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到民航资源网

以工匠精神为你护航 他们是春运归途“摆渡人”

 2018-02-12 来源:深圳新闻网 作者:涂胜 潘润华 陈宏宇  [投稿排行榜]
2018-02-12 16:47:12

我来说两句(0) 分享

以工匠精神为你护航 他们是春运归途“摆渡人”

  图:2月8日凌晨6点13分,张亮经过安检,进入到深圳机场停机坪内,目光所及的天空依旧漆黑,但机场内却一片通明

  “报告乘务长,前舱紧急设备检查完毕,设备固定在指定位置,数量正确,功能完好。”2月8日7时32分,伴随着乘务员清脆的声音从客舱广播里传出,飞机维护工程师张亮完成了当天检修的第一架飞机。

  图:6点30分,张亮从食堂买来早餐,他的早餐很简单

  自2月1日春运拉开序幕以来,深圳航空的航班也逐渐密集了起来,每一次飞机的安全起落,背后都有一线机务人员的努力和付出。作为一名一线的维护工程师,张亮每天的任务就是为飞机“体检治病”。一般来说,一架飞机一天会执行数个航班任务,而且基本上都在白天进行。据介绍,所有飞机一旦在落地停靠都必须一一进行检查维护。通常检修维护工作在三个时段进行,分别为航前、航后和短停。航前是指飞机执行当日第一个航班任务起飞前2小时左右;短停(也叫过站)是指飞机在两个航班任务之间短暂的停留时间;航后是指飞机在执行完最后一个航班任务之后,停留机场过夜的这段时间。

  图:早上6点57分,他从设备处登记取用手电筒,准备前往停机坪进行飞机检修工作

  大半夜成飞机“医生”最繁忙时段 一天检修十二三架飞机

  春运拉开序幕后,飞机“医生”迎来了一年中的繁忙时段。凌晨五点48分,天空依旧一片漆黑,只有远近零星的灯光依稀点亮脚下的道路,不足9度的时温里,飞机维护工程师张亮裹着四件衣服疾步朝办公区走去,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图:7点01分,飞机停靠的地方有些远,张亮只好开车前往维修点,路上的行程有时需要十几分钟

  背包随手一放,打开电脑后,张亮就紧紧盯着频幕上密密麻麻地航班信息,同时拿出纸笔记录着当天检修飞机的信息。原来,维修部执勤员每天会将当天所需检修任务分配给每位维修员并将航班信息上传到OA系统。当天上午,张亮需完成4架飞机的航前检查,套上手套和荧光背心,挎着手电筒,张亮便径直朝机场机坪驰去。

  图:7点14分,张亮赶到飞机停靠点,开始检修作业,认真的他钻进飞机前轮舱内进行检查

  从飞机的外观到内舱,从客舱到驾驶舱,从表面的小螺丝到内里的密集管道,张亮需里里外外、一丝不苟地检查个遍。一圈下来,40分钟悄然而过,张亮告诉记者通常一架飞机的检修时间在40-60分钟,最忙时可能一天得完成12-13架飞机检修。

  图:7点16分,黑暗中的飞机轮舱内漆黑一片,张亮需要借助手电筒才能看清里面的构造

  与张亮同部门的张经理,在这岗位一干便是18年,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工程师”,他告诉记者,平日飞机大多24点前都能返回机场,上午7-8时才出港,相当于中间有近8小时进行检查和维护工作。春运期间飞机们都开始了“早出晚归”的生活,“可能凌晨4点才回港,但早上6点又得出港,检修时间便压缩到2-3小时,相当于维修时间压缩了近4倍。”张经理表示,春节期间大半夜成了机务们最忙活的时段。

  一线检修员从业十五年不曾回家过年 职业性熬夜成最大考验

  2003年,张亮大学毕业后便投身到现在的岗位上,他告诉记者,从业15年来从未回过老家新疆,因为春节期间航班量会增加,为了减少飞机延误,保障春运安全,加上路途遥远机票火车票难买,张亮选择独自在深过年。“早年一个人住在单位附近的出租屋里,大年夜只能看看春节联欢晚会,父母亲人都不在身边,当时确实会感受到有点孤独”聊起当年过春节的情形,张亮感慨万千。

  图:7点21分,远处是冉冉升起的朝阳,近处是展翅欲飞的机翼,再加上张亮的身影,构成了机场早晨最生动的画

  2017年,张亮难得的随太太到岳父岳母家过了一次来之不易的团圆年,赶路过程却让他记忆犹新。春节前夕,抢了一星期票仍苦于结果的张亮,只能求助于黄牛。晚上九点多,正上着夜班的张亮接到黄牛来电,告诉他已抢到第二天早上的票。凌晨五六点,下完夜班,不得片刻休息张亮就得赶到家包几件衣服出发去往火车站。坐了十几小时的火车,再倒上一趟高铁,回到老丈人家中就已半夜十一点,工作加上车程,20多个小时不曾闭眼的张亮直呼“状态很差”。

