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那些“飞来飞去”的姑娘 你们长得好看还不够吗?

 2018-03-09 来源:微信 作者:梦游梦话 孟环  [投稿排行榜]
2018-03-09 10:04:19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作为一枚枚小女子,行走江湖……算你们狠!

  明明可以靠颜,却非要靠才华。

  大长腿,瓜子脸,不爱逛街不想娇气,文能“控制”飞机,武能踢倒坏分子,

  你们哪里是“边半天”,撑起一片天都没二话。

  百分之百的女孩 老狼 - 晴朗

  90后女飞行员  23岁就成为副驾驶?

  第一眼看到25岁的孙慧,青春靓丽,笑容甜美,就像大学校园里一位学妹。

  其实,她的真实身份是——首都航空的一名飞行员,已经飞了1700小时的公司最年轻女副驾驶,再飞1000小时,她或将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女机长。

  “我刚飞完,休息两天,3月8日那天早上7点25要从飞北京-丽江,我们航前准备要提前约1个半小时开始,下午飞丽江-西双版纳-昆明-西双版纳-丽江,不延误的话凌晨1点15落地,航后工作完毕回丽江的酒店休息应该夜里两点半了。”孙慧说:“这样的工作状态已经习惯了,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到了目的地以后就可以去谈恋爱的飞行员都是美好想象,我们通常累的只想睡觉,顶多再去吃点儿东西。”

  家境良好的她,出生在山东青岛,作为家里的独生女,拥有很多令同龄人羡慕的所谓“资本”,本来,有的人也许会“颇有偏见”的觉得,这样一位年轻的“美女”,好好享受人生、当个挎着名牌包的女白领、嫁个男精英、被周围的人照顾不就行了,但是,孙慧却“很有主意”的踏踏实实的选择了一条努力、奋斗的“飞行之路”。

  2011年,孙慧从会计专业毕业,加入首都航空接受培训,一开始成为了一名乘务员。但是,她学生时代就有一个飞行员的梦:“心里暗暗定下一个更高的目标,不仅要作为空乘在飞机上,我要亲自驾驶飞机。”大大的梦想,需要一个一个小小的具体的努力,孙慧18岁以后,就立刻先去学会了开车:“我以后还要开飞机呢,开车怎么能不会呢?”随后的准备一项接一项,包括英语和体能,埋头苦学过了英语六级,又自觉的每天跑5公里锻炼,默默去学会了游泳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在为心中的梦想打着基础。

  “虽然我小时候比较内向、害羞,但却很喜欢挑战。我父母特别支持我的梦想,主动提出让我一定要去试试。”2014年,以最后一批社会招聘的飞行员身份,孙慧主动申请并被批准进入公司的飞行部,同年赴美开始学飞生涯。

  “到了国外一看,我们班一共12名学员,只有俩姑娘。”饮食不习惯、语言交流有障碍、非常想家、和小伙子们一起竞争、体能训练强度很大,加上第一次仪表考试还“挂科”了……孙慧曾经也默默掉过眼泪,但她咬牙挺过来了。小伙子们每天10公里跑步,她也是;男性对机械和系统知识更有悟性,她就熬夜到两三点补习;别的同龄人在化妆逛街谈朋友,她在锻炼和“死磕”飞机工程原理。就这样,努力的人得到了最好的回报,一年以后的2015年7月,孙慧顺利学成回国,正式成为一名飞行员。

  一开始是作为观察员飞,坐在机长和副驾驶后面学习,2016年3月孙慧通过了相关考试,成为了一名副驾驶。第一次飞商业航班是北京-厦门-武汉-呼和浩特,早上7点多开始飞,凌晨4、5点就开始航前准备了,3、4点起床。那天的飞行孙慧感受到了载客时飞行员的心理压力,又兴奋,又觉得责任在肩:“要保护好旅客的安全。有的机长很严厉,但他们的经验教会我很多,真的是飞的越多,越觉得自己需要学习的越多,努力是不能有片刻松懈的。”

