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东航云南航空安全员:空防有我,安全无忧

 2019-07-04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叶勤茹 龚涛  [投稿排行榜]
2019-07-04 10:37:20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东航云南航空安全员:空防有我,安全无忧

  图:以刘乔为代表的云岭蓝盾特勤组屡建奇功

      民航资源网2019年7月4日消息:“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是本次航班空保组组长……”当你搭乘东航云南公司的航班时,飞机升空之前,会听到客舱广播中传来一段浑厚的男声。不同于客舱里空乘人员的即时广播,这段来自航班空保组的广播是事先录制的。至于这次航班的安全员是谁,坐在飞机什么位置,也许直到整个航程结束,乘客都不会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低调、隐蔽,带着些许神秘色彩,但时刻保持着警惕,确保飞机客舱里的秩序与安全。他们就是被称为“空保”的航空安全员。

      图:安全员在工作中进行日常巡舱

      当你进入飞机时,安全员在看着你

      6月27日下午,走进东航云南公司的保卫部(空保管理部),偌大的办公室里人影稀疏。这其实是个拥有数百个精壮汉子的团队,但绝大多数人都分散在每天从昆明长水机场进出港的300多个航班上,狭窄的机舱才是他们的主要“办公”地点。根据民航的相关规定,安全员也是机组的组成人员,是每个航班的“标配”。

      与飞行员、乘务员一样,安全员的工作也是从航班飞行前的准备会开始的。只是,安全员关注的重点主要在飞机的客舱——这趟航班飞往何处,是否有需要“特殊关照”的乘客,比如被押解的嫌犯,是否需要做特别准备,携带器械,等等。按标准程序完成准备工作,并“温习”了安全应急预案之后,安全员随机组登上飞机,各司其职,忙碌起来。

      图:安全员与乘务组召开航前准备会

      乘客尚未登机之前,安全员的任务是清舱。机舱里的每个行李架,座椅靠背后的每个袋子都要仔细检查,若发现任何不属于飞机的东西,无论是乘客遗忘的物品还是故意留下的可疑物品,都要全部清理出去,移交给地面工作人员。

      当飞机开始上客,飞行员在驾驶舱进行航前准备,空乘站在舱门口迎客时,安全员开始进入全神贯注的“扫描”状态,他们要仔细观察走进机舱的旅客,看他们的行为举止是否有异常,携带的手提行李有没有什么异样,是否穿着不合季节的衣服——若有人在炎热的夏季穿着厚厚的衣裤上飞机,很快就会被安全员注意到。这样的乘客可能在衣裤下面藏着什么违反安全规定的物品,也有可能是身体不适,需要多加留意。

      这个“暗中观察”的过程,大多数乘客不会注意到;但也有人会对安全员留下印象:“是不是那个经常独自坐在经济舱第一排的小伙子呀?”

      其实,安全员的座位并不固定,靠前、靠后或者中间位置都有可能,依工作需要而定;每趟航班上的安全员人数也是会变化的。这些安排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安全员更好地工作,维护客舱秩序,及时处置突发状况,保护乘客安全。而且对他们而言,起飞前的时间很关键,把安全风险在地面上及时化解掉,是他们需要尽全力达成的目标。

      既是空保又是空乘,双证在手

      “担任空保以来,还从来没在空中见过‘大场面’。”无论是从业4年半的罗晨铭,从业6年的吕羽枫,还是已入行13年的“前辈”刘乔,都没遇到过需要在飞行的飞机上使用武力来保障安全的状况。一方面,国内良好的治安环境和机场严密的安检阻隔了大量安全隐患;另一方面,法律法规和民航业严格的制度支持着安全员的工作。

      吕羽枫回忆,作为航空安全员,需要介入的事件绝大多数不是什么严重安全威胁,而是一些妨碍机组工作、影响机上秩序,可能危及安全的事情。“比如,有乘客在飞机上打架,不听劝阻违规使用充电宝或者电子产品,触碰紧急出口把手,骚扰女乘客之类。这时,为了防止事态升级影响飞行安全,我们会上前亮明身份,协助空乘进行劝阻,发出警告。如果警告还无效,我们就会对当事者采取措施,并让机组联系地面,等飞机落地后把当事者移交给机场公安处理。如果这些事情发生在起飞前,通过机长授权之后,我们会把危及安全的旅客‘请’下飞机,拒绝他继续搭乘。”

