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打通利益“卡口”,共建未来新型航空枢纽

 2018-04-27 11:02:46 来源:民航资源网  [投稿排行榜]

分享

      4月26日,第六届云南航空航空旅游市场推介会在大理举行。在当日下午举办的“未来新型枢纽建设大理论坛”上,飞常准CEO郑洪峰IATA中国地区总监候侃、民航局运输司国内处副调研员彭扬、华夏航空副总裁罗彤、昆明机场市场部副部长胡宇翔、民航管理干部学院副教授李桂进、兰德隆与布朗公司项目经理李振宇等诸位嘉宾们针对航空中转、新技术发展、干支合作等主题进行了探讨,从不同角度描绘了未来新型航空枢纽发展之路。

      以下为现场讨论摘要:

      郑洪峰:未来新枢纽建设就如同十年前建设三大枢纽一样,也是很艰难,而且也不是一蹴而就,会遇到很多的问题。首先,让我们抛开民航的身份,作为一个旅客,那么你认为民航要创造什么样的价值才能吸引你来做中转?

      李桂进:家庭旅游,出门前有很多的担心。特别关心的是比如说出国,经过多次的中转飞行,包括铁路跟公路,这是整个过程高效、顺畅、舒心,是所有家庭出入的最关心的事情。

      罗彤:通过中转,旅客有可能得到更低的价格,我认为这是中转最大的核心。

      李振宇:国内很多机场都有中转厅,配合航空公司服务,对中转旅客来讲,尤其是商务旅客,在中转流程上相当短,可以快速到达出发层。此外就个人来说,远机位是中转上应该尽量避免的问题。

      候侃:作为一个旅客,我觉得需要有一个好的体验。首先是自主,就是我出行的整个过程中,我需要的产品我自己来决定,不需要打包的产品。第二,自助,不需要经常去面对机场航空公司的服务人员,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服务,我可以通过手机、互联网就能得到所有我想要的服务。第三,无缝,在中转的旅客中,不用继续进行第二次安检。第四,时时告知,把相关的航班信息及时告知旅客,而且可以及时得到反馈。而且在航班不正常的时候,能及时获得相应服务。

      彭扬:商务旅客对时间的要求、对便捷的要求可能更高些,怎么样以最快捷的方式达到目的地。另外,探亲和旅游的游客在选择中转的时候,会在时间和价格上考虑一个平衡点。比如说离火车站比较近,或者选择高铁,比如说从天津走、从石家庄走,哪种会更便宜,可以省一些。

      胡宇翔:为什么要中转?因为我们实现不了旅客的要求,如果选中转,可能是票价便宜,看中服务是其次。第二点,对时间敏感的,可能要求高,比如说飞香港或者菲律宾的二次安检,总体来说,对这部分旅客要有一些个性化、自动化,流程便捷化的服务。

      郑洪峰:现在我们有特别多的新技术,这些新技术怎么应用到我们的新枢纽建设上来呢?

      胡宇翔:飞常准在昆明机场做的长水常准、ACDM等数据整合方面很有发言权了。纯讲服务方面,像昆明机场现在推出的给客户的3.0系统,这个系统完全为旅客服务去建立的。比如无纸化登机,对于中转、减少MCT等都是很好的。另外,自主行李托运服务,这个在国外包括像欧美的一些机场已经非常普遍了。

      彭扬:我们正在推动一个工作就是无纸化的乘机。希望今年之内,所有的千万级机场以及他们的航空公司都能为旅客提供无纸化的乘机服务。我们也在关注各种新出现的新技术,这些技术怎么应用到旅客出行上。

      候侃:无纸化、电子登机牌是我们做了三年的项目。为什么做这个项目?当时高铁为什么可以不要票就能直接上车,民航为什么不可以?这是当时我们问自己的问题。咱们再说说现在,跳出行业来看看我们有什么新技术可以运用在民航上。在上海有一家建设银行网点,里面全部用人工智能,全部用人脸识别对银行的客户进行识别。这能不能应用到机场里面来?现在有的机场已经在做尝试了,比如说人脸识别,比如南航在南阳机场做了人脸识别。现在甚至有些机场在考虑,不要身份认可,到机场以后不需要出示身份证,可不可以?而且前段时间有一个新闻在做试点,以后的身份证不是一张卡,而是嵌在你手心里的东西,从公安部的角度来讲,已经变成一种可能性了。有航空公司已经在考虑怎么样改变这个流程,在旅客进机场之前,就已经把他的身份证的识别已经做完了,已经把身份证和人脸已经测过了,所以这种变化很快。

      罗彤:无论是大数据还是智能化,这方面的技术一定是能推动民航发展的。因此我偷换下概念,我认为这一系列技术的提升,很容易达到。真正想解决这个问题,得有新的理念。什么叫新的理念?比如机场的评价体系,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航空与地方有分工、有合作,以技术的划分。

      李桂进:技术具体不讲,现在主要是在理念指导之下的规章,举一个例子,其实现在的技术已经可以不用让那么多机场安检人员对着旅客进行各种检查(以致于很多安检人员得了腰肌劳损),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因为我们的规章还没有放开。这个理念和规章相对于技术的滞后,是非常严重的,各国都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应该向发达国家学习。

      郑洪峰:接下来问一个特别严峻的问题,我们要解决的不仅仅是信息链条的打通,更重要的是利益链条的打通。大家觉得在利益链条上的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彭扬:石家庄正定有个高铁站,但是高铁在这不停,因为高铁短途的成本很高,在这停是亏钱的。我们和高铁进行接触,能不能合作,对高铁进行一个补贴,铁路获得了更多利益,机场获得了更多的客流。

      罗彤:华夏和其他公司是没有利益冲突的,因为我们专注做支线。但是其他大部分公司之间是有的,那么应该怎么办呢?我的建议是,机场应该跳出来承担。机场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各公司去收购他们的尾舱,这样就可以打破他们之间的联盟、系的界限。

      候侃:其实现在最难协调的是很多不可协调的、不能协调的利益链条,可能由于历史的某种原因或者当时的那种情况,一直延续下来,我知道的有很多。我们在这个利益链条上,比如说收费也好或者很多条件也好,以我们现在这种状况来看的话,实际上是不合理的,这个怎么去打通?其实在实际的运作当中有很多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其实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应该是站出来的,我们有“家长”,这时候“家长”要站起来。不光是代表航空的利益,还代表政府的利益,还要代表消费者的利益,当然在这样框架下,怎么确保这个?这个就涉及到政府战略。

      李桂进:政府的确是不可替代的组织,政府起到了很重要的引导作用。

      郑洪峰:谢谢。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精彩的分享,时间实在不够,咱们留一点遗憾,今天下午讨论和分析未来具体发展的规划和思路,希望下一次相聚,我们是来总结经验的。


      专题:第六届云南航空旅游市场(大理)推介会

    2荐闻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