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昆明航空安全守护者:脱下戎装,初心不忘

 2019-07-31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廖喆 方超  [投稿排行榜]
2019-07-31 16:31:47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民航资源网2019年7月31日消息:在昆明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明航空”或者“昆航”)飞行员队伍中,有这么一群“可爱”的人——转业军人,他们曾将血汗捏在掌心,为的是守护祖国;他们曾把青春交付国家,为的是挡在人民和危难之间。在他们心中,“八一”是弥足珍贵的标记,“八一”是记忆犹新的烙印。

      建军节到来之际,我们收集了一些身边的故事,虽然没有驰骋沙场的画面,也没有歌功颂德的片段,但每一个故事都是军旅生活的亮点,都是令他们久久回味的记忆,他们代表了一群人,一群有过军旅烙印的战士。

      他们节日里,虽然已经换上飞行员制服他们的故事同样精彩,致敬最可爱的人!

      方强,昆明航空三阶段机长,安全飞行8000小时。

      图:方强

      轰油-6,它是中国研制的第一款空中加油机,它的研制成功解决了国产加油机的有无问题,并且为空军提供了宝贵的空中加油经验。

      2000年的时候,方强很荣幸的飞上了轰油-6,这样的经历现在想来还是蛮珍贵的。当时,师团挑选了第一批“种子选手”前往飞机制造厂进行改装,并将该机型飞回部队驻地,随后我又在部队完成了机型改装。

      当时全球加油机分软管式加油和吸盘式加油,轰油-6采用的是软管加油的设计,加油设备为全国产。当时轰油-6仅针对歼-8D进行一对一加油,加油时通过一个按钮把特定的加油管放出去,加油机保持平稳,受油机来对接加油软管,对接成功后就进行后续的加油操作。

      沈飞,昆明航空高级机长、教员,安全飞行13000小时。

      图:沈飞

      提到沈教员,大家都知道他手机挑几张照片,就是《国家地理》投稿级别的,说起摄影,沈教员便来了兴趣。

      他从当年在部队驾驶战斗机的岁月给我说起:战斗机在空战时为了记录空战效果,在每架战斗机的机头处安装有一个带有延迟功能的照相机,驾驶杠上的射击按钮与相机快门相连,战斗员一旦扣动扳机,同时也就触发了机头相机的快门,这时相机会连续记录航炮、火箭和导弹射击的影像,以判定攻击武器是否命中攻击目标。那时的相机还不像现在的数码设备,全靠胶片记录,135胶片就有几米长,拍完的胶片拿下来还得冲洗,冲洗过程中的显影、定影、漂洗、晾干等等流程,在这个数码时代,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暗房的操作了。

      现在的数码相机早已替代了那个胶片时代,虽然时代变了,但沈教员的执着就像延续军人勇敢、顽强、坚毅、果敢的精神,丝毫没有改变。一台佳能1DX2和一台5D3是他的“标配”,外出背两套相机,不换镜头,光这两套装备就重达20公斤。从他展示的一张张照片中能够感受到,沈教员对摄影执着追求的精神就像追求精进的飞行技术一样,这也正是军旅的文化传承。

      吴伟崇,昆明航空高级机长,安全飞行16000小时。

      图:吴伟崇

      和吴教员的聊天中,印象最深的就是“实弹打空靶训练”。

      图:吴伟崇

      打空靶是一个空中真枪实弹的飞行训练科目,这个科目可以说是难度相当高,危险性极大的战备飞行训练。易发生攻击机射击进入角小而危及拖靶机,攻击机相对目标机速度差控制不好而撞击靶标,训练中就曾发生过因弹着点靠前,高低上非常精准的打断了钢绳,造成了靶标架脱落而砸到了攻击机的翼根部。

      空靶实弹射击训练由三架歼击机开展,目标拖靶机滑进起飞跑道上,由机务和军械人员把一根400米长的钢绳挂在机尾挂勾上,钢绳的末端连接着一个带两个滑刀的三角形靶架,十二米长的超强力的尼龙靶布像红旗样套在三脚架的腿杆和立杆上,而最后两米是射击无效区,用于空中超强气流下的自我损耗。