      基于维护机上安全的责任,安全员必须要有这种说一不二的硬气。而这份硬气是有“物理支撑”的,那就是安全员个人良好的身体素质和长期的专业训练。

      图:体能科目训练时每一个安全员的必经科目

      想要成为东航云南公司一名航空安全员,身体强壮自不用说,身高要在1米73到1米82之间,还得视力良好。在这方面,退役军人、警校毕业生和就读高校空保专业的学生条件不错;其次要经过多项体能考核:3000米跑、100米跑、单双杠、仰卧起坐……这些项目既考验耐力、爆发力,又考验身体的协调性。基本条件全部符合,还要接受3个月的培训,先通过空乘考核,再通过空保考核,拿到“双证”,才能上岗。换句话说,东航云南的空保小伙子们个个都有当乘务员的资质,可以瞬间变身“空哥”。这段当空乘的经历对安全员工作有很大帮助,既熟悉了客舱环境,又能与空乘同事在工作中配合得更好。

      图:从小喜欢体育运动的吕羽峰

      身高1米80,从小喜欢体育运动的吕羽枫,就是通过这一轮轮选拔进入安全员队伍的。被同事们称为“力王”的他,每次飞完航班不是收工回家,而是回到公司与同事们继续训练。除了跑步、用健身器械锻炼,同事们有时还会穿上“红人”保护服,进行对打。民航规定,安全员每月工作时间不能超过110个小时,为了保持上佳的身体状态,应对突发情况,安全员们需要经常自己加练。

      安全员团队的“前辈”刘乔介绍,按公司规定,安全员可以工作到60岁。目前东航云南公司年龄最大的安全员是56岁,身体状况依然保持良好;团队中占大多数的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既有体能,又有经验。

      有时,他们不得不以“高冷”的面貌示人

      空中安保工作需要健康的体魄。加上不间断的健身锻炼,安全员们个个练出一副健壮、挺拔的体格,加上制服、领带衬身,他们看上去气质独特,颇为养眼。正因此,有时在航班上着制服执行安保任务时,他们会被乘客认出来。

      “飞机上有安全员”已不是什么秘密,但这份带着神秘感的职业还是会引来好奇的目光。罗晨铭和吕羽枫回忆,飞行时,有乘客枯坐在位子上感到无聊,就向自己搭话。“问得最多的问题一个是‘工作忙不忙、累不累’,另一个是‘你们拿多少钱,收入如何’,还有关于飞机的、机组的问题。”这些提问让正处于工作状态的小伙子们略感尴尬,但出于礼貌,同时也是“服务业的要求”,他们还是能应付。只是身负安全责任,需要保持警惕,有时他们不得不以“高冷”的面貌示人。

      图:红人训练是安全员训练科目的重要内容之一

      但是,说到自己所在的团队和朝夕相处的同事,小伙子们的话就多了。回顾自己6年的安全员生涯,吕羽枫感慨:“我觉得最幸运的是,在这个团队中,遇到了能够带领、指引我们的人。以前我的想法是把工作做好就行。但在进入团队之后,虽然肩上的担子更重,但感觉自己心理得到了迅速的成长。只要我每天来工作,我就是带着责任来的,我一定会飞好这一趟航班。”

      6月是“安全生产月”,又恰逢即将到来的暑运,整个空保管理部都处在快速的工作节奏中,安全员们休息的时间实在不多。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他们还需要与飞行、空乘等部门经常联系、交流,共同承担好每一个航班的运输任务。

      “处置一个突发情况,离不开所有人的配合。我们空保团队一定会做好自己的工作,与机组成员一起,把乘客们安全地送达航班目的地。希望乘客们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文明出行,快乐出行。”这是安全员们的共同心声。

    0荐闻榜

    (供稿:中国东方航空云南有限公司党委工作部

    延伸阅读: 东方航空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