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深航丛登志:排故与跑步,首席工程师的双面人生

 2019-06-17 17:26:48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通讯员卢思敏  [投稿排行榜]

深航丛登志:排故与跑步,首席工程师的双面人生

  图:丛师傅在办公室的工作状态 摄影:韦晓云

      民航资源网2019年6月17日消息:半个月前,丛登志在甘肃兰州完成了他2019年的第三场马拉松。成绩他并不满意,这是他第一次在高原环境下长跑,也是今年第一次没有跑出PB(Personal Best,个人最佳成绩)。可他不沮丧、不懊恼,“尽力跑,安全完赛”是跑前他对自己的要求。

      丛登志,今年41岁,在几千名机务的深航维修工程部,他是“三大首席工程师”之一。大家都管他叫丛Sir,精瘦精瘦,身上没有一丝赘肉。在深航机务楼技术支援中心办公室进门第一排边上的工位上,总能见到他目光坚定,或埋头写着什么,或盯着电脑思考……他是个狠角,爱折腾。自从5年前,被深圳马拉松现场嘉年华般的氛围深深吸引后,丛登志决定开始跑步,成为了业余马拉松跑者大军的一员。在此之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丛登志只在机务天地里耕耘。

      图:丛师傅参加2019年深圳龙岗半程马拉松

      主阵地里的领跑者

      和大多数机务人一样,20年前,丛登志从中国民航学院(现为中国民航大学)一毕业,就来到了深航,成为一名航线机务。机坪工作环境和班制,一开始让他有些不适应。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出身的他对机械类的活没底子,上手慢。经过两年的学习,他逐渐喜欢上机务工作,专业知识又得到了发挥,不久他便能独当一面地排故了。

      图:深航维修工程部电子首席工程师丛登志 摄影:张睿杰

      飞机是一个庞大复杂的体系,对机务人员来说这里面有太多的问号。在丛师傅看来飞机维修就是探索飞机的过程,用不同的方法、方式、数据去解开那些问号,像极了通关游戏。所以他很喜欢排故,注重排故经验的积累。“丛sir有一股劲儿,钻研的劲儿,为了排故,他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和他一个办公室的曹师傅说。

      2018年2月,深航一架飞机出现机长侧通讯故障,机务人员现场排故后故障暂时消失,此故障容易导致飞机通讯中断,若不及时排除,后患无穷。2月26日早上9:00,丛Sir刚上班,得知故障再次出现,故障间断性发生,线路复杂,不易隔离出故障源。这场战斗必须由他亲自上阵,他二话不说顺手拿起挂在椅子背上的蓝色工作服、反光背心,戴上控制区通行证直奔现场,一头扎进了排故中。在排故现场,他不停挖看手册、看线路图、看相关的排故知识,心里只想着:飞机故障只要存在就能有方法隔离出来,和捉迷藏的游戏一样,一定要把故障源揪出来。为了不打断排故思路,他根本没想要休息,也忘了吃饭。27日早上9:00已经连续工作了24小时的丛Sir在同事的提醒下才到招待所休息。故障不排除他心里不踏实,27日中午12点醒来后他直接回到现场,找出了故障源。两天,通宵一晚,用时30小时,丛Sir一口气将这个不常见的复合性疑难故障排除。

      图:丛师傅在一线工作现场 摄影:张睿杰

      故障千变万化,20年来丛Sir始终以最谦虚的态度对待每一次排故工作。他有个习惯,每次排故结束,都会自己写一个排故总结,上传到QQ日志,方便自己随时翻看。在他的办公桌上有很多专门记录工作的笔记本,碰到新知识,他会写下来;遇到疑问,他也会记下来,不停钻研,直到问题解决。带着这一股钻研的劲儿,丛Sir不断填充自己的知识库,成长为深航飞机电子维修的权威词典。

      2016年,丛登志成为深航维修工程部电子首席工程师,同时他也是深航维修三大首席工程师里最年轻的一位,带领深航飞机电子维修团队,从工程维修角度对深航飞机电子技术进行技术论证;组织对机务工程领域飞机电子相关高新项目进行科研攻关;攻克深航飞机电子相关重大重复性故障。

      新领域里的挑战者

      2015年4月丛登志开始利用业余时间跑步。8个月后,他站在了人生的第一场马拉松——深圳马拉松的阵营中。42.195公里,是他从未跑过的距离。跑到35公里时,他身体大面积抽筋,痛苦持续袭来,但拿到奖牌的那一刻,成就感喷涌而至,曾经的痛苦、可悲的念头眨眼间消失,他下定决心:下次要跑得更好。那天他走出赛场时,双膝完全不能弯曲,直到第二日才缓过来。

      图:丛师傅 摄影:韦晓云

      4年里,他从未停止奔跑。目前丛登志已完成18场马拉松,3场半程马拉松,累积跑量超过10000公里。从兴趣爱好到痴迷,到成为业余马拉松优秀选手。他的钻研精神在跑步中也发挥得淋漓尽致。2018年的无锡马拉松,丛登志卡在了38公里处,面临着精神和体能的崩溃。这时听到路边乐队正演唱《海阔天空》,内心万千情绪涌动,他哭了,他告诉自己不能放弃,最终跑出了个人最佳成绩。