  图:7点25分,张亮一丝不苟的拿着手电筒检查飞机发动机

  由于工作性质,熬夜已成常态,而这也是张亮职业生活中面临最大的考验。“因为多数飞机的故障排除工作都集中在航后段,也就是一天中的晚上,所以熬夜是机务需要面临的第一个槛,当然,因为需要熬夜,所以我们的休息时间比一般的工作更多,其实只要休息得当,熬夜工作后也能神采奕奕。”除了熬夜,作为飞机维护工程师,张亮也出现耳鸣、听力下降等职业病,“可能长期在噪音环境下工作,导致我右耳听力下降很多,现在我打电话都是用左耳听。”

  图:7点35分,张亮与空乘人员交谈,了解飞机各项运行情况

  临近春节,人们都在忙着放假回家过年,但对于“飞机医生”们,为了保障乘客能准时安全到家,这段时间成为了他们工作最忙的时候。张亮带了个四十人的小组,合理的安排小组成员回家过年是他最近比较费心思的事情,他告诉记者,从12月就开始进行预报名,但报名人数远远超出了预期。“毕竟工作一年了大家都想回家过年,但我们这个岗位,同一天休假的人不能超过四个人,否则工作任务无法按时完成,甚至有可能会造成航班的延误”不巧的是,初一到初六有十人都想回家,“最后我和他们说明了情况,大家也都能理解,毕竟选择了这个职业就需要肩负起这个职业带来的责任与义务,最后大家经过商量,让一些今年新结婚的同事回家过年,大家其实都挺好的。”

  图:7点50分,在密如蛛网的飞机内部,张亮认真的检查每一条线路

  飞机检修容不得含糊 一丝不苟是他的职业信条

  下午2点,吃过中饭的张亮,急急忙忙赶到了深圳航空航线三中队的办公室,在接下来本该他休息的时间里,他要召开一场每周一次的例行维修生产会。作为三中队的领班,他手下带着40多人的维修队员,在级别上他是领导,但在工作上,他是老员工,是许多新人的师傅。

  图:7点58分,飞机发动机是飞机最重要的部分,检查工作丝毫不能懈怠

  会议上的张亮,并不严肃,不时还开几个小玩笑,指出队员上周犯的小错误时,也多是一笔带过,以示提醒。但他总会每个问题都点到,一定会提到工作中不规范的普遍现象,一丝不苟的精神在会议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图:8点03分,张亮走进常人看来非常神秘的飞机驾驶室,进行飞机例行检查

  此外,无论是在白天作业中,还是晚上维修作业,手电筒永远是张亮工作中的标配,特别是在晚上,遇到需要检查飞机上光线不充足的部位时,他总是会拿出手电筒去照一照,在检查发动机内部的叶片时,除了用上手电筒,他甚至要佝着身子拨动旋叶,静听叶片旋转的声音,然后判断是否有异常。

  图:8点50分,站在巨大的飞机发动机进气口前的张亮,显得有些渺小

  “空乘反映客舱的空调温度不准,忽冷忽热”,在当天晚上对一家飞机进行航后检查时,空调的问题虽不会影响飞机正常飞行,但这却也是他们必须得解决的问题。他走进飞机驾驶室,先是通过驾驶室电脑检查故障原因,在查明原因后,便通过工具拆下故障部件,最终将故障排除。

  图:14点03分,张亮利用自己下午休息的时间,组织队员开了每周一次的例行维修生产会

  张亮告诉记者,除了要排除飞行故障,这些影响乘客体验感的小故障,例如座椅扶手破损、安全带过松等,也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图:19点47分,经过下午2个小时的休息,张亮又投入到晚上的飞机检修工作中,他要等到9点才能下班

  晚上9点,张亮完成了今天最后一辆飞机的检修,脱下工作服,乘坐摆渡车,通过层层安检,终于走出了机场,他下班了;明天晚上9点,他又要从这里开启检修飞机的“晚班”之旅,但是现在是他的私人时间了。

  图:20点03分,在机场停机坪灯光的照射下,张亮仰着头检查飞机尾部

  图:20点05分,飞机的检修工作容不得含糊,张亮半跪着一只脚,正在检查飞机的轮子

  图:20点11分,张亮拨动飞机发动机进气口的旋叶,通过声音判断是否有异常

  图:20点30分,在两名队员的协助下,张亮拆下了飞机上的故障部件,准备排除故障

  图:21点14分,张亮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乘坐摆渡车回家

2荐闻榜

深圳新闻网

延伸阅读: 深航2018年民航春运
发表评论
发表请先 登陆/注册

严禁发布攻击他人、言语粗俗、涉及政治等违反规定的言论,违者法办!