  有一次孙慧作为副驾驶飞北京到鸡西的航班,起飞时预报天气很好,但飞到鸡西的机场附近时,突然天空有积云、刮大风,看不见跑道,机长果断申请要求了返航;还有一次,正在飞行时一位旅客心脏病犯了,机长也是立刻申请返航,这样的应急事件处理,让孙慧学到了很多书本外的宝贵知识,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优秀的机长,她觉得自己要学的太多。

  “我们现在也是一周一小考,一个月一大考,我会努力的。我现在的愿望很简单,靠自己的奋斗和努力,飞满2700个小时,成为首都航空一名最年轻的90后女机长。”孙慧的大眼睛里满是坚持,她还调皮的开玩笑对我说:“我总是凌晨夜色里拖着个行李箱上班,半夜三更的回家,我看每次我家小区保安的好奇眼神估计非常想问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等我当上机长,到时候再告诉他吧。”

  飞机上的安全员 是个二胎妈妈?

  飞机上的女安全员?没见过。二胎妈妈当安全员,没听说过。但,1986年生人的胡艳杰就是,身高1.72米,飒爽英姿,来自河南,毕业于北京体育大学,已经在首都航空当了四年多的安全员了。

  我见到她是上周五的上午,她正在公司总部的健身房进行训练。5公斤一个的哑铃,轻松前平举;一抬腿,优美的“一字马”轻松过头顶;和男安全员一起练习踢腿“对打”,完全不输……眼前这位结实帅气的高挑女子,扎着马尾辫一举一动帅到令人尖叫。“她曾当了十几年的专业散打运动员,15岁就打全国比赛,是全国女子散打冠军!现在和小伙子练,被打趴下的绝对不是她。”她的同事介绍说。

  “我以前当运动员的时候,都是寸头,穿着运动服。”训练的间歇,胡艳杰和我回忆起“假小子时期”的往事:“那会儿生活简单,就是训练和比赛,十几年以后,我突然想改变,看到首都航空招安全员,我投简历要试试,据说几百人投了简历只要几十人,我被通知参加面试的时候也有一百多人,到现场我才发现只有我一个女的,当时就焦虑了。”那时候胡艳杰已经有了大女儿当了母亲,这个职业似乎和她不太搭的样子。然后,最终她的专业素养和做这行的原因打动了考官,“我当安全员就是想保护人们的安全,用我唯一所长,而不仅仅是去用来比赛。”

  这一干就是4年多,如今大女儿7岁了,小女儿也两岁了。“家人非常支持我,我爱人也是搞专业体育的。我们都是简单的人,互相理解,有时候我早上4点就上班去了,晚上9点才回家,一周约飞4天,越到节假日越陪不了家人,刚开始我自己都不太习惯。”胡艳杰坦言:“有了家人在背后默默支持,自己的努力也丝毫不能懈怠,我从未因为底子好、是二胎妈妈就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

  “首都航空有466个安全员,女性只有9位,大部分都是20多岁到40岁的青壮年。定期的专业训练、体能测试、理论考核,我都是全力以赴,训练场上长跑我跑的比男的还快。生完老二后三个月我就回岗位复训了,训练了俩月,体重从怀孕时的80多公斤降到了60公斤,训练强度之大你们无法想象,同事都说太拼了。”说到这里胡艳杰自己也十分感慨:“通俗的说吧,您上过健身房的私教课吧,和那种俩小时的运动量比,我的是至少十倍以上的量。”

  胡艳杰喜欢安全员这个工作,目前没有遭遇过机上极端的安全事件,但会处理一些乘客打架的琐事。“这些琐事也存在对飞行安全造成影响的隐患,有一次俩男乘客因为小事出手打架,乘务员控制不了,把我叫过去,一开始他们还不以为然,可能觉得又一个女的来了是干嘛的啊,然后我亮出工作证,有理有据劝他们住手,气势一下子就镇住了他们,解决了问题。”胡艳节认为,女安全员其实比男安全员有隐蔽性,也有偶尔被乘客发现的时候,问她:“你是安全员?”她常常会笑而不答。

  大女儿知道,妈妈就是个帅气的女安全员,在天上飞的工作,女儿继承了妈妈的运动细胞,并因为妈妈的工作而自豪。“昨晚我11点才到家,俩女儿都不睡等我,要和妈妈抱一下再睡。”说到这里,这位飒爽英姿的“巾帼”眼里,瞬间充满柔情。

  飞机签派师们的“子弹” 是她提供的?