      2018年9月用3小时35分跑完北京马拉松回来后,丛Sir接到了2019东京马拉松的中签通知,他把目标定在3小时10分,那是报名波士顿马拉松的成绩门槛。要把时间从3小时45分降到3小时10分,他只有小半年的时间训练。同事都劝他:丛Sir,少跑一点啦,都40岁了,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自己的身体。他不以为然。他对跑步的态度和排故有着相似的执拗。为了这37分钟,他综合过往的情况,仔细琢磨,从饮食、训练、休息各个方面制定了严苛的训练计划,每天8公里、10公里的跑,从不间断。为了控制体重,减小小跑步时的重量负担,他有时午饭只吃一个大馒头。同时在这半年里他还去参加各地的马拉松积攒经验。

      今年3月的东京马拉松,他用3小时08分跑完之后,就去逛街了。

      跑步的馈赠

      跑了36年的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在他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写到跑马拉松的感受:跑到三十公里,总觉得“这次没准会出好成绩呢”,过了35公里,体内的燃料便消耗殆尽,就开始对各种事物大为光火。到了最后,则生出“揣着空空如也的汽油箱不停行使的汽车”般的心情。这也是丛登志每次跑马拉松时都会经历的心路。

      图:丛师傅在更新排故总结和日志 摄影:韦晓云

      靠什么坚持下来?“跑步和排故很像,都是一个了解和探索的过程,对自己的回应度都非常高。多排故障,得到的知识愈多,多跑一下,回馈愈多。”丛Sir说,“我觉得这就是我该做的。”五年前丛师傅还是个大胖子,和开始跑步之前相比,他瘦了30多公斤。这只是跑步来带的“副产品”,跑步给予他的比他想象的多得多。

      从2015年第一次全马的兴奋、痛苦到2018年无锡马拉松的挣扎,再到2019年东京马拉松的轻松,从4小时15分到3小时08分,他一次又一次面临极限,又发现原来自己还能跑。身体的潜能、极限在哪里?跑步让他更全面地认识自己。

      跑步来带的把控感

      成为首席工程师后的丛登志,工作变得更加忙碌。除了直接参与排除疑难故障外,他还要扮演沟通者的角色。技术支援中心每天都能接到各单位发来的邮件、打来的电话,请求支援或者获取优化方案,这里像深航维修的大脑中枢。碎片化的信息将丛师傅的时间割裂,为了理清问题,他必须花大量时间研读程序、材料,同时与相关单位联系,提出改进建议,制定优化方案,跟进实施步骤,一件一件去解决。一天下来,常觉得时间不够用,但他从不会乱了阵脚。

      图:丛师傅与女儿

      工作间隙,丛师傅还会翻出自己的笔记本,或者QQ日志,更新知识“库存”。机载数据的开发应用是个全新的知识,他专门做了QAR数据的学习记录本,把疑问记录下来,把看到的数据开发的思路和典型系统的重要数据分析记录下来,以免备忘。当被问到工作那么忙,还要跑步,怎么有时间陪孩子?丛登志承认对一名业余跑手来说,工作、家庭、跑步的平衡确实是个难题。每次跑步训练至少需要2个小时,同时还要和家人一起吃晚饭、陪孩子,留给丛Sir自由支配的时间并不多。他和家人协调沟通,给自己制定时间表,与妻子错峰调休,这样既不耽误工作、陪伴女儿,还可以正常训练。

      有时,丛师傅需要排故不能按时回家,6岁的女儿知道修飞机是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她从来不会打扰他。“爸爸,飞机修好了吗?”结束排故工作的丛师傅回到家,女儿都迎上来问,他就会自豪地笑着说:“爸爸又搞定了一个故障。”闯荡机务江湖的硬汉,只要一见到女儿便柔情起来。

      未来,他不会停止奔跑

      在跑兰马前,“爱折腾”的丛师傅还沿青海湖骑行了3日,即便中途偶遇雨雪瑟瑟发抖,依然享受着沿途风景。湖、湿地、雪山、草原、沙漠一幕幕从他脑海里掠过,最美还是路上的风景。“On the road.O ever youthful,O everweeping.”他在朋友圈分享了杰克凯鲁亚克在《达摩流浪者》写的话。波士顿马拉松是马拉松跑者眼中的朝圣之地,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马拉松赛事,参赛门槛高,被公认为全球最艰难的几项马拉松赛事之一。丛师傅要参加2020年波马,去感受这项古老而又有着摇滚范儿的赛事的魅力,为此他必须付出艰苦的努力。“在长跑中,如果说有什么必须战胜的对手,那就是过去的自己。”

      现在,跑步对丛师傅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是生活的一部分。他没有给自己定具体目标,只希望自己一直跑下去,跑赢“昨天”的自己。跑步如此,工作亦如此。跑完兰马,丛师傅又一头扎进工作中,新的任务在等着他……

    1荐闻榜

    (供稿:深圳航空有限责任公司

    延伸阅读: 深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