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幸福航空挂牌转让光大幸福国际租赁5%股权

 2018-12-06 来源:新京报网 作者:陈鹏 朱玥怡  [投稿排行榜]
2018-12-06 21:26:50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幸福航空挂牌转让光大幸福国际租赁5%股权

  北京产权交易所12月6日披露,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5%股权挂牌转让,转让底价为5800万元。资料显示,此次5%股权的转让方为幸福航空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幸福航空控股”)。

  在此次转让租赁公司股权之前,幸福航空控股近期已多次转让旗下部分公司股权。不仅如此,幸福航空控股的股东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今年也披露多项资产转让信息。据业内人士称,在这背后,是幸福航空成立后连年亏损,经营压力增大。

  “牵手”四年后幸福航空控股或撤离

  注册在上海的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为10亿元,业务范围包括融资租赁业务、租赁业务等。在当前的股东结构中,光大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荆门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0%、35%和10%,幸福航空控股有限公司仅持有5%的股份。

  不过,如果此次5%股权转让成功,也意味着幸福航空控股的离场。

  光大与幸福航空曾“高调”宣布合作。中国证券报2014年10月份的报道显示,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在上海举行了盛大的开业庆典暨签约仪式,作为一家中外合资融资租赁企业由光大证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光大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幸福航空控股有限公司和荆门市城市建设投资公司三家知名企业携手创立。

  按照当时签订的协议,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将采用融资租赁的方式分批向幸福航空控股有限公司交付用于国内及海外支线运营的客机60架,合同金额逾百亿元,助力幸福控股布局支线和通用航空运输网络。

  天眼查提供的工商资料显示,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曾发生过股东变更。除了上述三家股东外,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在2015年5月进入股东名单。从公开数据上看,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尚处于盈利状态。据其披露的2017年度审计报告,该公司其间的营业收入为32644.3万元,净利润达5661.5万元。2018年截至10月31日,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30759.59万元、3390.01万元。

  幸福航空控股近期密集出售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转让租赁公司股权之前,幸福航空控股有限公司近期已多次抛出转让旗下部分公司股权。

  按照交易所披露的转让方信息,幸福航空控股是国有控股企业,法定代表人为吴光权。天眼查资料显示,幸福航空控股旗下的公司包括幸福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上海幸福机场建设管理有限公司、幸福奥凯航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美亚旅游航空有限公司、光大幸福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等,其中幸福奥凯航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有幸福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等。

  9月11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曾披露,幸福奥凯航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幸福奥凯”) 转让公司24%股权,转让底价50388.68万元,转让方为幸福奥凯第一大股东幸福航空控股。此后,幸福航空控股又挂牌转让美亚旅游航空有限公司(简称“美亚旅航”)21%股权。

  上述幸福奥凯股份转让的公告中提到,幸福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目前处于亏损状态,主要是因其运营航线为支线、机型为新舟60,其运营成本高且支线航空受高铁冲击影响等导致经营亏损。

  此外,幸福航空控股的股东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今年也披露多项资产转让信息。

  记者梳理交易所信息发现,12月7日,新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100万股股份挂牌转让,转让方为中航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12月6日,中航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公布转让北京星舟工程管理有限公司6%股权;11月26日,上海沈飞国际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及1052.778861 万元债权挂牌转让,转让方为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11月19日,深圳市中航置地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宣布转让,转让方为中国航空技术深圳有限公司;更早的6月25日,中航国际航空发展有限公司公布转让北京国都公务航空有限责任公司25%股权。上述交易转让方的国家出资企业或主管部门均为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

  分析称支线航空面临业绩压力

  针对幸福航空控股近期密集出让旗下公司股权,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告诉记者,这可能表明幸福航空成立时的出资方之一、中航工业将退出民航运营业务:“幸福航空的成立就是要飞好新舟60,但其成立后连年亏损,经营压力很大。且随规模增大,亏损金额也越来越多。同时新舟60在国内也一直没有打开市场,仅有幸福航空一家公司运营。这可能是中航工业离场的主要原因。”

  而对于业务主要面向一二线城市之外市场的支线航空来说,飞机并不是唯一的出行方式——高铁正在带来越来越明显的竞争压力。今年3 月,在深交所完成上市的“支线航空第一股”华夏航空亦在其招股书中提到,未来公司业务一定程度上将面临高铁的竞争压力,进而影响公司业绩增长水平。

  此外,当前国内民航市场中,支线航空业务仍未能为航企带来良好的收益回馈。林智杰向记者表示,近来东航、上航、山东航和四川航均退出了支线机队,专心运营干线市场,主营支线航空业务的天津航、北部湾航和华夏航也开始引进干线飞机,根源即是支线业务不赚钱。“枢纽网络型航空公司平均收入利润率达6.2%,干线点对点航空公司平均收入利润率为6.0%,而天津、华夏、幸福、奥凯等四家支线航空利润率仅3.3%,即使加上局方专门的支线补贴也才达到5.3%,而且这里面还有相当一部分钱是在干线市场上赚到的。”

  目前,支线航空仍获得国家更大力度的政策支持。据民航局公示的2018年民航支线航空补贴预算方案,幸福航空2018年所获补贴合计3672万元。而在今年11月民航局公布的2019年民航支线航空补贴预算方案中,幸福航空2019年将获补贴5801万元。

2荐闻榜

新京报网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