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航空飞行要失去吸引力了吗?

 2019-08-22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凯瑟琳·厄尔利  [投稿排行榜]
2019-08-22 16:30:09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你的暑假计划是否包括反思你的“flygskam”(飞行罪恶感),或者你是否正在“smygflyga”(秘密坐飞机)?也许你想先行别人一步,尝试一下“t?gskryt”(吹嘘火车出行)?

      虽然大多数人可能都不熟悉这几个瑞典语单词,但是公众对气候变化的了解却日渐增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论“飞行羞耻”、“秘密飞行”,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参与宣传火车出行的好处。

      目前,航空飞行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刚刚超过全球排放总量的2%,但是未来增长空间巨大。国际民航空组织(IATA)预测,到2050年航空业碳排放将增加300%-700%。

      瑞典女学生、气候活动家格蕾塔·桑伯格着重指出了航空排放与气候变化之间的联系。下个月,联合国气候峰会就将在美国纽约举行。限于自己的环保主张,桑伯格不能搭乘飞机,而是选择乘坐“玛丽起亚2号”航海前往。这艘赛艇总长60英尺,配备了太阳能电池板和水下涡轮机,能够实现零碳发电。整个航程预计耗时两周。

      关注全球气候变化的环保组织反抗灭绝威胁利用无人机扰乱伦敦希斯罗机场航班起降,让航空气候影响登上了媒体头条。由于争议太大,该组织已经正式放弃这一计划,但警告称有部分成员可能仍会采取单独行动。

      媒体对桑伯格和“反抗灭绝”的关注让航空排放成为社会热点问题。“谷歌趋势”是一个对特定词汇的搜索流行度数据进行分析的工具,其数据显示,在2018年11月之前,很少有人用到flygskam这个词,而在此之后,该词的全球使用频率却大幅上涨,主要集中在西欧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地区、以及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

      火车:旅途出行新选择

      与此同时,环保主义者苏珊娜·埃尔福斯创建了一个名为“t?gsemester”(瑞典语:火车假日)的脸书页面,为放弃飞机而改乘火车的人群提供出行建议。目前,这个页面已经拥有了10万名粉丝。

      业内也开始行动起来。气候科学家彼得·卡尔姆斯博士为选择减少飞机出行的人群建立了一个名为“Noflyclimatesci”的组织。目前,这个组织主要面向学术界人士,因为乘坐飞机到全球参加学术会议对他们来说通常也是工作的一部分,但也有不少公众参与进来。

      卡尔姆斯说:“那些出于对气候变化的担忧而有意识地减少飞行的人们有机会通过这个网站说出自己的故事,改变依赖飞行与化石燃料的社会文化,增强归属感。我们正在一起改变现有的文化常态。化石燃料会带来切实危害,我们需要在日常行为中体现出这一点。”

      这个网站目前共有300名学者用户,其中包括75名地球科学家;同时还吸引了150名公众用户,绝大多数都来自欧洲。卡尔姆斯表示:“用户人数增长太快,我都要跟不上了。一篇重要文章提到这个网站后,一天之内我们就能新增数十个用户。”

      这个行动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气候崩溃问题的紧迫性。卡尔姆斯表示:“如果没人把它当做危机,公众就不会认识到它是个危机。减少飞行就是一个以适当的急迫性进行回应的例证。”

      马克·史密斯成立了一个名叫“61号座位男士”(the Man in Seat 61)的网站,帮助人们寻找全球火车出行信息。他表示已经注意到自己网站的用户出现了明显的变化。

      “我2001年建立这个网站的时候,主要用户还是因为医疗条件限制或害怕而无法乘坐飞机的人,当然也有一些人就是喜欢乘坐火车旅行。”

      他说:“但是目前用户选择这里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厌倦了廉价航空公司的服务,二是希望减少自己的碳足迹。这两个原因常常同时存在,一般乘客这两个原因占得比例大概是80:20,而那些献身环保事业的卫士们则大约为20:80。”

      但是,旅游业并不愿意轻易接受这种改变。马克·史密斯表示:“旅游社希望用户预订航班,因为只要通过电脑就能轻松完成。但是旅行社不知道怎么预订火车票,这可比订机票难多了。”