  孟庆芝自己不用成天飞,但每天天上飞的几百架飞机,没她幕后“支持”不行。

  目前,国内各个航空公司里,总签派师这一又神秘又重要的职位,一直是男性的天下。而我在这个“三八节”前夕,得以“探秘”接触了目前航空公司唯一一位女性总签派师——孟庆芝的工作情况。

  守着电脑或是运控大屏幕,处理着大量技术数据,作为首都航空运控体系里唯一的女性,孟庆芝笑着比喻称,自己“行军打仗”的职责,好比给那些调度飞机的签派师们提供“打仗的子弹”:评估各个机型要怎么飞、新开航的机场能不能飞、飞机加多少油、能否放行等等等等相关的制度标准,都得这位“女军师”说了算。这样非常理工科且需要值夜班的工作,孟庆芝一干就是近10年,而且还干的非常优秀。

  让我意外的是,孟庆芝说自己其实原本是文科生,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会计和工商管理到大三,转专业到的空中交通管制与签派。“而且,我最初的理想是当记者,考新闻系呢。我很外向,喜欢到处跑。工作后来改变了我大大咧咧的一面,让我变得异常严谨。”

  在我眼里看来,这位从山东沂蒙山农村走出来的83年女子,明朗而充满正能量,有个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还在天津民航大学进修着MBA,就因为手下有员工得过抑郁症,她居然还去自学了心理学,这是个优秀的女人。她爱和大家开玩笑说:“我是‘雌雄同体’,工作时绝不出错,号称‘最靠谱儿’,生活里对事物充满好奇、愿意尝试很多新鲜事物。”

  这么优秀的女子,也并非一帆风顺的,没有显赫家世,父亲是不成功的小生意人,母亲就是农民,家里四个孩子,生活十分贫困。“从记事起我就帮家里干活儿,洗衣做饭喂猪,我都会,冬天手冻得生疮。但父母给了我坚韧乐观的性格,妈妈老觉得爸爸傻,我觉得爸爸是有赤诚之心的人。小时候的记忆,一家人总是开心的围在一起吃着粗茶淡饭。我2005年才第一次坐飞机,是从济南飞到海口上班报道,之前从没接触过飞机。”

  2006年先进入海航,在海口当了三年多的飞机性能工程师,天天分析数据,并没有如愿去大学专业的岗位,她一开始受到打击,后来想通了:“不是自己觉得不合适就做不了,一切困难都可以解决,每段经历都不是白给的。”2009年调到首都航空,在北京继续做飞机性能工程师,也是公司里唯一做这个的女性,2011年转到管理岗位,如今,年纪轻轻的她管理着运控中心包括飞机性能工程师、航行情报工程师在内的40多人的团队,保卫着每天300多航班的安全。

  “手机肯定是24小时开机的,工作里的挑战每天都很多,应急事件都需要专业迅速的处理。有一次过了午夜了我刚睡着,手机就响了,说有个从青岛飞墨尔本的航班单发备降到菲律宾了,我‘腾’的就坐起来了,很快,同事们一边赶往单位一边计划怎么处置,大家忙着改航路、重新评估航路安全性、怎么调新飞机去……早上11点北京这边调过去的飞机起飞,下午重新飞去墨尔本,先把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同时去维修故障飞机等等。”孟庆芝说:“我们总经理当时熬了一通宵,其实到每一个人,都面对的是极具挑战性的工作。”

  之前公司开飞丽江、玉树等高原机场的新航线,那里的机场一般地形复杂、风切变大,具有独特特点,公司第一次开这些航线,各种挑战的序幕也给孟庆芝拉开了,评估公司机型能不能飞,处理海量数据,出报告,怎么去维护新航线后台系统,三天就完成,加班,那是家常便饭。

