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改革开放40年 | 厦航刘子义:蓝天守望者

 2018-12-29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江观明  [投稿排行榜]
2018-12-29 15:20:44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民航资源网2018年12月29日消息:刘子义:1955年出生,1974年参加工作,1995年3月份进厦航,2015年5月退休,曾任杭州分公司飞行分部书记。

      刘志佳:2007年进入厦航,现为飞行总队机长教员。

      因为热爱飞行,19岁时,刘子义选择参军成为了一名歼击机飞行员,他驾驶战鹰守护祖国的蓝天,一飞就是21年;因为热爱飞行,40岁时,不惑之年的刘子义选择重新出发,从一名空军特级飞行员转型为民航飞行员;如今,年过花甲的刘子义选择返聘成为一名模拟机教员,仍然守望着这片蓝天。而他的儿子刘志佳也追随着父亲的步伐,成为了一名厦航飞行员。

      图:在空军飞歼击机时期的刘子义  厦航供图

      从特级飞行员变为飞行学员

      刘子义在空军飞了21年,期间他娶妻生子,虽然工作忙碌,但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1995年,他家的生活轨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刘子义决定重新出发,几经周折后,他从一名空军歼击机特级飞行员变成厦门航空的一名飞行学员。

      转业到厦航意味着他要离开北京,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厦门,离开妻儿,当时他儿子才读小学四年级,他爱人虽然有怨言但还是支持丈夫的决定,“当时我是加机组来的,坐MF8102航班晚上很晚到的厦门,机长是梁峰,副机长是关键。”刘子义对于当时离开北京到厦航报到的情形仍记忆犹新。

      第二天,时任厦航总经理的吴荣南一大早就到航空宾馆接他,并召集了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现场办公,迅速将他到厦航的各项手续落实了下去,就这样刘子义算是加入了厦航。由于他很快就到了美国进行模拟机训练,没来得及回去办手续,空军还保留着他的军籍,直到两年后他才正式转业到厦航,“就这样我的工号都排到两千多了。”刘子义笑着说道。

      2015年,刘子义退休,但一天都没休息,就又返聘回公司担任模拟机教员,带教从国外培训归来的大改驾飞行学员。“我的家人都在北京,就我自己在厦门”刘子义家里的厨房很干净,因为他更愿意去公司食堂吃饭,“从十几岁开始就一直吃食堂、穿制服,在部队是穿军装,到厦航后就穿公司飞行制服”。在他眼中公司就是他第二个家。

      图:厦航首批“大改驾”飞行员 厦航供图

      刚来的时候小时费五六块钱

      “1995年,厦航只有十架飞机,三十几名飞行员。现在发展到200多架飞机,2000多名飞行员了,飞行员小时费也从一位数涨到了四位数。”刘子义觉得厦航的发展壮大,是一代代厦航人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的硕果。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全国各地都在成立航空公司,当时飞行员主要来自于空军飞行员转业。刘子义进厦航时,却是和厦航第一批大改架学员一起训练的。刚开始他有些不解,公司为什么招收没有接触过飞行的大学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发惊叹于厦航敢吃螃蟹的开拓创新精神。

      高校毕业生文化层次高,他们能迅速吸收国际上先进的民航技术和理念,首批四名大改驾学员在国内进行了飞行基础理论培训和英语能力强化训练,便送往国外一流的飞行学院进行为期一年的飞行驾驶技术训练,最终培养出了厦航第一批自主培养的民航飞行员。

      这种厦航首创的培养飞行员模式,因为成本低、周期短、起点高、技术好的优势,迅速被国内各民航企业所借鉴采用,“大改驾”方式培养起来的飞行员也成了厦航这些年突飞猛进发展的重要动力。

      执飞航班后,刘子义看到公司领导经常工作到最后一个航班回来才下班,遇到延误,凌晨以后回来的航班,公司领导都亲自到机坪上接机,厦航坚韧不拔的创业精神深深感动了他们这些从部队出来的飞行员。当时不管航班延误多晚,厦航飞行员都要把航班飞完,甚至飞到凌晨四五点。“延误到什么时候飞到什么时候。”为了节约成本,刘子义他们都尽量不在外地过夜。时间久了,空中管制都开玩笑地说:“凌晨以后,中国的天空是属于厦航的,无线电里都是厦航飞行员的声音。”那时候局方还没有飞行小时限制,刘子义一个月最多能飞到一百五六十小时,而那时飞行员小时费才五六块钱。

      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的厦航精神基因也渐渐融入刘子义的血液中,在此后工作中他也始终践行着厦航精神。

      2008年,当时杭州分公司筹建飞行分部,刘子义又一次重新出发,奔赴杭州,任飞行分部书记。他和从厦门、福州调过去近三十名飞行员一起,齐心协力把飞行分部建立了起来。在外面呆了那么多年,刘子义心里明白,这些飞行员心里都想能在杭州安家,但户口问题成了摆在刘子义面前一个大难题,没有户口就没办法买房、孩子没办法上学。

      当时杭州市对于外地户籍转入有严格规定,于是刘子义给公司写了一份报告,公司领导了解情况后特意做了批示全力支持,杭州市把那批飞行员作为特殊人才特批了。这也是公司最早的属地化管理先例之一。

      图:退休后的刘子义 厦航供图

      在厦航当飞行员很好

      在刘子义心中,最自豪的除了能翱翔蓝天41年和见证了厦航由小到大跨越式发展,还有就是儿子刘志佳也成为了厦航的一名飞行员。

      图:刘子义的全家福 厦航供图

      小时候,刘志佳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偷偷打开父亲的行李箱,戴上飞行员头盔,穿上飞行夹克,把自己打扮成一名战斗机飞行员,拿着父亲的飞模玩“空战”,他觉得飞行员是世界上最酷的人,从小就向往天空。大学毕业后,由于视力原因,刘志佳进入了国航,成为了一名签派员,因为在他看来这是“离飞行员最近的职业”。

      2007年春节,他们全家到厦门过春节,刘志佳得知局方降低了飞行员视力要求,这让他喜出望外,第二天他就去了航卫处体检,结果他完全符合局方对飞行员身体素质的所有要求。

      “来厦航吧,厦航的未来足够你施展拳脚。”父亲的话让刘志佳下了决心,他从国航辞职,进入厦航成为一名大改驾飞行学员,父子俩都很默契的没有对同事提起,所以很长时间,公司基本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父子,“我相信我能凭自己的能力成为一名机长”,刘志佳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成为了机长、教员。他一直念念不忘,刚上飞机成为一名见习副驾驶的时候,教员对他的教导,他在飞机上都尊称教员为老师,他觉得这样的称呼才能表达他对教员的感激之情。除了技能,老师们也让他建立了优秀的飞行意识和品质。

      图:刘志佳正在授课 厦航供图

      在谈到家庭条件变化时,父子俩都用了“感恩厦航”这四个字,他们觉得作为公司的一份子,公司持续盈利,他们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而且随着公司的发展,声誉也在不断提高,每次他们出去参加一些聚会或社会活动,经常能感受到他人羡慕的眼光,“在厦航当飞行员很好啊”,常常有人这样说,这也让他们备受鼓舞。

      “我会像老师教我一样去教新的学员。”现在,刘志佳也成为一名飞行教员,父子俩见面也总是聊带教飞行学员的事情,他们都希望能把自己的所学传承下去,也希望更多的年轻飞行员能充实到厦航飞行队伍中来,让厦航越飞越高,越来越好。

    25荐闻榜

    延伸阅读: 厦航中国民航40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