      而且,铁路行业对此也根本毫无贡献,甚至是让事情变得更加困难。比如,铁路公司倾向于宣传最贵的车票,而航空公司则更愿意把最便宜的机票当作营销噱头。

      他说:“铁路出行最麻烦的就是得知道从哪两、三个网站中找到合适的车票。一旦了解了这点就简单了。而且票价的优惠幅度也让不少人感到惊讶,比如从布鲁塞尔到布拉格的车票有时只要20欧元。”

      抵消航空排放

      对那些担心碳足迹的旅客来说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抵消碳排放。乘客可以选择向抵消其航班碳排放的环保项目支付额外费用。目前,许多航空公司都提供这项业务,但并不是很受欢迎,大约只有1%的旅客选择支付这笔费用。

      不少专家认为,这种抵消措施只不过是企业为树立环保形象而进行的公关行为。但是包括ClimateCare和Atmosfair等提供此类抵消服务的公司均表示,总体需求其实是在上涨的。总部位于瑞士的MyClimate公司为汉莎航空、瑞士雪绒花航空以及日本航空提供碳抵消服务。该公司发言人表示,2019年前半年的服务需求增长幅度已经从2018年同期的15%到20%骤增至400%。

      这位发言人表示:“有关气候保护、碳足迹和飞行耻辱的话题无处不在。人们在家里或工作场合都会讨论这些话题。但是很多人还是想选择飞机出行,所以他们正在寻找解决方法。”

      他认为,碳抵消之所以一直没有流行起来实际上是因为不少航空公司并没有将其纳入机票预定系统,乘客对这项服务知之甚少。当雪绒花航空公司将其纳入机票预定系统之后,选择抵消服务的乘客比例迅速上升到5%。他说,如果其他航空公司也能这样做,将会产生巨大的改变。

      当然,航空业也有自己的碳减排计划,即通过燃料和飞机技术进步、以及更加高效的航线设计,确保行业能在2020年后实现行业增长碳中和。

      此外,一些政府已经开始针对航空业采取独立行动。比如,法国就宣布将对每架航班的机票征收最多18欧元的税款,而瑞典则在去年开始对每张机票收取最多40欧元的费用。英国政府正在考虑将碳抵消成本自动包括到机票票价中,不过用户仍然可以选择不支付这笔费用。

      陷于忧虑的航空业

      航空业对这些措施似乎并不买账。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一位发言人表示:“问题在于,税收都用到了哪里?如果这些钱真的用在了解决航空排放问题上,那么我们会支持。但是,政府现在只是拿我们当替罪羊。”

      他说,如果政府真想有所作为,就应该把这笔资金用在新航空技术的研发上。

      近几个月来,航空出行总量出现了轻微下滑。但是业内认为,全球贸易关系紧张和商业信心低迷才是其背后的主要原因。该发言人表示:“我们并没有看到劝说人们出于环境因素而放弃飞行产生了什么作用。”

      不过,航空业仍然表露出了一些紧张的迹象。法国政府宣布将新增机票碳税后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麾下拥有英国航空公司和伊比利亚航空公司的国际航空集团(IAG)首席执行官威利·沃尔什表示:“作为一名航空业从业者,我并不感到可耻。”瑞安(Ryanair)公司首席执行官麦克·奥莱利则认为,“有充足的理由”阻止飞行耻辱行动,他坚称航空业已经履行了自己的环保义务。

      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M)目前正在开展一项“负责任飞行”的活动,鼓励乘客抵消其出行带来的碳排放,甚至用火车出行代替短程飞行。

      航空环境联盟负责人蒂姆·约翰逊表示:“航空业不能无视正在发生的一切,无论是直接对航空业发起挑战的飞行耻辱行动,还是呼吁零排放的学校罢课与‘反抗灭绝’抗议活动,这些都让航空业及其增长预期在公众面前愈加透明。”

      他表示:“航空排放已经成为巴黎航空展和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年会的重要讨论话题。这是否将成为一种长期趋势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但迹象表明它已经引起了航空业的担忧。”

    1荐闻榜

    澎湃新闻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