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星宇航空成立 张国炜:不是王子复仇记

 2018-05-10 来源:航空圈  [投稿排行榜]
2018-05-10 10:00:32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张国炜回来了,带着星宇航空回来了。”5月8日下午,张国炜正式宣布星宇航空成立,致词最后他感性提到,成立公司的酸甜苦辣是人生难有的体验,但还是一一克服。

  张国炜能走到这一步,确实不容易。

  身为长荣集团创办人张荣发与二房生的第四个儿子,张国炜2016年初因父亲辞世,他公布遗嘱内容自行宣布接任总裁,引发家族斗争,被迫黯然离开长荣。

  “我现在是king,不是王子,所以不要说我是王子复仇记。”面对外界常以“王子复仇记”的戏剧性说法介绍张国炜,他也回应,成立星宇航空是为了梦想,不是复仇。

  即使如此,也无法浇熄他对航空业的热情。

  人称“小K”的张国炜,学的是经济,却对航空充满兴趣,他念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时,常利用假日到麦道飞机制造厂实习,对飞机构造了若指掌,返国后,只要长荣接新飞机,他都会拿手电筒亲自检查一遍。

  张国炜不只懂得修飞机、采购飞机,2006年因婚姻问题和父亲起冲突离开长荣时,还去学开飞机,三年后重返长荣从基层做起,四年后升任董事长,同时也穿上四条金杠的飞行服,成为波音777的正机师,是全球航空业少见的履历。

  接下父亲航太棒子的张国炜,把长荣航太转型为最赚钱的飞机维修公司,还让长荣加入全球航空界最大的星空联盟,不论是和三丽鸥合作的“Hello Kitty彩绘机”,或找来金城武代言,都成功掀起话题。

  前年底,蛰伏八个月的他决定重出江湖,开航空公司,和自己投入20年心血的长荣航空打对台。

  但想要重返航空业,成立台湾第七家飞国际线航空公司,张国炜却连入门资格都不符。

  根据民用航空运输法,张国炜必须引用当年为让长荣航空成立而修改、俗称“长荣条款”,股东须是经营国际运输或国际贸易5年以上,近3年营收六十亿元以上,“谁生下来就是运输业者?还要有经营国际贸易的经验,这跟民航有什么关系?”张国炜曾公开抨击申请门槛不合理。

  后来立委要求检讨相关规定,经“民航局”和“交通部”讨论,认为那些条件已过时,之后“民航局”参考国外作法,取消“经营国际运输或国际贸易五年以上”门槛,但资本额从原来20亿提高至40亿,且要提出60亿以上财力证明,并要有航务、机务、飞安、机队和品管五大飞安主管经营团队,同时自有飞机至少要有三架。

  但被同业批评为“张国炜条款”的独资成立航空公司新规定,却受到航空业杯葛,理由就是竞争激烈,去年大部分航空公司都亏损,营运很困难,根本不想张国炜再来分一杯羹。

  甚至连“民航局”官员也一度以现有停机坪和维修机棚不敷使用为由,拒绝开放新执照。

  终于,星宇在今年三月等到“交通部”公告修正草案,四月底拿到“民航局”的筹设许可函,五月初正式取得公司登记核准。

  不过,距离星宇真正飞上天,仍困难重重。

  先撇除新航空公司向“交通部”申请核发民用航空运输业许可证前必跑的“民航局”五阶段审查不说,星宇想要飞,还得先抢到各机场起降飞机好的时间带。

  “目前台湾拓展航权的问题不大,最困难的是争取好的时间带,”华航董事长,同时也是台北市航空运输商业同业工会理事长何煖轩曾公开指出,东南亚和东北亚的旅客都爆满,但航空公司却没办法增班,主因是当地机场过度拥挤,无法安排时间带给航空公司飞,只剩下红眼班机的时间带,像越南航空要飞英国,都排了七年才排上去。

  至于桃园机场,华航、长荣老大哥自己的时间带都不够用,连台湾虎航飞东京都只能排到早上六点半,怎么可能有多余时间带释出?既得利益者也根本不可能把好的时间带大方让给星宇。

  再来,桃园机场的停机坪不足也是大问题。

  根据“民航局”统计,目前台湾籍航空的机队一共287架,光停在桃园机场的华航、长荣和台湾虎航,加起来就有182架,这还不算外籍航空的过夜机和远航的国际线飞机,但现有桃园机场加上远端接驳,只有116个停机坪空间,就算加上2020即将完工的第三航厦21个停机位,也不过137个,哪里有空间给星宇24架租来的飞机停?

  更棘手的是,星宇还没有飞机维修厂,维修人员只能做例行检查和线上维修,年度大修可以找国外维修厂协助,要是不小心发生擦撞事故,起降机场还是要有可支援的维修厂。

  张国炜不方便找长荣的哥哥们,华航也早以维修能量不足婉拒,目前桃园机场也无空间让他自设棚厂,而张国炜好不容易相中夹在第三跑道和北跑道中间西侧、也是桃机三期计划唯一的维修厂棚用地,外界粗估还有一万户、五万个居民尚待征收,看起来似乎没那么快,这也让他颇感英雄无用武之地。

  即便真如张国炜所说自己有“留了好几手”的秘招,顺利解决开航前的难题,但起飞后,仍要面对没有国际知名度的新航空公司,如何吸引旅客搭乘的艰难考验,再加上以及航空运输业投资大、回收慢的特性,烧钱烧得非常快,就连张国炜被喻为“航运巨子”的父亲张荣发,初创长荣航空时,一年赔两百亿,都赔了好几年,更何况张国炜现在还有价格杀到见骨的廉航竞争压力。

  既然那么难,张国炜为何坚持另起炉灶成立星宇?

  友人私下透露,当初有人劝张国炜何不捐个几亿给政府,争取当华航董事长和大房哥哥打对台,但张国炜不愿意,理由是华航为半国营航空公司,董事长随政治颜色换来换去;也有人建议乾脆买下倒闭的兴航,或重整完成的远航,但张国炜怕前者还有其他财务黑洞不敢接,至于后者,“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卖。”

  “小K的个性和父亲如出一辙,什么都要自己来,而且坚持到底”,友人观察,张国炜比任何人都知道航空业起头难,即使航空业没人看好他,他再苦也要做出一番成绩给别人看。

  更重要的是,“我爸爸的遗嘱要我当总裁,我怎么样也要完成他的愿望,虽然不叫长荣,还是维持父亲想做的事业打拼”,张国炜对亲近的友人这么说。

  去年张国炜在脸书发文,他在星宇航空的员工编号是001,他没对外说的是,父亲在长荣集团的员工编号也是001,他即将和父亲一样,在台湾创立一家国际航空公司,用来向父亲致敬。

  张国炜曾在公开演讲谈到,把新公司取名星宇,选择北极星当标志,也有他和父亲的两代情节。

  主要是因为张荣发在年轻跑船时没有GPS,都是仰望满天星空,靠著简单仪器航行;而张国炜飞行时也是划过夜空,纵览满天星斗。

  “我想和老战友一起实现这个梦想,让花圃开花。”记者会上,他也透漏会找来前华航董事、多年好友郑传义当副董事长。

  星宇航空能不能如张国炜所说,做台湾航空业的Emirates(阿联酋航空),值得关注。

8荐闻榜

航空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