍天,一翥一翔,横绝云霓,声闻万里,预示着中华民族的腾飞正其时也。

      大兴机场这项世纪工程,是我们伟大祖国从民航大国向世界民航强国跨越的里程碑。她的诞生及其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承担的使命,是新时代国家建设和发展的一个新的动力源。

      大兴,历史上隋朝、唐朝、金朝的龙兴之地。

      “大兴”,习近平总书记为新机场亲自命名。

      大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本文是作者正在撰写的《百岁民航的精彩瞬间》一书中的一篇。该书摘要从2019年7月起至12月在《中国民航报》作者开设的专栏中连载。)

    25荐闻榜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