  谈及手下的签派师,孟庆芝认为分两类,一类是签派放行的,性格内敛的为主,还有一类是运行控制的,沟通的时候多,性格外向为主。要想做飞机运控工作,孟庆芝有几条建议,有责任心、态度要好,有学习的能力、可塑性强、和同事沟通协作的能力强,知道怎么缓解压力也很重要。由于关系飞行安全,不能犯错,自己还会用制定程序来规避犯错的几率。

  生活里孟庆芝的状态是放松的,带女儿去玩儿、运动健身,喜欢游泳,看电影看书,“我也有职业病,坐飞机喜欢心里琢磨计算,这是什么阶段了,滑跑了、放轮了……哈哈。”一开始不喜欢北京这样忙碌繁华的大都市,现在孟庆芝也改变了看法,她喜欢上了北京:“北京给了我更大的格局。”

  飞机结构维修教员 是个腼腆的小姑娘?

  一位年轻姑娘,在教室里用专业而又准确的中文向十几名机务大哥、大叔们讲怎么修飞机,所用手册还全是英文的,这是什么情况?

  “老师”叫石娜——是个略显腼腆的85后安徽姑娘,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车辆工程系,而后加入世界飞机制造巨头——空中客车公司

  她的工作又酷又专业:飞机强度设计和校验,特别不像是个小姑娘干的事儿。现在作为空中客车(北京)工程技术中心结构维修支持北京小组的一员,她一方面要为航空公司客户提供日常飞机结构维修和维护支持,另一方面还要不定期为来自客户的机务人员进行飞机结构维修培训。

  是的,石娜身上有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冲突”。“高考填志愿我选的车辆工程,我们家有亲戚跟我爸妈问,考什么大学?什么专业?我爸妈说车辆工程,我亲戚第一反应说‘好好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去修汽车?!’”石娜说。

  现在毕业了,逢年过节的,亲戚又开始问起了她的工作,石娜则言简意赅地答道:“修飞机。”“好好一个女孩子怎么开始修汽车,然后又修飞机了?!”亲戚们惊诧之余,完全不知道如何继续往下询问打听。

  其实,当年学车辆工程的石娜在毕业的时候,面试了一些汽车公司,但北航赖以成名的航空特色和学校浓郁的航空氛围,使她对加入航空业同样拥有无限憧憬。

  后来,石娜接受了一位来自法国的帅哥、也是一位空客经理的面试。尽管做足了准备,但有一点还是让她意想不到,这位经理的“法式英语”让石娜直懵,到最后他们两人的交流基本只能靠纸和笔了。

  但语言的障碍是永远阻挡不了实力的,法国经理临走时对石娜说:“我对你印象非常深,你对这些问题的理解跟我们在飞机上是一模一样的。”石娜顿时备受鼓舞,最后她果然被录用了,石娜说那是她人生第一次感觉到那么被重视。

  加入空客之初,石娜成为空客(北京)工程技术中心的一名飞机强度设计工程师,日常工作是对初步完成设计的零部件进行强度校核。通俗来讲,强度校核指给某个部件某个方向上施加一定大小的力,看它的变形能否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或者说变形不会对飞机安全、正常运行产生影响。听着很复杂是吗?但石娜却认为这比在大学里算汽车的侧面碰撞要容易的多。

  后来,石娜成了第一批获得空客飞机损伤部件放行签字权的中国人,换一种方式理解,她的签字等于飞机部件合格。那可是飞机啊,这个姑娘肩上该有多大的责任。

  再后来,石娜成为了空客认证的第一位能够以中文授课的飞机结构维修教员。为了让中国本地的机务人员更准确地理解空客飞机结构维修课程,空客于2012年在中国启动了“培养母语结构教员”计划。

  “修汽车”也好,“修飞机”也罢,石娜认为,女孩子从事工程领域的工作并不值得大惊小怪,这里并非男性的独占天地。相反,做工程这一行,女孩相对还有一个小优势,那就是更有耐心。

  最后,当被问到自己的个人规划时,石娜的回答再次言简意赅:“每天我都要进步一点。”

2荐闻榜

微信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