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民航票价市场化改革落地 北上广深互飞全线涨价

 2018-06-2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彭苏平 张烨佳  [投稿排行榜]
2018-06-28 09:24:30

我来说两句(1) 分享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的306条国内航线经济舱全价票情况,约有六成的一线机场互飞航线票价出现上涨,另有26%的一、二线机场互飞的航线票价上涨,在一线和三线互飞、二线和二线互飞航线中,该比例也达到16.7%、8.1%。

  新一轮民航票价市场化改革进入落地阶段。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了国内“四大航”(包括共享航班)7月的航线价格,数据显示,在今年年初放开的306条市场化航线中,已有60余条的航线价格有所上调,上调幅度多在9.5%以上。

  今年1月5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民用航空局联合发布通知,决定扩大实行市场调节价的航线范围,在原来的基础上新增航线306条。超出预期的是,此次放开的航线不仅数量众多,而且品质较高,覆盖包括北上广深互飞在内的主要热门航线。

  市场对航空公司的反应颇为期待。3月下旬,2018年夏秋航季开始执行时,这些新放开的市场化航线价格就备受关注。不过,当时航空公司的调价尚未开始。3月末,中国国航商委市场部总经理罗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新航季调价计划已制定完毕,只待批复,各航线的调整时间和顺序可能不同,预计将“慢慢释放”。

  目前,“新航季”已经过去一半,各航司的调价计划也接近尾声。从结果来看,航司在一二线城市之间的航线上调价格热情普遍较高,北上广深互飞的航线全线涨价,而被认为“上调阻力最大”的京沪航线,价格也在6月下旬上涨9.7%。

  京沪航线价格上涨

  6月25日、6月26日起,南方航空东方航空、中国国航等多家航空公司均陆续上调北京-上海航线的经济舱全价票价格,从原来的1240元上调至1360元。

  京沪航线被誉为最赚钱的“黄金航线”,执飞航班数量和旅客运量均位居第一。据民航数据分析机构CADAS的数据,2018年1-4月京沪航线航班量近1万架次,客运量232.22万人次,平均客座率达到89.95%。

  由于该条航线上公商务旅客占多数,价格敏感度相对不高,因此该航线被认为是最有提价空间的航线之一。可以对比的是,北京-杭州航线2013年开始实行市场化定价,目前经济舱全价票已达到2200元。

  但是,京沪航线价格在实际上调中却面临挑战。东方证券研报指出,“考虑到市场关注度和航线重要性,京沪航线被认为是上调阻力最大的航线。”这也为京沪航线在本轮航线调价中“姗姗来迟”添加了注脚。

  为何呼声很高的京沪航线最终涨幅仅有9.7%?其实这已经几乎达到该航线今年上半年的价格上限。根据民航局和发改委的规定,每条航线每航季票价上调幅度累计不得超过10%。

  事实上,自今年3月底夏秋航季开始,国内各航空公司便陆续在部分航线上进行了调价。除北京-上海外,北京-深圳的经济舱全价票由原来的2080元涨至2280元,北京-广州由1910元涨至2100元,上海-深圳、上海-广州也分别由1400元涨至1540元、由1350元涨至1480元。

  天风证券的一位交通运输行业分析师此前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包括北上广深互飞在内的诸多热门航线均在此轮票价改革中放开,叠加民航局航班量控制的影响,一二线城市为主的核心航线运费将“明显改善”。

  该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印证,诸多一二线城市起始的航线价格出现了明显上浮。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初步统计,北京约有11条相关航线上涨,上海有8条,广州6条,深圳则高达15条,这些航线的价格上涨幅度均在9.5%以上。

  有不少二线城市之间的航线价格也出现了上涨。例如,成都-郑州航线经济舱全价票上涨了110元,涨幅9.9%,昆明-济南经济舱全价票也上涨了230元,涨幅9.9%。

  此前天风证券在研报中按照2016年吞吐量,将排名前10的机场定义为一线机场、排名11至30名的机场定义为二线机场、排名31至50名的机场定义为三线机场,统计发现,306条市场化航线中,在一、二、三线机场对飞的占比高达99%。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的这些航线经济舱全价票情况,约有六成的一线机场互飞航线票价出现上涨,另有26%的一、二线机场互飞的航线票价上涨,在一线和三线互飞、二线和二线互飞航线中,该比例也达到16.7%、8.1%。

  利好航司业绩?

  从价格上涨的航线数量来看,国航、东航、南航、海航分别上调航线价格32条、21条、39条和14条,南航数量最多,国航次之,海航由于国内航线运营数量相对较小等原因,上涨航线数量最少。

  对于价格上调的航线数量,航空公司并非不受限制。根据民航局和发改委的规定,一家航司每个航季可上调票价的航线数量是“不超过本企业上航季运营实行市场调节价航线总数的15%(不足10条最多可调整10条)”。

  尽管如此,市场化改革仍为航空公司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中提振了些许信心,票价上涨带来的实际收益有望显著增加航空公司业绩。国航年报显示,2017年,调整的64条航线为公司增收约9.21亿元。

  国航商委市场部总经理罗勇此前曾在业绩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此次调价的特点是范围比去年更广,对收入的影响也更大,特别是其中还有不少价格敏感度不高的干线航线,而此前多为与高铁具有竞争性的航线,调节空间相对不大。

  天风证券此前在研报中表示,受多条航线价格放开影响,国内部分航线的平均运费会有不同程度抬升,航司有望受益。由于一二线城市相关航线的受众具备较强的价格承受力,相关市场收入份额较高的三大航是核心受益标的。

  据天风证券测算,三大航因票价改革带来的票价提升幅度应在3%(此处指平均运费“客公里收益”)左右。

  而根据东方证券的估算,仅就价格上调9.7%的京沪航线而言,将提升东方航空归母净利润3.6%,提升中国国航和南方航空归母净利润2.7%和0.4%。

  上述交运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理论上票价提升带来的业绩增长,与该航线的客流量,以及某一家航司在这条航线的市场份额相关,但这种测算方法衡量的并非实际票价,只是将全价票价格作为基数的一种预测。

  实际情况显然要复杂许多。事实上,航空公司的价格体系本就较为复杂,仅就经济舱而言,就有多种舱位,且对应不同的折扣优惠,对旅客而言,购得机票的价格还是主要与购票时间、渠道等多种因素相关。

  需要指出的是,航空公司调整经济舱全价票价格,有可能并非针对该航线上的所有航班。例如,东航在由南航实际运营的长春-上海航班上的经济舱全价票价格上涨为1850元,但在自身实际运营及吉祥航空实际运营的航班上则保持1690元的价格。

  不少航线在“基础价格”上调后,相应的折扣方案也可能会发生改变。同样以长春-上海航线为例,按今年8月1日查询,东航在1850元价格的基础上推出了7.1折、7.7折的折扣票价,而1690元的价格基础上,最高折扣只能打到8.6折。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放开的市场化航线中,除了大多数一二线城市之间的票价大幅上涨外,也有几条航线价格出现了下跌,例如东航下调了昆明-石家庄的航线定价(实际由中国联航执飞),下调幅度为15%,国航也下调了重庆-乌鲁木齐航线价格6.4%。

  “实际票价跟踪比较困难。”上述分析师坦言。而受人民币汇率、燃油价格等其他因素叠加影响,航空公司的业绩将更加难以捉摸。

1荐闻榜

《21世纪经济报道》

延伸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