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飞行员:超远程极地航线很便捷 但辐射很伤人

 2018-03-13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李晓燕  [投稿排行榜]
2018-03-13 16:11:10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飞行员:超远程极地航线很便捷 但辐射很伤人

  民航资源网2018年3月13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作为汉莎航空空客A380的副驾驶,特雷西娅·埃伯巴赫(Theresia Eberbach)在决定执飞航线时通常会考虑很多因素:时间、目的地和离家多久等。此外,她还会考虑一个许多其他飞行员想不到的因素:执飞这次航班要受到多少辐射。

  高层大气中一直存在电离辐射,在这里,我们习以为常的大气保护层异常薄弱。当飞机处于巡航高度时,太阳周期性射出的粒子和宇宙辐射强度是地面的一百多倍。

  机组人员的工作环境已经充满大量辐射,而日益增长的极地及超远程航班的数量可能使他们面临的环境更加糟糕。从德国到东南亚的航线可能与德国到美国西部的航线同样长,但风险却非常不同,因为后者要飞越极地。

  特雷西娅说:“飞往洛杉矶或旧金山的航线是我们航线网络中辐射量最大的,而飞往新德里或新加坡航线的辐射量是它们的约1/3。”特雷西娅还是德国飞行员工会抗辐射工作组的副主席。

  做飞行员必须经受辐射

  根据美国国家辐射防护及测量委员会的报告,航空公司雇员面临的辐射大于放射科工人或核电厂工程师面临的辐射。这种辐射的测量单位为希沃特(Sv),一次遭到4希或以上的辐射通常有致命危险。一个人做一次脑部CT扫描所受到的辐射约为2毫希(mSv,一希的千分之二),这是普通人日常生活8个月能受到的辐射总量。一般而言,一名美国飞行员或乘务员每年受到的辐射量最高可达到5毫希。

  美国航空的机长麦克·霍兰德(Mike Holland)是美航飞行员联合会(APA)的常驻“辐射专家”,他说:“我们的工作决定了我们必须经受辐射,要做飞行员就必须承受辐射。”

  除了极地航线的流行外,现代飞机技术也使航程达16小时到18小时的超远程航线越来越多。这些航班不仅影响到机组人员,同样也会影响到乘客。在极端例子中,比如航班遭遇极地风暴,一次航班经受的辐射水平可高达10毫希。但是,为机组人员的健康抗争的人也表示,焦点在于节省时间、油耗和金钱的航空公司并不重视他们的声音。

  乘务员协会(AFA-CWA)的行业保健专家朱迪斯·安德森(Judith Anderson)表示:“让航司和监管机构做出行动很难。这种自然危害是看不见的,所以更容易被忘记,把注意力让位给那些看起来更紧迫的事情。”

  飞越极地的航线早在1952年就已经出现,但如今它的热度越来越高。航司非常希望执飞航程最短的航班,从而使收益最大化。连接美国、加拿大和香港、首尔、上海及北京等亚洲目的地的航线通常都会飞越北极,相比一般航线,这种航线节省的时间可达2小时。

  根据加拿大空管服务公司Nav Canada的数据,自从航司获得飞越西伯利亚空域的权限后,极地航班的数量从2001年的几个架次增长到2017年的17000架次。这些遥远地区和北极圈附近的区域上空每天都会飞过几十架次航班,其中包括从印度、波斯湾国家和欧洲飞往美国和加拿大西部的直飞航班。

  尽管经济性很高,但极地航线也为航司带来了挑战:这些航线需要飞行员接受额外培训、紧急降落时备降选择很少,而且更可能出现通讯故障。

  美国国家海洋及大气管理局(NOAA)监测太阳的日冕物质抛射以及其他增加近地电离辐射的粒子活动。3月1日,NOAA发射了天气卫星GOES-17,以增加对空间环境预测的精确度。卫星上还搭载了一个用以监测高能电离(辐射的主要来源)水平的传感器。

  参与研发的物理研究员及教授克利福德·洛佩特(Clifford Lopate)表示,预测到那些飞越极地或近极地区域的飞机经受的辐射风险可能帮助航司向飞行员发出警告进行航线调整或降低飞行高度,从而降低那些经常执飞这些航线的机组人员所面临的长期辐射风险。

  由于成本和技术限制,只有少数商业飞机载有辐射探测器。NOAA监测太阳活动并发出警告,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特定情况下会制定飞行高度限制,但飞行员们还是希望能在驾驶舱内安装可以探测到强烈太阳耀斑的警报系统。这样的系统能帮助飞行员在遭遇恶劣情况时快速做出正确反应。

  在保护机组人员远离辐射方面,美国的管制规定比欧洲少得多。

  一些航司表示自己采取了预防措施。澳航表示会在极地航班起飞前和飞行中监测耀斑现象,如有情况,就重新规划航线避开极地区域;美联航也称每年会因为太阳活动而数次更改航线。

  2000年5月,欧盟出台法规要求航司计算并记录机组人员每年经受的辐射量。怀孕的机组人员通常会转到地面工作或带薪休假。根据国际辐射防护委员会的研究,胎儿承受的辐射量不应超过1豪希。

  在美国,FAA建航司议“尽可能降低”机组人员经受的辐射标准。根据国际标准,FAA的建议是,在辐射环境内工作的人员,五年期间内,年均有效辐射量限制在20毫希,单个年份不超过50毫希。FAA还建议怀孕的机组人员与管理层沟通协商,确保经受的辐射量不超过建议标准。

  辐射量VS个人兴趣

  安德森说大多数机组人员都没有意识到职业中辐射的影响,因此很少关注。她说:“对我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孕期保护的需求。”

  航空公司飞行员协会国际联合会(IFALPA)1月份发布的意见书称,在极地或近极地区域飞行高度超过26000英尺的飞机应当安装可探测到辐射率突然增长的设备,比如太阳耀斑通常就会使辐射量大增。此外,航司还应在招聘中告诉潜在雇员们辐射的情况,并为机组人员提供广泛的教育项目。

  意见书称:“在地面辐射环境中工作的人们面临的辐射被成功降低,而飞行人员面临的辐射水平仍远高于其他行业,并且随着现代航班的运营而增加。”

  特雷西娅一般每月执飞4次往返程航班。她认为飞行员需要更多培训以帮助他们在做飞行计划和飞行高度选择时考虑到辐射因素。对于她来说,她会定期避开飞往美国加州的航班,以降低经受的辐射量。

  特雷西娅说:“这一直是个辐射量VS个人兴趣的问题。很多人说‘好吧,我闻不到辐射,看不到辐射,我不在乎,我就想飞洛杉矶。’”(李晓燕/编译)

14荐闻榜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