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三好千景:中国二线机场的枢纽连通性与机会

 2018-08-15 20:23:38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分享

三好千景:中国二线机场的枢纽连通性与机会

  图:宁波(中国)供应链创新学院副教授三好千景

      民航资源网2018年8月15日消息:2018年8月15日,由航联传播旗下民航资源网(CARNOC.com)主办的2018民航趋势论坛(以下简称“论坛”)在北京中国大饭店盛大举行。宁波(中国)供应链创新学院副教授三好千景出席论坛并发表《中国二线机场的枢纽连通性与机会》的主旨演讲。以下为演讲主要内容:

      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邀请我出席今天的会议。

      我在英国做教授时,主要是做需求预测。我的学生都是在航空公司、机场服务,或者是做航司路线的设计。

      今天我要跟大家讲三个话题:中国航空流量的增长与二线机场;接下来是连接性的重要性和经济的发展,最后是我们如何评估连接性。

      中国市场很大,规模也很大,我们讲的是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城市。但是,比起欧洲和日本,还是很大的机场,我们叫二线机场。实际上,它们有超过1000万的乘客运输量,非常大。可能中国人觉得1000万不算什么,但是1000万是非常庞大的数字,尤其像宁波、杭州、上海,7.8%的GDP增长数字,非常让人惊讶。可能日本的经济增长是负2%。

      为什么我们说这种连接性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在2005年由ITA所做的数据,展示的是更大的连通性,提高劳动生产力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中国是蓝色的点,红颜色是欧洲和美国这样的市场。所以,更好的连接性能够为我们获得更好的劳动资本,还有劳动生产力和资本。

    2

      我觉得这种连接性的重要性,通过图表得到了体现。我在来中国之前,不知道宁波在哪里。后来我的老板说上海MIT,所以我觉得它是上海,实际不是上海,原来是在宁波。但实际上,真的是非常大的城市,有很多的潜力。

    2

      大家都知道,釜山也有一个自己的机场。和釜山相比,宁波客运量也超过了1000万,非常有意思的GDP增长和人均GDP,宁波是2万,你可以看到很快会超过釜山(2万7)的数据。

      我想再跟大家介绍一下,LCC低成本航空的影响在欧洲、美国也有,釜山也是这样。特别是低成本航空进入市场,提供了运量,尤其是国际航线的运量,大概在10年不到的时间里,基本上扩大了两倍。

      因此,我们需要非常大的运量,尤其在中国市场。而且像易捷、瑞安航空,大家可能会说影响了整个市场,颠覆了市场。实际上,它们也在推动航空公司改变。如果说,我们的竞争更加激烈一点,会有一个结构性的变化。

      低成本的航空公司,比如说像易捷,推动了区域的经济,能够刺激旅游业的发展。你可以看到,这是航空网络的分析,周边区域宁波、上海、杭州,可以看到大概60分钟的驾驶经济圈。当我展示这个图片,给欧洲朋友看的时候,他们觉得非常惊奇,在英国永远是做不到这一点。因为听上去伦敦的希思罗机场,周边区域都是覆盖的。

      我们再看一下宁波的发展,大家能够看到大部分都是国内航班,只有几个国际航班。也是为什么在这部分的人,需要进行转乘、中转。如果3-4小时航程,应该有更多点对点的支线航班。

      给大家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分析,它展示的是宁波分流到上海和杭州的航空运输量。非常明显,很多人被分流到了上海浦东或者杭州的机场。

      这是具体的例子,国内市场有非常好的连接网络。但是,仍然为一些大的航空公司所霸占。好的消息是春秋航空有点对点的服务,现在有60%。我们需要有更多的点对点的服务,尤其像宁波这样的二线城市,在中国有很多二线城市的发展,有可能像成都、西安成为区域的中心。

