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首都航空三天两次空中惊魂 事故原因还在调查

 2018-08-29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刘苗  [投稿排行榜]
2018-08-29 22:50:45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8月29日,南都记者从民航深圳监管局获悉,对于28日首都航空JD5759(北京-澳门)因机械故障备降深圳机场事件,该局正在调查,之后会公布结果。

      加上26日发生的JD5158(昆明-杭州)因机械故障紧急返航,这已是首都航空三天内第二次遭遇空中惊魂。首都航空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由于目前两起事件原因还未调查清楚,该公司暂无具体整改措施。

      有资深民航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调查的唯一目的是预防再次发生,而非分摊责任。近期航空安全事件频发的背后,一方面是航班增多,事故绝对数量可能增加;另一方面,也有民航业人才紧缺,飞行员训练不足、经验不够的因素。

      起落架两轮胎缺失,民航深圳监管局正调查

      8月28日中午,首都航空JD5759北京-澳门航班因机械故障,备降深圳机场。受此影响,深圳机场16/34跑道临时关闭3小时,部分航班不同程度延误。

      据民航局通报,该航班为A320/B6952号机,机组9人,旅客157人。当天11时16分在澳门机场落地未成功,机组申请备降深圳机场,宣布MAYDAY状态(紧急状态)、开应答机7700,报告左发和起落架故障。

      该飞机于11时58分在34号跑道落地,后发现起落架2个轮胎全部缺失,飞机在跑道上紧急疏散旅客,12时13分旅客撤离完毕,撤离中5名旅客身体不适送医院检查。期间,深圳机场启动应急机制,34号跑道暂时关闭。

      首都航空称,该航班在澳门机场降落时疑似遭遇风切变,机组判断可能起落架有损伤,立即复飞并启动应急程序,备降深圳机场。

      8月29日,民航深圳监管局工作人员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局正在调查事件原因,结果出来后会对外公布。

      事实上,这已是首都航空三天内第二次遭遇空中惊魂——8月26日,首都航空JD5158航班从昆明飞往杭州途中,机舱高空失压,被迫紧急返航。飞机随后送去检修。

      8月29日,首都航空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目前两起事件还在调查中,该公司暂无具体整改措施,“具体原因还没调查出来,所以还没到这一步(整改)”。

      “事故调查目的是预防,而不是分摊责任”

      8月29日,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飞行技术分会会长、资深民航机长陈建国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一般和重大飞行事故通常由事发地辖区民航管理机构负责调查,航空公司、航司属地民航管理机构、飞机制造商等配合调查。

      陈建国说,类似深圳备降事件,飞机发动机和起落架受损,驾驶员平安,飞行记录完好,通常约一周就会有初步调查报告出来,但更详细的调查结论则要花费几个月、一年甚至更久。重大飞行事故的调查,通常至少需要2年,一些事故甚至调查多年都无结论。

      陈建国告诉南都记者,飞行事故调查非常复杂,不仅要查明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事故发生、发展过程中的其他因素也需要一一查明,涉及飞机设计、制造、运行、维修等记录,人员资质、训练、健康(包括心理健康)等情况。

      他说,事故调查不但要查明与本次事故发生有关的各种原因和产生因素,还要查明和研究与本次事故的发生无关、但在事故中暴露出来的或者在调查中发现的、在其他情况下可能对飞行安全构成威胁的所有其他问题。

      “可以说,所有事故调查的唯一目的都是为了预防事故再度发生,而不是为了分摊过失或责任。”陈建国说。

      中国民航安全水平高于世界同期平均值约11倍

      对于近期多地出现的航空安全事件,陈建国向南都记者分析,一方面是因为航空运输总量在增加,航班数量不断增加,尽管近年事故率不断下降,但事故绝对数量降低的并不多,甚至可能增加,“全球情况都是如此。”

      另一方面,陈建国指出,大型飞机都是为成熟飞行员设计,对驾驶经验有一定要求。而我国民航业人才紧缺,飞行员大多从航校毕业后就直接进入航空公司工作,新副驾驶普遍训练不足、经验不够。

      陈建国说,大约10年前,航空公司的监管制度并不过分严苛,对偏差有一定容忍度,一些机长在飞行过程中,会允许副驾驶参与操作。“即使出现偏差也可修正,副驾驶因此获得一定操控经验和纠偏能力。”

      近10年来,民航管理部门加强安全监管,提升了民航飞行安全能力,但过于依赖QAR(意为快速存取记录器,主要用于用于日常机务维护、飞行检查、性能监护及飞行品质监控等需要)做处罚,在规范飞行员日常动作的同时,也带来了副作用——“有经验的飞行员不再敢让无经验的副驾驶操作飞机,由于实操机会少,副驾驶普遍缺乏经验和纠偏能力,基本操作能力直线下降。遇到不正常情况,实践经验不足的飞行员几乎无力处置应对。飞行员群体整体能力在下滑。”陈建国说,这个问题需要整个民航界共同思考应对。

      不过,陈建国表示,瑕不掩瑜,中国民航安全水平一直位于世界前列,特别是近十年的安全水平高于世界民航同期平均安全水平约11倍。

      今年5月,民航局发布《2017年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称,2017年,我国民航安全形势平稳,全行业未发生运输航空事故,运输航空百万小时重大事故率十年滚动值为0.015(世界平均水平为0.175)。

      今年8月,民航局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披露,截至7月底,我国运输航空实现持续安全飞行95个月、6346万小时。

    8荐闻榜

    《南方都市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