      拖靶是个要求极高的技术活,拖靶机必须非常缓慢、非常平稳的起动和非常均匀的加速起飞,否则,突然的强大拉力极易造成靶标架翻倒或钢绳断裂。

      后面两架担负实弹攻击的歼击机立即编队跟进起飞,靶机到达指定空域后,根据科目不同分别做直线或曲线机动飞行,后面的两架攻击歼击机各携带20枚的炮弹头上,分别被涂成了红、蓝两种颜色,当炮弹头穿越靶布时,会留下不同的颜色,而便于靶机落地后,判别各自的射击成绩。

      长机射击完毕后,退出攻击位置,僚机接着进入攻击,双机都完成攻击后,拖靶机返航且超低空通场,必须准确地把三角靶标架投放到土质结构的跑道旁边的备降道上,如果投偏到水泥的跑道上,不但会摔断靶标,损伤器材,还会污染跑道,影响飞机的起降。投靶时机的早或晚,都会对地面造成伤人毁物。

      当时听完就有一个偌大的疑问:“那你驾驶的拖靶机不也成活靶子了吗?”

      吴教员笑着说:是的,当任拖靶机是要承受巨大的安全风险和巨大心理压力的。所以,都是由部队干部和教员来充当这一任务。因为,不但自己要控制好飞行诸元和状态,还要时刻关注攻击机的射击进入角、相对运动的角速度和攻击时的相对速度差,并实施适当且及时的指挥,因为,年轻的飞行员们都是第一次初飞真枪实弹科目,且技术的掌握水平也不尽相同。

      攻击机的射击也是有着极高的技术要求的,攻击机射击时必须要控制好射击角度、提前量和射击距离,也就是炮弹的弹迹轨道和拖靶机要有一定的切入角、抬高角、提前角、炮瞄高低位差修正角和飞行时的迎角带偏修正角。保证既能击中靶布,又必须保证不至于威胁和误伤拖靶机。我充当拖靶机时,当攻击一切正常时,我都能看到炮弹一颗颗在我的前方左右30度方位的远处空爆和产生的烟雾及火光。

      总之,通俗的说:也就是攻击机,靶标架、拖靶机三点不能成为一线。这即对攻击机有着极其严格的训练要求外,也是对拖靶机飞行员综合素质的全面严峻考验,更是战友之间那无限的信任和情谊。拖靶机的飞行员们大多是由领导、干部和教员担任,他们都是身先士卒,率先垂范,勇于当担的群体,前面先用教练机带完学员后,后续接着又去给所带的学员充当靶机,也就是常说的谁带谁拖靶。

      汪福祥,昆明航空巡航机长,安全飞行4600小时。

      图:汪福祥

      图:工作中的汪福祥,他爱人也是一名飞行员

      不知道为什么,飞行部的同时都叫他“老汪”,虽然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当问起老汪当兵那会有啥故事时,老汪腼腆的不肯说,追问下老汪总算讲了些:15年前刚入伍时,感受就是一个字:累!因为耐力差,最怕长跑,到后来班长就拿一根背包带拴在我腰上,两个人拉着我跑。之前没那么大运动量的,到了部队天天训练,身体真吃不消了,膝盖都疼了好久,后来坚持着也就过来了。回忆一下,那两年还真是一段宝贵的经历,它给了我一副扎实的身体,教会了我坚持,也让我知道了团结的力量。

      记者手记:

      他们以初心驻守安全承诺,以热情面对飞行事业,这仅仅是昆航转业军人的缩影。脱下戎装,初心不忘,

      他们是民航安全的守护者,肩扛了民航人的信念,改变的是岁月与容颜,不变的是那份军人的气魄。

      历史把光荣镌刻在岁月深处,

      年华将使命书写在时代潮头,

      致敬!最可爱的人!

    6荐闻榜

    (供稿:昆明航空有限公司

    延伸阅读: 昆航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