      但是,下面一个目标应该是二线城市,有非常好的人口和经济增长,也应该成为区域的枢纽,像珠海或者其他一些机场。这里发展的机会实在太多了。

      接下来,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这种连接性和通达性。

      首先,我们谈到了MCT,也就是最少转机时间,以及最长的转机时间。连通性是我们网络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并不仅仅注重量,更注重质。如果我们考虑量,有时候需要3小时等机,但是这样并不好。我们进行了一些建模,没有这样的公式,我不给大家展示了,但是我会给大家来讲讲怎么来解读的,首先这只是一个例子。

      国内,比如说成田机场起飞2点半,最少转机时间是1小时。也就是说,拖到1个半小时,最长转机时间是3小时。后面我们关注是质量,为了对转机质量进行评估,我们直接把它和直飞航班进行一个对比。

      比如说,包括航线、时间、座位、服务的质量,还有频次这些因素。有了这样的一些关联之后,我们要有一个转机的表现指数。比如说全日航航空每周3000架航班,有了中转之后,直航3500架,这样效果整体会超过110。

      我们要考虑到有了很大的改进,大概有6000架次,和直飞数目一样,也就是相当于180%左右,所以说超级高效的机场,和日本航空公司相比,在国内航空公司的频次更低一点,跟全日航空比,要差一点。

      因此,我们可以用这样一些指标,来对所有的航空公司进行一个比对,并且来了解一下他们网络的战略,包括机场有没有在这个战略中发挥作用等等,这是另外一个例子。

      同时,我也对成田机场进行了一个比较,和羽田相比,成田效率并不是那么高。我们看到ANA的网络非常大,尤其在转机和其他方面。

      这是日本非常、非常小的一个机场。每年只有180万人次的旅客流量,但是基本上有1200个相当于直航的定量,这是因为宁波机场所起到的作用。所有这些可行的转机是5500架,宁波有很多这样架次的飞机。考虑到和直航相比,这样的转机效果并不是那么好。香港转机效果更好一点,是140%,因为香港航空公司他们有非常好的转机服务,包括质量,以及在香港的枢纽机场转机。

      我们看一下MAU的指标,尽管有很多的航班和北京连接,但转机并不是那么好。我们想从香港坐飞机,如果价格更便宜一点,人们肯定愿意坐香港航空公司的班机。香港航班有更好的转机吗?这是因为MAU的转机策略,尤其在质量方面。

      再总结一下,一线城市机场的北京、上海浦东、广州都非常拥挤,而且连通性非常差。现在很多年轻人,在二线城市有很多进入的机会。比如说北京和上海生活成本太高了,年轻人没有办法负担。因此,他们愿意到二线城市(宁波)去生活。还有很多大的航空公司,关注的是支线的枢纽,但质量并不是非常好,而且转机质量非常不好。为了能够和其他一些亚洲枢纽展开竞争,我们必须要考虑到质量。

      从数字角度来说,我们要确定连通性意味着什么。比如说今天早上我们谈到了连通性,谈了很长时间。怎么样改进连通性?我们需要有一个KPI指标。因此,对这些二线机场来说,比如说宁波机场80%,都是国内的飞机、国内的航班,而且他们连通性非常差,机票也非常贵。

      因此,我们需要低成本的航空公司,至少要达到30%-35%的渗透率,而且更多要点到点,并且是短程,或者说是中程的国际飞行。但是,宁波经济和人口显示出有很大的市场机会,这样也会对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

      我也想要求政府,我们需要一个平衡的政策,并不仅仅只是关注大城市,或者说是这些大的枢纽。但是,对中国人来说,可能那个机场并不是那么大,对我们来说,已经是非常、非常大的了。所以,我们要有这样一个发展的状况,大家都能够以便宜的价格,来进行旅行,而且这种飞行应该是我们能够承担得起,我们希望在中国能够实现这样的一种情况,就是廉价的、高效的飞行。

      谢谢,我的发言结束了!

      直播:2018民航趋势论坛

      专题:2018民航趋势论坛

    2荐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